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神逆 > 26 坎壈大酒店

我的书架

26 坎壈大酒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浪无忌静静跟在马车后面一声不响,让周素馨觉得有什么不妥,这人在周家几天大老爷们似的,吃这种亏也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报复。

20多名坎壈城甚至附近的公子小姐进入总统包厢,浪无忌道:“小姐,小仆等在外面即可。”

周素馨愣了愣,道:“你不进来吗?”

浪无忌道:“若小姐有什么事,叫我一声即可,在这里也能保护你的安全。”

说着就与其他几位保镖站到一边。

前者点了点头进去,心道这大老爷们不进来,还怎样整他?浪无忌没想那么多,来周家无非就是保全自己与繁霜和宋老三等人,他一个能战气丹境的练气修士,做男仆只是个幌子,怎么可能真干男仆的活?

他来的路上已经想好怎么整周素馨,想想觉得还是算了,自己以前在浪家的时候,还不是天天在外面玩?有时候这种地方也没少来,真要比的话,区别还真不大。

此刻他已经换上热血奇兄弟专门为他打造的盔甲,内含100枚重型长针与500枚牛毛银针,储物袋中还有100枚钢管炸弹,若不用储物袋装的话,身体后部大概能装五十枚炸弹包括毒气弹,现在不仅容量增大,安全性还高了很多,即便被直接打中也不会爆炸。

比如在八龙城外,若真要生死战的话,不提前将炸弹和毒弹丢完,等敌方法术完全饱和打击到身体上时,便自己给自己引爆了,蠢得很,这也是用炸弹的弊端,所以其他修士不会在身上携带炸弹。

除此之外,他气穴与气海中润养的三十枚重型长针,已经具备功能,无须天蚕丝便能气机交感,远程超控范围比其他针要宽广,威力也更大,就是每次使用耗费的紫气较多,紫气就是他体内的真炁,比体修一重强大概十几倍的真炁不仅能保护肉身,还能离体攻击敌人或防御,这也是以前保护盔甲内装备所用的手段,有了目前这套全新盔甲和装备之后,紫气便可完全释放出战斗力。

所以这几天内,他除了保护周家安全之外,还特别学了一门比较烂大街的指法,给自己手臂上安装了一枚纯金刚的机关假手指,专门施展这门指法,也就是普通练气修士和气元修士经常用的一招‘漫天花雨’,专门用来装X,还起了个好听的名字‘漫天星辰’,这门指法经过他真炁奥义的改良之后,威力极其恐怖,消耗比无丝长针更多,若非对上气丹境,就很奢侈了。

因为根本没有哪个气元境值得用这招杀的。

杨逍遥出来上厕所回去的时候看了他一眼,笑道:“一起进去玩吧,站在这跟门神似的,你们几个也一起进去吧?”

浪无忌摇摇头:“我就一下人,不进去了。”

杨逍遥笑道:“什么下人不下人的,在我家下人也一样,你进不进去?不进去就是不给我面子,无忌兄?”

“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浪无忌只好进去。

一个巨大的包厢内,有好几个单独的游戏室,还有好几个大屏幕,各种高级奢华的桌子椅子上摆满各种名贵酒水,周素馨与林夕儿和其他几名坎壈城千金正在蹦舞,一群男的正在旁打游戏。

杨逍遥指了指偌大游戏桌,每人正扮演着一个气丹境在场中厮杀,每队五人,众人笑笑闹闹的,打完一句说了几句‘hello~goodbye~’

一个叫边城夜少的公子道:“逍遥哥带这家仆进来作何?”

杨逍遥伸了伸手道:“介绍一下,轰动整个花开富贵州的浪无忌,还有那宋老三,都到了我们坎壈城了,今天宋老三没来,而这是浪无忌本人。”

浪无忌向众人拱手:“见过各位公子。”

边城夜少笑容僵了僵,道:“哦,你就是浪无忌,不错,一起玩吧,你会吗?让个位置给他~”

浪无忌伸出袖袍摆摆手:“以前玩过,现在不会了。”

楚狂道:“我听说你被人做成人棍,可有此事?我看你现在好好的啊?衣服下面鼓鼓的,装着什么东西?让大家看看不建议吧?”

来之前,周素馨与众人说过此家仆十分可恶,希望借大家的手好好惩治几下,众人中,只有这楚狂是气元境,不过年纪与浪无忌差不多已经是气元境,很不一般了。

浪无忌长袍上的锁扣自动解开,长袍滑下,露出里头一整套金刚盔甲,道:“小的的确四肢尽断,现在只能这样维持战斗能力。”

林夕儿从跳舞机上走了下来,哇地一声打量着浪无忌,道:“盔甲下面真的没有手耶,但是看不到脚,你们浪家真的被杀得只剩下你一个吗?谁做的?那么狠?”

浪无忌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遮月城没人敢动我家上下数百人的尸体,除非我回去收尸,而我又与遮月城府不对路,所以一直没能回去,打算过段时间再说。”

周素馨走了过来,道:“你还真惨,所以逃我家避难来了?那也不能整天吃吃喝喝啥也不做啊?当度假呢?”

浪无忌尴尬笑了笑刚想将长袍穿回,叫军哥的公子连忙跑过来,上下打量盔甲,道:“这盔甲是专门定制的吧?工艺比我们学院都高,能不能脱下来给我们看看?”

见浪无忌好说话,众人也没有想继续为难,军哥的要求也没什么过分,只是单纯想看看。

浪无忌点点头四肢断口一伸,机关咔咔咔地响了几声,盔甲全部脱落下来,在众人面前自动组合成一个人形,然后他自己则用紫气凭空漂浮在空中。

一众女子愣然看着他,众人惊叹出声,没想到视频里大战群雄的浪无忌真实情况是这样子,没有了四肢,这怎么做事啊?怪不得周素馨说从来没见过他干活。

军哥检查着盔甲里的机关,不断点头:“无忌兄的盔甲当真不错,上哪买的?我也想弄一套,有空想请你到州体修学院来展示一下战斗技巧,若能像你这样凭借一具盔甲战斗,我想我们大巾国体修的战斗力,将会上升好几个台阶。”

浪无忌笑着穿回盔甲:“是伯山一位铁匠帮忙制作的,1000金币一件,不过还要有点交情才行,外界的普通铁匠做不出来,不过有点实力的铁匠应该不难。”

楚狂与另一名千金与周素馨说好要教训一下这个浪无忌,但是目前这个情况周素馨自己都不出声,只好与女子一起出门:“我们出去转转,很快就回来。”



“要不要一起玩?不行就唱首歌?”军哥拿了个话筒过来,浪无忌尴尬无比,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比去~付老二~”一魁梧人影路过商店玻璃柜台。

楚狂的女朋友正拿着瓶香槟要往回走,突然感觉下面有什么东西被轻轻挑动了下,大声尖叫了声,楚狂连忙冲过来:“怎么回事?”

女朋友乐乐按着自己超短裙往一魁梧男子看去,怒道:“那个人摸我屁股!”

“站住!”楚狂快速冲过去按住那人肩膀,只见其转过身来,却是一名白魔人。

“干你娘的死白鬼敢摸我女朋友!你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楚狂毕竟也是体修学院的高年级学生,体修一重,还是楚将军的儿子,平时高级体修功法没少练。

一拳一脚与白魔人互打不分胜负,惹来了几个保镖,白魔人快速退后,警惕道:“马德法克~!”

“干死他!”楚狂一声下令,五个气元境保镖爆射而去,追着白魔人男子在走廊上乱跑,很快不见了踪影。

“跑你DFDFDF!?待会儿带他尸体过来见我!”楚狂喊了一声,便兴致高昂拉着女朋友手回到包厢。

杨逍遥问:“刚才怎么回事?似乎有打斗声?”

楚狂笑道:“没事,一个白魔垃圾,让欢叔他们解决去了。”

“白魔人?哈!敢跑到我们地盘撒野?你没告诉他逍遥哥在这里吗?”军哥笑道。

杨逍遥皱了皱眉,道:“这酒店是奇山三当家郭天龙在管理,那白魔人想来也不认识郭天龙,怎么也要卖我个面子,大家接着玩,不必理会。”

于是众人又继续该玩游戏的玩游戏,该跳舞的跳舞。

没多久,包厢门被人砰的一声打了开来,来者并不是那欢叔等人,而是十几名着装统一的黑色长袍气元境,带着大墨镜,浑身气息浑厚,伸手指了指楚狂与乐乐二人,道:“你们跟我走一趟,不关事的让开。”

杨逍遥连忙拱手道:“几位,我是城主府二公子杨逍遥,请……”

黑衣气元境看了他一眼,道:“知道你是谁,这事做不了主,让他们走一趟,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喂,你们是不是不认识逍遥哥啊……”军哥刚走过去,便听咔嚓一声骨骼爆裂响起,黑衣气元境将其一推,道:“我不想再说第二次。”

“好好,我们跟你走,在坎壈城内这么不给我面子,得,马上联系我爹!”说着杨逍遥立即用法器按着什么。

砰的一声,杨逍遥手中的法器被捏碎,众人惊叫了声,只听黑衣气元境道:“杨公子,请,三当家说要见见你。”

浪无忌神色凝重,心道这个酒店是奇山三当家管的,竟可不给杨逍遥面子,怎么说都是城主府二公子,摆在除了遮月之外的任何一个城,换了自己也不敢轻易得罪,看来那白魔人来头不小。

众人被十五名气元境、二十名练气境押送到一间方圆百米的黑石大厅内,周围站着三十个练气修士和五名气元,加上之前的就是五十个练气与二十名气元境,这场面丝毫不下于浪无忌上次与纪清泉去城主府。

一模样普通的西装年轻男子正坐在正中的黑石大椅上,指了指楚狂与乐乐,道:“带他们过来。”

楚狂大怒道:“欢叔他们呢?你们把他们怎么样了!这里是坎壈城内,容得尔等放肆?!”

话声刚落,五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被丢了出来,年轻男子笑着又指了指杨逍遥,道:“你爹让你马上回家,楚将军的儿子惹了不该惹的人,周家的也可以走,别的想留就留想走就走,我不勉强。”

杨逍遥拱手道:“三当家与我爹交情匪浅,不知那白魔人是什么来头?竟让三当家连我爹的面子都不卖?”

三当家哈哈笑道:“逍遥公子并不认识白魔帝国微器商行的贵客并不奇怪,他刚到坎壈城,别说是你爹,就算州府主来了也要毕恭毕敬。”

当下杨逍遥一方有人低声道:“微器,就是生产储物袋的商行。”

坎壈城二十多位公子小姐们闻言顿时神色猛变,三当家笑道:“行了不跟你们废话这么多了,楚狂和那叫乐乐的留下,其他人可以走。”

林夕儿突然蹦出来道:“就算是白魔国微器贵客又如何?就不可以遵守巾国修行界规矩?这可是在巾国,不是在白魔国!”

“修行界规矩?哈哈哈~!”三当家忽地站起,大步走了过来,怒道:“一个林家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也敢跟我说修行界规矩?”

杨逍遥连忙将林夕儿给拉了回来,道:“三当家不要与她计较。”

只见三当家一动,数十名修士一起靠了过来,杨逍遥等人连连后退,当中有某家千金大声道:“我们走~!不关我们的事!”

这是国与国之间的较量,体现在旁枝末节中,别看杨逍遥是城府公子,在这种大势下也不得不低头,浪无忌皱了皱眉,上前一步拱手道:“奇山三当家?久仰,在下浪无忌。”

三当家停下脚步,笑道:“杀了我五个气元境,是个人物,想管这事怕是伯山也罩不住你,怎么?”

浪无忌突然哈哈狂笑,神情疯狂道:“来,一起上?让我看看大奇山是否浪得虚名!”

杨逍遥众人惊悚无比地看向浪无忌,刚刚表现一直很低调,此刻像换了个人似的,也不看看人家多少人?疯子!

此时黑石门封死,楚狂推了推纹丝不动,满身冷汗地转身过来,道:“他完了,快靠近我,以免被误伤!”

刚刚那情况,最多只是楚狂与乐乐被押走去做什么事而已,现在完全不同。

“杀了他!”三当家一招手,气息爆涌,十多名气元境率先朝浪无忌冲去。

只见后者动都没动,等到这十多人近身时,忽地踏出一脚,咔嚓咔嚓咔嚓!砰!砰!砰

十二个气元境朝他脚下滑落,一个个像纸片一样被一脚踩成肉泥,方圆几米凹下一个血坑,全场落针可闻。

“怎么可能!”三当家连连后退,与众修士汇聚到一起,道:“你是气丹境?”

浪无忌笑道:“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你们今天都得死!”

说着双臂一震,数不尽的牛毛细针与挂着血丝的重型长针电射而出,三当家等人连连祭出法器爆出一团团法术,却被立即打了回来,一个接一个气元境和几个几个的练气境不是西瓜拍爆,就是身上被打满了洞倒飞出去,不一会儿,只剩下三当家身负重伤跪在那里。

“我……”

“砰~!”西瓜拍爆声再次响起,无头尸体倒在地上。

浪无忌转身一脚踹在黑石门上,大门四分五裂,众人惊呆,前者道:“回家,愣着干什么?对了,那欢叔的尸体在那。”

他们走后没多久,黑石大厅裂开条口子,白魔人正哼着小曲儿进来,看到一地的尸体愣了愣,转身又将门关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