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宓家离开,受到原主的影响,看宓韬夫妇变脸宓柚的心情非常愉悦。

经过商场时去重新买了一张手机卡装上去,时良挽给的那张宓柚也没取出来,顺便进超市买了几袋零食。

回到家把东西放好,宓柚哼着歌儿在阳台给盆栽浇水,喷壶是店家送的,多肉沾了水绿莹莹的瞧着特别喜人,宓柚看着开了花的草莓苗笑眯眯的,想来过不了多久就挂果了,挂了果离成熟也不远了。

阳台还是很空旷,宓柚想着下次再出去逛逛添置一些东西,到时候他就在这里创作,

是的,创作。

宓柚大学是绘画专业的,从小就学的那种,不过他说的创作并不是画画,而是写小说。

绘画是最需要灵感的,宓柚自从进了小说的坑后往往能灵感爆棚,画出了自己满意的画作后,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剧情场景自然就想写出来分享,小说绘画相辅相成,灵感型写手的宓柚在以前的网站也算是小有名气。

宓柚准备重操旧业,也不求能不能赚钱,但能赚钱是最好的,毕竟谁也不嫌钱多不是。

不过这事儿急不来,哪天去配置好电脑和目前网站情况怎么样再说。

宓柚穿了一条牛仔裤,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短袖,在外面再穿一件休闲外套,少年感十足。

宓柚踩着双运动鞋“噔噔噔”从楼上下来,经过厨房时宓柚朝里边探了个头,道:“李婶,我今天晚上不回来吃饭了,做你们少爷的那份就行了。”

说完宓柚就坐上了江钧给他安排的车。

李婶看出来时早没了宓柚的身影,无奈地摇摇头,回去把锅里的米倒了一半出来。

早在把时良挽的手机卡装到手机里的时候宓柚就已经申请好友了,宓柚现在正在手机上回着谢槿离的消息,他们约了今晚出来吃饭。

时良挽是冷谢槿离也是冷,同样是冷,宓柚为什么不选一个不那么冷还会笑的帅哥一起吃饭?好是经过对比的,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最关键的是,时良挽他是香菜爱好者!!!

谁能想到一个高冷范大老板

沉迷香菜的样子?

为了自己的视觉着想,在谢槿离约他出来吃饭的时候宓柚就答应了。

车子很快来到约好的地点,宓柚让司机去附近等他,自己走进了一个餐厅。

宓柚看到坐在靠窗的谢槿离朝自己挥了挥手,宓柚眼睛一亮,向着谢槿离的位置走过去。

“等多久了?”宓柚在他对面坐下,今天谢槿离的一身显然是打扮过的,头发应该是剪短了一点,垂在额头上看着少了些疏离多了温和。

“我也才刚到。”谢槿离对上宓柚的眼睛浅笑,把菜单给他,“想吃什么,不要客气,我请客。”宓柚身上似乎有种魔力,单是看着你笑,心情仿佛都能放松下来。

“那我就不客气了!”宓柚笑着接过,这家餐厅是西餐厅,没几页就翻完了,宓柚也没什么特别想吃的,点了一份牛排和甜点。

谢槿离叫来侍者,点好餐后说道:“

这里离我上班的地方近,下次带你去好一点的地方。”这附近的东西都是比较平价的东西,谢槿离怕宓柚吃不惯。

“下次我请,”谢槿离给他的感觉还不错,可以考虑当朋友处下去,“不然下次我都不好意思陪你出来了。”

谢槿离的笑也是浅浅的,有些人只是静静不动也美得像一幅画,这一顿饭宓柚吃得灵感爆棚,拿着刀叉就想直接作画。

可能是看出来宓柚这顿饭吃的焦急,以为他有什么事的谢槿离和他在广场外分别。

宓柚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被灵感充斥了整个大脑,就餐的后半段两人并没有什么交谈,约定好下次见面他请客,宓柚和谢槿离就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槿离!”

听到声音,宓柚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谢槿离身旁多了一名西装革履的高大男人,宓柚眨眨眼,对方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宓柚也没多想,他还要去买作画需要的东西,找了几家店把需要的工具买完,联系司机后宓柚就直接坐车回到锦绣小区。

也不用其他人帮忙,宓柚火急火燎地跑回房间,路过大厅的时候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朝时良挽那边看去,回到房间直接给门上了锁。

时良挽听到动静就这样看着宓柚一窜没了影儿,脸上的表情都僵了僵,随后当无事发生一样转回了头。

“宓先生是怎么了?少爷要去问问吗?”看了全程的江钧看向坐在沙发上看新闻不为所动的时良挽,问到。

“你想知道直接问小张就好了。”时良挽冷淡拒绝,让他去问不比去问司机来得快?

江钧:“……好的。”

结了婚就为了包吃包住当舍友吗?真是豪门塑料夫夫情。

江钧而后当真去问了司机,然后又在时良挽面前不着痕迹的透露出宓柚买了一堆作画工具急着绘画的内情,时良挽眼珠动了动,

而后继续不动如山。

啧,白瞎了为他操的心,谁家有他这么好的管家?

宓柚房间的灯光一夜没关,直到太阳露脸,宓柚才停下了笔。

微风拂过,吹起宓柚额前的头发,眼底下是一层淡淡的黑眼圈,漂亮的眼睛里却还是神采奕奕的,在阳光的照射下眼珠像是温润的琉璃,灼灼生辉。

宓柚面前的画板上,一幅少年画跃然纸上,少年的眼珠子是浅褐色的,单看眼睛就会觉得这是一双带着疏离情绪的眼睛,但里面的少年嘴角带着一丝浅笑,脸庞流畅的线条勾勒出了一丝腼腆,让纸上的人物变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宓柚满意的点了点头,眼眸弯弯地开始收拾地上散落的颜料盒。

宓柚是从谢槿离身上得来的灵感,画中的少年和谢槿离长得一点也不像,但那脸上的笑容,只要谢槿离和画中人站在一起就会明白他们其实就是同一个人。

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给灵感来源的谢槿离看,谢槿离没回他,这个时间还早,可能还在睡觉。

收好画,宓柚伸了个懒腰,去洗了个澡,宓柚也没觉得困,换了一身衣服

打开房间,楼下已经传来了食物的香味,忙了一晚上的宓柚早就饿了。

“李婶,有熟了吃的吗?”

李婶看到宓柚眼底的黑眼圈“嚯”的一声,“有的有的,宓先生你去餐桌上等着,我给你拿。”

摸了摸眼睛下的地方,宓柚点了点头,他的黑眼圈有那么吓人吗?他刚刚照镜子的时候还可以啊!

今早上的粥是鲜甜的海鲜粥,忙了一晚上的身体一碗粥下去,浑身暖洋洋的特别舒服,夹起放了一会儿的灌汤包,咬一口都是鲜美,再把里面的汤汁滋溜完,连续几个下去,宓柚的肚子算是吃得满足了。

世界上那么多美食,宓柚都想尝个遍,奈何李婶厨艺太好,每天变着花样的都是不同的体验,协议书上的一年内他估计只能在这里体验美食了。

宓柚吃饱喝足的准备出门绕着房子提溜着消食,刚走到门口就遇上了进门的江钧。

“江管家这么早啊?吃了早饭没?”宓柚打了个招呼,日常问饭。

“吃了的,宓先生这是要去哪里?需要安排车吗?”江钧脸上带着笑,也日常一问。

“你忙你的去吧!我就是在院子里转转。”

宓柚膝盖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上面的淤青也被宓柚揉散了,现在只要不按那里就不会有什么感觉。后院种了许多树,宓柚只认得出其中的几棵桂花树,因为桂花开了,他还没有走近就闻到了桂花香。

闻着桂花的香味,宓柚轻声呢喃着:“啊~想吃桂花糕了,不知道李婶会不会。”想到昨天吃的莲花酥,宓柚觉得区区桂花糕根本就难不倒李婶。

“宓先生。”

听到有人叫他,宓柚转过身,毫无征兆的和时良挽对上了眼睛。

宓柚呆了呆,眨眨眼才“啊”的一声,傻傻地说道:“你们也来散步啊?”

回答宓柚的是时良挽看傻子的眼神,宓柚假装看不见,默默吐槽:鬼知道你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咋不装个眼神翻译器。

“待会儿陪我一起出门,把结婚照补上。”时良挽说完就静静地看着宓柚,要不是父母说结婚了连结婚照都没有嫌丢人,时良挽都不打算答应。

想到离婚协议书上的小钱钱,宓柚应下了,一年不长,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还剩三百六十三天他就自由了!

“忘了告诉你,等下顺便也去把结婚证领了。”时良挽说完便大步离开。

宓柚:????

什么证?

你特么结婚证都没领就让我把离婚协议书签了???

那他这三天还算不算?

好气哦!好想捉时良挽打一顿!

结婚证还领不领?

领!!

他都准备好了,离婚协议书也签了,快到手的小钱钱怎么可能让它飞了!

大不了给优惠送他三天!

眼见着气氛开始沉寂,留在后面的江钧适时问道:“宓先生昨晚没休息好吗?要不要先去做个保养?”

宓柚一下子就被转移了注意力:“……不用了不用了,谢谢!”

不就通了一次宵吗?做保养?宓柚冬天可是只涂宝宝霜的人,有那功夫他都可以多吃两碗饭了,有钱人都这么精贵的吗?哦,或许是他这个未来的有钱人太糙了。

宓柚顿了顿,总觉得刚刚冒出了一一个奇怪的字眼,仔细想他又捉不住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