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第一天就结婚 > 第26章 第 26 章

我的书架

第26章 第 2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宴继续,大家言笑晏晏,刚刚发生的事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当利益不受影响时只当无事发生。

“你脚怎么了?”

时良挽低头看宓柚站立有些不自然的脚。

宓柚转动一下脚踝,除了有点点痛外并没有什么,宓柚对这个挺有经验的,一两个小时就好了,宓柚抬头笑着说:“没事儿,一点小问题而已。”

看他不像说谎,时良挽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时良挽并没有带着宓柚去人群中,而是走向角落里的休息区。

“你在这休息一下,过一会儿就回去。”

时良挽让宓柚在休息区休息,自己重新返回宴会中心。

看着他的身影走向人群,宓柚才收回目光。

或许大家来这里都是有目的的,诺大的休息区里面就宓柚一个人,沙发前的桌子上摆了许多吃的,水果、甜点、酒水,应有尽有。

前方是觥筹交错的画面,自己在这里自斟自饮,两张对比,完全是两个世界。

脚踝发热,酥酥麻麻的并不难受,宓柚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这种好像叫做什么身体的自我修复?

宓柚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就有些无聊了,看一眼远处,宓柚又收回视线,拿出手机打发时间。

“倾城一世正式开拍,演员由姜青山、柳霏霏……谢槿离、杨安然……”

宓柚意外的从随手翻的本地话题中看到了谢槿离的名字,宓柚继续往下看,从评论里知道这倾城一世是由名导导演,男一号女一号更是正当红的一线演员,谢槿离在里面担当的是男四号,算是坐上了一列快车。

除了谢槿离,这里面没有一个是宓柚认识的,宓柚不怎么喜欢看这种八卦新闻,在手机上恭喜了谢槿离之后就打开了休闲小游戏。

面前的桌上传来器物相撞的清脆声,宓柚把头从手机屏幕前抬起头来。

一名侍者端着空盘端正地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他刘海有些长看不清容貌。

“?”

“我挡到你了吗?”

宓柚左右看了看过道,往旁边挪挪。

“我是来找你道歉的。”沈星舟抬头,露出了一张带着异域风情的瓜子脸,通红的双眼睛里都是诚恳,“对不起。”

这次的损失不用他承担,他的工资自然也拿不到,今天相当于白干,他已经被辞退了,想在离开之前对被他撞到的人说一声抱歉。

面前的人还穿着离开时的那一身侍者服饰,本该是明艳的长相却长了一双圆眼,目光清澈,不知道是不是不好意思,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红晕,看起来是个很可爱的人。

作为一名画家和网文作者,宓柚自认为看人还是比较准的,双眼干净的人再怎么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没事儿,以后注意就好了。”宓柚笑着看他,表示自己接受了他的道歉,他那时候是被他的后背撞到的,冲劲儿不小,肯定是因为外力。

生活又不是电视剧,宓柚从来不相信会有人用这种方法就为了引人注意,面对高额的薪资大都在矜矜业业的工作。

“谢谢。”沈星舟听懂了他的意思,真诚的对他鞠了一躬,“我以后会注意的。”这一次的吃亏让他长了教训。

宓柚在沙发上侧身让开,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一句话用不着鞠躬道谢吧!

沈星舟看到宓柚的动作,眼睛呆滞,随即眼眶发热,吸了吸鼻子,走之前又对宓柚道一声谢谢。

直到对方离开,宓柚还有点摸不清他的脑回路,忽然,宓柚神情一怔,想到自己来到的就是一个小说世界,宓柚敛眉,垂眸低低笑了起来。

然后视线中的地板上就出现了一双皮鞋、到一双腿。

“在想什么。”

时良挽清冽醇厚的声音在上方传来,宓柚抬头,撞进了他冷然中透着微醺的眼里。

宓柚微微一笑,答道:“没什么。”

时良挽也没想听他在想什么,上前两步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再待会儿就回去。”时良挽合眼皱眉,今天张老爷子举办的宴会来的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他推拒不下喝了不少酒,饶是他酒量过人也有些受不住。

宓柚应了一声,见旁边的时良挽闭眼休息他也拿出手机准备再玩一局休闲小游戏。

时良挽突然站了起来,然后说道:“我先去个洗手间。”

宓柚从容不迫:“哦。”

时良挽离开了一小会儿,刚准备开始玩游戏的宓柚猛地抬起头。

洗手间里那啥应该……结束了吧?

宓柚看一眼走廊的方向,犹豫不定要不要去看看。

时良挽的脾气应该不会多事儿,宓柚这样想着又靠回沙发上,余光瞥见两名男子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宓柚眨眨眼收回了目光。

宴会举行到后半段,休息区也陆陆续续坐了一些人,宓柚挑的地方靠近角落,暂时并没有人坐过来。

三局五分钟一局的小游戏过去了,时良挽还没回来,连后面过去的两名男子也没见出来。

宓柚握着手机站起来,决定去看看。

走廊外面就是一个围着栏栅的小花坛,深秋里依旧开着鲜艳的花儿,夜风从脖子里灌进去,宓柚紧紧衣服,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就快要走到目的地的时候宓柚猛地转头,皮鞋摩擦地板响起一道刺耳的声音。

坐在小花坛边上的可不就是许久不见回去的时良挽嘛!

把手机揣进口袋里,宓柚回头,从小径走到时良挽身边。

“时总?”

时良挽像是没听到一般,出神地看着一个地方。

宓柚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几个石墩子。

西装也厚不到哪里去,室内温暖,咋然跑出来,被风一吹宓柚就冷得打一个冷颤。

“……老公?”宓柚别扭的换了一个称呼。

眼珠子动了动,仰头静静地看着宓柚,眼神茫茫然,却因为暖光折射,琉璃般的眼里似盛满深情。

“……”

宓柚低头,时良挽静静地仰头看他,因为气质冷然而让人忽略了他卓越的长相,此时冷漠散去,面似堆琼的时良挽闯入眼里,宓柚喉结不自觉的滚动,撇开眼不敢再看。

秋风吹起,卷起几片落叶。

半响,时良挽渐渐回过神,不明所以地凝视了一会儿宓柚通红的耳朵,站了起来。

“什么时候了?”

时良挽脸上的表情是他看惯的,宓柚莫名松了一口气,拿出手机一看,说道:“晚上九点。”

时良挽轻应一声,眼神躲闪地略过洗手间的方向,说:“和张爷爷说一声,我们回去。”说完率先离开,宓柚跟上,在走廊里的时候时良挽顿了一下。

宓柚跟上,两人并肩同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