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基因路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走廊激战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四章 走廊激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千钧一发之际,赢正抽刀靠背,身子微微下蹲,如昆虫肢节般的绿甲手刃斩在了银雀刀身上,朝赢正的后背狠狠压去。

  赢正右手握住刀柄,左手托住刀尖,硬生生顶住了关缙全力一击。一击过后,赢正悄然转身,绿甲手刃和银雀摩擦,一簇簇火花激射在两人之间。

  锵~~

  弹开绿甲手刃后,赢正正握银雀,刀尖指向露出灿烂笑容的关缙。

  “怎么发现的。”关缙舔了舔手刃的刀口,带着笑容问道。

  “血腥味,你我都是玩血能的,当然对血腥味极其敏感,而且前线事态紧急,你这个团长不去前线着实奇怪。”

  “呵呵呵,本来没想杀你,既然你自己找死,我也就奉陪到底。”

  关缙双手猛然一抖,右手巨大且笔直的手刃立马变换形状,弹簧般的筋膜附在刀身上,而笔直的刀身也变得像闪电般曲折。

  两只手都有变化,是螳螂刀!

  螳螂刀依靠的就是手臂上弹簧般伸缩的势能,依靠着高强度弹簧的转换作用,能把每每击打碰撞的动能转换为自身的势能,而且转换率极高,几乎没有能量损耗。

  再加上本身的能量供应,螳螂刀势一旦起来,那便是越打越快,如暴风骤雨般呼啸不绝。

  赢正眼中闪过一丝异光,一丝丝数据正从眼前浮现。

  “你认识冯杰么?”赢正开口。

  “认识,当然认识,部长身边的红人么。”关缙将两把螳螂刀微微摩擦,呲呲声在楼道间响起。

  “做完这件事,冯杰当上科研部长,你当上猎杀部长,宰政在提拔个亲信当城防部长,赵意远是墙头草,肯定站你们这边。呵呵,倒是好打算。”

  “哈哈,政变为的不就是钱和权么,当部长肯定比我累死累活当团长舒服啊。”关缙笑道,“不过现在我们还有讲和的机会,到时候分你一个团长当当如何。”

  “我很好奇,前线的战事那么胶着,你们怎么有心思玩政变这一套。”

  “哈哈哈,兽灾的事不用顾先生操心了,我们自有打算。”关缙低头一笑,再次抬头时,眼中冒着嗜血般的光芒。

  “顾先生真的打算与我们为敌么?要知道现在段岳已死,朱问火也死了,顾先生看样子不像是会为几面之缘两肋插刀的人啊。”

  “确实......”赢正微微站直身子,看样子要收刀,对面的关缙看到赢正的架势,也是暧昧一笑,也松了松气势。

  “不过......我和冯杰有点过节,只好麻烦你先死在这了。”

  话音刚落,赢正就踏步前冲,刚才说了那么多,关缙的资料他已经探知的差不多了。

  -------------------------------------

  姓名:关缙

  性别:男

  身型:180cm,65kg

  状态:良好

  等级:C级四段

  基因:血迦螳螂王(准红阶)

  特性:刚身(增加身体坚韧百分之三十),褪甲(强行蜕皮进化,大幅度提升身体机能,持续时间十分钟),急速(身体速度增加百分之三十)

  技能:刀术专精(60%),枪术专精(50%)

  元能力:C级血能操控,C级身体机能,C级身体操控,D级感知

  衍生技:???

  ......

  -------------------------------------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赢正手中的银雀拖地而起,刀气将地板划卡一道长长的划痕,由下至上朝关缙劈砍过来。

  关缙压根没想到赢正会忽然动手,毕竟正常人不都会选择握手言和,然后在得个官位么,为什么要打死打活,除非他是疯子!

  关缙现在只觉着赢正是个疯子,但现在赢正已经占得先机,关缙只能被迫防守。

  只见其双臂挡在身前,两把弹簧般的螳螂刀猛的收回手臂,只留一条刀口在臂外。

  嗞嗞的摩擦声响起,火花溅射在两人眼前,两人都未眨眼。

  “咔咔。”

  关缙忽然向下一看,几根绿色的藤蔓尖尖正在击破地板的橡胶材料,他倏然将双臂下压,借此力道撑起身子,一个板桥空翻来到赢正身后。

  而就在他的双脚刚离开地面时,几根墨绿色的藤蔓猛地从地底穿刺而出,险之又险的擦着关缙的双腿而过。

  跃至赢正后背的关缙咧嘴一笑,手臂上的螳螂刀噌的一声弹出,以极快的速度射向赢正的脑袋。

  下一刻,赢正后背忽然鼓起,六根蛛矛破背而出,挡住了朝他射来的两把螳螂刀刃。

  “基因外骨骼?!”

  还没等关缙惊讶,六根蛛矛猛地伸直,对准在半空中的关缙,六团蛛丝射出,将其四肢大绑的粘在天花板上。

  关缙微微扭动身子,一股不屑的笑容从其脸上露出。

  只见关缙被粘住的各个关节都化为利刃,将蛛丝割断,随后轻巧落地。

  经过最初的试探,两人终于再次面对面,关缙也收回了一只挂在嘴边的笑容,两把螳螂刀被他磨的呲呲作响。

  关缙气势不断升高,一个血红的螳螂虚影在其身后一闪而逝。赢正则平神静气,将银雀缓缓搭在身前。

  两人不约而同,都是一步踏出,朝对方冲去。

  很快金属碰撞声就在逼仄的走道间响起,两团红色的血影不断交织,迸射出的火花时断时续的照亮走道,就像电流不稳定的灯泡。

  呼呼声时而响起,那是刀划破空气的震荡。

  螳螂刀果真如赢正所想的那样,越战越快,一开始两人还能平分秋色,但当螳螂刀刀势起来后,赢正就有些应不暇接了。

  逼仄的走道,笔直的走廊。

  关缙只需要不断的挥刀,残忍的笑容逐渐从其脸上露出,因为挥刀过快而导致身前的高温让他的额间落下几珠汗滴。

  但赢正可就不止几点汗了,他整个后背都被汗液浸湿。

  “嗤。”

  赢正格挡不及,右肩顿时被飞舞的螳螂刀擦了一下,一道血线飚出,这样的伤口在赢正的身上已经不下十道,但关缙的身上只有不到五道。

  “这个地形!太狼狈了!”

  赢正咬牙盯着关缙如滔天浪叠般的刀势,无法躲避,也没有地方躲避。

  走廊本身逼仄笔直,让他没有地方腾挪身子,只能不断硬接关缙的刀,但螳螂刀的特性使他极其难受。

  每一次的格挡反而是给螳螂刀积蓄势能,而且不得不格挡,因为他根本没有地方躲闪!

  “嘭!”

  赢正朝身前下意识的挥舞了几下,但预想中的刀锋并没有到来。刀势挥空,赢正空门大开,被关缙一脚正中心口。

  赢正顿时一口老血喷出,像一个破布袋一样被踹飞十几米。

  关缙双手青筋虬结,看起来十分的狰狞。

  螳螂刀不断颤动,似乎想饮尽敌人的鲜血,但是还是被关缙缓缓收起。螳螂刀积蓄的能量太多,就连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控制。

  成功收回手臂的螳螂刀只留了一条刀口在手臂侧,收刀的关缙似乎比出刀的关缙更为恐怖。

  “顾先生,我说了,你不是为几面之缘两肋插刀的人,何必逞英雄呢?

  不过既然你与冯杰有矛盾,而且看起来矛盾不小,所以很抱歉,我不得不杀了你,免得日后部长找我麻烦。”

  关缙用手划了划螳螂刀的刀口,随后露出一口白牙。

  “一路走好,顾先生。”

  话音刚落,将能量积蓄在关缙手臂中的螳螂刀猛地弹出,以极快的速度射向赢正的双眼。

  赢正只感到两团呼啸的飓风朝自己的眼睛轰来,周围的墙壁纷纷承受不住风压,朝内塌陷,一道道墙壁上的螺纹随着螳螂刃,朝赢正卷来。

  蛛丝被赢正贴着地面射出,一把黏住关缙的一只脚,随后赢正猛的一拉,将自己拉向关缙。

  螳螂刃扑空,擦着赢正的头皮飞过,扎在刚才的位置。

  一震轰隆声响起,赢正身后的地板寸寸龟裂,不断朝另一头曼延。

  赢正不由得双手发凉,要是被这两把螳螂刃扎中,自己绝对会死的很惨。

  “哗~”

  赢正一个滑铲来到关缙身后,随后连续几个后空翻拉开与关缙的距离,只要不让螳螂刀刀势起来,他就有办法对付关缙。

  而关缙则悠然转身,望着与自己拉开距离的赢正,两把螳螂刀又不断震颤起来。

  “垂死挣扎。”

  嘭的一声,关缙踏裂身前的地板,朝赢正飞快的射来,速度比刚才提升了接近百分之三十。

  但是这回赢正没有选择和关缙硬碰硬,而是抽身飞退,身后的蛛矛不断喷射出蛛丝,挡住关缙的前路。

  关缙脸色一下子便黑,这笔直的走道既是他的优势,也是他的劣势。

  没有办法绕路,也没有办法抄近路,关缙想追上赢正唯一的办法只有将面前的蛛丝斩断,从目前走廊笔直的距离来说,只能这样。

  两把螳螂刀不断前后弹动,将面前洁白的蛛丝障碍击破,于此同时,柔软的蛛丝也在一点点的消耗关缙手中螳螂刀的势能。

  关缙此时就像一头陷入泥沼中的凶狠螳螂,越是挣扎,就越显无力。

  呲~~

  关缙将最后一片蛛丝斩断,而赢正则站立在一个十字转角处,没有在试图逃走。

  “怎么?走投无路了?所以不逃了?”关缙微微喘息道,几滴热汗从其额间滑落。

  见关缙的螳螂刀不在颤动,而是重回令人舒心的平静,赢正将手中的银雀重新握好,刀尖直指关缙。

  “不逃了,留在这为你送终!”

  说罢,赢正猛地向前射出,银雀笔直的刺向关缙,这次......他绝不会让关缙把刀势叠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