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基因路 > 第十章 牛顿那边我去解释

我的书架

第十章 牛顿那边我去解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呼啸着从耳边刮过,赢正稳定心神,血能全部涌入双臂之中。乍一看去,赢正此时的手臂就像两块血红的玉,红的晶莹剔透。

  八十米。

  带着势不可挡的力量,赢正狠狠地将手中的藤蔓弹簧斜插进崖壁之中。

  巨石飞泄,平直的崖壁顿时被由巨大势能带动的弹簧刮出一道深深的笔直沟壑,而且沟壑还在不断增加。

  六十米。

  弹簧被势能逐渐压缩,赢正浑身是汗,双臂青筋绽起,就像红色血玉中的绿色纹路一样,要维持弹簧的平衡可不容易,赢正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嘭。

  弹簧被压缩到了最底部,赢正心里咯噔一下,逐渐开始调整弹簧的方向。

  此时他们距离地面已经不足五十米。

  赢正面色狰狞宛若恶鬼,双臂猛然向下一压,将斜向上的弹簧猛地压到了水平面。

  随着一股巨力袭来,赢正二人瞬间被失去平衡的弹簧弹了出去。二人下落的轨迹开始有了一点弧度,向着不远处的小湖泊抛去。

  望着地面不断飞速移动的景色,赢正倏然松了一口气,他能做到的已经全部做到了,至于落点如何,就看老天爷是否站在自己这一边了。

  随着一口鲜血喷出,弹簧回弹带给他的巨力在赢正体内爆发肆虐,赢正顿时昏了过去,而二人也成功落入湖水中,炸出一朵大大的水花。

  断崖之上,巨大雷球爆炸之后夔纹角虎没有关注赢正二人是摔成肉酱还是成功逃脱,而是朝身后那形形色色的老虎吼了一声。

  其大概的意思就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

  卧虎山深处,夔纹角虎缓缓踏在被不知道多少只老虎踏出的小道上,身体逐渐变小,身型也慢慢产生了些变化,由原来的四脚走路变为二脚走路。

  其形状此时看起来就像一个蓝毛虎首大汉,还长着根独角。

  “真不知道大人为什么喜欢在这么小的地方疗伤,变成人类模样的感觉真难受。”夔纹角虎心中思索。

  旋即,蓝毛虎首大汉到了虎王的疗伤之地。

  这是一个入口逼仄,内里也狭小的幽谷。谷内的岩壁闪着令人炫目的金色,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出五彩的光芒,一看就不是凡间之物。

  蓝毛虎首大汉弯身低头才勉强挤进谷内,一进谷内便是金碧辉煌的岩石,看起来就像黄金建筑一样,不过大汉早已对此置若罔闻。

  它缓缓走进谷中深处,一个黄金色的池子里,一位金毛虎首大汉盘坐在池内,摆着奇异的手势,不知在做什么。

  从池边红色的血迹才能看出这金毛大汉受了伤。

  “蓝角,你来了。”金毛大汉没有睁开眼睛便说道。

  “是的,大王。从南边来了两位人类,杀了我儿。”蓝角单膝下跪,拱手朝金毛大汉说道。

  “南边?!嘁,一想到南边我就生气!”金毛大汉蓦地睁眼,身子一抖,化为一只迷你袖珍的金色老虎。

  “那些没用的杂虫过来跟我说在那时发动兽潮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灭掉南边的人类,结果呢,自己却被南边人类杀了个干净。和它们合作是我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

  虎王似乎越想越气,一爪拍向一旁的金黄色岩壁,岩壁未曾被拍落几块岩石,但整个谷内都随之震了震。

  “哼,能杀掉那个实力不错的杂虫,看来南边的人类实力也不差。要不是主力都在北面,南边的人类我弹指可灭。”虎王自恼的咆哮道,按照它发出的气势来看,说不定段岳都不是其对手。

  “王,你的伤恢复的......”在赢正面前威风的蓝角此时一个屁也不敢放,只得小心翼翼的问道。

  “马马虎虎,还需要些时间。没想到北面的人类突然拿出这么厉害的武器,我们之前从未见过,那激光根本躲不开,就连我的金身也被打坏了一块。”虎王看向腹侧的伤口道。

  “不过那些人类应该也没有更多的那种武器了,要不然就不会只击坏我一块金身。”虎王两爪搭在池边,用力的伸了个懒腰,黄黑相间的身子泛出充满神性的金光。

  “过段时间,等我的伤恢复,你去通知梦狼,下次我和它联手,若是攻下北边,一半的人类归它。”

  “那蛇族和猴族那边......”蓝角试探着问道。

  “呵,蛇族不在我们出征的时候放冷箭就不错了。至于猴族......他们战力不够,不用去管。”虎王下决定般说道。

  蓝角领命,准备撤走时,虎王忽然性质来了般说道:“你说的那两个人类,现在如何?”

  蓝角脸上闪过一丝狞色道:“了无踪迹,应该是逃走了。”

  ............

  “这里是......”

  “神木峰下,你没死。”一个奇异而又苍老的声音从赢正耳边响起。

  管不了他是谁而自己又在哪,赢正只知道,自己没死就足够了。微微挣扎着起身,腹部有股令人难受的灼烧感。

  “其实你早应该在五天前醒来,但你腹部好像有些异状,导致你昏迷的时间足足长了一倍。”苍老的声音继续说道,不急不缓。

  赢正用手捂了捂腹部,随后转头,这一转差点没把他又吓昏回去。

  “我C!你是谁?!”

  此时在赢正眼前的正是一只长毛猴子,说着人话的长毛猴子,那一口地道的南方口音差点让赢正以为他是南边逃南岭的野人。

  “老朽是我族的医生,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医生。或者是兽医也犹未可知。”长毛猴子用它干瘦的手捋了捋背后灰白的毛发,顺便抓出一只虱子,弹飞。

  “等等,让我先缓一缓。”赢正深吸一口气,没想到他以为遇到会说人话的老虎已经够魔幻的了,现在竟然还有会说人话的猴子!

  不过这好像也没什么稀奇的,老虎都会说人话了,和人同属灵长类的猴子会说人话好像也不奇怪。

  “所以......我是被你们救了?解花蝶呢?”赢正转头问道。

  “那位女士比你提前醒了五天,现在应该去狩猎了,族内几只小猴都挺喜欢她的。”白毛老猴医低声说道。

  “呼~”

  赢正又深吸一口气,看样子在整理脑中的思绪。而床头的老猴见赢正无事,便自顾自的整理起自己的医具,将其装入一个小铁盒中,背在背上,晃荡晃荡的走了出去。

  赢正下床,此时他的身上穿着一件亚麻制的长袍,还有束绳兜着。走到门前,推开木门,赢正向外望去。

  绿莹莹的高大树木遍地都是,推开木门便是一从晶莹剔透的绿叶,看样子是旁边的树叶。

  而自己的住处俨然是一颗被掏空了的大树,赢正时不时可以看见一只只或黑或棕的猴子从他上头的树枝间荡过。

  “这些猴子......和人类越来越像了。”赢正仔细望去,凭借惊人的眼力,那些猴子在他看来甚至可以说是体毛比较长的人类,而且没有猴言猴语,都说的是人话。

  “赢正?!”

  一道悦耳的女性声音从赢正身后传来,不用回头赢正便知是解花蝶。

  转头,果不其然是解花蝶,她的身后还有一位身材佝偻的老猴,不是刚才那只。解花蝶的怀中还抱着一只小猴。

  一个小时后。

  “真想不到,居然会在南岭遇见你这个抠门族长。”赢正望着坐在一旁的老猴,这老猴俨然是末世刚开始时赢正和胖子遇见的那群猴子的老大。

  “呵呵,缘分......妙不可言。”老猴呵呵笑道,看样子有些尴尬,但是摆出一副饱经沧桑的老道模样。

  “不过你这儿子,之前看起来还眉清目秀的,现在怎么变成一只色猴了。”赢正看着被解花蝶抱在胸前的小猴道。

  这头小猴将脸埋在解花蝶的胸脯之中,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她身上。看似在睡觉,但赢正从其不时摩擦一下的脸庞可以看出,它绝对在装睡。

  “什么?”老猴顿时一惊,拄着拐杖望向一旁,抱在解花蝶胸前的小猴忍不住身子一抖,露了相。

  “你这个混账东西!败家玩意!族里那么多母猴还不够你耍?!”老猴气不打一处来,拄着拐杖就要抽小猴。

  小猴连忙屁股一弹,缩在解花蝶身后,那样子要多贱有多贱。

  “不就是只小猴子嘛,赢正你干嘛这样对它。”说罢,解花蝶摸了摸小猴的脑袋,小猴顿时装出一副萌相。

  看着操着一口南方口音的老猴,还有有痴汉潜力的小猴。还想到会说人话的老虎,赢正顿时汗颜,这末世还真是花样百出,基因进化时代果然万物皆有可能。

  “好了,坐下来谈正事。”赢正顿时止住了这场闹剧,见着如此通人性,对人类还算友好的猴子一族,赢正顿时有了想法。

  “猴王,这几天倒是多谢了你的照顾。我来南岭就是为了一个无名果实,它的样貌大概是这样...这样......然后这样。它能医治我现在身体的异状,不知可否请族长替我留意一下?”

  老猴好似不出所料的点了点头,一时没有说话,过了半晌才说道:“你的情况我已有所了解,至于果实的事......明早在来通知你吧,今晚先好好歇息。”

  说罢,老猴便拄着拐杖,一步一挪的离开树芯房间,留下小猴一人。

  哦不,一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