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表白的勇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星期一

  经过周末,谣言继续升温。

  中午

  今天因为有点小雨,所以叶思衡和施卫骏决定就在小卖部吃了。

  “希望明天天气可以变好。”施卫骏看着滴滴答答的铁皮雨棚。

  “为什么?”叶思衡吃着泡面

  “明天有体育课呀。”

  “⋯好像是。”

  “好想运动呀。”施卫骏想起明天有体育课就兴奋得像是苍蝇看到尸米一样搓着手。

  “可是明天不是体检吗。”

  尸米就这样被雨冲走了。

  “什么!尸米被冲走的施卫骏惊讶得站了起来。

  “对呀。”

  “为什么会这样,我都康复了,竟然还要等到放假回来才可以运动。”施卫骏像是失去了骨头一样瘫在长椅上。

  “你想运动,现在可以出去跑步呀。”叶思衡指着雨越下越大的外面。

  “去。”

--------------------------------------

  吃到一半,有一名女生撑着伞从外面走到小卖部。

  女生把伞收起来后,叶思衡才发现那名女生正是何雪。

  “咦,那不是害你的饼干碎掉的人吗。”施卫骏也发现了那人。

  叶思衡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人。

  “怎么?要报复吗?”

  “饼干而已,她不来找麻烦,我就懒得管她,但是⋯她要是来找麻烦,我也不会介意帮帮陈祈欣的。”说完,叶思衡本想帅气地吃一口面,但捞了一会儿却连一条面都没有。

--------------------------------------

  何雪逐渐走近叶思衡的桌子。

  叶思衡本以为她会直接离开,但她却停在了叶思衡面前。

  “哎哟,这不就是帮陈祈欣那个公车做饼干的人吗。”何雪看着叶思衡阴阳怪气地说道。

  叶思衡叹了口气缓缓抬起头朝何雪淡淡地看了一眼,不打算作出任何的回应。

  “怎么,为什么不找那两人陪你吃,要那么惨和男生吃饭,还是吃泡面。”何雪看着没有说话的叶思衡,以为他怕了,便继续用她的公鸭嗓嘲讽着。

  (靠,为什么要拖我下水)施卫骏对于被提及很不满。

  “你是不会说话吗?”说完,何雪直接坐在了叶思衡的对面。

  (你是有病吗?)施卫骏对何雪的行为充满了不满和不解。

  “滚。”叶思衡终于说了第一句话。

  “原来你不是哑巴呀。”

  “怎么,你是被那辆公车吸引吗?不然我可不认为有人会愿意帮她忙。”

  叶思衡不打算浪费口水。

  “还是说⋯你是想吸引林优宜那个家伙,那你可要小心点,会帮婊子忙的人也不会是什么好人。”

  (妈呀,我前面坐了个人型扫雷机器人。)施卫骏越来越期待下面的发展了。

  “婊子?”叶思衡再次开口。

  “怎么,你该不会被她迷惑了,连她是婊子都看不出吧。”何雪的声音越来越大,逐渐吸引了别的同学的目光。

  “看不到,我只知道畜生在遇到危险后就会开始不继地乱叫。”在何雪不继的嘲讽后,叶思衡第一次说了句长过一秒的话。

  “你!”而何雪则是被嘲讽一次就忍受不了,直接站了起来。

  “哗,竟然懂得两足站立,真棒。”说完,叶思衡就鼓了个掌,“啪。”

  “**的!”何雪愤怒地拍了下桌子并把身体向前倾企图靠近叶思衡。

  现在何雪的表现就和被锁起来的畜生一模一样了。

  “冷静冷静,没有食物奖励也不可以生气喔。”

  “唔,如果不介意,我这碗还没喝完的汤也不是说不可以作为奖励。”叶思衡把只剩下汤的泡面推到何雪面前。

  “你**是在逗我吗!”何雪继续大喊道。

  这时差不多整个小卖部都看着叶思衡这里。

  “唔,可是我没记错畜生在乱叫的时候不是代表它饿了吗。”叶思衡装作无辜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你*的。”

  何雪再次用力地锤了桌子。

  而这时因为她太用力,导致泡面倒了,而裹面的汤则是朝她的方向流去。

  但是因为何雪还是站着,所以没有看到,因此直到汤流到手上,她才发现。

  “呀!这是什么?”

  何雪连忙往后跳,但却因为地面湿滑,站不稳,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她忍受着疼痛站了起来,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裙子。

  “呀,全湿了。”但这时何雪也顾不了身后的人看到什么。

  “你!害我摔倒了!”何雪瞪大了眼睛指着叶思衡。

  “有吗?关我什么事,我相信大家都看到是你自己跳起来才摔倒的吧?”这句话叶思衡用了稍微大一点的声线说。

  在别人的眼裹就是何雪说话不断地大声,而叶思衡则是一直特别冷静地回应,所以自然不可能站在何雪这边。

  何雪环顾四周,所有人都是以看笑话的眼神看着自己。这样她本来就因为恼羞而涨红的脸,更加红了。

  “好了,不和猩猩屁股浪费时间了,走吧。”叶思衡站了起来收拾桌子。

  “你不准走!”何雪看到叶思衡准备离开,连忙把他拦了下来。

  “干嘛?”

  “唔,对呀。”叶思衡从裤子的口袋裹拿出了一张纸巾并把它撕成两半,其中一半扔在了桌子上,“支持环保,就不要用那么多纸擦了。”

  “如果不够,就用你的嘴去擦吧,反正早就恶心得不能见人了。”

  “你!”何雪整个人都在颤抖着,就像火山快爆发一样。

  “不要那么容易动气嘛。容易长痘不知道吗?你看这几个地方都在爆痘。”叶思衡指了指何雪脸上长痘的地方。

  “⋯⋯⋯”

  “你是退化了吗,怎么不说话。”叶思衡把不说话的何雪推到一旁。

  “呀对了,最后一句说完就走了。”

  “你刚才说了陈祈欣是婊子吧,没记错你是读文学的,那不知道你听没听过这句话。”

  “何不以溺自照。”

  说完,叶思衡便走了。

--------------------------------------

  而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何雪像是重新连上了线一样。

  “你⋯********。”她把毕生所学的脏话都用了出来。

  但处于盛怒之下的她却没有发现有一个人悄悄出现在她的身后。

  那人正是训导主任钱老师,她虽是女性,但却有则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有些同学表示宁愿多记一个缺点,也不想被她训话。

  “同学,先去厕所把衣服擦干净后,再到训导处找我,学校裹是不允许有同学说那么脏的脏话的”

  而这时何雪就像是在学校看日本爱情动作片被老师发现一样,整个人呆在了原地。

  虽说要被训话的人不是自己,但全小卖部的人背后都沁出了一层冷汗。

  (她死定了。)这是所有人共同的想法。

--------------------------------------

  “幸好看到钱老师过来了,不然连我们都要遭殃。”在离开小卖部后,叶思衡长长地叹了口气。

  “但是你不怕她把你说的话也给说出去吗。”

  “怕什么,首先是她先开始的,另外,如果说出去,这样只会连她到处散播谣言的事也被老师知道,这只会加重她的惩罚,而且我还有全小卖部的人可以作证。”

  “⋯也对。”

  “好像没有见过你那么生气⋯”施卫骏回想着叶思衡刚才的表现。

叶思衡天生心情起伏不大,所以即使是生气也还是能保持冷静,从外表会很难看出他在生气。

而叶思衡生气的时候也比较不会动手,大多是靠嘴。

  “是吗?”

  施卫骏用力地点点头。

  “怎么,你是因为她的什么行为才会那么生气。”

  “其实也不是真的很生气,只是认为她很烦罢了。”

  “哦⋯所以不是因为她说了某人坏话吗?”施卫骏一脸贱样地看着叶思衡。

  “⋯不,不是。”

  “⋯只是我不想看到有人能鼓起勇气表白,而又为了表白付出那么多,却被别人破坏罢了。”

  “哦⋯是这样呀。”

  “怎么,不信?”叶思衡看着施卫骏的脸,就觉得他还是想开自己玩笑。

  “没有呀,信,当然信。”

  施卫骏的这个样子令叶思衡都不知道他是真信还是假信。

  “算,信不信由你。”说完,叶思衡便径直往楼梯走去。

  “喂,我信呀,等等我。”看到叶思衡想丟下自己,施卫骏连忙把手上的饮料丢掉就跑去找叶思衡。

  而楼梯上的叶思衡其实没有走远,他只是倚着栏杆等施卫骏。

  (没错我只是不想看到有人有亲口表白的勇气,却被搅黄了)

  (我只是想保护有勇气亲口表白的这份力量)

  (毕竟⋯我早已失去了這份勇气和机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