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相天魔 > 第16章:庞贝城

我的书架

第16章:庞贝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宇泽快步向着城中稍显残破的区域走去,刚才虽然用聚火术暂时蒙住了守卫头目,但难保没有露出其他破绽,还是尽快远离这些守卫比较好。
聚火术是天魔策炼器篇中的基础法术,这种基础法术是每一个修行之人都能够掌握的小法术,天魔策中炼器和炼丹都需要用火,所以也记载了这种小法术。
并且天魔策中的聚火术比平常的聚火术更加特别,它更加强调对火焰的控制,李宇泽一路逃亡时,就是用聚火术来点火做饭的。
只不过李宇泽刚才看到守卫头目向他走了过来有些紧张,所以没有控制好。
要不是李宇泽刚好穿着个破长袍,让守卫头目误以为是和前面那伙人一起的法师,可能就会被拦下盘问了。
这也是李宇泽急中生智,这一下午虽然没有找到机会进城,但是也观察到很多事情,比如说很多奇怪的人都可以直接进城,而不用检查和排队交费。
根据脑海中残留的记忆,那些奇怪的人都是这个世界的“职业者”,这些职业者掌握着超凡力量,比平常人厉害不少,是各大势力拉拢的人才,所以他们进城都不用排队交费。
实际上李宇泽也可以说是职业者,只不过他身上的黑暗力量不被世人接纳,通常被人称作堕落者。
而李宇泽在死灵岛上所看到的穿法袍的堕落者则被称为亡灵法师,亡灵法师也是法师职业的一种分支,所以李宇泽才想到假装法师。
天已经快要黑了,李宇泽必须要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度过今晚。
不管是在什么地方,晚上在外面游荡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这篇残破的城区应该是城里最底层那一拨人居住的地方,俗称贫民窟,这种地方不管在哪个城市都会有。
李宇泽之所以选择贫民窟就是因为这种地方混杂着三教九流的人物,便于隐藏自己的身份,也方便找留宿的地方。
唯一不好的就是这里不是很安全,正因为人员复杂,所以这里也充满的危险,可以说是城市中最黑暗的一片区域。
这对于李宇泽来说并不是问题,或许以小成境界的血魔炼体决并不能在这里翻出什么浪花来,但是用来自保还是没问题的。
贫民窟中污水横流,不时从角落里散发出来的臭气熏得李宇泽直邹眉头。
感受着黑暗处不怀好意的目光,李宇泽默默的将长袍扯到头顶,挡住自己稍显稚嫩的脸庞。
悄悄地甩掉几个跟随在身后的人,李宇泽来到一个很平凡的房子面前,抬头看了看房子前面挂着的“酒”字,不禁有些疑惑。
这是在路上问路时别人告诉他的,想要在贫民窟生存下去,就必须要清楚其中的规则,而想要了解清楚规则,酒馆就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这酒馆除了外面挂着的这个“酒”字,根本就看不出来一点酒馆应有的样子。
晃了晃脑袋,李宇泽自嘲的暗道:想这么多干嘛,顺手就推开了房门。
一阵浓烈的嘈杂之声传入耳中,浓重的酒味迎面扑来。
李宇泽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只有门口几个人抬头瞅了一眼这个稚嫩的少年,这个平凡的少年并不值得他们花费心思,于是掉头继续开怀畅饮。
因为身上没有钱,李宇泽没有去吧台消费,而是默默的找了个角落,准备先探听一点这个城市的信息,也顺便休息一下。
这个世界的酒馆是仅有的几个会不间断营业的场所,这也是李宇泽选择首先来到酒馆的重要原因之一。
没钱的日子总是难过的,这个“美妙”的夜晚,李宇泽将要在这个酒馆度过.....
好在酒馆人员混杂,流动性比较大,所以酒馆的主人并不会在意像李宇泽这样,只为找个地方落脚或者暂时休息一会的人。
只要不在酒馆里面闹事,即使什么都不点,酒馆的主人依然很欢迎他们,因为他们为酒馆增加了人气。
李宇泽在角落里悄悄的观察着周围的人,不时还和喝得半醉半醒的酒鬼们搭上两句话。
这些酒鬼喝到半醉后,都有不断倾诉的习惯,而李宇泽的默默倾听正好合他们胃口。
在这些酒鬼语无伦次的表述中,通过只言片语包含的信息,李宇泽对这个世界已经有了大致的印象。
根据这些酒鬼透露出的信息,再结合脑海中残存的记忆,李宇泽那一直躁动的心终于平缓下来。
既来之则安之,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天,经历了许多以前不曾经历过的事情,看到过许多以前不曾看到过的事物,又获得了许多以前不曾获得过的能力,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即使现在死去,也足够他在地府吹嘘好长一段时间了。
眼下了解到这个世界的大致信息后,在没有退路回去的情况下,李宇泽自然想着怎么在这个世界生存下来。
通过刚才了解到的信息,李宇泽知道这座城市叫做庞贝城,这座城一直由大名鼎鼎的庞贝家族控制着。
庞贝城的城主换了无数个,但是掌控整个城市的却一次都没有换过,不管经历了多少风吹雨打,庞贝家族依然牢牢把持着这个古老的城池。
经历了好几百年的沉淀,庞贝家族已经积累了数不尽的财富,好在庞贝家族对普通人还比较仁慈,在碰到灾荒的时候,甚至还会接济一下灾民。
所以城中的普通百姓大多都比较信服庞贝家族,整个庞贝城在庞贝家族的管理下,显得井井有条。
这一代的城主是庞贝家族的族长庞贝•夏尔,夏尔接手庞贝城不过几年时间,就已经完全掌控住了整个庞贝城。
凭借着过人的手段,夏尔不仅将族内的竞争对手压得抬不起头来,还把城内的环境大肆整顿了一番。
以前还有些混乱的城市,现在已经称得上可以夜不闭户了。
最起码明面上没有人胆敢犯事,只是那些黑暗的角落就不一定了....
李宇泽想到这不由得嘿嘿一笑,暗自道:这一城之主只怕就和土皇帝一样了吧。
紧了紧身上破旧的袍子,李宇泽缩了缩脑袋,藏进昏暗的角落里慢慢打起了瞌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宇泽被一阵嘈杂之声吵醒了,眯着眼睛往嘈杂处一看,只见几个银甲战士正在盘问酒馆中的人。
另外还有几个银甲战士站在酒馆门口,不断的打量着门口周围的环境和人员,李宇泽脑袋“嗡”的一声,险些叫了出来。
这些银甲战士居然追到这里来了,李宇泽心中发苦:这可怎么办才好,本来以为已经甩脱的追兵,居然在几个小时之内就追到这里来了。
嗯?不对!
这些银甲战士和之前的银甲战士看起来并不一样。
之前那些银甲战士身穿的银甲色泽暗淡,甚至盔甲上有些地方还有污迹或者锈斑,看起来比较老旧。
而这些银甲战士身穿的银甲更加精良,一看就知道是经常受到保养。
并且现在酒馆中的这些银甲战士看起来并不太认真,有些敷衍了事的感觉。
李宇泽心中一动:是了,他们可能是一伙的,但应该并不是同一批人。
李宇泽,檫了檫头上冒出的冷汗,把悬着的心慢慢放下。
但是这里毕竟不能久留,一会这些银甲战士要是盘查过来,还不太好应付。
想到这里,李宇泽慢慢的挪动身体,借着墙角的灰暗之处,悄悄的向吧台旁边摸去。
吧台旁边有一个门,那里是酒馆工作人员进出的地方,根据李宇泽之前的观察,酒馆售卖的东西基本都是从那里拿出来的。
如果猜得没错的话,那个门后面应该有仓库之类的地方,并且一定会有通往外面的后门。
毕竟酒馆是24小时营业,前门人来人往不方便进货卸货,那就只能选择开一个后门进出货物。
李宇泽一边向那个门摸去一边偷偷往银甲战士那边观察,生怕被他们发现。
还好这个担心是多余的,银甲战士的闯入,吸引了酒馆所有人的目光,加上昏暗的光线以及嘈杂的声音,没人发现瘦弱的李宇泽潜入了吧台旁边的门中。
门后的场景果然和猜想的一样,是个存放物资的仓库,各种酒桶、麻袋、杯子以及杂物放得到处都是。
李宇泽四处打量了一番,这里比想象中要更大,进来之后满眼都是各种物资。
顺着物资码放留下来的通道,李宇泽又拐了几个弯,果然又发现一个门,但是这个门已经被锁住了。
透过门缝一看,外面是另一条街道,看起来人员更加稀少,大晚上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正在这时,李宇泽刚才进来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李宇泽赶紧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
这个仓库没有灯光,比前面的酒馆更加昏暗,很容易躲藏。
不一会,只见吧台里面的工作人员提着油灯在一个价架子上拿了几瓶酒,又嘀嘀咕咕的出去了。
李宇泽轻轻的松了口气,现在前门和后门都无法出去,那就只能在这个仓库里面躲一会了。
仓库里面物品很多,也储备了很多食物,李宇泽慢慢的摸索了一会,找了一些面白和肉干,顺手又在货架上拿了一瓶酒,然后在角落里慢慢享用起来。
这是李宇泽来到这个世界以来吃的最安稳的一顿饭,也是唯一的一顿饱饭。
特别是血魔炼体决小成之后,对气血的需求变得比较大,所以李宇泽的饭量就变得更大了。
只是一直苦于没有充足的食物来源,导致无法补充充足的气血,血魔炼体决也进展缓慢。
吃饱喝足之后,为了安全起见,李宇泽选择钻进一个空酒桶里面,因为这样可以乘机休息一会而免得被发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