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相天魔 > 第20章:碧丝

我的书架

第20章:碧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宇泽躲到兽棚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仆人们又开始忙活起来准备晚餐了。
好在李宇泽有先见之明,下午在厨房偷吃的时候,就打包了一份食物带在身上,留着做晚餐。
庞贝家族不愧是庞贝城的第一家族,即使现在实力衰退了,也不可小觑,从这个兽棚就可见一斑。
兽棚全部是用上好的材料搭建而成,入口和出口都开得很大,进气口、出气口、保暖系统,通风系统和排污口等一应俱全。
这个兽棚占地十几亩,还分为两层,一层地面是圈养坐骑的地方,二层则是储存坐骑的食物和材料的地方。
即使是一般的富裕家庭的住所也不一定比这兽棚建得好。
李宇泽在二层找了一堆草料躺了下来,这些草料是一阶魔兽独角马的食物。
独角马头上有根长角,在冲击时有很强的杀伤力,所以被广泛的运用于军队当中,被当做战马使用。
庞贝家族掌管庞贝城,除了控制了庞贝城的军队之外,还养了一批私军,所以也养了很多的独角马。
这二层有很大一部分空间都堆放着要喂给独角马的草料。
天色已经慢慢变暗了,李宇泽就着微弱的光线,把打包的食物吃掉。
期间有个仆人来给独角马投食,李宇泽默默的观察着,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只是令他很奇怪的是,给独角马投食的居然是一个女人。
毕竟这个兽棚里面的独角马不少,要将每个独角马喂到,需要花费不少力气,即使是男人来喂也很辛苦。
李宇泽默默的看着她做事,很快就不在关注了,因为这和他无关,现在自身难保,没有功夫去了解这些事情。
摆在他面前的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这段时间不短的躲避,让李宇泽烦不胜烦,他自己也默默的思考过,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然而不管从哪方面来讲,得出的最终结论都只有四个字,那就是:实力不足。
所以想要改变目前的状况,只有提升实力才行,而想要提升实力,就必须先搞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实力。
通过这段时间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以及对《天魔策》和黑暗圣典的深入了解,李宇泽大致对力量体系有了初步的认知。
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主要是分为法师和战士两大体系,每个体系一共九个等阶。
法师按照实力又分为:法师学徒、初级法师、中级法师、高级法师、大魔法师、传奇法师、魔导师、圣魔导、法神。
战士按照实力又分为:见习战士、黑铁战士、青铜战士、白银战士、黄金战士、白金战士、紫金战士、史诗战士、战神。
而根据《天魔策》中的力量体系,却一共分为十二个等阶,分别是:引气、开光、筑基、辟谷、聚灵、金丹、元婴、化神、分神、合体、渡劫、大乘。
《天魔策》中划分的前九个等阶,分别对应着法师和战士的九个等阶,至于后面三个阶段,已经超出了这个世界的力量范畴,加上李宇泽的实力还比较低微,无法了解到这三个等阶的具体情况,只知道这三个阶段拥有的力量很强很强。
而目前李宇泽的实力,还处在开光阶段,换算成这个世界的说法,应该处于初级法师阶段。
但是因为李宇泽已经将血魔炼体决修炼到小成境界,身体力量比较强大,真正的实力应该比初级法师强很多。
要不是《天魔策》中的很多法术受制于实力低微无法修炼,李宇泽的实力还会更强,即使能够学习其中的一种,李宇泽相信自己也能够和中级法师相抗衡。
只可惜......
随后李宇泽又将《炼体篇》中的天魔解体法反复熟记了很多次,直到练习醇熟为止。
毕竟这是一门保命的法术,即使是以伤残肢体为代价,但是能够在危机关头保住小命,牺牲一点肢体已经算是很划算了。
当然,如果能永远不使用更好,谁也不希望自己的肢体缺个零件。
然后又仔细查看了《炼体篇》中血魔炼体决的进阶功法《血神经》,准备后续修炼。
至于《炼神篇》中的天魔经和血光护神法因为实力不够无法修炼,只能待实力强大之后再修炼了,而《炼器篇》、《炼丹篇》、《阵法篇》因为不能改善目前的状况,只能束之高阁,待有空闲以后再说了。
李宇泽整整花了三天时间,整理清楚了自己目前的状态和拥有的实力。
总的来说,目前自己处在开光期,相当于初级法师,虽然《天魔策》目前还不能快速增强自己的战力,但是依靠黑暗圣典里面的众多法术,现在的战力已经可以匹敌中级法师。
对自己的实力有了清晰的认知之后,李宇泽在庞贝城中的生活开始平静下来,白天乘着仆人们闲下来的时候,就跑到厨房弄些吃的,然后躲到兽棚里面修炼《血神经》,晚上则在兽棚安安稳稳的睡大觉,这是到了这个世界之后少有的一段安逸的时光。
一转眼又是十几天过去了,这段短暂的安逸时光,让李宇泽的心态慢慢放松了下来。
这天早上,李宇泽一觉睡到大天亮才醒来,像往常一样刚准备伸个懒腰,就发现有个人正紧紧的盯着他,李宇泽顿时惊吓得跳了起来。
被发现了!该怎么办?
李宇泽头上的冷汗直冒,呆呆的望着那个人,脑袋里快速的转动着一个又一个想法。
这个人李宇泽认得,她就是负责喂养楼下那些独角马的女人。
只不过这个女人不是一向在楼下活动的吗,怎么突然跑到二层来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看了半珦,李宇泽首先开口道:“那个......”
“你是谁?”那个女人轻声问道。
这一下竟然把李宇泽问住了,他想过如何不被发现,如何逃跑、如果被抓住要如何应对这些各种各样的情况,唯独没有想过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有什么样的身份。
“我......”
李宇泽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要说我是穿越者从其他世界而来?或者说我是堕落者,正在被教廷追捕,跑进来躲一会?
所以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个女人见状又轻声说:“你是乞丐吧,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呀,这里是庞贝家族的地方,要是让那些贵族老爷发现你,你可就惨了。”
李宇泽见这个女人还比较好说话,心里微微一松,借坡下驴道:“我是悄悄溜进来的。”
接着半真半假地说道:“我没地方可去。”
那个女人看着李宇泽叹了一口气:“要是我的弟弟还活着,大概和你差不多大了吧!”
“你......”李宇泽想说些什么,却究竟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就待在这里吧,这个兽棚很少有人来,不过你千万不要跑出去,最近教廷的大人们和庞贝家族产生了一点冲突,这个城主府周围都增加了很多守卫,你要是被他们发现了,他们可不会轻饶你。”
“嗯”
“你放心,我每天会给你带一些食物来的!”说完她就准备往楼下去。
“谢谢你,我要怎么称呼你呢?”
“我叫碧丝,你叫什么呀?”
“你可以叫我宇泽。”
“宇泽,嗯,我记住了。”
李宇泽看着她的背影,长出了一口气,刚才他生怕碧丝去庞贝家族告发,心里甚至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不过看到刚才碧丝眼中没有敌意,再联想到碧丝在旁边看了不知道多久,如果要去告发他,恐怕他早就被庞贝家族抓住了,所以李宇泽选择相信碧丝。
中午的时候,碧丝果然悄悄给他带食物来了,此后每天碧丝都会给李宇泽带一些食物,李宇泽也就不在每天往厨房跑,这极大的降低了李宇泽被发现的几率。
通过和碧丝的接触,李宇泽也知道了为什么她一个女人会被派来兽棚干活,因为碧丝得罪了庞贝家族的管家。
正所谓小鬼难缠,这个管家应该就是庞贝家族的小鬼了,得罪了他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要知道这个兽棚的活都是力气活,在这里干活都非常辛苦,甚至还累死过人,所以一般都会一个月换一个人。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碧丝在这里快一个月了,管家还没有通知她满一个月后要换到什么地方去。
碧丝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女人,年纪也不是很大,但是过度的劳累让她看起来有些沧桑,即使管家针对她,她也不怨愤,反而非常憧憬未来的生活。
她说李宇泽说庞贝家族给了她安稳的生活,所以她很感激庞贝家族,不管是在哪里做事都没关系,因为这都是为庞贝家族而做。
虽然碧丝心地善良人缘也好,但是却因为她得罪了管家,仆人们都不愿意和碧丝来往,这些天她一个人在兽棚干活,也没个人说话,都憋坏了。
所以碧丝每次在休息的时候,都喜欢来找李宇泽闲聊,但是李宇泽前生今世都比较少和女人打交道,闲聊的时候更多的是做一个倾听者。
“你知道我怎么发现你的吗?”碧丝眯着眼睛问李宇泽。
“额,不知道......”
“因为你睡觉的时候打鼾,我是听到你的鼾声才上来的,要不然我都不会来二层。”碧丝捂着嘴轻笑着说道。
李宇泽尴尬的笑了笑,脸色微红,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碧丝见状也捂着嘴咯咯直笑,随后拍了拍李宇泽的脑袋,转而聊起了其他事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