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神逆 > 5 救是不救

我的书架

5 救是不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女子没有理浪无忌,从背后摸出一把带着鞘的匕首:“我爹爹根本不在前面,你不用再骗我了,你害死我爹还害得我好累,现在我要杀了你。”

浪无忌愣了愣:“你终于明白了?想杀我你就杀杀看,少了个累赘真的好轻松。”

说着滚了几滚到一颗树下面,四肢断开口猛一抖,身子往上飞起咬住一根新鲜树干,猛地一咬将树枝咬断然后落往地面,又咬着树枝猛地一扭头,飞了出去。

浪无忌走后不久,女子呆立在原地好久都没动,神色凄惨无比,两个小时才清醒过来,往浪无忌消失的方向追去。

浪无忌找到一卷树藤,重新给自己做了一套十分粗糙的手脚,这里是林地,双腿的速度比不过四肢,他就将四肢的长短弄成一样,像动物一样朝着朝云城方向跑去。

这朝云城在遮月西北方,总共有三条路,每条路的距离都通向一座城,对方肯定猜不到他会去朝云城。

浪无忌在山洞中休息,将最后一组练气丹的能量从穴位中释放,周天云转之下很快达到瓶颈,只需要再进一步,他就是练气境,实力会大幅增强。

其实他在浪家的时候,有过无数次机会突破到练气境,但因为同龄对手都太弱,他从来没想过要认真,都是母亲和浪顶天逼迫才会修炼一下。

两个时辰过去天已经大亮,浪无忌走出洞穴凝神细听,后方远处好像有人声。

女子将匕首顶在自己喉咙上:“你不要过来!你们过来我就自杀了!”



青衣老者与十名练气修士连看都没看她,全神贯注地扫视着这附近每一片叶子,却没有发现任何陷阱,一练气修士朝女子冲去,女子连忙用匕首将自己喉咙顶了顶:“我自杀了!”

“不,你不会。”练气境修士停下后,一步一步往女子走去。

女子快速后退,匕首已经插入自己皮肤少许,道:“我爹是不是你们杀的?”

练气境摇摇头:“当然不是,是浪无忌杀了你爹,然后利用你,他见你长得好看起了歹念。”

“小心!浪无忌就在你后面!”那练气境突然朝女子身后看去。

女子没有相信却愣了那么零点几秒,就是那么短的时间,练气境便飞出一枚金币砸在女子手上,同时冲了过去,快速将女子给打晕。

青衣老者大声道:“出来吧,我们看见你了,你再不出来我们就杀了她!”

说罢拿了把龙泉剑往女子身上一插,一个血洞出现,血从里面流出来。

青衣老者道:“通知三座城的人,发出商会悬赏,将她带去丽日城在门口吊起。”

若老者刚刚下死手,浪无忌也不会现身,因为他现在没有了装备出去就是送死,他咬了咬牙,转身离去,若是那女子死去,他日后有机会一定让元本商会和遮月城府在巾国烟消云散。

数日后的晚上,朝云城杂货店里的许多东西不见了,女老板清点了下,少了一套盔甲,一些匕首之类的小型武器,还有其他没发现的就不知道了,桌面上摆着张纸,纸上写着:“借来一用,数日后还。”

药店也发生了同样的事,少了些很珍贵的药物,桌上留了张纸。

浪无忌躲在一平房后面的杂草堆里,将装备穿好,快速画了一张朝云城的地形图,细心研究了下,又跑去本地的元本商会打算偷鸡,却发现守备得太严,便从正门进入:“我来砸店,你们元本商会十恶不赦!”

“此人正是浪……”

这名打手话还没说完就被浪无忌踹飞了出去,砸在墙上晕死过去,浪无忌果断拿出新鲜出炉的毒气丸丢出八颗,整个元本商会被毒气笼罩,浪无忌口含解毒药快速将几名打手丢出门去,重重落在地上一片惨叫,然后碰上一名练气境。

道袍练气整个身体漂浮空中,双掌按来,浪无忌一拳轰出再一脚踹去,前者直接甩飞出去,在空中旋了个身比较稳当地落在地上,额头上冷汗冒出。

“你跑不了!”道袍老者比划了几个姿势,双目微眯地盯着浪无忌。

浪无忌轻笑了一声,拿出布匹开始搜刮东西,道袍练气见状大怒,猛喝一声:“筑基出龙拳!”

伴随着一阵诡异白雾冲入大厅,道袍老者双拳在烟雾中与浪无忌一只手臂过了几招,压下身子一个扫堂腿,浪无忌动都懒得动,将几把匕首用绳子捆好,只见道袍老者的腿扫在浪无忌腿上,浪无忌一点事都没有,道袍老者都是疼得倒退不已。

“你穿盔甲!”道袍老者捂着鼻子抵抗毒烟道。

浪无忌收拾好包袱转身,道:“你们元本商会多行不义,贩卖违禁药物,我会经常来行侠仗义。”

“哪里走!”



道袍老者追了出去,没多久又退了回来,不停地搓着手臂和双腿,冷汗直流。

“抓贼人啊!凡是不阻拦的都要定罪!给我拦住他!”

一群士兵追在浪无忌身后,听见士兵叫声的几个平民百姓从前面冲向了浪无忌,浪无忌一个翻身便躲了过去,放出几枚毒针射中士兵,顺便道:“你们这些人渣士兵连平民都不放过,元本商会贩卖毒药你们却不管,你们十恶不赦!”

“针上有毒!你们几个过来!快抬我们去医馆!否则就是包庇罪犯!”士兵在地上大声嚷嚷,不一会儿被平民抬走。

丽日城下,女子被吊在一根木桩上,下面堆起木材堆准备点火,几十名练气修士在旁翘着二郎腿坐着,有的在打牌,有的在讲笑话,不远处围着几千名士兵,一练气修士道:“我看他是不会出现了,这阵容就算几名气元境过来都会畏惧。”

青衣老者在元本商会的白衣老者耳边低语了一句,白衣老者跳上高台,怒道:“你们这群人这么密集做什么?散开!看到这样他还会出现吗?是不是傻!”

练气境和士兵立即往周围树林与城墙附近散去,练气境还嘴里嘀咕:“分明是你要让我们来,有什么吩咐又不说。”

“都几天了,去弄一弄那女的,让她叫大声点。”白衣老者道。

立即有练气修士拿了一根木棍过去,点燃放在女子手指头下面,笑道:“红烧美女大家见过吗?我也好久没玩过那么刺激的了!大家快看啊!”

顿时引来下方一阵笑声,本来这些人是没这么畜生,但只要那浪无忌不出现,他们就要继续在这里站岗下去,所以故意叫大声点让人听见,说不定浪无忌就在附近看着。

女子剧烈颤抖起来,随后惨叫不停,那声音撕心裂肺,让旁人听了都毛骨悚然。

“把她那张脸毁掉。”白衣老者道。

练气修士拿出刀在女子脸上来了几下,几条血淋淋的伤口不断往外冒着血。

“她晕过去了。”练气修士道。

白衣老者用手点在女子身上,女子痛哼一声睁开眼睛,前者道:“给她吃些疗伤药,明天把她一只手砍下来,后天把她一只脚扯下来,大后天……”

第二天,白衣老者有些不耐烦了,点了点头,练气修士拿了把刀过去,就要将女子手臂弄下来,他对女子道:“放心不会有太大痛苦,我祖传的庖丁解牛五秒就能将你手弄下来,再吃些疗伤药,你不会死。”

刀尖插入肩关节皮肤,还没下去,轰的一声爆炸,树林里几个士兵的尸体被炸飞出来,一声马鸣传来,一辆马车出现在树林之间的石桥上。

数千士兵顿时从各处冒出,几十名练气临空虚踏飞了过去,一阵阵箭雨从城门上射出,落往石桥处,不过由于距离太远,都没什么威力。

“哈哈哈,高紫台,看看我带了什么人来?”

浪无忌将几个头蒙着黑布的人从马车上压下,然后掀开黑布,此时一群士兵已将他团团包围,浪无忌丢出几颗炸弹,轰隆几声血肉纷飞。

“全部住手!”

白衣老者和青衣老者从人群中出来,看见马车旁的几个人,白衣老者高紫台神色不动道:“放了他们。”

浪无忌直接拿出把刀在下跪的女子身上一刺,女子啊的一声惨叫:“老公!”

这马车之旁,跪着三女两男,不知道与高紫台是什么关系,难道真是他老婆?一众士兵立即将弓箭给放了下来。

高紫台神色冰冷无比,道:“浪无忌,你敢!”

浪无忌用刀一砍,一男的手臂飞了出来,高紫台立即冲前,只见浪无忌举刀:“来,你冲过来!”

高紫台连忙止步,颤抖着手指着浪无忌:“你想要如何,说!”

浪无忌:“废话!”

一脚踹了过去,其中一个女的被踹得倒在地上喷了口血。

“好!行!算你狠!你不就是要人吗?把那女的给我带过来!”高紫台下令。

女子被带过来,浪无忌扫视几眼,见四肢还完整,除了手指有严重烧伤之外,没有别的什么伤痕,便取出几枚毒药让三女两男吞下,道:“他们吃了我的百毒爆体散,三日内没有解药必死无疑,这种毒药是我专门炼制的,不怕你能解毒,要是我发现我们两不安全,你就等着看你儿子和老婆被炸成血雾好了。”

说罢将几人推了出去,同时丢出几枚带着长长引线的炸药在桥中间。

“带过去!”

高紫台下令,一名练气将女子带上石桥,浪无忌道:“换个人来,这个人太厉害我打不过。”

高紫台快速扫视那些引线几眼,就要动手,只见浪无忌点燃一枚炸弹的引线,火苗很快烧到中间,高紫台快速伸掌一拍,只见浪无忌又丢出几枚炸弹。

“别,千万别,我认输,你浪无忌三天之内想去哪里去哪里,我元本商会不会动你分毫!”高紫台一点点后退,然后转身一跳落回人群中。

一名士兵交换了练气修士,抱着女子过去,而高紫台的家人过了桥中间便快速朝高紫台跑去,一男的道:“爹!他喂我吃了毒药。”

浪无忌将女子丢上马车驾马的同时点燃炸弹,引线快速烧往各个方向,一群练气修士大惊之下立即跳开,轰隆隆几声,石桥被炸毁,高紫台断手那个儿子掉落水中。

高紫台将儿子从水中捞出,大喊道:“解毒药何在!”

浪无忌道:“三天后自会给你,敢追杀我试试。”

士兵们看着浪无忌扬长而去,纷纷往两旁退开,青衣老者混入人群中,转眼消失在密林,不一会儿,十五名练气修士与青衣老者朝浪无忌追了过去。

浪无忌真气朝后方散发而出,感觉到有人,便加快速度往朝云城去,同时拦下一路人:“兄弟,这里是十枚金币,你将这封信带给元本商会的高紫台,再问他要十枚金币,就说是我说的。”

那平民男子接过金币和纸团,猛一点头,浪无忌又道:“一路上不要让人知道你有信在身。”

青衣老者追到河边,马车里空空如也,道:“他们一定去了朝云城,我们立即赶去通知那里的元本商会。”

一天后,高紫台的儿子和老婆肚子鼓了起来,像怀胎十月般,他急忙拉住管家问:“大医师还没到吗?”

管家连忙摇头:“从外州来至少也要半个月,老爷您看那浪无忌像在说谎吗?”

高紫台摇摇头,额头满是冷汗,整个丽日城的医师几乎都来过了,浪无忌下的毒无人能解,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毒。

“有一个人说带了信给您,老爷。”丫鬟道。

高紫台连忙快步而出,一名练气修士正拿着个纸团,高紫台一看,纸团上写着:“遮月城府的人正在追杀我,他们视你家人的命如草菅,你帮帮我吧,若还想要解药的话,事先说一下,解药从我这里快递过去都要一天时间。”



“该死!”高紫台连忙取出兵器冲了出去,命令道:“飞鸽传书给各大城本商会,见到遮月城府毕守轩等人立即扣押,就说是我说的,不,事成之后给两千金币!遮月城不用去。”

一名丫鬟进来对练气修士道:“外面那人说要十个金币,给是不给?”

“十个金币?”练气修士走了回去,对那送信人道:“是谁让你送的信?”

送信平民男子道:“一个身穿长袍的少年,他说把信送来还有十个金币,还说就说是他说的。”

练气修士想了想,道:“若他还想找你送信,带我去找他。”

送信平民道:“他给我信早就不知哪去了,让我去哪找?”

“既然如此,这十个金币你不用要了,滚出去,不然把命留下。”练气修士将金币收回。

平民无语摇摇头退出元本商会。

浪无忌又躲进一个山洞里头,对女子道:“这下你信了是他们杀了你爹吧?”

女子道:“要不是你,他们不会杀了我爹,也不会追杀我,罪魁祸首是你,不过我不杀你,你要为我爹报仇,不然我一生都不会原谅你。”

浪无忌摇头苦笑:“我跟你讲个故事吧,数月前我救下一个女孩和她妈妈,结果就因为我仗义相助和对方打了一架,我浪家上下数百口全被杀光就剩我一个,那我是不是要找那小女孩报仇?”

浪家发生的事遮月城人都知道,女子仔细想着,想了很久,道:“我并没有想要帮你,是你自己跳上船,你不跳上船就不会有后来的事。”

浪无忌笑道:“我也没有想要帮那小女孩,是她妈妈大声哭喊吸引我过去。”

女子又仔细想:“那谁叫你被吸引过去呢?为什么那么多人不杀偏偏杀你?”

浪无忌笑道:“我也没让你们在河中划船,那谁让你们在河中划船?”

“这是一个道理吗?显然、显然是那杀你全家的凶手记恨你,才会杀你全家,那凶手为什么不去杀那小女孩?”女子想了想又道。

浪无忌耸耸肩笑道:“那还是一个道理,显然是那元本商会不把你爹女两的命当命,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我也没想到他们这么畜生,本来我就与你们不认识,只是借了个船而已。”

女子又想了许久,突然看向浪无忌:“现在说什么也没用,我爹死了,我也被毁容了,你必须要对我负责,保证我的安全,并且给我一笔钱养老。”

浪无忌点点头:“行,到了安全的时候,我会让你去个安全地方,再给你一笔钱。”

女子指了指自己脸:“还要花钱给我整容,整不好你就要照顾我一辈子。”

浪无忌点了点头,将东西收拾,二人从朝云城水渠进入,走到最底部,将里头的石板推开,在夜色的掩护下来到民宅后面的草丛,一条狗跑了过来猛摇尾巴,浪无忌丢了块带肉骨头过去:“别叫!”

土狗舔了舔浪无忌脸蛋,叼着肉骨头摇着尾巴回到狗窝。

“这里是猪圈!”女子道。

浪无忌将茅草堆推开,出现里头一个小空间,取出一瓶丹药道:“吃这个伤好得快,而且还能避免被猪粪臭晕,我们所有东西都在这,你就在这时休息别乱跑,千万不要惊动那民宅里的人,连那条狗都不能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