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我扎了全世界渣男 > 第九章 献祭圣女手撕祸国妖师(8)

我的书架

第九章 献祭圣女手撕祸国妖师(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京畿西城,人来人往,繁华热闹。
什锦穿梭在闹市区的人流中,看着周围五花八门的玲琅小吃,这才觉得这次下界没白走一趟。
【宿主宿主,你刚刚不是说,日和会有大阴谋么,那我们现在来小吃街做什么?】
“这你就不懂了吧,不吃饱了,一会儿哪有力气干仗啊。”
她边说边走地来到路旁的糕点铺子门前,垫脚朝里面张望。
白团团观察着什锦那看见美食眼冒星星的神情,终于恍然。
【我看上仙是借着由头出来解馋的。】
“唉,你这就不懂了吧,日和巴不得我马上回去吃饭呢,好趁机把我给毒死。”
【啊?还能这样操作?】
“明知他想弄死我,还要回国师府去送人头,你说我不吃饱一点,哪有力气……”
嗯!
好香!
话未说完,一股香气便远远飘来。
什锦眼睛一亮,寻着香味抬头望去。
就见不远处的雕香楼里,一穿着锦绣绸缎长衫的公子正拎着一只包好的烧鸡从里面信步而出。
“九天幽冥府可没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什锦不自觉地迈步朝雕花楼走去。
白团团满脸黑线,宿主这是过嘴瘾来了。
刚走到刻有“雕花楼”三个大字的牌匾前,店小二便满脸嫌弃地挡在了她的面前。
“哪来的叫花子,赶紧滚!别挡了我们雕花楼的生意!”
叫花子?!
她低头看看自己被大火烤得不成样子的罗裙,从昨晚到现在,她还没换过衣服呢!
可她堂堂九天幽冥府的上仙,居然被叫做“叫花子”?!
“你知道我是谁么?”什锦冷冷地注视着店小二。
店小二翻了个大白眼,“我管你是谁呢!你知道我们这是什么地方么?”
“不就是个吃饭的地方么!”什锦强压怒火。
“嘿!敢情你连雕花楼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就敢往里闯啊?今天就让你这个小叫花子长长见识,你给我听好了!”
店小二叉着腰,一脸市侩。
“我们这雕花楼,可是全京城最有名的贵族酒楼。别说你一个小叫花子了,就是四品以下的官员,都没资格来我们这吃饭。识相的赶紧给我滚,否则,我可叫打手了!”
话音刚落,门内不知从哪冒出了两个彪形大汉,各个身高九尺,一身古铜色的腱子肉。
“你走不走?再不走,可要挨揍了哈!”
打手各个露出得意嘴脸。
什锦哪受得了这个,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往上冲。
下一秒,一个阴柔而低沉的声音,从身后飘入耳中。
“她是我的朋友。”
店小二抬头看向说话之人,顿时惊呆,“哟!您来啦!快请快请!”
什锦转头看向来人。
只见身后站着的,竟是一飘逸出尘的俊美男子。
啊……这……
她穿过来还不到一日,哪认识这漂亮小伙?
搜索原主记忆,显示查无此人。
嘿,怪了。
莫不是这美男看上她了,故意来搭讪的吧?
“今日我邀请这位小友来你们酒楼吃饭,你们若不欢迎,那我只好另选个地方了。”
“怎么会,怎么会,您的朋友,那就是我们雕花楼的上宾啊!几位快请进吧!”
几位?
什锦一愣,门口除了她和漂亮小伙,难道还有别人?
她再次回头去看,却见漂亮小伙身后竟出现了一个一席黑衣的冰山脸。
这人啥时候飘过来的?
她竟浑然未觉。
“走吧,一起尝尝他家的雕花鸡,名满京城不是虚传。”
漂亮小伙说着,便走进了酒楼。
冰山脸紧随其后,与什锦擦肩而过,未有只言片语。
什锦愣在当场。
什么情况?
他刚刚到底是在跟我说话还是在跟冰山脸说话?
还在犹豫之际,店小二便和两个打手一起,众星捧月一样地将什锦请进了酒楼。
“小的刚才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您千万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小的一般见识。”
挥手打发了三个势力的舔狗,什锦再一转头,见漂亮小伙和冰山脸已头也不回地上了楼梯,直奔二楼。
她站在楼梯口,犹豫着该不该跟上。
此时,一个小伙计端着一盘烧鸡,步履匆匆地上了楼。
烧鸡的香味直冲味蕾。
什锦不再犹豫,快步上了台阶,跟着前面的两个陌生男子朝最里面的奢华雅间走去。
她是神仙,她怕什么?
待到进入雅间一看,八仙桌上已摆好了热气腾腾的一桌酒菜,显然是漂亮小伙早就预定好的酒席,而刚刚那盘香味诱人的烧鸡,就摆在这桌酒菜的正中央。
什锦咽了下口水,她是真的饿啊。
从昨晚穿过来被大火烤,到折腾到荒野跟着日和埋尸,再到直奔皇宫的一番舌战斗智斗勇,她感觉身体已被掏空。
现在用着原主的肉身,自然能感受到肉体凡胎的生存需求。
咕咕咕——
闻到香味的肚子已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什锦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身旁站着的隽秀男子。
“多谢这位仁兄刚刚帮我解围。话说当场哈,我吃饭是不会不给钱的。这桌酒席我们各付一半如何?”
漂亮小伙闻言忍不住笑出了声,“饿了就快吃吧,不用给钱,我又不缺钱。”
声音依旧低沉而阴柔,听起来很亲和,但又……不怎么爷们。
什锦点点头,同漂亮小伙一同入席,两人相对而坐。
“你是哪家的公子?如此随和大气、热心仗义,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无名之辈,又何足提及呢,你只管吃饱吃好。”漂亮小伙笑道。
“那不对。刚刚店小二都说了,四品以下的官员他们酒楼都恕不接待呢。你绝非无名之辈,肯定是哪个王侯家的公子,店小二看到你才会那么恭敬客气。”
说完,她转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冰山脸。
“他为什么站在窗口?他不吃饭的吗?”
冰山脸就像没听到什锦的话一样,依旧毫无反应、面无表情地站立在窗前。
“不必理会,他有他想做的事情。”
漂亮小伙说着,便将酒席中央的那盘雕花鸡端到了什锦面前。
“我看你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雕花鸡上,那就整只拿去吃吧。”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我区区一个小乞丐,何德何能受公子如此优待。”
“圣女何须自谦呢,这桌酒席,原本就是我专门为你预定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