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基因路 > 第二十章 幻境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幻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时的熙园楼内被墨绿色的藤蔓和闪着妖异紫光的蛛丝笼罩,宛若镀上一层薄膜,看起来十分妖艳诡异。

  藤丝领域内,赢正伸展蛛矛,挂在阁楼的天花板上,蛛丝的粘性和藤蔓的附着能让他随意的用蛛矛上下移动。

  古心看着眼前妖异的环境,不禁皱了皱眉头,体外气旋顿时朝内收缩,令人心悸的压力顿时消散一空。

  赢正蛛丝喷射,将掉落在地上的银雀粘入手中,手指一划,一股浓郁的血色能量涌入刀内。

  古心双手微微下压,身子在这一刻完全停顿下来,旋即动若脱兔,朝天花板上的赢正射去。

  藤丝幻域内的紫色蛛丝粘度足足比白色蛛丝高了几倍,就算古心已经跃入空中,但其脚上依旧粘着一撮紫色蛛丝在消耗其势能。

  赢正没有选择和古心硬碰硬,身为兽系基因者在身体方面自然不能与会古武的体系基因者相提并论。

  但兽系基因者之所以强,就是凭借其花里胡哨的基因能力,赢正始终相信,只要基因能力配合使用得当,甚至能够做到越阶击杀。

  六根蛛矛微微弯曲弹射,赢正顿时朝另一面射去。而古心那沉稳一掌则狠狠地摁在了赢正刚才的位置。

  看似普通的一掌却几乎打穿了一部分藤丝幻域,被古心掌印摁下的部分骤然凹了下去,随后轰的一声,尘土飞溅。

  有些费力的将身上的蛛丝扯断,古心的眉头越皱越深。

  这蛛丝掺着藤蔓的难缠程度和单纯的蛛丝完全不同,这样的蛛丝拥有藤蔓的坚韧再加上其恐怖的粘性,古心估计若是不马上击杀那个中年男人,自己迟早会力竭而被蛛丝束缚。

  来不及管脚上已经粘粘的很深,古心从丹田运气,屏气凝神,双脚一踏便消失在原地,其带来的巨大力道就算是紫色的蛛丝藤也束缚不住。

  但,毫无疑问,这些蛛丝正在发挥着作用。

  基因兽在属于自己的区域内会获得比以往更加强大的能力,就像现在的赢正。

  古心的掌印宛若小型炮弹,一下下摁在四面的墙壁,一个个大洞轰然出现,藤丝幻域也逐渐变得残破不堪。

  但古心心里却越来越着急,自己的气劲即将到底,若是还不能碰到赢正的身,那接下来死的就是自己。

  古心第一次遇到如此险境,额间逐渐留下豆大的汗珠。

  “再赌最后一次!”

  丹田气劲下沉至双腿,古心的双腿顿时不正常般鼓起,两脚一跳,古心便带着无边的劲风来到赢正面前。

  他甚至能够看到赢正和他一样疲惫的面庞,毕竟赢正要维持藤丝幻域也不容易。

  似乎就是因为这‘不容易’,导致赢正有些力竭,没有像往常一样躲开古心蓄力的接近。

  “得手了!”

  古心脸上闪过残忍的笑容,淡白色的气旋化外一颗螺旋丸出现在古心的掌中,古心化掌为抓,气劲螺旋丸被古心‘抓’在手中,一把朝赢正的头部摁了下去。

  赢正的眼中没有不可置信,只是抬眼看了看朝他的头部压来的螺旋丸,若是被触碰到他的估计脑袋会被卷成肉酱。

  但赢正没有丝毫的害怕,而是露出了一个迷之微笑。

  古心见着微笑才知道自己已然不妙,好像中计了?

  手掌大小的螺旋丸摁在赢正的脑袋上,但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赢正的身影在空中化为泡沫消散,这个赢正竟然只是一个幻象!

  “什么时候?!”

  古心两眼圆睁,他已经完全搞不清楚刚才和自己战斗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赢正,还是只有这最后一个虚影是赢正所化。

  但还未等他多想,雪白的银雀便从其身后刺出。

  嗤。

  刀尖入肉,银雀从古心的背后刺入,从胸前刺出,完完全全刺穿了古心的心脏。

  古心猛地喷出一口鲜血,随着银雀的抽出而倒在地上,两眼满是不可置信。

  “我...咳...是古家的...三少。咳咳...你...竟敢杀....我?!”

  古心伸出双手,手指扭曲的不成样子,在地上毫无目的的向前抓爬着,似乎想抓住什么东西,又似乎想逃走。

  丝丝血沫不断从古心口中喷涌而出,随着血沫的增多,赢正也逐渐听不清古心在说什么。

  只得上前踩住不断向前方爬的古心道:“管你是什么三少二少,和干出这种事的人为伍,耶稣也保不住你。”

  说罢,赢正手起刀落,银光一闪,古心顿时人首分离,偌大的头颅像一颗保龄球般滚到一旁,古心的身子也顿时停止动作,再也没了动静。

  啪。

  赢正打了个响指,让古心无比头痛的藤丝幻域如同泡沫般化为紫雾消散,这一切竟然都是幻境!

  依靠迷雾树芯的特性和自己的基因能力,赢正稍作组合和解构便建立了这个幻境。

  古心在一开始便中了赢正的套,所有的什么蛛丝的阻塞感,领域的光影迷幻全都是古心自我的感觉。

  而当古心被赢正拉入地下时便在不知不觉见吸入了赢正散出的致幻性白雾,而赢正最后只是将幻境引爆,让古心彻底以为自己身处领域之中。

  当古心自己都以为自己中招时,他便再也挣脱不开蛛丝的束缚,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便认为自己已经被蛛丝缠住。

  这也是为什么古心在藤丝幻域里永远也挣脱不开蛛丝的缘故,因为根本没有所谓的蛛丝,这一切都是经过赢正的诱导,随后他自己幻想出来的。

  而所谓的蛛丝坚韧几倍只不过是一个幌子,一个给他自己挣脱不出蛛丝的借口。

  这就是基因的极致,融合迷雾树芯,紫幻蛛皇,血魁藤三样特性的基因领域。

  “呼~”

  赢正持刀抵住地面,尽管有诱饵在先,但要维持这个梦幻般的领域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负担,在战斗时赢正感觉还好,但一脱离战斗,一股从心底发出的虚弱感便弥漫全身。

  脑中微微眩晕,若是自己还是C级,维持这个领域肯定不会如此吃力。现在自己只是一个D级三段的小兵,使用一次就已经是极限了。

  紫雾散去,大厅内逐渐露出曹林手下的人影。人影晃晃悠悠,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上前查看情况。

  赢正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这些人可是有不少看过他的面孔,虽然是伪装的,但也会给自己留下不小的麻烦。

  尤其是解花蝶还没有伪装,若是之后有什么麻烦找来,不管解花蝶还是他,都逃不脱。

  而且这个古心似乎在江城还挺有势力,背后似乎有大家族的身影。

  找好理由后,赢正便提着银雀走出即将消散的紫雾,这里的人他一个也不能留。

  惨叫声不绝如缕,酒红的熙园似在昏黄的夕阳下染成了深红,那是血的颜色。

  “唔......”

  解花蝶费力的睁开眼睛,后颈依旧十分酸痛,脑子昏昏沉沉想不起任何的事情。

  抓着柱子挣扎起身,解花蝶正好看见了赢正将银雀插入最后一个喽啰脑中,随后抽出,带出一股鲜血。

  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就连赢正的脸上也是鲜血淋漓,看起来像经历过一场大战,但其实只是单方面的屠杀。

  用血魁藤将身下之人吸成干尸后赢正抹了把脸道:“感觉怎么样?”

  解花蝶用力拍了拍脑袋道:“古心呢?我记得他......”

  “哦,在那边,死了。”

  赢正找了根柱子靠下,连番的杀戮让他不觉有些反胃和疲惫,虽然这些人的罪孽足矣够他们下地狱十八层,但这毕竟是一条条人命。

  不过赢正心中倒是没什么负担,他只不过是对杀人这件事反胃罢了。

  “......”

  看着古心的无头尸体,解花蝶什么也没说,人已经死了,曹林也死了,但自己的妹妹还是了无踪影,似乎杀人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我特意问过了,正好有你妹妹的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赢正自顾自的说道。

  “好消息是你妹妹还活着,坏消息是你妹妹确实被贩走了,被贩到了江城。”

  赢正从一旁的死人身上扯过一块布,用力的在脸上抹了抹,但脸上的血污依旧抹不去。

  “曹林只是下家,他上面还有一个上家,是一个江城的帮派,叫赤鬼。那些人都会被贩到赤鬼帮中,而赤鬼帮再将人贩到各处。

  例如其他帮派,其他的势力,甚至是一些江北的公司和家族。想要找到你妹妹,我们得去江城,找赤鬼帮的麻烦。”

  把抹布丢下,赢正朝一旁站立的解花蝶说道。

  听见赢正说话的解花蝶眼中又生出希望的光芒。

  “那个赤鬼帮......什么来头?”解花蝶连忙问道。

  “不清楚......但至少比曹林麻烦。得从长计议。”赢正靠着红木柱站起,将银雀收入鞘中。

  “你去找点汽油,等会点了这个地方,销毁一下证据。下面好像还有被囚禁的一些人,我过去看看。”

  说罢,赢正顺着血魁藤的感应,将一个暗门轰碎,朝地下走去。

  地下十分幽暗,只有灯笼果发出的昏黄灯光。沿着楼梯走出,是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

  一个个一人高的笼子整齐的码放在地面,而笼子内则是一个个衣衫不整且颇有姿色女人。

  这些女人一脸惊恐的看着走下来的赢正,赢正一过来便立马朝笼子的角落缩去。

  “别怕,不管你们是不是自愿被贩卖,但我等会就要烧掉上面的楼房,若是不想闷死就都出来,至于剩下的事,你们自己决定。”

  说罢,赢正控制血魁藤将所有的笼锁扭断,在安静几息后,所有人都冲出牢笼,朝地面的光芒跑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