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神逆 > 14 脑子有问题

我的书架

14 脑子有问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慢慢晃悠出小村,身后一声长笑传来,自己割嘴强行微笑男追了上来,数道人影先后而至,都是刚才那些人。

把浪无忌拦住后,割嘴强行微笑男道:“你是浪无忌吧?差点没想起来,短短时间都从300多名杀入200多名了,才没进州通缉榜没几天。”

“怎么?”浪无忌环视众人道:“你们都是练气吧?奉劝不要打我主意,我不仅是通缉犯,还是赏善罚恶哥哥,喏。”

说着取出令牌晃了晃,心道自己是喜欢杀人,却不想杀那些没什么明面罪名的普通练气,尽管这些练气也是在为某些商行医馆之类的工作,做了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割嘴强行微笑男神情一僵,没再继续说话。

外星文字长袍公子哥却道:“赏善罚恶使又怎么样?当中也有强有弱有好有坏,我就听人说你们邪无命被一个练气通缉犯给杀了,伯山连报仇都不敢,你也是通缉犯,比那邪无命如何?”

浪无忌没有说话,直接挥袖射出寒芒,众人惊愣间重型长针已射到公子哥面前,咔嚓一声穿透其刚刚打开的铁折扇,射入了其肩膀中。

“你!好胆!放肆!”

这些人刚想一拥而上,浪无忌退后一步丢了颗炸弹,轰地一声掀开地面,立即道:“最后一次警告,谁来谁死!”

众人退缩不已,浪无忌转身就走,却闻一声:“慢着!”

这声落下,周围白雾弥漫起来,是之前那故弄玄虚的人影。

这白雾有古怪,浪无忌虽看不清对方,对方却能准确找到自己位置,没多想丢出几颗炸弹,接着又丢出几颗毒气弹,寒芒一甩。

白雾散去,地上倒着几个尸体,包括那故弄玄虚的人影,只有村姑与持佛珠千金小姐没事,别的要么被炸死,要么被寒芒射死,包括那吸血鬼服装小女孩。

敢来拦他的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别看外表是小孩说不定都活了一大把年纪,比浪无忌年龄都大。

“一群傻叉。”村姑摇摇头,回去继续种田。

持佛珠千金小姐做了个佛礼,眼睛弯成一个弧度,侧身看向一地尸体,嘴巴微微笑,转身而去。

法器响起,浪无忌打开上面传来个声音:“你好我是凡仙游戏景然,老头有任务给你,自己考虑下去不去做,还有你现在的州通缉榜排名升到243了,他叫你自己小心,排名越高危险越大。”

浪无忌连忙回信息:“君子之交淡如水,没事大家互相走动走动,聊以寄慰,共度艰难险阻,有空共饮一杯。”

“好。”发完信息景然将任务内容发送了过来。

说是一男子求助,他爹借八万块矛盾买了饮品治病,身为儿子怀疑其被骗,说什么一百万也愿意喝。

浪无忌来到地点,男子拿着张合同之类的纸递过来,带着个口罩将脸怼到法器上,道:“我爹就在里面,现在他不肯说出卖饮品的人,去见见他吧。”

才进门口,男子父亲是老头,戴着口罩,一巴掌甩了过来,浪无忌吓了一跳退后一步,男子却被打个正着,老头怒道:“你还要你爹不要!”

接着又用手猛推他儿子脑袋,怒道:“你还要你爹、要不要!”



“DSDFGFSGFDSGSFDGDFGFDGDF~!!”

“你要你凭啥!”

三拳两脚不断,浪无忌尴尬在那,实在不好意思,将精彩内容给切了切,好一会儿后,老头有些气消,伸出手虚晃了一下,却没真打到儿子脸上。

“别急爹、别急爹,我请人专门过来看看。”儿子笑道。

“DSDFGFSGFDSGSFDGDFGFDGDF~!!”

“咱别说脏话,叔叔。”浪无忌道。

老头乱骂一通,又虚挥一记,差点打到儿子脸上,后者退后一步。

“这能治病滴!”老头再次一巴掌挥去,打个正着,发出啪的一声:“你是盼着你爸死,这东西就能治病!”

儿子道:“哪儿写的能治病啊。”

老头对身旁几位乡亲道:“没写但治我病!”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两个提菜篮老太婆从窗户望进来,不断笑着。

一乡亲阿姨道:“你说你没有好转了都。”

老头猛拍自己胸口:“好转啦!好转得多!”

浪无忌连忙上前安慰:“您别生气您别生气。”

老头转身对儿子骂道:“你几十了你混的啥?我不想提你我提你觉得丢人!”



提菜篮老婆婆道:“小时候没少挨打,哈哈哈哈~~”

浪无忌小心翼翼道:“我们是担心你被人使坏了,被骗了,这钱……”

“滚!”老头猛一挥手。

浪无忌接着道:“旅游,吃喝玩乐都行,咱不能白喝饮料吧,当药还是怎么着?”

“滚!我吃这我就是好的多啦,我减轻,承认了,我马上就会好啊,我买东西,人家给我有报酬啊,人家每个月给我发钱的呀,啥?我为啥不干呀?”老头比划道。

浪无忌道:“我看了您签的协议,拿着人家所谓的工资在帮着人家当宣传干部。”

“名誉上是宣传干部,我宣传不宣传也是我的事儿,真不是个东西啊你!”老头比划了下用手往儿子指去:“你还给我整这呢?”

浪无忌道:“叔叔您觉得这个事情也不太相信,咱听听咱伯山的老学究……”

“就是中!”老头道。

“就是中……”浪无忌微笑,愣然重复一句。

伯山老学究不知从哪冒了出来,道:“初步看呢没有那个金符文,没有银符文,只是一种饮料,保健品它也说不上……”

十几位提菜篮老婆婆挤在窗口上,其中一个道:“被洗了。”

“儿子还是心软的,撒手不管多安逸。”

“让他喝!”

“就是被洗脑了。”

“还不懵?”

“心理作用罢了。”

“我有钱我愿意喝!”老头比划笑道。

老学究问:“让你退你愿不愿意?”

老头道:“我不愿意!”

老学究一吹胡子,道:“那就得,愿意退钱我们一分不少你……”

老头猛道:“我不愿意退!不愿意!哪怕它一百万我也愿意喝!”

儿子将浪无忌与老学究请出了房子,苦笑道:“实在没办法,对不起两位。”

接着二人来到售卖甘露饮品的地方,老学究丢出一张封条砸在门面上,道:“现在这个店呢我们已经查封,产品违反规矩不违反,专家来鉴定。”

提菜篮老婆婆踏着滑板飞了出来,笑道:“你们封了,想让我死?”

另一老婆婆踩着溜冰鞋过来:“史上最强产品代言人!哈哈哈哈!”

十几名老婆婆接二连三冲来,大声叫道:“让他喝!让他喝……”

穿着华服老者负手走出,叹气道:“这老头被忽悠傻了。”

浪无忌与老学究正要走,一群老婆婆围了上来,一个个地送上鲜花,其中一个道:“这位赏善罚恶哥哥长得可真帅!”

前者接过鲜花,叹了口气:“面子,不过,也可能是那老头把8万块矛盾做什么去了,赖到这门面上,不过已经封了也没什么好说的。”

记得浪家也有个上年纪的长老奶奶,干过这种事,被骗了200金币,那时候想帮她找回,说是已经找回了,而浪无忌却认为没有,但由于老奶奶面子在那,也不好提,就二人私下交谈了几句。

回到伯山还没坐下来,上次找齐长征时,在酒馆外面那个老头又出现,拉着他道:“帮我个忙。”

浪无忌皱眉:“什么事我还要练功。”

老头道:“你不尊老爱幼吗?我是伯山的老居民了,现在让你赏善罚恶哥哥帮点小忙都不肯吗?”

“呃肯肯肯。”浪无忌起身道:“什么事?”

老头道:“我家那水表还在那转,已经关完水了。”

“有这种事?我帮你看看。”说着二人就到了老头所住的平方,拿蜡烛照了照,还真的。

老头家的用水开关都关完了,这水表为什么还会转?浪无忌挠着头,又去看了其他几家的水表,发现这些水表或多或少都有那么点在转,不同的是老头家里的是间歇性转,很慢,很难察觉。

浪无忌挠挠头,搞不懂,就不需要去懂,他也不是水管工,便道:“你邻居的用水量比你都大,而且他们家水管还没爆过,这些水表或多或少都有些转,我认为是正常,没什么大不了。”

老头闻言放下正吃饭的饭碗,道:“得,没你事了,我已经叫了伯山管这事的人来。”

接着就看到老头与那管水表的人激烈争吵,浪无忌摇摇头走远,嘀咕道:“现在的老头精力怎地如此旺盛?不累吗?浪费老子修炼时间。”

明天中午问号宝盒大会就会开启,趁着这点时间,浪无忌想修炼一下,一个美女走进竹屋,见浪无忌闭目养神,道:“有个任务需要你协助才行。”

是纪清泉,浪无忌面无表情,心中想着些什么没有说话,前者道:“怎么了?hello~goodbye~”

浪无忌还是没有说话,纪清泉笑道:“你不生气?”

浪无忌道:“生什么气?说这话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以后你只管在我面前继续说,大不了我也说,hello~goodbye~hello~goodbye~hello~goodbye~hello~goodbye~”

纪清泉笑道:“你看下内容,我发给你了。”

浪无忌不打算接,一来对这个女人反感,二来自己刚做完一个任务回来,金币都没领,懒得去,却见纪清泉打开法器,视频自己射了出来。

一个女的马车被一个男的马车撞了,女的原话是男的下车把女的给打了,后来男的被抓进了城守营,结果到现在还没有信息回复,不知道怎么回事。

浪无忌一看并未有什么大问题啊,说不定有什么事给耽搁了吧,为什么需要自己协助?也罢,大家都是赏善罚恶使者,跟她去一趟看看算了。

二人便来到神将觉醒城,直接进入城主府,浪无忌就觉得奇怪了,不应该是城守营吗?疑惑间便与纪清泉见到了城主,旁边二三十名气元境修士,装备看起还很好,闪闪发光的,还有一大群练气,大概六七十个吧,然后更外面还围着好几千的士兵。

只见纪清泉将法器怼到城主脸上,后者勉勉强强地说了几句话。

浪无忌便觉得有什么不对,提菜篮老婆婆怎么没来?想到什么,立即扭头走了几步,进入厕所施展隐身术消失。

果然,浪无忌刚消失没多久,赏善罚恶老头便出现,静静地等纪清泉说完后带着她走了出去,此时,一道剑鸣声震彻天际,青衣剑修出现,三人又嘀嘀咕咕了一会儿,一起消失。

躲在暗处的浪无忌抹了把冷汗,心道纪清泉是想让老子挡枪啊,是人干的事吗?这件事情明显非常的什么,比浪家被灭不会简单多少。

青衣剑修与纪清泉关系看起似乎匪浅,赏善罚恶老头又是空气,浪无忌心道刚刚要是不快点出来……算了,不想了。



回到竹屋继续运气疗伤,现在他的伤可以说完全好了,怎么说呢,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到了练气后一直没有好好运转过周天,有时间想多补补,刚开始打坐不久,那谁就进来了。

“你又来做什么?”浪无忌闭眼问。

“你怎么那么怂?有你这样的吗?”纪清泉道。

浪无忌道:“你有青衣剑修和老头罩着,我可没有,拉我挡子弹?”

纪清泉皱了皱眉,张着嘴巴刚想说什么,浪无忌立即睁开眼睛,道:“等一下。”

“怎么啦?”

浪无忌长袍卷起指了指纪清泉,道:“嘴巴张开。”

后者摇摇头,浪无忌还没来得及说话,哥几个就进门了。

沈寒凛道:“喜欢舌钉都不行吗,这个一般别人又看不见,影响谁了?”

韩行摇摇头道:“如果在其他部位纹身算是比较开放,那舌钉是跟某某直接划等号的,你真以为是好东西,还喜欢不行么?杀人犯很多还喜欢杀人呢,你也去学呗,首先你得分清你喜欢的是什么东西,你喜欢听主人话光屁股满街跑是你的自由,但不代表这是对的,该缉拿得缉拿该被骂就得挨着!”

纪清泉不屑笑道:“原来舌钉犯法啊。”

景然冷哼一声道:“懂了,滚去移花宫,别搁这恶心我。”

纪清泉冷笑道:“还和邪无命这种邪修称兄道弟的,脑子坏了吧?把人家一个村都给屠了还给他洗白真够hello~goodbye~的。”

徐真本来靠着门,闻言站直了道:“啊?邪无命也算邪修?我的亲姐姐,我多亏没告诉你我还屠城了,这世界邪恶的东西多了,邪无命真沾不上边,我看邪无命也没满世界说他多好多好让别人也模仿啊,你不喜欢是你的事,可别给人乱扣帽子。”

纪清泉不屑冷笑:“所以你还引以为荣了是吧,就这还对别人爱好说三道四,真有脸,打舌钉的人就得模仿某某了是吧,到底谁扣帽子啊?”

说着就将剑抽了出来,浪无忌连忙道:“别在这,我支持你们单挑,到外面去。”

徐真抡着拳头走到外面招手,叫嚣道:“屠城怎么了,我要是个写小说主角是我自己,杀点人没什么问题啊,那武侠小说里哪个不是一杀一大片,合着都邪修呗了?这都是正常的,搞那么多规矩你又不是老天爷,不要把吹牛的当真不懂啊?”

刘睿也走到了外面道:“你不知道人类都有阴暗面么,你私底下多阴暗都是你的事,你非得跳出来把公认不合伦理道德的事洗白还要来说我们,说白了舌钉就是男女那点事,私底下大家搞起来都很变态,可是没人会拿出来明着说,这是面子里子的问题。”

纪清泉拿剑走到外面,指着二人鼻子:“为啥不合伦理?你把一人揍了,你说因为他把你绿了,大伙会挺你;你说是因为看到他有舌钉,大伙只会觉得你是暴力狂!”

说着就和徐真打了起来。

浪无忌心道这娘们真敢车轮战啊,他也不练功了,弄了杯灵果汁,拿了块灵粮靠边上津津有味地看着,比什么都过瘾。

二人打了一个回合不分胜负,纪清泉气喘吁吁道:“上来就嘴臭别人不检点,原来自己是老漂客啊,那没事了噢。”

桂木站浪无忌旁边分着灵粮,笑道:“正经人谁打舌钉啊?什么和平演变贵物,哈哈~”

纪清泉见浪无忌等人多势众,转身一蹦逃走,声音从天空甩下来:“是是是,你说得对,笑得那么开心多少沾点。”

“多谢各位,这女人脑子有问题,不是我的菜。”浪无忌笑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