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基因路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终见冯杰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六章 终见冯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么?”

  居紫意怎么也想不到,赵意远竟然敢和宰政勾连,带头政变,指挥部都是些文官,在刘卫平带领的心腹面前没有半点抵抗力便被拿下。

  而居紫意这句话也不仅仅是对内务部长赵意远说的,更有敲山震虎的意图,想提醒提醒刘卫平自己身为城防军高官的职责。

  “呵,平时就看你趾高气扬,一副谁也看不上的样子,现在火种在我们部长手里,你什么也不是。”

  刘卫平走到居紫意身前,啪啪两声脆响,两个通红的巴掌印便印在了居紫意的脸上。

  被刘卫平扇了两巴掌的居紫意脸色阴冷,捂着自己白嫩的脸庞,什么也没说,也什么都说不了。

  只是其眼中的怒火宛若实质,虽然身处险境,但那种高人一等的眼神依旧射在刘卫平的脸上。

  “戚,婊子。装什么清高。”刘卫平气不过,正欲上前再给居紫意两巴掌时,赵意远连忙将其拦下。

  “刘哥消消气,消消气,咱们做的太过火了也不好,宰部长那边......”

  刘卫平停下步伐,赵意远一声刘哥叫到他心坎里去了,而且宰部长确实只是说控制住居紫意,部长对其的态度模棱两可,做太过火确实有些风险。

  “切,婊子,看在赵部长的面子上就饶你一命。哼,来人,给我拷上。”

  赵意远稳住刘卫平后,对着居紫意歉意一笑,便跟着刘卫平在一旁调度城防部加速占领火种的重要区域。

  两个城防部的士兵对视一眼,带着手铐上前,将居紫意双手在背后拷上后还顺手在她的大腿上摸了两把。

  虎落平阳被犬欺,居紫意眼中的怒火仿佛能够穿透这地下几百米的火种,将罪魁祸首宰政烧成灰烬。

  “这居部长的身材可真带劲,比外面那些出来卖的爽多了。”其中一个城防军在一旁偷偷说道。

  “那可不,就摸那一把,差点没给我爽飞了,美女部长......果然名不虚传!”另一个城防军极为赞同的说道,那猥琐的脸色让居紫意不自然的扭动了一下身子。

  一声声吞咽声响起。

  这两人的说话声不大也不小,正好让居紫意听到了全部,那白嫩的脸颊烧的通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平日里这些人渣怎敢如此轻薄,现在一得势,嘴脸显露无疑,真是恶心。”居紫意愤愤地想到。

  不仅是居紫意听见了此话,躲在一旁的赢正也听得清清楚楚,不过他对美女部长没什么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冯杰如今的位置。

  只见赢正身上白雾一闪,身型顿时像变色龙一样隐匿起来,偷偷放到两个守卫的城防军后,赢正猛然发难,在不到几息的时间内将指挥室的所有城防军放倒。

  在一旁调度的刘卫平幡然醒悟,一对肉翅猛地从其背后张开,一双手顿时变为钢铁般的棕金色,肉翅一震,朝赢正激射而来。

  银雀和刘卫平的棕金色肉爪相碰,发出呲呲的金属摩擦声。

  赢正手臂上的藤蔓忽然发难,一把缠住刘卫平的两对金爪,猛地向下一拉。

  刘卫平顿时失去平衡,空间不大的指挥室并不能让他鹰类的基因发挥最大作用。

  失去平衡的刘卫平只觉着脑袋一荡,两眼一晕,赢正的拳头砸在了他的脸上,有着铁翎鹰基因的刘卫平顿时被赢正打倒在地。

  一记戳心腿,倒地的刘卫平被赢正狠狠地踹在了控制台上,砸出一阵火花,刘卫平只觉着两眼金星直冒,连人影也看不清。

  “就这也是C级的基因者?”赢正微微吐槽,几道蛛丝喷出,将刘卫平死死的固定在控制台上。

  “耶!”

  “太好了!!”

  在指挥室内被囚禁的文官们纷纷高兴的欢呼,场面顿时混乱了起来。

  “都给我安静!不安静下一个被打昏的就是你们!”

  赢正火一下子便冒了起来,他可是过来办正事的,不是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汉。

  “知道冯杰现在在哪么?”场面安静下来后,赢正转身朝被拷着的居紫意问道。

  “你这是在审问我么?”居紫意抬头看着赢正说道。

  “人家说你居高临下趾高气扬还真没说错,那两巴掌倒是打的没毛病。”赢正挑眉,这女人难道看不清楚现在的形式么?

  “我记得你,顾雨,沙城的A级通缉犯,杀害暗豺猎团团长。你事后潜伏进猎部,这次西区出征你也在场,甚至还和段岳部长一同抗击尸王,所以注意你现在的态度!”

  居紫意的话语字正腔圆,掷地有声,丝毫看不出被人啪啪打了两巴掌的样子,一双狭长的秋凤眼盯着赢正。

  “呵,我想你搞错了一点,我是和段岳一起抗击过尸王,也是潜伏进了猎部。”赢正微微向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被拷着的居紫意,高大的阴影逐渐没过了居紫意的面颊,居紫意只能抬头仰望着赢正。

  “但......我跟你们并不是一伙的。而且现在段岳已经死了,朱问火也死了,我不必掺和这些事与宰政闹的不愉快,说到底,我只不过是一个沙城的小基因者罢了。”

  赢正微微屈腰,一双眼睛几乎要看穿居紫意的灵魂。居紫意似乎并没有被别的男人这么看过,很快便败下阵来,微红着脸颊,扭过头去。

  “这女人长的倒是不赖。”念头一闪而过,赢正重新回到正轨。

  “所以,冯杰在哪?”

  居紫意重新转过头来,直直的和赢正对视道:“你找冯杰做什么?”

  “私事,你不会想知道的。”

  “我不清楚。”说罢,居紫意再次转过头去。

  “浪费我时间,蠢女人。”赢正见居紫意不像是在说谎便转过身去,朝已经清醒了的刘卫平走去。

  清醒过来的刘卫平扭动着身子,妄图挣脱蛛丝,但身子虚弱无力的他只能不停的示意赵意远。

  但墙头草赵意远却一动也不敢动,只能不时的在居紫意和刘卫平之间辗转眼神。

  刘卫平见赢正转身,扭动这的身子立马停住,双眼一闭,假装昏迷。

  “别装了,我都看着呢,我问你,知道冯杰在哪不?”

  “知道又怎样,你能放了我?”刘卫平索性不挣扎,有些自暴自弃地说道。

  “我能让你活命,若是不说,我就给你上满清十大酷刑,先从插针刑开始。先是将十根钢针一点点的插入你的指缝之间,十指连心,你会感受到心脏被硬生生剥皮了十次,最后一根针,则......”

  赢正视线逐渐下移,望向刘卫平身体的某处地方,刘卫平后菊一紧,冷汗噌的一声从背后冒了出来。

  “我说!我说!”刘卫平连忙答道,生怕赢正听不见,改了主意。

  “冯杰现在应该在控制科研部的人,黄咏德在他的身边。”

  “卑鄙!赵意远倒戈,冯杰控制科研部,猎部绝对有内奸,否则你们不可能接连杀死段岳和朱问火,宰政打的倒是好算盘!”

  居紫意柳眉怒挑,宰政这一手可谓是釜底抽薪,将火种翻了个遍。

  “呵,不错,麻烦你老实待着。”说罢,赢正一闪身来到刘卫平身边,手刀一出,击在刘卫平后颈上,刘卫平顿时昏了过去。

  “赵意远是吧,来,这把喷子给你,若是刘卫平醒来后有什么异动,一喷子喷他的脑袋上,不要犹豫。”

  说罢,赢正将脚边倒下的城防军手中的喷子捡起,丢给赵意远。

  “关缙已经被我杀了,没有人去解决朱问水,而我现在就要去找冯杰,顺便解决黄咏德。这下,就只有宰政一个孤身领袖,之后跟着谁,你想必非常清楚。

  朱问水解决兽潮只是时间问题,想必这点你也很清楚,不然宰政不敢随意政变,等朱问水的带军队回来,宰政就翻不起什么风浪了。

  之后嘛......说不定能分点权利给你,毕竟城防部已经不值得信任,猎部又群龙无首,懂么?”

  赢正的话像一道道魔音,晃晃悠悠地传入赵意远的耳中,生根发芽。

  紧了紧手中的大喷子,赵意远微微咽了口水,眼神逐渐坚定。

  “嗯,很好。”说服赵意远后,赢正提着银雀,朝门外走去。

  “喂!你倒是给我把镣铐打开啊!”居紫意朝着门边的赢正喊道,但赢正头也不回的推门而出。

  ......

  科研部在火种的中心区域,在最下层的地方,赢正坐了足足五分钟的电梯才到了科研部的地盘。

  电梯门一开,洁白的光从科研室照射进来,无数身穿白大褂的科研人员忙忙碌碌,仿佛不知道上面的世界已经变天。

  “喂,你们部长在哪?”赢正扯住一个走过他身边的科研人员道。

  “那儿。”说罢,科研青年虽然奇怪的看了一眼满身灰的赢正,但还是好心的指了指方向。

  赢正点了点头后便快步走去,穿过无数玻璃隔室和试验舱房。赢正来到走道尽头,一个双开门的房间外。

  两个明显是城防军的士兵在门外把手,双开门逐渐被推开,一个身穿白大褂带着金丝眼镜的科研青年和城防军高层一齐走出。

  “宰部长这边的任务完成了,这下科研彻底接受火种了......”

  冯杰的话语顿住,望着眼前满脸杀气的狼狈青年,推了推眼镜。

  “请问你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