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神逆 > 22 污点证人

我的书架

22 污点证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想到带宋老三回伯山,浪无忌却觉得回去并非最好的选择,大运船行来头不小,也会影响州府给伯山施压,自己只要不回去在外面弄些手脚,就能将注意力引开。



不能说不知道伯山能不能抗住,回去看情况不能抗再出来,这不是他天资聪颖浪无忌的风格,做事就要往前看一步甚至十步。

也不能回映天湖,此时大运船行肯定想到了映天湖,尽管小岛大阵加强以后能够对付练气修士,但对气元境还是有所不足,而沼泽天然屏障,也并非普通士兵就完全不能进入了,只不过速度会慢一点而已。

所以浪无忌必须在敌人去映天湖之前,搞出些足够精彩的东西,将注意力吸引走,当下用法器叫了两位伯山的好汉过来,玖儿和一个叫秦荣德的胖子,二人实力比自己不会弱就是了。

一日之后带着宋老三进入小河图志城的青楼,叫了几个美女前来服务,二人坐在桑拿室中,宋老三问:“使者,我们不去伯山在这叫什么女人?”

只见桑拿室中浪无忌依旧身裹黑袍,翘着腿喝了口酒,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照着纸上这样说,要是不能说动大运船行,也不用去伯山了,我们也保不住你。”



现在宋老三真的认为浪无忌不会杀自己,相当于大运船行丑闻的污点证人,保都来不及,现在要担心的不是浪无忌和伯山,反而是大运船行以及其盟友势力,若猜得不错,此时他爹八龙城舵主,要么被革职、要么被打压了,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宋老三拿过法器,练习了下,随便打开了个直播网站,道:“我是大运船行八龙分舵的……,关于这个事,我简单说两句,至于我的身份,你明白就行,总而言之,这个事呢,现在就是这个情况,具体的呢,大家也都看得到,我因为这个身份上的问题,也得出来说那么几句,可能,你听的不是很明白,但是意思就是那么个意思,我的身份呢,不知道的,你也不用去猜。我只想说懂的都懂,不懂的我也不多解释,毕竟自己知道就好,细细品吧。你们也别来问我怎么了,利益牵扯太大,说了对你我都没好处,当不知道就行了,其余的我只能说这里面很混浊,牵扯到很多东西。详细情况你们自己是很难找的,网上大部分已经删除干净了,因此我只能说懂的都懂。懂的人已经基本都获利上岸什么的了,不懂的人永远不懂,关键懂的人都是自己悟的,你也不知道谁是懂的人也没法请教,大家都藏着掖着生怕别人知道自己懂事,懂了就能收割不懂的,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不懂。只是在有些时候,某些人对某些事情不懂装懂,还以为别人不懂。其实自己才是不懂的,别人懂的够多了,不仅懂,还懂的超越了这个范围,但是某些不懂的人让这个懂的人完全教不懂,所以不懂的人永远不懂,只能不懂装懂,别人说懂的都懂,只要点点头就行了。所以呢,就还是那就话,懂的都懂,不懂的我说了也没用,你心里明白就行,这个事呢,说到底,情况也很明显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所以也希望呢,你可以自己解决这个问题,懂了吗?”

“宋老三又来爆黑料了~”火爆指数直线上升。

就在这东西没发出多久,另一个关于宋老三的爆料出来了,而且,还不是浪无忌和宋老三这边发的,二人连忙点开查看。

只见一间豪华房子内,一些男女正做着一些不堪入目的事情,画面突然放大,其中有个男子长得像宋老三,该男子不停叫着:“请责罚我~!好舒服~~!我好贱~~~~~!我是一条狗~!”

宋老三连忙点关闭按钮,浪无忌皱眉,笑道:“你干什么?那么精彩的内容?”

宋老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完了,我这辈子就算不死也完了。”

浪无忌点开法器,查看下面的留言,还真有不少咒骂的,而且之前的直播也招到了质疑,他皱着眉头道:“这样注意力就被转移走了啊,你不腾清一下吗?”

宋老三垂头丧气道:“我真实的一面已经被大家知道,现在你让我还能怎么办?”

浪无忌笑道:“这有什么?不就是私人爱好吗?比你玩得疯的人多得是,让我想想。”

见其这么说,宋老三又生出希望。

一个时辰后,二人从小河图志城街头缓缓走出,浪无忌还是那个浪无忌,而宋老三只穿着一条游泳裤。

大街上众人围观过来,指指点点,此时,宋老三冲到十字路口大声道:“大家好!我就是近日视频中的宋老三,不错,我是个变态,但大运船行也不是个好东西!他们见我爆黑料就抹黑我,我相信大家私底下都会有一些见不得人的爱好!但我对大运船行所提供的证据绝对属实,百分百!我愿意用我的性命保证!”

“咚咚咚~!”说着就跪地上疯狂磕头,一边磕头一边道:“我愿发一切誓言!大运船行总舵主十恶不赦!为非作歹作奸犯科坑害百姓!无所不用其极!这种丧尽天良的人不应该存在于世间!”

路人一个个喜闻乐见,不到一两分钟数百人就围了上来。

浪无忌跳到场中,怒道:“你们一个个的望风使舵,碰到事情只知道围观看笑话,殊不知这样只会助长了那些恶人的气焰!我是伯山赏善罚恶使浪无忌,大运船行与我不对路,就想杀我家人威胁我,见我没有低头,他们就大肆雇佣说书先生抹黑我,拉通缉犯和江湖上一些正义之士来杀我!而你们,在做什么?对,你们只是蝼蚁不值一提,在他们眼里你们连人都不算!呃。”

浪无忌快速想了想,只见周围嘘声大起,他又连忙喷着口水大怒道:“你们还会什么?什么都不会!只有我一个人战斗永远不可能赢,现在大运船行正处于丑闻的风口浪尖上!不要告诉我你们不会做!我们走!当我倒下的时候,下一个也许不会是你们,但可能是你们的亲朋友好父母子女,最终轮到你的时候,你发现孤身一人了!”

说着拉起宋老三蹦向空中,此时,数十道人影快速袭来,全部都是气元境修士,来者大怒道:“放肆!浪无忌你还想走!?”

咔嚓砰砰!浪无忌拉着宋老三紫气一转,刚想择路而逃,一道雷火之光从旁激射而出正中两名气境,该二人猝不及防下当场化为灰烬!

“浪兄,赶紧带人走吧,这里有我撑着。”玖儿的身影出现在一座民宅之上。

“好胆!一起杀了!”八名气元境朝浪无忌和玖儿杀至,后者大手一挥数团雷火巨球当空飞去,轰鸣声不断,八个人影被炸得不断摇曳。

浪无忌相信玖儿的实力,已逃出小河图志城外,二十多名练气与一名全身被黑雾笼罩、只看得见铠甲的男子出现。

二话不说飞起一棒砸来,浪无忌丢出几枚炸弹同时长袍一卷,紫气包裹而去,砰的一声。

浪无忌脸色大变抓着废老三飞退开来,没想到对方能一棒子轻易破解紫气。

那二十多名练气并没有趁势进攻,而是站原地双手抱胸或负手而立,其中一个笑道:“浪无忌,你怎会是暗黑大圣孙空空的对手?认命吧。”

那黑雾铠甲人大棒抗于肩上,大笑道:“把那人丢了,我让你三招,三招后你还不败,就走吧。”

浪无忌大怒刚想丢开宋老三冲上去碾死这杂碎,只听一声咆哮从天而降:“暗黑大圣,什么垃圾玩意儿!老屠我一只手剁你!”

说着一个满身横肉的胖子出现,左手拿着把生锈不堪的大菜刀,右手提着一条链子,顶部挂着把充满血腥味的镰刀。

老屠秦容德朝浪无忌摆摆手示意他走,嘴里吧唧吧唧不断咬着什么东西,狰狞笑着,瞪着暗黑大圣一干人道:“嗯,看起来味道不错。”

浪无忌愣了愣,没有多想拎其宋老三朝旁密林射入逃窜。

“哪里走!”暗黑大圣一跃而起,一棒子朝密林砸去,二十多名练气纷纷出手。

“鸡肉味!”老屠秦容德浑身肌肉一颤,抡起胖手一甩,铁链朝空中电射而去,镰刀眨眼间钩在暗黑大圣孙空空身上。

孙空空大惊之中还没来得及砸出棒子,已被扯了下去。

进到森林里逃窜了一会儿,见没有人追来,浪无忌笑着将宋老三放下,又拿出法器打开,进入直播间道:“各位观众,现在我和宋老三正被追杀,看到没有,远处正爆发激烈战斗,路过打抱不平的好汉正与通缉犯,暗黑大圣孙空空交手。”

镜头怼往上空,惨叫厮杀声从不远处传来,一抹抹法术光芒此起彼伏。

宋老三将脸挤到镜头前,疯狂叫道:“他们想杀我灭口,掩盖大运船行为非作歹的事实!这不是我信口胡说,一切都是真的!”

浪无忌又抢过法器怼自己脸上:“宋老三以前就是个凡人,我们死了,等这一切发生到你身上的时候……”

说罢二人又返回小河图志城,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既然不回伯山,浪无忌打算干狠一点,将宋老三安置在一处草丛中,借着夜色掩护,从坟地的一条秘密通道进入城内,因为水渠已经暴露了。

之前他也不知道有这条秘密通道,见几个乞丐突然出现在森林附近才发现。

在杂货铺拿了一些东西丢下金币后,浪无忌又返回草丛,开始大量制作木棍炸弹,一两个时辰就弄了差不多一百个,装在一个大包袱里。

宋老三问:“大哥,这么多足够把一个城的修士都给杀光了吧?”

浪无忌道:“你不懂,这不是用来杀人的,他们可以追杀我们,我们却不能明目张胆的杀他们,这就是现实,明白不?所以既然不能来明的就来暗的,在城里炸会影响到错综复杂的关系,那我们就在城外炸,阴他们一两次,我们逃跑就轻松多了。”

有修士发现二人又出现在富春城附近的小道上,一时间,花开富贵州的众多江湖上的豪杰、恶人啊什么的,不管实力高低都把注意力投向富春城。

浪无忌在周围埋好五十根炸弹,并与废老三坐在太阳椅上吃着几颗野果,已经有人发现他们在这里,却还不敢过来。

“死到临头还不自知,赏善罚恶使徒有虚名罢了!”

声音落下,五名通缉犯和二十多名江湖人士同时从四面八方出现,二人当做没看见,看戏似的,就当这些人不存在。

各种法术砸了过来,紫气徘徊不断拦下攻击,浪无忌浑身一震,寒芒直刺苍穹,追得五名气元境通缉犯抱头鼠窜。

“一起上!赏金大家一起分!”有一人喝,又有数十人加入,总共四五十修士朝道路边上的二人蹦了过去。

浪无忌神情振奋无比,等大部分敌人都进入陷阱的刹那,猛拽椅子下的引线,同时紫气护住周围,轰隆隆隆~~~~~~~~~~~

动静传出了几十里,练气敌人尽数被炸成飞灰,五名通缉榜高手晕头转向,浪无忌从椅子上猛然爆起,红线漫天红芒闪烁,一颗颗西瓜被拍爆。

不到一两分钟时间,二人搜刮了一些值钱、体积较小的法器之后,再次失去踪迹。

白衣剑修落在满是尸骨残骸的痕迹附近,道:“他用了炸弹,浪无忌的确会使用炸弹,一直没有用是想留着阴我们。”

正当这个消息还没传到搜捕浪无忌的江湖人士耳中,八龙城外也发生类似的事,七八名通缉榜上的高手身死,数十名练气修士尸骨无存。

八龙城又热闹了起来,而此时,浪无忌与宋老三以乘船抵达映天湖中的沼泽,前者道:“我老婆住在这里面,事情闹得太大,这里也不安全,必须寻找其他地方暂时躲避,才是万全之策。”

见浪无忌回来脸色不是很好看,繁霜等人老老实实收拾东西,准备逃难。

前者拿出地图点了点东北方一角,道:“现在离开花开富贵州我们会更危险,却可以制造出我们已经离开的假象,实则躲往这个地方。”

此时,八龙城贫民窟被人围了起来,有人说,浪无忌就躲在里面。

此区域大部分平民都逃了出来,大量的士兵和修士重重包围,众人冲入平民窟中,却发现一个帐篷上写着:“浪无忌之墓。”

二十多名练气修士缓缓接近,却不敢动那帐篷,毕竟浪无忌善用炸弹的名声已是众人皆知,一个气元境强者从远处发出一道光,光芒打在帐篷之上,整个帐篷燃烧了起来,似乎什么都没有,过了一会儿后,修士们用方法将灰烬方附近翻了翻,还是什么都没有。

此时浪无忌与繁霜、大黄,郭柔柔等30丫鬟,以及宋老三,乘坐十艘渔船沿水路前往花开富贵州东北方,逆流而上速度有点慢,却可以抵达大奇山附近。

天下修士都将目光投往了八龙城,智商高点的,也想到浪无忌与宋老三会躲回映天湖,却没有想到此时他们已经往东北方而去,映天湖面积如此大,派出数千上万的,甚至几万的军队都监视不过来,谁知道他们会从哪个方向逃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