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这是校园小说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上

  施卫骏还在想可以让那两人搞好关系的方法。

  (嗯,现在是有几个选择。)

  施卫骏托着头看着眼前那张写了几个计划的纸,上面有他想的方法和王静嘉提供的约会。

  (要不就这个和这个。)

  施卫骏用笔圈起了二个方法,一个是自己想的,一个是约会。

  (万事俱备⋯等一下,我要怎么说服他去约会。)

  施卫骏突然意识到最重要的事。

  (问问她的意见吧。)

  施卫骏发了三条信息给王静嘉。

  ( ̄▽ ̄)ノ:你好

  ( ̄▽ ̄)ノ:我是施卫骏

  ( ̄▽ ̄)ノ:想要问问你关于那件事的意见

  信息是发出去了,但却迟迟没有收到回信。

  大概十分钟后,还是没有。

  (睡着了?)

  没有回复信息,大概只有三个原因。

  第一:正在忙

  第二:睡觉中

  第三:抱歉,我要去洗澡了。

  但很显然不会是第三,施卫骏又不是赵宇千,应该是不会遇到要洗一辈子澡的女生。

  反正时间还早,也只是十二点,施卫骏便决定再等一会儿。

  但等到差不多十二点半,还是没有回信,施卫骏便放弃,去睡觉了。

  第二天

  施卫骏回到学校的时候,叶思衡和班班已经在位子上了。

  一回到座位,施卫骏看到那两人好像在干嘛一样盯着书桌。

  “你们⋯⋯在干嘛?”施卫骏放下了书包打着哈欠问道。

  “思衡他在教我弹铅笔芯盒。”班班像是收到新游戏机的小孩一样满脸笑容地抬起头。

  “嗯?哦。”施卫骏本来还疑惑他们在干嘛,但看了一眼便知道班班在说什么了。

  弹铅芯笔芯盒,名字虽然绕口,但这是一种在小学蛮普遍的游戏,而中学因为大部分学生都用原子笔,所以就很少人玩了。

  规则是通过弹自己的笔芯盒,来撞飞对手的笔芯盒。

  但却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在小学的时候,学生会改装自己的“兵器”,用胶带把纸、回形针、硬币等等不同的东西缠上去。

  而现在叶思衡和班班玩的就只是最普通的版本。

  “刚好有两个用完的盒子,我就想说教他玩这个。”叶思衡也抬起了头。

  “想玩吗?”叶思衡把自己的“兵器”递给施卫骏。

  但这时施卫骏想的不是玩不玩,而是另一件事。

  (有了!哈哈,叶思衡,终于让我想到把你拖去约会的方法了。)

  “喂,喂!”叶思衡把手放到施卫骏面前摇了摇。

  “哦,我就不用了。”正得意着的施卫骏被叶思衡摇了回来。

  “不玩,为什么?”

  “哼,你好不容易教班班一个游戏,如果不小心击溃你,就不好了。”施卫骏挑起一边的眉毛挑衅叶思衡。

  “激将法吗⋯有趣,我就咬咬你的饵吧。”叶思衡也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微微一笑道。

  “姜太公请坐吧。”叶思衡比了个“请”的手势。

  施卫骏缓缓地拉开自己的椅子,翻动了一下不存在的衣摆,像武林高手一样坐在了椅子上。

  “您先请吧。”叶思衡恭敬地把笔芯盒放到了施卫骏面前的桌子。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献丑了。”施卫骏点了点头接下笔芯盒。

  游戏开始的时候,两个笔芯盒放在对角线上,虽说可以尝试开局秒杀对手,但如果干不掉,自己就会陷入危险,所以除了有信心之外,很少人会选择秒杀。

  而施卫骏却反其道而行之,“让我先进攻会是你这辈子做过最大的错误。”

  说完,施卫骏便大力一弹,笔芯盒随势飞出,撞到叶思衡的笔芯盒后,对方成功掉到地上,而自己的却刚刚好停在了边缘。

  “啪啪啪啪啪⋯”看到自己被秒杀,叶思衡没有失落,反而是拍起了手。

  “想不到汝这个无名小卒竟然恐怖如斯,看来不能让你留在这个世上了,如果让你成长起来,一定会威胁到吾的地位。”

  叶思衡像是玄幻小说里的反派,开始察觉到初出茅庐的主角的潜力一样。

  “可以不要突然改设定吗?”施卫骏一脸无语地看着被玄幻反派夺舍的叶思衡。

  “诶?是吗?”叶思衡暂时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五局四胜,汝碰巧拿下一局,下次可不会那么幸运了。”但很快身体又被夺了回去。

  施卫骏无言以对,默默扶额⋯

  “前辈先动手吧。”施卫骏决定这次让叶思衡先进攻。

  “小子,胜一场就飘了,夫难成大事矣。”叶思衡像是前辈一样摇了摇头。

  (你踏马,可以不要文言和方言一起用吗,你是什么东北武尊吗?)施卫骏的吐糟功力被现在玄幻中毒的叶思衡给硬生生提高了两个段位,由黄阶中段连续突破到玄阶初段。

  成为玄阶吐槽高手的施卫骏,全身的毛孔都在吸收着四周的吐糟灵气。

  突破后的施卫骏的气势发生质的飞跃,令到叶思衡虎躯一震。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嘶⋯想不到你竟然可以在战斗中突破,恐怖如斯,恐怖如斯。”

  “但⋯却还远远不是在下—吐槽尊者的对手!”叶思衡突然像是玄幻主角处于下风时,揭开了自己藏到没有读者记得的底牌,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身后的灵力出现了具现化的征兆。

  (为什么我要和个中二病玩⋯)施卫骏现在肠子都悔青了,(而且你踏马,不是反派吗,怎么突然跟个龙傲天主角一样。)

  叶思衡身上并不存在的灵力攀升到一个令围观群众把全场的冷气都吸光,成为全球暖化的罪魁祸首的程度,之后缓慢地停了下来。

  之后叶思衡从钱包里拿出了几个小硬币,把它们给塞到自己的笔芯盒里了。

  (喂!这是作弊吧。)

  “哈哈,颤抖吧,臣服吧,凡人,哈哈哈。”叶思衡像是成功突破到几百万年没有人达到的境界一样仰天长啸。

  然而施卫骏并没有被不存在的王霸之气的震慑到,他反而气定神闲地说:“前辈要靠这种燃烧生命的秘术来突破人类的极限,可算不上什么。”

  叶思衡入戏越来越深,他邪魅一笑,“只要能把你这种小辈抹杀在摇篮里,这点代价算不上什么。”

  “接招吧!”叶思衡突然大喊,一瞬间身上并不存在的任督六脉里并不存在的灵力,被全数聚集到自己的左手食指上。

  汹涌澎湃的灵力(不存在)以食指为媒介注入到笔芯盒中,现在笔芯盒里所蕴藏的能量(就只是动能而已)将可以轻松击穿任何一个低阶笔芯盒。

  笔芯盒以极快的速度飞出,速度快到突破音障(并没有),产生了音爆(并没有)。

  眼看着自己的笔芯盒就快要击飞对方,这时⋯

  施卫骏移动了自己的笔芯盒,让正面朝着叶思衡。

  而施卫骏的笔芯盒的正面是一个斜面。

  就这样自己的笔芯盒没有撞飞施卫骏的笔芯盒,反而是直接以他笔芯盒的斜面作为起点,真正地起飞了。

  在空中的时候笔芯盒还随便做了几个高难度的三百六十度旋转。

  之后笔芯盒直接往课室书柜的方向飞去。

  “啪。”这是笔芯盒撞进书柜和墙壁之间的空隙的声音。

  “我的五块钱!”笔芯盒坠机后,叶思衡就赶紧跑去,想要搜寻空隙中的“生还钱”。

  “前辈也不过如此嘛。”施卫骏得意地说道。

  不久后,叶思衡就一脸忧愁地回来了,他手上捧着二块钱。

  “怎么?这是唯一生还钱吗?”施卫骏看着气势全失的叶思衡。

  但叶思衡没有回话。

  所以这个早已脱离现实的比赛就戏剧性地落幕了,因为叶思衡连笔芯盒都没了。

  叶思衡惨败的程度虽还没到被轰成血雾,也到了被镶嵌在墙上的程度了。

  (呀!对了)

  施卫骏突然想起和叶思衡比赛的原因。

  “喂,尊者,赢了没奖品,输了总该有惩罚吧。”

  “随便⋯”全身功力被废的叶思衡有气无力地回应着。

  “我现在还没有想到,放学后再说吧。”这句话当然是骗叶思衡的。

  “对了,你今天是抽了什么疯,你平时也不是中二病呀?”施卫骏突然想起叶思衡刚才反常的样子。

  “⋯我昨晚无聊,所以看了整晚的小说。”

  “有点上头,所以今天就想玩玩梗。”

  说完之后,叶思衡的表情也恢复了大半。

  这时,施卫骏才想起刚才他们身边还有一个人,他往右边看了一眼。

  那人正是班班,施卫骏因为刚才一直在吐槽叶思衡,所以忘了班班还在。

  班班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下子要处理大量资料的破电脑一样,已经死机好几分钟了。

  “汝?吾?尊者?”

  “班班,班班。”施卫骏喊了班班一声。

  “哦,哦,什么事?”班班愣了一下才回过神。

  “你看起来像在神游。”施卫骏笑了笑。

  “没事吧?刚才思衡说的都是文言文和一些比较⋯”施卫骏本来想说中二,但又怕班班不明白什么是中二,所以不知道怎么解释。

  “喂。自己解释。”施卫骏踢了叶思衡一下。

  “哈?哦⋯自己上这个网站看一看,就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了。”叶思衡点开手机上看小说的网站并递给班班。

  班班看了一眼,又把名字抄下了。

  因此班班除了杨青晔昨天推荐的软件,现在又有新的学习本地文化的途径了。

  之后,由于三人玩了很久了,所以也要上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