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副卡绑定的手机号码是时良挽现在用的这个,宓柚消费过后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看着上面手机城、烧烤店、花店的消费记录金额,时良挽把手机卡拿出来就想扔到抽屉里,临到头转个弯又放到了桌子上。

“这卡等宓柚回来给他,明天你陪他回宓家一趟。”时良挽并不知道宓柚相当于是被捉着来的,只以为宓柚是因为把手机之类的落下了而已,不过就算知道了,时良挽也不会把宓家那点小手段放在眼里。

“好的少爷。”江钧颔首,眉眼里都是笑意。

哎呀呀,不知道今后有没有好戏看。

不知道网上盛传的豪门情节会不会发生,到时候他是不是也要说一句:等了那么久,少爷他终于开窍了!?

宓柚是坐着花店的车回来的,因为买的量多,店家还给他送货上门。

小货车后面摆了几十盆的花,除了几株带花的草莓苗,剩下的都是一些多肉和仙人掌,宓柚技术有限,只能养这些好养活的,娇贵的那些等他取经归来再说。

“宓先生,这些我们来就行了。”江钧快步上前拦下要自己动手的宓柚,招了招手让一旁的保镖们搬,得到指示的几名保镖上前快速将小货车上的盆栽都搬了下来。

宓柚:“……”

一群人高马大的保镖抱着小巧精致的多肉盆子,宓柚只觉得有股浓浓的违和感扑面而来。

宓柚也乐意不用自己动手,让他们先搬去自己房间的阳台上,也不急着上去摆弄,宓柚先是去冰箱里面拿了一瓶冰水灌下。

今晚吃的烧烤有点咸。

江钧等宓柚坐到客厅沙发上才走上前,把时良挽交给他的东西拿出来,说:“宓先生,这是少爷给您的。”

“这是什么?”宓柚疑惑,看着透明小袋子,伸手接过了,“手机卡?给我做什么?”

“这个少爷没说,”江钧停了一下,又说到,“少爷还说明天陪您回一趟宓家。”

“嗯,好的,知道了谢谢!”宓柚习惯性道谢,江钧颔首离开。

时良挽怎么突然让他回宓家了,难不成他知道自己身份证啥的都在宓韬那儿?

对了,话说他俩的结婚证呢?宓柚还没见过呢!不过身份证不在他身上能办得了吗?

估计拿到结婚证对有钱人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吧!

叹了口气,他也确实是该去宓家一趟了,不说其他,就说原主的身份证和户口本还在那里,宓柚就不得不去,没有身份证,寸步难行,就像今晚,手机买了,却被告知买手机卡要身份证实名登记,宓柚哪儿来的身份证啊!刷卡买了手机也用不了,还被卖烧烤的大爷笑话他跟不上时代,想想就好气。

也不管时良挽是是好心还是有什么原因才给他手机卡,宓柚也不客气,直接给手机装了上去,重启手机,登录软件,找出备忘录里面谢槿离的联系方式,发送好友请求。

好友请求发过去宓柚也没管,休息够了就回了房间,阳台上的盆栽被摆了两排,宓柚看了两眼,打算明天再整理。

今天的夜晚格外的黑,宓柚有些不敢关灯,躺在床上四处神游。

想到明天就要去宓家,宓柚就想发呆,宓韬作为直接害得他穿书的罪魂祸首,要宓柚来个逆袭打脸他是办不到的,但要让他客客气气的喊人他又不想干。

或许可以冷着脸尽量不说话,

毕竟被送去嫁给一个男人而性情大变也是正常的吧?宓柚胡思乱想着。

早上宓柚起的有些晚,吃早餐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没有了时良挽的身影,端着一小碗粥出来的李婶正好看到宓柚注视的地方,粥放好,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说道:“少爷已经吃了早餐出门了。”

宓柚茫然地抬头,时良挽吃没吃出没出门关他什么事儿?

“您这一份按照您说的,没放香菜。”

“哦,谢谢,看着很好吃。”宓柚礼貌回应,总感觉李婶看他的眼神有些许的不对劲。

这一点小插曲宓柚没放在心上,专门挑了一个早饭后午饭前的时间去宓家,为的就是早去早回。

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别墅,宓柚

沉默着抬脚走过去。

这是属于原主的家——哦不,早就已经不是了,这里现在住着的人已经属于宓韬一家了,说起来原主和他一样,父母不在没了自己的家。

跟着宓柚来的有江钧还有负责别墅安保的两名保镖,刚走近,外面的铁门就打开了,想来是江钧跟这边打过招呼了,否则宓韬怎么可能会等在家里。

“小柚回来了,这是江管家吧?快坐快坐。”宓韬中年发胖,腆着个肚子脸上笑着,旁边的宓伯娘一声不吭,扯着嘴角当假笑大妈。

“不用了,谢谢。”江钧守着他的管家准则,站在了宓柚身后。

宓柚在一边冷眼旁观,

心里呵呵冷笑,宓韬对原主还没一个陌生人好,也不知道他这样对待死去弟弟的儿子,晚上睡不睡得着。

佣人送来热茶,宓柚看着也没动,垂眸遮住眼底的厌恶。

“小柚啊,你这刚结婚,今天怎么就回来了?在别人家可不能乱发脾气。”宓韬这话是笑着说的,却掩盖不住他话里的恶意。

宓柚眼神冰冷地看过去,然后像是看到了什么辣眼睛的东西般快速瞥向一边,让一直注意他神态的宓韬黑了脸。

“我结婚的时候有一、点、点匆忙,

今天是回来拿东西的。”宓柚特意在一点点上放缓了语速,对面的人果不其然脸更黑了,不去当黑板怪可惜的。

时良挽被催婚时从没与哪家千金或女性走近过,当初公司出现问题,宓韬跑去别人跟前自荐侄子也是赌一把试试看的心态,不喜欢女人那应该就是喜欢男人了,成功了就有可能挽救濒临破产的公司,失败了也没和破产多大差别。让他没想到的是时家居然同意了!

虽然做的是一次性生意,给的也只够补足公司漏洞,但宓柚能有这个价,宓韬显然是满意的。

看着面前才过去了两天就性情大变的侄子,宓韬忍住了心里的一口怒气,在心里冷笑,看你能在时家呆多久。

“宓韬先生!”江钧出声,没想到宓先生都嫁进时家了,说的话宓家这夫妻俩还能如此无视,可见宓先生以前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少爷让他一起来应该也是担心宓先生被欺负吧!

宓柚不知道江钧的脑补,已经接收完全部记忆的他并不觉得意外。

一家子都是自大自私,养的一双儿女表面上乖巧听话懂事知理,背地里,在学校时校园凌霸,出了社会在宓家公司里以权压人,一家子从来没有将真正的主人放在眼里。原主受到了一些影响但从没惹过事已经算是非常非常好的了。

对上江钧严肃的脸,宓韬脑子一下清醒过来,推了推遮不住情绪的妻子,呵呵笑道:“昨晚没睡好,有点走神了,不好意思。”

宓柚不想继续看假笑夫妻,皮笑肉不笑,索性直接说:“我记得我结婚那天大伯把我的手机钱包和身份证拿去帮我保、管了对吧?

那天还是堂哥堂姐帮忙拿的吧我记得,戒了两天网,觉得世界都开阔了许多,我可真是该谢谢大伯一家人呢!”

“小兔——”

宓韬猛地拉住愤怒的妻子,防止她把话说出来不好收场。

宓韬心头怒火中烧,但还是强行忍住,就是脸上的情为波动过大有些扭曲,“我这就去拿,你们在这里等一会儿。”说完拉着妻子离开了大厅。

“你让我忍着少说话,我王翠花忍了,可这小兔崽子都说了什么!啊?嫁了时家真当自己是什么东西!”王翠花被宓韬拉进房里,心头的一把火怎么也下不去。

“不忍还能怎么办?骂回去?现在公司的事情还没解决好,”宓韬阴沉着脸,“你也说了,他一个男人。等到以后时家想要孩子了,现在受的气有的是加倍还回去的机会。”

两人在里面臆想着宓柚今后的悲惨生活,冷静的差不多之后才拿着属于原主的手机钱包走了出来。

宓柚打开钱包查看,里面的东西包括身份证确实都在。

“户口本呢?”宓柚开口道。

宓韬一家和原主家早就分家了,因为原主爸妈的离世,他们家的户口本上只剩下了他一个人的名字,现在宓柚虽然嫁去了时家,但户口并没有迁过去。

宓韬咬了咬牙,回房间拿出了只有一个人名的户口本,交到宓柚手上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差点维持不住。

宓柚弹了弹手上的户口本,站起身来,“那我就不打扰大伯大伯母用午饭了,江钧,我们走吧!”

刚走到门口,宓柚猛的回头,看到的就是脸色阴沉到快要下雨的脸,两人想收回表情却已经迟了,宓柚啧啧两声连话都没说就转头离开,才走到别墅外,里面果不其然响起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宓柚:嗨呀,没想到狐假虎威的感觉这么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