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相天魔 > 第24章:没完没了的逃命

我的书架

第24章:没完没了的逃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宇泽想要休息,然而事实却并不能如他所愿,他刚找了个地方躺下来准备休息,就听一个人说道:“小子,这里可不是你这张贫民能够来的地方,快点滚吧!”
听到声音的李宇泽一愣,这大半夜的谁在说话。
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一看,一个锦衣少年正一脸鄙夷的看着他,李宇泽这才发现那个人是在和自己说话,但随即就大怒:“小王八蛋,你怎么跟你爷爷说话呢?”
锦衣少年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没想到眼前这个贫民居然有胆量和自己顶嘴。
李宇泽见那个锦衣少年没有说话,也不待他回话,直接劈头盖脸的就开始咒骂,将这几天的怒气全部骂了出去。
原本碧丝的死就让李宇泽十分愤怒,加上庞贝家族的草菅人命和教廷的不作为,让李宇泽又惊又怒,早就憋了一肚子气,这个锦衣少年在这个时候过来挑衅,正好撞到枪口上了。
那个锦衣少年刚才被李宇泽一顿臭骂,直接给骂懵住了,这时反应过来顿时气得满脸通红,撸起袖子就要开打。
李宇泽一看锦衣少年的架势,心想正合我意,刚才骂得不够痛快,现在正好来教教你做人不要太嚣张,于是抬手向着锦衣少年打过去。
那边的锦衣少年也不甘示弱,抡起拳头就和李宇泽打在一起。
打了有十几个回合,锦衣少年发现占不了上风,于是突然鼓起斗气打了过来,李宇泽见他双手冒着金光,一时不查被他打得倒在地上。
锦衣少年见状大喜,乘势追击而来,李宇泽一看连忙运转血魔炼体决,有了血魔炼体决的加持,李宇泽身体机能大幅增加,很快又压制住锦衣少年,这让锦衣少年郁闷不已。
两人又过了几招,锦衣少年一咬牙,挥手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大剑,这把李宇泽吓了一跳,好在锦衣少年好像运用的不纯熟。
只有锦衣少年自己知道,这把大剑是一柄魔法武器,至少需要高级战士的实力才能发挥出它的威力,现在他的实力不足只能发挥出一小部分威力,还只能持续几分钟。
李宇泽被突然出现的大剑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这个锦衣少年应该是有空间物品,就类似自己的黑暗圣典的召唤空间,不过自己的召唤空间只能存放召唤物,无法存放物品。
要是自己有一个空间物品该多好,那存放东西就方便了很多,简直就是逃命必备的物品,想到这里李宇泽看着锦衣少年的目光都变得火热起来。
锦衣少年被李宇泽看得心底发毛,挥剑再次攻来,李宇泽没有兵器只能赤手空拳,因为忌惮大剑,所以攻击时变得谨慎许多,那边锦衣少年因为发挥不出大剑的威力,也只能勉强维持攻击,双方你来我往又打成了平局。
他们这边打斗得热闹,顿时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特别是锦衣少年的金色的斗气在黑暗的环境下犹如一盏明灯,老远就能看到。
离这里不远的城主府门口,教廷的人虽然撤走了,但是还留下了几个暗哨,这几个暗哨首先发现了这次打斗,于是汇报给了巡查队去探查。
教廷的巡查队收到消息后很快就开始往这边赶,那些银甲战士组成的巡逻队在黑暗中也非常显眼,打斗中的两人隔着老远就发现了往这里赶的教廷巡逻队。
李宇泽心中焦急,这要是被教廷发现可就完了,死灵岛上那些惨嚎声,一直到现在他都感觉还飘荡在耳边,所以就不想继续打下去。
和李宇泽对战的锦衣少年顿时就察觉到他的意图,正好他也无力维持大剑的攻势了,于是一剑击退李宇泽后就停了下来。
看着往这边赶来的银甲战士,锦衣少年开口问道:“这一晚上教廷的光明骑士都在找黑暗势力的堕落者,他们现在赶过来该不会是来抓你的吧?”
李宇泽脸上一变,没有吱声。
锦衣少年见状脸色大变,原本他只是随口这么一说,想要让李宇泽有所顾忌,争取一点休息的时间,但是看李宇泽的样子,妥妥的就是堕落者无疑。
“你是堕落者?”
“是又怎样?”李宇泽哼了一声。
“你完蛋了,在教廷的眼皮底下来,你竟敢这么对本少爷,堕落者是教廷的死敌,一会光明骑士来了,你估计连个全尸都不会有。”
李宇泽冷笑着看着锦衣少年,缓缓开口道:“在这黎明前的黑暗之中,你和一个堕落者出现在一起,一会我只要说你是同谋,只怕你也不会有全尸,即使你家里也保不住你吧!”
“你......”
锦衣少年气愤不已,但是转头一想,李宇泽说的都是实情,所以又不得不把刚要说出的狂言收了回去。
不待李宇泽继续开口,那个锦衣少年眼睛一转,扯着嗓子大吼一声:“该死的堕落者,别跑!”
话音未落锦衣少年拔腿就跑。
李宇泽暗道一声:好小子,真阴险!然后也飞奔而去。
那个锦衣少年跑了之后左拐右拐之下,不一会就跑得没了踪影,而李宇泽因为起步晚了一些,加上不熟悉地形,居然被银甲战士盯上了。
银甲战士紧紧的追着李宇泽不放,好在这大半个月已来,李宇泽身体休养得不错,功法也有了很大进步,跑起来也是健步如飞,银甲战士也只能远远的吊在后面。
仗着身体瘦小,李宇泽穿大街过小巷,一直跑到太阳高高升起,但终究还是不熟悉地形,李宇泽能逃跑的范围越来越小。
甚至李宇泽已经在考虑一会是要被教廷的人抓住烧死,还是直接往墙上一头撞死的时候,一驾停在街旁的马车出现在他眼前。
李宇泽眼睛一亮,这不是酒馆的马车吗,真是天不亡我也。
直接冲上驾驶马车的位置,李宇泽用力一抽独角马,独角马吃痛之下撒开蹄子就跑,理也不理会后面传来的马车主人的咒骂声。
李宇泽不会驾驶马车,但是这个时候根本不需要会,因为马车就处在主干道上,而主干道正联通着城门,只需要坐稳然后使劲抽打独角马就行。
有了这个马车,李宇泽很快就从银甲战士的包围中冲出一条路,径直往城门口而去。
城门口,城主府的守卫正在盘查进出的人员,李宇泽驾驶着马车飞奔而来,守卫发现后示意停车检查,但是李宇泽不管不顾地冲刺而来。
城门口的人一看吓得四处躲避,有些机灵的守卫还乘马车过城门的时候,跳到马车后面想要逼停马车。
果然,几个守卫跳上马车后,马车承重增加速度慢了下来,李宇泽目光一撇,快速解开马车上绑着的绳子,绳子“崩”一声弹了出去,直接打在一个守卫身上,随后马车后面的酒桶全部滚落,站在酒桶上面的几个人也全部摔落在地上。
拉车的独角马顿时感到一阵轻松,撒开四蹄犹如离弦之箭一般消失在城门外。
收到消息而来的银甲战士,只能看到城门口躺着的守卫和被马车激起的漫天灰尘,随后就有银甲战士骑着马匹向着李宇泽离开的方向追踪而去。
就在李宇泽架着马车夺门而出的时候,庞贝大教堂的主教泰勒正在教堂中迎接一位客人,显然这位客人非常受主教的青睐。
如果李宇泽在这里,就一定会发现这位客人还是他的老熟人,也就是那个从他刚从死灵岛出来后,就一直追杀他的黑脸骑士。
黑脸骑士名叫奥维,虽然只是捷胜镇护卫团的一个大队长,但是能力非常出众,实力也很强大,和庞贝城的主教泰勒是多年的好友。
奥维要不是当年得罪了众议院的人,也不至于被调到捷胜镇那个偏远地方,以至于这么多年都没能升职,要不然以他的能力,最少也能当一个骑士团的团长之职。
奥维见到泰勒后首先行了一礼,虽然他们是多年的好友,但是在教堂中,泰勒的职位比奥维要高很多,该有的礼数还是需要遵守。
待行完礼后,泰勒一把拉住奥维就往教堂里面走,一边走还一边说:“奥维,咱们多久没见了,有好几年了吧,今天一定要好好喝一杯!”
教堂的后面有一片居住区,为了便于管理教堂,作为主教的泰勒和其他重要成员都住在这里。
泰勒拉着奥维来到住所,就有仆人摆上一桌酒菜,两人一边吃喝一边寒暄。
奥维就把他从捷胜镇的经历简要的说了一下,随后又说了来到庞贝城的目的,特别强调了是为了追杀一个堕落者而来。
泰勒感觉很奇怪:“什么样的堕落者,需要你不断追杀,并且这么久还没有抓住?”
“是一个少年,很奇特的少年,我好几次都快要抓到他了,但是总在关键的时候被他跑掉,好像有神相助一样。”
“哦?”
“大概一个月之前,他又从我手中逃跑了,经过我反复探查,可以确定的是他应该往庞贝城这边跑来了,你有见过吗?他是一个瘦弱的少年堕落者。”
“不曾见到过,如果我见到了,一定亲自把他抓住交给你,来来来,不要光顾着说堕落者的事情,咱们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
“好,那就喝个痛快!”
正当他们喝得兴起的时候,一个银甲战士快步向着他们走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