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相天魔 > 第28章:死里逃生

我的书架

第28章:死里逃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脸骑士奥维的愤怒一击直接让李宇泽陷入重伤,好在李宇泽一直在骷髅马上,如果不是在骷髅马上,李宇泽只有乖乖等死。
骷髅马载着李宇泽毫不停歇的奔跑,奥维发出攻击后有些后悔,所以速度慢了下来,当他再次加速的时候,已经落在蹲守这里的银甲骑士后面。
随着骷髅马的不断颠簸,李宇泽流出的血液也越来越多,让他感到有些头晕目眩。
伏在骷髅马身上的李宇泽脑袋一扣马背,暗骂自己愚蠢,随后开始运转血神经,没多久血液就不再往下滴了。
忍着疼痛,李宇泽微微往后瞥了一眼,心想:这样不行,骷髅马或许可以拖垮他们的独角马,但是身上的伤口却拖不了那么久,可能还没把后面银甲骑士的独角马拖死,自己先就被拖死了。
而且在骷髅马上不断颠簸,身上的伤口也在一点一点的加大,时间越往后对自己越不利。
沉思良久,李宇泽眼中闪过一丝挣扎却又平静下来,将心神沉入黑暗空间中,通过冥冥之中的连接,对着僵臣道:“小僵,我实在是撑不住了,这次要拜托你帮我了。”随后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僵臣。
僵臣虽然不会说话,却能明白李宇泽的意思,在路过一段悬崖拐角的时候,李宇泽飞快的召唤出僵臣让他坐在骷髅马上,同时他自己飞身跳下悬崖。
跳下悬崖的李宇泽忍着疼痛,双手不断抓住悬崖上的藤蔓降低自己的下降速度,藤蔓的尖刺和凸起的石头将李宇泽划的皮开肉绽,抓住藤蔓的反作用力让光明斗气造成的伤口撕裂得更大了。
钻心的疼痛让李宇泽冷汗直冒,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宇泽依稀听见上面一批银甲骑士的马蹄声响过,紧接着一个单独的马蹄声响过,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
悬挂在悬崖上的李宇泽被藤蔓粗大的枝叶挡住,没有被从上方经过的银甲骑士和黑脸骑士发现。
而双手慢慢变得没有知觉的李宇泽,只来得及给自己加持一个白骨之盾就落下了悬崖。
另一边的僵臣按照李宇泽的意思,骑着骷髅马不断的感受着附近黑暗之气比较浓郁的地方,同时不断调整着方向。
大概又跑了三天时间,僵臣来到一处地穴之中,这里的黑暗之气非常浓郁,僵臣稍作休息就往地穴深处而去。
这三天时间里,后面追击的银甲骑士一行人气得嘴角发苦,刚开始追击“李宇泽”的时候间隔还只有几百米,可是追击了三天之后,间隔已经拉到了几里路,要是路上有点障碍物,连“李宇泽”的背影都看不到。
眼看着追击目标越来越远,银甲骑士越来越觉得丧气,黑脸骑士奥维看在眼里,同时也非常无奈,骷髅马不用吃饭睡觉,但是他们的独角马需要啊,这几天他们还能吊着“李宇泽”的背影都已经很不错了。
正当他们已经准备放弃的时候,黑脸骑士发现“李宇泽”进入一处地穴,他心头一震,看来那个少年已经撑不住了。
黑脸骑士奥维对着银甲骑士们一声高呼:“那个堕落者受了重伤已经撑不住了,大家加把劲抓住他,这可是圣山钦点的要犯,抓住了大家都有奖赏”,说完他率先就冲进地穴,剩下的银甲骑士相互看了一眼,都冲进了地穴。
黑脸骑士一冲进地穴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黑暗之气,心中暗自警惕,待到银甲骑士全部进入地穴汇合后,才缓缓的向着地穴深处走去。
地穴深处,僵臣正和一个身着黑袍的亡灵法师相互对峙。
僵臣刚到地穴入口的时候,就被那个亡灵法师发现了,亡灵法师当时就想攻击僵臣,然而发现僵臣也是黑暗生物后,就没有动手,想要看看僵臣到底想要干嘛。
僵臣顺着地穴的通道一路横冲直撞,将路上的魔法陷阱和守卫破坏的七七八八,把亡灵法师气得直跺脚,没想到一念之差就将自己的藏身之地毁于一旦。
这时僵臣已经来到了地穴深处,亡灵法师愤怒的质问僵臣为什么私自闯入他的地盘,然而僵臣根本就不说话。
亡灵法师正要驱逐僵臣,却突然发现僵臣具有一定的自主思维,虽然在他看来还比较微弱。
这已经足以让亡灵法师大吃一惊,通常只有高等黑暗生物才会具有自主思维,而普通黑暗生物晋升到高等黑暗生物是非常困难的,大部分高等黑暗生物都是由人类转化而来。
而眼前的这个僵尸显然是由普通的黑暗生物晋升而来,妥妥的就是未来的高等黑暗生物。
亡灵法师眼珠一转,看僵臣的样子是才拥有自主思维不久,于是想要乘着僵臣自主思维还微弱的时候将它收服,这样一来就能平添一大战力。
乘着僵臣不注意,亡灵法师将亡灵契约直接打入僵臣脑袋中,他非常自信,眼前这头僵尸刚获得自主思维没多久,一定不认识亡灵契约,只要亡灵契约进入对方脑袋中,凭借自己强大的灵魂力量,直接就能在对方灵魂中打下自己的印记。
然而想法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亡灵法师将亡灵契约打入僵臣脑袋中后,突然遭到僵臣的强烈的反击,被另一股强大的灵魂力量赶了出来。
惊疑不定的亡灵法师没敢再试,只能和僵臣陷入僵持阶段。
僵臣见亡灵法师没有再动手,也没有动手的打算,他还记得李宇泽交给他的任务:向着最近黑暗之气最浓郁的地方而行,将后面追击的银甲骑士全部引过去,然后乘乱逃离自由生存。
眼下这个地穴就是僵臣感受到的附近这片区域黑暗之气最浓郁的地方,现在教廷的银甲骑士还没有到,它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所以也不想动手。
他们正对峙着,黑脸骑士率领着银甲骑士就冲杀了进来。
亡灵法师一瞧这阵势,还以为教廷要来围剿他了,急忙将所有的召唤物都堆过去挡住黑脸骑士一行人,随后悄悄往旁边的墙壁摸去。
到了墙壁旁边,亡灵法师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敲了敲,墙壁就出现一个黑漆漆的通道,亡灵法师闪身走进通道就不见了。
僵臣看见亡灵法师溜了,他也向着亡灵法师打开的那个通道溜去,亡灵法师在通道内看到僵臣跑进来也不在意,只是不停向前奔跑。
这边黑脸骑士和银甲战士将亡灵打算召唤出来的黑暗生物全部消灭后,才发现他们要追击的人不见了,气得黑脸骑士一拳轰向墙壁,激起漫天灰尘,本来就很黑的脸庞,看起来更加黑了。
悬崖底部
李宇泽缓缓地张开双眼,忍着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
三天前从悬崖上掉下来之前,李宇泽只来得及给自己加持了一个白骨之盾就掉落下来。
悬崖底部是一片碎石地,李宇泽掉下来之后,直接就将白骨之盾摔得粉碎,他也再次受到了重创,不仅皮开肉绽,连五脏六腑都受到严重伤害,只勉强有一口气吊着他的性命,连血神经都无法运转。
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原本已经准备等死的李宇泽,突然感受到一股血气注入他的肢体,接着血神经也慢慢运转了起来,这情形就和之前出现的情形一样,每当生死存亡之际,就会出现一股诡异的力量助他脱离危险,直到现在李宇泽都没搞清楚具体是什么回事。
血神经开始运转之后,李宇泽的伤势也开始慢慢好转,然而这次伤得实在是太重了,一直过了三天才勉强能够动弹,为了这次疗伤,连李宇泽中丹田的血海都被消耗了三分之二。
能够动弹的李宇泽爬起来就准备离开,这个地方不是很安全,在李宇泽的感应中僵臣已经跑得非常远了,早就超过了他可以收回的范围,只能依稀感受到一个大概方位。
在这种情况下,谁知道教廷的人会不会掉过头来搜查,如果被教廷的人发现,之前所有的努力岂不是都做了无用功。
并且李宇泽在这碎石地里躺了三天,三天都没有进食了,要不是这几天血海不断的供应着能量,他可能早就被饿死了。
现在李宇泽不仅要进食,还要尽快补充气血,通过这次重伤,让李宇泽更加清晰的认识到血海的重要性。
骷髅马在碎石地上一高一低的前行,李宇泽趴在骷髅马背上不停的皱眉,这匹骷髅马是他新召唤出来的。
或许是没有经过磨合,又或许是李宇泽现在有伤在身,总觉得这匹骷髅马没有之前那匹趴着舒服。
虽说上一匹骷髅马趴着也不会舒服多少,毕竟都是骨头架子,但是李宇泽还是忍不住要嘀咕几句,然后将这笔账算到教廷头上。
李宇泽心想:要不是教廷无缘无故的不断追杀,现在自己吃香的喝辣的,不知道过得有多么爽快,哪里像现在犹如丧家之犬一样到处躲躲藏藏。
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得罪了教廷,从在海岸线登陆开始就一直被追杀,总之就没有安宁过。
就这样从死灵岛逃亡,到海岸线登陆,再到庞贝城的林林总总,李宇泽念头不断转动,将注意力不再专注到身上的伤势,身上的疼痛也缓解了不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