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啊啊啊啊啊!!!!

他没脸见人了!!!

宓柚扯着被子蒙住脑袋,在床上滚来滚去。

什么哥哥宝宝的我的天啊!!!

宓柚现在脑子里全都是醉酒后的记忆,他还记得时良挽当时问了他一个问题,宓柚是怎么回答的呢?

“你多大了幼不幼稚?”

“我还是一个三岁的宝宝呀!哥哥你家的宝宝是不是比我还大呀?”

呀?

他还呀!当时时良挽那脸黑的哟!

宓柚满心羞耻,他居然喊冷淡脸的那个家伙哥哥!还说自己三岁!

三岁!!!

宓柚: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我留恋的东西了呜呜呜~

伤心!

原主这酒量是什么小居居,

记忆中的原主酒量还可以啊!为什么到了他这里就又变回了他以前挨不过一瓶酒的狗样子!酒量这东西还能随着灵魂的变化而变化的吗?

宓柚停下动作,看着天花板上面的一盏灯,在床上摊成咸鱼饼,算了,只要我不觉得尴尬,这事情就当从没发生过!什么哥哥宝宝,不存在的。

做完心里建设,宓柚这才有心情打量起房间,宽大的房间,宽大的衣柜和阳台,再加上宓柚身下坐着的两米多的大床。

装修方面宓柚也不是很懂,

但基本的审美还是有的,但这个房间是一点美感都没有!

谁家的房间跟酒店似的?

哦!对了,他现在是在哪儿来着?

阳台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今天除了喝酒就只吃过两口菜的肚子现在跟打鼓似的,手机不在身边,宓柚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宓柚坐在床上发呆,一点都不想离开大床,但强烈的饥饿感让他坐不住。

磨磨蹭蹭的来到门口,宓柚打开门就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香味,肚子更是隐隐抽痛。

走廊里一片黑暗,只有楼下亮了一角,还有一些细微的声音,宓柚摸索着找到楼梯走下去。

宓柚对这里很陌生,来到下面的时候膝盖撞到了东西,发出了很大一声声响,宓柚顿时被疼得龇牙咧嘴,弯腰使劲儿地揉着,不用想,这个膝盖肯定会红得发青发紫。

那边的人许是被大厅里的动静惊到了,刚适应了一些黑暗的宓柚就被猝不及防的灯光闪了眼,被痛出来的生理性泪水就这么被紧闭眼睛而挤了出来。

“你在做什么,表演?”

时良挽一手还按在开关上,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宓柚脸上丰富的表情变来变去。

宓柚:“……”社死。

宓柚飞速抹去挂在脸颊上的泪珠子,直起腰来干巴巴的说:“我起来找点水喝。”

结果话音刚落肚子就不配合地咕咕直响,宓柚顿时尴尬得浑身不自在,想看看对方的反应,然后对上了时良挽毫无波动的眼神,宓柚突然就淡定了。

“有吃的吗?”求求你别再看了,大早上的挺冷的。

“有。”时良挽说完就转身回到厨房,宓柚跟在后面一瘸一拐的走,一只手还在揉着肚子。

坐在餐桌椅上,宓柚看着面前色泽漂亮香味萦绕的肉粥和几道小菜,有些惊讶,原来有钱人也是会做饭的啊!他还以为像小说里一样养一群私厨

,一顿一样不重样。

只是,宓柚看着粥里面的香菜,手上的勺子迟迟未动。

香菜这东西,喜欢的就特别喜欢,不喜欢的那是碰都不想碰,而宓柚就是第二种,他从小就不喜欢吃香菜。

不喝粥,宓柚就夹着旁边的小菜吃,除了分量小其他都挺好的。

肚子才垫了一层底,迟迟未有食物进肚的胃又开始闹了。

“吃完了自己洗碗。”

宓柚犹豫的这点功夫,对面的时良挽已经进食完毕,优雅的擦着嘴唇,留下一句话给宓柚就端着盘子走了,全程没有一丝多余的眼神。

等到时良挽离开,宓柚起身打开了厨房里的冰箱,结果里面竟是空荡荡的,宓柚傻眼,什么也没有,那时良挽做菜的东西从哪里来的?总不可能是借的吧!

宓柚真相了,这几样还真是从隔壁借来的,不过说借更不如说是买。

宓柚:“……”

胃饿得宓柚整个人难受得不行,看着餐桌上的粥,宓柚最终还是伸出了勺子。

人饿到一定程度往往就可以接受以前接受不了了食物,当然,某些废料不在此列。

肉粥很大一碗,宓柚吃完刚刚好,七八分饱这样子,洗好碗放好,宓柚打了个嗝儿差点熏自己一脸,满满的香菜味宓柚都懵了。

关了厨房的灯,宓柚又一瘸一拐的走出来,大厅里的灯还亮着,时良挽正坐在沙发上喝茶。

大晚上喝茶,这人不打算睡觉了?宓柚惊奇。

“你过来一下,我有事跟你说。”

此时宓柚的一只脚已经踩在了台阶上,闻言无奈地转身,一步一步慢蹭蹭地挪过去。

这人真坏,大晚上自己不睡觉还不让人睡觉。

“坐,这是协议书,你看看,没问题就签字。”时良挽倒茶的时候顺手给宓柚倒了一杯。

宓柚:“……”我才不喝。

在低调奢华的沙发上坐下,宓柚的脸有一瞬间是扭曲的,他的膝盖太太太疼了!

木着脸等痛感散去,宓柚才拿起桌上的文件袋,一翻开离婚协议书几个加粗大字就闯进了眼里,宓柚不确定地看了一眼时良挽,对方还在喝茶。

宓柚收回目光,翻开离婚协议书一条一条的看着,结合原主的记忆,宓柚在看到最后的几条时,内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安分守己?他的特长啊!

互不干涉?求之不得啊!

副卡无限?做梦都梦不到!

不就是协议期间安安分分,有需要时配合演个戏嘛!这事儿还不简单!简直就是送钱上门。

签了离婚协议书后一年后就能恢复单身,还有补偿,这种好事儿就像是突然暴富,宓柚快乐得找不到北。

在看到里面有一条因为这次联姻双方的目的已经达成了,所以今后宓家的公司再出现问题也与他时家无关。

宓柚沉默,这不就是一次性合作吗?

没想到宓家大伯这么不做人,没把正统的公司继承人养好不说,现在居然为了解决眼前的问题而把原主送去做一次性联姻。

虽然时良挽也不咋地,在没搞清楚宓家大伯说宓柚喜欢他是真是假是不是自愿就决定了婚事,但毕竟人家是风风光光的把人迎进门,面子给足了,现在离婚协议书上面的条件也是很好的,那么多一串零买别人一年,也不知道是亏是赚,反正宓柚是赚的。

反正反抗不了,宓柚哪边都打不过,本来就咸鱼心态的他心态调整的很快,在确定没问题了之后落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钱谁不爱啊?宓柚笑弯了眼,整个人雀跃得就差哼点小曲儿了。

时良挽的目光一直都在宓柚身上,对方的一举一动都收入眼底,时良挽垂眸看着手里的清茶,想起了林云对他说的那番话。

时良挽以前虽然没见过宓柚,但作为选中的结婚对象,宓柚从小到大的资料还摆在他公司的书桌上。

人可以伪装,但那么短的时间内气质能变化那么大吗?

时良挽不相信,但也仅此而已,离婚协议书里一天天写的很明白,他只是需要一个应付催婚且不惹麻烦的工具人。

时良挽怎么想宓柚不在乎,他现在是非常的快乐,钱谁没有,但那么多零的钱他不吃不喝一辈子都赚不到,突然暴富怎能让人不快乐!

也没注意时良挽签没签,宓柚看着没自己的事儿了,和时良挽打了声招呼就乐颠颠地准备回房间睡觉,然后在起身后快乐暂停。

“嘶~”宓柚这下憋不住了,猛的坐回了沙发上,“有医药箱吗?”

时良挽还是有点人性的,见宓柚这个样子自己去柜子里面拿出了医药箱,当然,顺便帮忙擦药什么的偶像剧情还是不要想了。

幸好裤子不是特别贴身的,宓柚一层一层挽起裤脚推到大腿上,没怎么见过太阳的皮肤白到发光,只是膝盖上紫了一大块,上面还被蹭破了,刚刚贴着布料没感觉,现在一拉开血丝就开始往外冒。

妈耶!他是用了洪荒之力吗?

宓柚都有些佩服自己了,撞个桌子能把膝盖撞出血,牛人本牛。

“谢了。”宓柚接过医药箱打开,从医药箱里拿出一个创口贴贴上,找出需要的药品,宓柚就这样站了起来。

“不早了,我先回房了。”

也不关心对方回不回应,宓柚一手提拉着腿上的裤子防止它掉下去,一手拿着药,一瘸一拐的进行刚刚被打断的道路。

楼上开门声起关门声落,时良挽放下早已经凉了的茶水,收起桌上的离婚协议书,关灯回房。

宓柚没有换洗衣物,不过房间里的大衣柜里有全套的浴袍睡衣,随手拿一套睡衣洗澡换上,宓柚就开启了他的揉淤血大业。

筋疲力尽地躺在大床上,先是穿书撞门开门红,后逃跑计划失败,再是微笑喝酒,社死不回忆,再加上其中的胡思乱想,现在又是撞膝盖落幕。

这么一整天下来简直心力交瘁,宓柚沾枕即睡,失眠的事儿想都没来得及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