首页 > 末世基因路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五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董承弼已死,战局便逐渐明朗起来,冀图完全不是胖子的对手,只能依靠一双铁翼与其周旋。而苏筌则用她涂满毒液的军弩屠杀着暗豺猎团的成员。

  所有的人都在赢正建立的蛛丝牢笼下,暗豺猎团的人看见首领已死,早已没有了战意。有的走投无路殊死抵抗,有的双腿发软下跪求饶,有的更是慌不择路,意图挣破牢笼的束缚,向森林深处逃去。

  但还没等他们触及蛛丝,就被杀红了眼的重山猎团成员追上乱刀砍死。

  血腥的气味在涧中弥漫,而此时唯一能阻止屠杀的人站立在死去的董承弼身旁,陷入沉思。

  董承弼已死,这场屠杀已然只是为了满足团员们的复仇。然而这在赢正看来没什么意义,复仇之后又能怎样?

  死去的人不会因为复仇而活过来,现在应该做的正是减少人命的损失,劝降暗豺猎团的人。

  但这样做是否对这些团员太不公平?

  死去的人有些是活着的人的至亲,或是哥哥或是弟弟,或是挚友亲朋。他们就这么死在猎团的内斗中,而这些罪孽是一个死去的董承弼能够全部背负的么?

  那些正在哭嚎中的暗豺团员们没有一丝的责任么?杀人偿命此乃天经地义,更何况是毫无道德束缚的末世。

  再者换位思考下来,若死去的是芮牛,没有赢正的支援,那这些暗豺猎团的团员们是否会停止杀戮,是否会像赢正这样思考。

  他自然不得而知。

  这些暗豺团员也只不过是别人手中的刀罢了,用刀杀人似乎并不应该责怪刀器本身。

  更何况这些团员们也有需要保护的家人和亲人,他们的死去会给这些人带来什么,赢正有些不敢去想。

  “嗯...所以我为什么会思考这种两头都不讨好的事情,让团员们自己决定不香么?”

  想到就做,只见白色的蛛丝牢笼忽然泛出淡淡紫色的光晕,一种奇怪的氛围在战场中游荡,将团员们嗜血的内心逐渐平静下来。

  两方的人逐渐放下刀器,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些泛着紫光的蛛丝,暴戾的情绪不知不觉间被抚平。

  “现在有一个决定你们是存活还是死亡的机会,现在烦请全部暗豺猎团的成员站在这一片区域,而重山猎团的成员站在这一片区域。”

  赢正依靠蛛丝挂在战场中最显眼的位置,胖子见赢正的举动,瞬间就明白了赢正的意图,也照着他的说法,将浑身是血的冀图扔到那片区域,给暗豺猎团的人一个很棒的示范。

  暗豺猎团的成员见团里的二号高手像条死狗一样的被丢弃在赢正所指的区域,那肉体和地面相撞的声音仿佛敲在他们心间。

  人类是一个很奇怪的生物,在走投无路时会绝望,会爆发出几倍于自己的潜能。而当有一丝活命的机会时,那股潜能就像被五指山压住一般,怎么也放不出来。

  有了冀图的良好示范,暗豺猎团的人纷纷亦步亦趋的跟着前方带路的人,全都聚集在了一块。

  有人脸中有着不知道什么情况的迷茫,有人眼中有嗜血的愤怒,有人四处乱瞟似乎在寻找退路,有人眼中有劫后余生的庆幸。

  而这样一群思绪万千的人,全部都被那一丝活命的机会聚集在一起,鸦雀无声。

  而赢正凭借的往日在猎团的威望,让重山猎团的人纷纷走向另一个区域,虽然脸上带着不解,但还是乖乖的聚集在一起。

  虽然呈包围之势将暗豺猎团的人围住。

  赢正将刚才思考的问题重新复述了一边,将这个不好断决的麻烦交给猎团的成员自己思考。

  刚才还喊打喊杀的战场顿时鸦雀无声,只剩风吹过树叶带来的沙沙声。

  “可以啊,阿正。”胖子锤了一下赢正的肩膀道:“说实话我也不想杀人,怕以后死了会下地狱。”

  “哼!这些人都该杀,说不定以后还去天堂了。”苏筌冷冷地说道,但也只是看了一眼聚在一起的暗豺猎团成员,没有多余的动作。

  “哎,筌姐,杀意别那么重嘛。小说里都说,杀意重的人最后会走火入魔的,到最后连自己亲人都杀掉了,好可怕的。”胖子抖了抖肩道:“我可不想以后那一天被你杀掉。”

  苏筌也冷静了下来,白了胖子一眼道:“你天天宅在团里,哪里知道这些暗豺的人平日里都干了些什么,说真的,杀他们都算轻的了。”

  “那你是质疑阿正的决策咯。”胖子眼珠子一转,有些挪逾地说道。

  “我可没这么说。”苏筌看了一眼赢正,转过头。

  “阿正,你怎么想?”胖子矛头又转向赢正。

  “我要是能想出来就不用把烂摊子交给他们选了。”赢正耸了耸肩道:“看样子一时半会也抉择不出来了,先把芮牛救醒,他拿主意。”

  三人连忙将包里的治疗药剂和止血喷雾取出,在芮牛身上一阵捣鼓,不一会芮牛便悠悠转醒。

  醒来的芮牛有些迷茫地看着三人,然后一脸迷惑地看着站成两团的人群。

  胖子则一脸悲伤地看着芮牛,因为这个两头都不讨好的问题将会担负在他的身上。

  听完赢正的介绍后,芮牛陷入少许的沉默,现在的局势怎么走,全看他芮牛的决断了。

  沉默一阵后,芮牛有些踉跄的起身,被赢正和胖子扶着来到两方的中间。

  “团长!”

  “团长!”

  重山猎团的人纷纷喊道,一脸关切地望着芮牛,芮牛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撑得住。

  “现在的情况大家也都看到了,元凶已死。”芮牛指向被钉成肉干的董承弼道:“在这样打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只是徒增人命罢了。”

  暗豺猎团的人纷纷送了一口气。

  “但团里死的人不是一个董承弼就能全部消弭的,但我不想在增加人命了。”芮牛转身朝向暗豺猎团的成员。

  “现在,在你们面前有两个选择。一是不接受,然后被我们杀光,反正死的人够多了,我不介意在多两条。”

  “其二,便是束手就擒,等待官方的处置。我会向官方提议,将你们组成一个囚犯团,专门冲杀在对付基因兽和丧尸的最前线,当然,那样死亡的几率也不小。”

  “但你们要是不答应,现在就得死!”

  空气顿时冰冷下来,团长发话,重山猎团的成员也都遵从芮牛的决定,这样的处置确实对他们公平。

  还是像赢正想的那样,只要有一丝存活的希望,就不会有人鱼死网破。暗豺猎团剩下的人马只得答应,也不得不答应。

  “至于这些已经死的人,就扔进涧里喂乌龟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