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基因路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子弹时间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八章 子弹时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赢正踏步向自己奔来,宰政感到危机随着赢正踏出的每一步,在缓缓增加,直到到达让自己毛骨悚然的地步。

  赢正踏步向前,手中的刀却一直藏在鞘中,而就是那缓缓接近且藏在鞘中的刀让宰政寒毛竖立。

  宰政眼睛一丝不眨的盯着赢正握刀的双手,避开赢正的刀势的唯一方法就是判断赢正出刀时双手的姿态和位置。

  随着赢正越来越近,但那握刀的双手却没有一点要拔刀的意思,只是握住刀柄,微微露出一点让人心寒的微光。

  嘭!

  宰政不愿在坐以待毙,只见他两双穿着能量臂甲的手在胸前相碰,发出金属碰撞般的声音。

  一道巨大的火轮在两拳之间成形,火轮高速旋转,两只狮头臂甲上的火焰能量朝火轮中间凝聚,化为火轮旋转的力量。

  噌噌噌。

  高速旋转的火轮割破空气,发出阵阵气鸣声,宰政双手紧握,在其胸前形成的高速火轮狠狠地朝赢正压去。

  赢正两眼微眯,右脚猛地横踏而出,身子借机支着踏出的右脚旋转,火轮从他的背后缓缓擦过,烫红了皮肤,但赢正不以为意。

  只见赢正一个灵巧的转身躲过了宰政的火轮转,两只握着刀的双手蓦地动了起来,银雀森白的刀光逐渐在走道间露出。

  宰政心中猛地一跳,一股巨大的危机感涌上心头,宰政两手往回一扭,在赢正身后的火轮顿时调转方向,像回旋镖一样飞回,目标正是赢正的后背。

  赢正若要躲开这一记火轮,那拔出的银雀必须斩向身后,但赢正并不打算这么做。

  本身宰政就比自己高两段,仗着自悟技伤到宰政的机会本就稀少无比,若这一次放弃,也许自己再也没有碰到宰政的机会了。

  拔刀斩用多了宰政便会看出其中的精妙。

  所以赢正准备用着一次,一次就建功!

  只见雪白的刀光顿时变得血红,宰政心中的危机感也达到了顶峰,但他的火轮距离赢正的后背已经不到三尺。

  就当宰政以为赢正会回身斩开他身后的火轮时,赢正手中的银雀猛地提速,血色刀光一闪而过。

  叮~嗤

  一条手臂在空中飞舞盘旋,四散的血液撒的到处都是,而宰政的火轮也狠狠地割在了赢正的背后。

  火轮呲呲旋转,无数藤蔓不要命似的从旁边妄图束缚住火轮,但都被熊熊火焰灼烧成灰烬。

  赢正一口钢牙几乎都快被自己咬碎,自己的藤蔓并没有抗火的基因,被火轮压制实属无奈。

  而赢正体内和火属性没有拮抗的属性就是血能,一时间大量血能涌入后背,结成一道血色屏障才堪堪挡住了不停旋转,妄图吞噬自己血肉的火轮。

  赢正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火焰在一点一点的舔舐自己的后背,带血的银雀猛地击在身后的火轮一侧,旋转的火轮顿时被磕飞,只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甚至还能看到烧的焦黑的脊柱。

  另一边的宰政缓缓爬起身,他的左臂连根被银雀斩断,在银雀斩钢断铁的锋利度下,加上血能的加持,一时疏忽的他没有加大臂甲的能量供应,被银雀切豆腐般连根切断一条手臂。

  “真是个疯子!断了我一只手又怎样,你还站得起来么?”宰政捂着自己的断臂不屑地说道。

  “呃!”

  赢正后背宛若屠宰场般血肉模糊,墨绿色的藤蔓不断在其背后穿插缝合,几息的时间内呈竖长条状的伤口就被藤蔓缝合完毕,但依旧有鲜血流出。

  -------------------------------------

  警告!警告!藤魑程度的百分比上升,22%,23%,25%......

  -------------------------------------

  不过赢正现在根本没精力去理会藤魑程度的上升,若是不用藤之身修复,自己可能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当场死亡。

  而且还是多亏藤之身的坚韧特性,让自己不至于被火轮切成两半。

  宰政和赢正通知挣扎着起身,两双眼睛都死死的盯着对方,宰政的眼中再也没有任何轻蔑的神色。

  “你我本不必拼的你死我活,你和冯杰的事你自己处置,我们从此两不相欠,如何?”宰政语气放缓,充满诱惑的说道。

  一旁观战的冯杰顿时心中一惊,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宰政道:“部长!你可是答应过我的。”

  宰政没有理会在一旁嚎叫的冯杰,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赢正,期待他的回答。

  “所以你们这种人啊。”赢正想到了前脚在为人类死战而后脚就被自己人杀害在病床上的段岳,“说不定哪天我也会像冯杰一样被你出卖。”

  “所以,除掉你这个人渣,挺好!”

  说罢,赢正刀花一腕,双脚藤蔓攀附,以极快的速度闪到了宰政身后,银白色银雀刀身血色能量仿佛能让人窒息。

  “你凭什么干掉我?凭我断了一只手?可笑!”

  宰政猛地转身,仅剩的右臂化作一道火焰狮头朝半空中的赢正轰去。

  血色能量附着刀光和火狮相撞,火狮猛地炸开,一团巨大的火焰顿时将赢正笼罩在其中。

  划开火光,露出赢正稍显焦黑的面庞,而刚才还在原地的宰政已经不见踪影。

  背后?!

  赢正连忙转身,一个附着血能的藤蔓盾牌骤然成形,火红的掌印轰的一声印在藤蔓血能盾上,高温火掌与藤蔓碰撞发出呲呲的灼烧声。

  赢正猛地后退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形,宰政的力量奇大无比,防御力也不可小觑,赢正除了在速度是略胜一筹外没有任何能够在体术上胜过宰政的东西。

  “呵,以为就这么挡住了么?”宰政右掌狠狠地压在赢正勉强撑起的盾牌上,“连云掌!”

  宰政右掌微微颤动,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但赢正却硬生生的后退了五步,一口鲜血从喉尖涌出。

  还没等赢正站稳,连绵的掌力不断从宰政的手掌传输到赢正的盾牌上,赢正噔噔的后退,但宰政的手掌却没有离开赢正的盾牌。

  明明宰政什么也没有做,但印在盾牌上的手就像一次又一次的轰击在赢正的盾牌之上。

  在宰政摁住的地方,一道道裂纹不断扩散到周围,血能盾支撑不了多久了。

  内劲?还是某种控制身体肌肉的方法?

  赢正暂时搞不清楚,但绝不能让宰政再接触自己的盾牌!

  赢正左脚后撤,身子一让,将盾牌收回,宰政的手掌从其胸间穿过。

  就在宰政因为惯性,手掌不觉向前时,宰政猛地顿住身型,气势以老的手掌就像连绵的山峰般,过了谷底便是高峰。

  衰竭的气势顿时攀了上来,掌向一转,宛若一头灵活的毒蛇摁在了赢正的腹部,火光一闪,赢正顿时如遭雷亟,被一掌击在墙上。

  噗!

  一口黑血喷出,赢正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子,从墙上跌下,摔倒在地,手中握着的银雀也就此脱落,发出清脆的响声。

  刚才那一招似乎对宰政的消耗也不小,宰政喘着粗气来到跌倒的赢正身边,不管是连云掌的内劲和那一下强行停住身型,气势攀升,对一只手断了的他也是不小的负担。

  不过令人庆幸的是,这个男人已经被自己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了。

  “呵呵,区区C级四段就敢和C级六段战斗,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宰政用脚将赢正面朝天花板。

  看着赢正在一点点不甘的凝聚血能和力气,宰政咧嘴一笑。

  “别再白费力气了,我这一掌击的是你的丹田,虽然没有震碎功力的说法,但......呵呵呵,你不用了解,一个死人不需要知道这么多。”

  宰政将落在地面的银雀捡起,用手指弹了弹刀身,发出一阵清脆的宛如林间鸟啼的脆响。

  “刀倒是好刀,被你斩下一臂倒也情有可原。不过......现在你的宝刀,要结束你的生命了。”

  宰政手握银雀,将其稳稳的放在赢正的脖颈之间,微微用刀尖拍打赢正的面部后,宰政手握银雀,似在瞄准,然后抬刀,下斩!

  时间突然在赢正眼中变得十分缓慢,无数的思绪涌入他的脑中,如何脱困,如何反杀,如何夺刀,自己如何创造机会等等。

  无数的信息和数据将赢正本是眩晕的大脑冲击的更加凌乱不堪,头痛欲裂。

  生的希望,死的恐惧,回忆的走马灯。

  全部在那一刻占领了赢正的脑海,他不想死,没错!我不想死!

  狰狞的神色在战斗这么久后第一次出现在赢正的面庞。

  刀尖缓缓下落,瞄准的是赢正的脖子,宰政的右脚踩在赢正的胸前,非常用力的固定住赢正的行动,腹部有种奇异的灼烧感让他难以调动体内的血能和任何的基因能力。

  宰政最擅长的是体术,但现在他唯一的手中握的是我的刀!

  这是个机会!

  一时间,无数数据涌入赢正脑中,堵塞的脑海在不知什么时候倏然通透,点与线的联系缓慢构建,时间再一次变的缓慢。

  赢正甚至能够清晰的看见在刀身上被甩出的鲜血滴在自己的脸颊,那种冰凉的触感。

  -------------------------------------

  子弹时间启动,建议主人采用方案一进行应对。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