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相天魔 > 第四十六章:海族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六章:海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处理完一些杂事,李宇泽才送了一口气,在这法顿城的据点中,虽然很多事情达蒙能够处理决定,但是他却因为敬畏自己的主人而不敢直接做决定。
达蒙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以往的事情都是他自己处理,但是现在自己的主人到了,这些事情就必须让主人来决定。
不过这只是达蒙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李宇泽对达蒙的这种做法非常恼火,但是他却不能表露出来,毕竟达蒙的做法也没错,况且如果责怪达蒙的话,难免会让下属伤心,甚至是让下属变成应声虫。
虽说有道心种魔不断潜移默化的影响着达蒙,不用担心下属反叛的事情,但是李宇泽想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应声虫,而是能独当一面的人才。
据点现在人员虽不多,但是李宇泽依然花费了一上午的时间来处理这些人的杂事,要是以后据点扩张了,涉及的人员会更多,到那个时候,岂不是每天都要花费大量时间来做这些无意义的事情?看来招揽一些内政型人才必须要尽早提上日程了。
简单用过午饭,李宇泽走出了那个小庭院,法顿城现在正是热闹的时候,正好可以去好好逛一逛。
上次来得匆忙走得也匆忙,身上没钱加上也没有地方居住,根本没有时间来逛这座城市,这次可不能还留下这个遗憾。
法顿城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华热闹,主干道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这里不仅有不同地方的人,也有不同阶级的人,还有不同种族的人,各色各样的人都不断的汇聚到这座法师的圣地,而后又带着收获返回各自的目的地,让法顿城看起来不但繁华而且新奇,让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李宇泽大呼过瘾。
道路两边的所有店铺也是客流不息,不断有不同的人往来穿梭,李宇泽跟随着人潮同样在店铺中游荡。
武器店、防具店、首饰店......
药铺、卷轴铺、杂货铺......
吃的、喝的、玩的......
虽然很多东西李宇泽都非常想买,但实在是囊中羞涩没有钱去支付,虽然出门的时候达蒙给他准备了一些金币,但是相对于物价来说却太少了,根本不管用。
特别是其中的药铺,里面的许多草药成色都非常好,基本上都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药材,特别适合炼丹。
这些知识摆在明面上的就有这么好的药材,可想而知一定还有更好成色的药材。
又比如说武器店中的武器,虽然样式不多,大部分都是刀剑之类的武器,但是款式非常充足,长的、短的、宽的、窄的、重的、轻的,样样都有并且每一柄武器都被附魔过了,能够极大的提高武器的攻击力。
还有其他一些物品,都能给现阶段的李宇泽带来很大帮助。
这些东西让李宇泽非常眼热,但是摸了摸口袋,却也只能干看着,然后不断的在各种店铺中继续游荡,不知不觉就在各种店铺中游荡了一上午。
临近午餐时间,李宇泽才意犹未尽的离开了刚才那家武器店,准备找个地方去吃午餐。
正寻找合适的吃饭地方的时候,一阵喧哗声传来,这让李宇泽非常纳闷。
从这段时间的观察来看,法顿城的治安相当不错,各种魔法的运用极大的便利了维护治安的效率,同时也得益于人们都很自觉的遵守着法顿城的规矩,按道理来说不会出现什么治安事件,即使是强势的教廷,来到法顿城也要收敛一些。
但是偏偏在这种情况下,法顿城中就出现了一次治安事件,而且就出现在李宇泽不远处。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李宇泽不由自主的靠近了过去,想要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走到近前才发现这里是之前李宇泽逛过的一处杂货铺的门口,杂货铺的几个伙计全部都一脸铁青,双眼瞪得老大的和门前一群人进行对峙,旁边还有一些法顿城的护卫队,但是他们也是显得非常无可奈何。
至于那群和杂货铺伙计们对峙的人,看起来非常奇怪,他们看起来不像是纯粹的人类,反倒像是传说中的妖怪,虽然拥有人类的外形,但是身上依旧保留有很多动物的特征。
就比如说这群人最前面的那个,正露出一脸气急败坏的神色的“人”,他的头上没有头发,只是带了一顶轻纱帽遮掩住满头的褶皱,鼻子高高隆起却没有鼻孔,嘴巴咧得比正常人要大得多,一双硕大的耳朵看起来像是鱼鳍,在他耳朵轻微煽动之间,依稀可以看见里面血红色的事物,在衣服的遮掩之下不时可以看见他脖子上露出的鳞片。
“这是个鱼人!”看到他的第一眼,李宇泽在心底里默默的说了一句。
在他身后的那群人大部分和他类似,只有几个有些差异,但看起来也更加奇怪。
那个领头的“人”正气急败坏的用并不纯正的大陆通用语说着什么,一会对着护卫队讲述,一会用看起来像是鱼鳍的手指着杂货铺的伙计咒骂。
但是护卫队的人却是敷衍的听着领头的“鱼人”说话,一边慢慢的点着头,一边尴尬的看着杂货铺的伙计们,同时还用余光不断的往身后看,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因为是刚刚挤到围观的群众前面来,李宇泽并没有留意他们在讲述什么。
但是才站定就发现这群人相貌奇特,特别是最前面那个人一边用断断续续的大陆通用语述说,一边手舞足蹈的笔划,看起来像是一只正在跳舞的鱼,李宇泽顿时忍不住笑出声来。
“扑哧!”
笑声在这紧张的氛围当中显得非常突兀,刚笑出口,李宇泽心里就暗自叫糟。
果然,笑声未落,就见那个领头的转头看了过来,用蹩脚的大陆通用语愤怒的冲着李宇泽喊道:“混蛋,你......你刚才是在嘲笑伟大的海族吗?”
李宇泽脸色一紧,有些尴尬的说道:“没有没有,我只是,我只是......”
事情发生得有些突然,加上被那个领头的奇特样貌在愤怒情况下一吼,李宇泽一时间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来为自己狡辩,只能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那个领头的看见李宇泽这幅表情,哪里还不明白情况,那愤怒的表情看起来甚至有点扭曲,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快步上前一把就薅住李宇泽胸口的衣服,将他扯到那群人前面。
原本李宇泽是想躲开,但是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理亏,于是没有反抗,任由那个看起来像鱼人的头领把他抓住拉了过去。
护卫队的人看到这里脸色一变,严厉地对着那个“鱼人”头领说了一句:“先生,这里是法顿城,不管你之前遭受到了什么,请不要伤及无关的人员,否则你将受到法顿城的惩戒!”
那个“鱼人”头领见护卫队的人突然严厉起来,心里也不由得有些打鼓,于是将抓着李宇泽的手悄悄的松开。
“我并没有伤及其他人,只是这个人刚才居然敢嘲笑我们伟大的海族,实在是不可饶恕!”
李宇泽一看护卫队的人有些向着自己的意思,心里安定下来,听到“鱼人”头领这么一说,马上接着说道:“我什么时候嘲笑你们了?”
那个“鱼人”头领怒目而视,愤怒的说:“刚才你不就是在笑吗,还敢狡辩?”
“我笑一笑怎么了,你怎么知道我笑的是你们?”
“你......你居然....”
“我只不过是想起来一个笑话,这难道不允许笑吗?又或者是需要你批准才能笑?”
“鱼人”头领听后气得脸色铁青,伸手就开始摸向背后的武器。
旁边护卫队的人看着情况不妙,连忙示意李宇泽不要再说,然后对着“鱼人”头领说道:“这不过是一件小事,不要纠缠不清,一会我们领头的到了,先把之前的那件事处理了再说!”
那个“鱼人”头领听后只能恨恨的看着李宇泽,慢慢的将手从武器上挪开。
李宇泽本不是多事的人,于是不在做声,最关键的是,他看到远处又有一大队人马过来了,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衣着光鲜的人,和他并肩走在一起的是一个银甲骑士,那正是一直在追踪李宇泽的黑脸骑士,后面则是一大队护卫队成员。
看到黑脸骑士后,李宇泽心里一个突突,不愿再和“鱼人”头领纠缠不清,乘着“鱼人”们不注意,慢慢汇入周围的人群当中。
护卫队的人虽然看到了李宇泽的动作,也明白他刚才是被无辜牵连,自然不会多嘴。
那一大队人马来到近前之后,那个护卫队的领头和“鱼人”头领沟通处理之前的事情不提,黑脸骑士则狐疑的朝着周围四处打量了一下,心里嘀咕道:“刚才在远处看到好像有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这里,怎么一会就不见了?”
等到“鱼人”头领和护卫队领头的意见达成一致,想起来刚才李宇泽的那件事,调头往四周一看,哪里还有李宇泽的影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