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基因路 > 第十八章 交手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交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古心十分优雅的向倒在地上的解花蝶鞠了一躬,随后伸出一双白净的手,看样子想要拉起解花蝶。

  曹林一旁见状,连忙上前提醒道:“古少,她可是杀了我手下第一席的紫蛇!而且这娘皮会使毒!”

  古心听闻,将手缓缓后缩,然后转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曹林说道:“你在教我做事?”

  曹林心头一惊,嘴上连忙说道不敢不敢。旋即站在古心身后,只是看着解花蝶,再也没有说话。

  “现在烦人的苍蝇已经闭嘴了,小姐和曹林有什么恩怨我可以替你在从中调和,这样大家都和和气气,可好?”

  古心身穿一身黑色宽松大褂,褂上绣着红色龙纹,看起来异常妖艳,配合着他的气势,到真有一股武师的派头。

  “老娘不用你的帮助,我今天就是来杀曹林的!”

  解花蝶可没有被古心唬住。待身子稳住胸中动荡后,解花蝶双手一撑,顿时从站着的二人头顶上翻过,落到了曹林身后。

  这次没有用匕首,似乎是知道了古心的不寻常,解花蝶双翼一震,一团五彩毒雾朝两人激射而去。

  见到五彩毒雾,古心刚才一直如春风拂面般平和的神色终于有所变化,一丝慎重浮现眼角。

  古心马步一架,双手如游龙般流转,在身前划出一个太极八卦的大致图形样式,随后全身一震,劲力从脚通过腰传导到手中。

  朝二人飞来的毒雾就像遇到一面无形的墙,顿时停在空中,再也不能朝二人更进一步。

  见到此状,古心悄然一笑,双手充满韵律的旋转,此时在他手前的毒雾也跟着旋转,大约两息过后,一大团五彩毒雾就被古心压缩到手间,化为一滴五彩毒液。

  古心取出一个小巧的白色瓷瓶,手一抖,五彩毒液便被装入瓷瓶中。不知瓷瓶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竟然可以盛装这滴浓缩的毒液。

  “谢谢这位小姐的馈赠,有了这滴五彩毒液,我可以做很多的事情。”古心莞尔一笑,并不把此时解花蝶的咬牙切齿放在心上。

  “曹林,今天的交易虽然被打断,但依然作数。这个月的份额不变,过几天你的要求,我回古家的时候会帮你提一嘴。”

  “至于这位女士。”古心望向一旁警惕站立的解花蝶,“我相中了,人给我,你应该不会有意见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古少您随意。”曹林听到古心的话一张脸顿时挤出了如衣裙褶皱般的笑容,至于蟒蛇男的死,早被他忘的一干二净。

  古心微微一笑,没有理会身后谄媚的曹林,而是转身望着离他远远的解花蝶道:

  “这位小姐,既然你不准备坐下来和谈,那我就只好出此下策,希望小姐不要在意。”

  说罢,古心身上如爆竹爆炸般声音响起,化为一道黑红色幻影击向解花蝶。

  而另一头警戒的解花蝶双眼一缩,摒气凝神的她竟然看不清眼前这位自我感觉良好的古心的动作。

  凭借着不知道多少次搏杀而积累的经验,解花蝶獠牙匕首向上一翻,朝自己脑袋上方划去。而古心此时的右手正准备从解花蝶的头顶 进攻。

  古心微微一笑,并未惊慌,而是下肘一坠,右手顿时朝下方坠去,而他的左手俨然如毒蛇吐信。

  做出比蟒蛇男标准百倍的姿势,一掌宛若小鸡嘬米般击在解花蝶内手腕处,解花蝶只感觉出刀的右手一麻,獠牙短匕顿时握不住,向外飞出。

  而古心另一只下坠的右手此时如过山车般升起,直直扣向解花蝶的喉管。

  嘭。

  喉管被古心扣住,解花蝶只感觉被钢钎夹住喉咙,这名叫古心的青年人手臂竟宛若钢箍般坚硬。

  解花蝶用力挣扎,但除了让自己透不过气来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古心微微用力,解花蝶双脚逐渐脱离地面,此时解花蝶两只手都用力的掰扯古心扣住她喉管的手,但只是徒劳。

  见解花蝶快透不过气,古心算好时间,在她后颈一击,解花蝶顿时昏了过去,一把摊在地上不省人事。

  古心笑着将解花蝶抱起,正准备离开熙园时,一个胡子拉茬的中年男人跨过门槛,走了进来。

  正准备离开的古心脚下一顿,感受到不好的气息的他将解花蝶放到一边,微笑着看着站在黄昏阳光下的中年男人。

  剑眉,高鼻,络腮胡。

  还有被昏黄夕阳拉长了的黑暗人影。

  “你们哪个是曹林?”

  赢正看着在他面前的两人,一脸牛逼的问道。

  “我是。”站在古心身后的曹林向前站了出来,脸色不快的说道,“要谈生意等会,没事的话今天熙园不营业。”

  “当然有事。”赢正人畜无害的笑道,“来要你的命。”

  话音刚落,甚至连古心都没有反应过来,赢正右脚向前踏出,一直隐藏在身后的银雀瞬间出鞘,如虹贯日,划过一道笔直的银白色直线。

  嗤。

  银雀森白的剑尖从曹林后脑勺刺出,没有带出一丝血滴,宛若刺入海绵一般的触感。

  刺出,击杀,收刀。

  银雀从倒下的曹林脑中抽出,依旧没有带上一滴血液,森冷的刀身雪白,散出一股奇异的质感。

  “呵...呵...哈哈哈。”

  古心看着从他面前倒下的曹林,曹林的眼睛圆睁,带着不可思议和恐惧。古心突然捧腹大笑,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笑,但他就是笑出了声来。

  “有趣,有趣,实在有趣。”

  古心身子如飞傻了的倪哥(懂的都得),不断的抽搐,赢正似乎还看见了几滴眼泪滴在黑红大褂上。

  “我古心长这么大...哈哈哈...还是第一次有人在我面前如吃饭喝水般杀我的人......哈哈哈哈哈哈。”

  古心突然停止笑声,抬头,眼中带着些许泪丝。

  一脸狰狞地对着赢正喊道:“你想选择怎么死?”

  “神经病!老子选择老死!”赢正直接银雀斩出,不和眼前这个B废话。

  古心看似疯癫,但反应可丝毫不慢。只见其下身一扭,摆出一个前龙后虎的步子,双手如芊芊飞蝶,悄然一夹,竟然空手便夹住了银雀的刀身。

  赢正猛然挑眉,就连他也没想到这古心还有这一手。

  下一刻,古心身子向后一跃,两双手宛如液压机般压住银雀,将银雀带向身后。

  此时赢正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跟着古心的身势,朝古心的方向移去,但银雀依旧被其夹在手中。其二就是脱离古心双手的钳制。

  其实还有一个其三,那就是弃刀和古心肉搏。

  赢正在第一时间便抛去了第三个选项,这古心大概有D级四段,比赢正的等级还要高,再加上其古武者的身份,肉搏赢正肯定不是对手。

  所以只有顺着古心和摆脱古心两种选择。

  而赢正的选择是——两个都不选!

  只见赢正将刀柄狠狠下压,用脚一把踩住。而夹着刀尖正欲后退夺刀的古心顿时停滞身体,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赢正。

  他早已计划好,不管是赢正跟着他还是反抗,古心都有杀死眼前这个男人的一百种方法。

  但令他想不到的是,这个中年男人竟然选择僵持?!

  而且是自己必输的僵持。

  赢正一脚踩住银雀的刀柄,刀尖则被古心双手夹住。但赢正此时还有另外一条腿作为攻击。

  只见赢正腰身一扭,左腿划破空气朝古心抽来。古心无法,毕竟他没有手进行防御,脚也不能跨到身前抵挡。

  现在就到古心做选择——硬抗或是弃刀后撤。

  古心想都不想便弃刀后撤,躲过赢正携着风雷之势的腿鞭。

  两人都没有半点停顿,腿鞭过后,赢正飞快的拾起地上的银雀,反身一刀斩向古心。

  而古心也同样不退反进,两掌呈上下之势,一指戳眼,一掌抓蛋。

  他可没有那些古武的刻板教条,要不然就不会和曹林这种人混在一起。

  在他眼里,古武——就是杀人技。

  赢正眼中闪过一丝丝数据,时间顿时变缓慢。

  又是子弹时间!

  每当脑巢判定赢正有百分之九十几率死亡时都会开启为时很短的子弹时间,开启时间由脑巢判定。

  而这次只有短短一秒。

  赢正早有经验,立马放弃手中银雀,一只手向上一抬,抓住古心戳向他眼睛的右手。而他自己另一只手则下顺击在古心的手臂麻脉处。

  蓝绿色的光芒很快闪过,子弹时间已过,赢正也成功破除了死局。

  而古心则又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赢正。在赢正那样的刀势下,他的这一招是无解的,因为赢正必不可能反应的过来,就算反应过来也只能格挡一处的伤害。

  而赢正现在就想早就知道自己会使这一招一般,难道刚才的凶猛刀势是虚招?!

  凶猛刀势当然不是虚招,赢正可是用了十分力。但他有一秒的子弹时间,早已经历过子弹时间的他有了更多的准备方案。

  但消耗还是大得很。

  见赢正额头豆大的汗珠,古心阴冷一笑,一记膝顶便朝赢正的腹部顶来。而其手上的动作也不满,在摆脱赢正的格挡之后呈巨蟹闭钳之势朝赢正的喉管夹去。

  赢正凭借其惊人的反应速度脑袋后仰躲开古心的蟹钳,但腹部还是被古心的膝撞顶了个结结实实。

  嘭...噔噔噔。

  赢正噔噔后退,随后稳不住身型单腿跪在地上,一行血丝从其嘴角流出,眼中满是忌惮。

  “古武......还真是有点东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