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神逆 > 34 气癌

我的书架

34 气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一种爱叫做放……”李少龙正拿着一杯茶在办公室喝着,一边喝一边扭着肥肥的肚皮,因为刚刚收到一份特殊加密的文件,朝廷要重用花开富贵州体修学院,将那电磁脉冲炮的研究措施连夜进入加紧状态。

作为花开富贵州退休的州防备军上一届统帅,他虽然身无官职,却是一个重要的纽带人物,因为人人都知道体修学院那五个老头都是他昔日手下大将,当他把这一消息告知,体修学院等人十分兴奋,说等尘埃落定后,来与他共同庆祝。

正扭着扭着,他突然‘呃’的一声,捂着心脏跪在地上,伸手想去拿旁边桌子上的药瓶,可是,一个曾经的体修九重,竟然无法拿到那近在咫尺的救命稻草,啪嗒一声倒在地上。

“少龙!少龙!”几分钟后,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婆婆从旁边房间冲了出来。

……

原本正犹豫着继续质问浪无忌是不是忽悠,赤树等人将电磁脉冲炮的图纸发给了李少龙,后者不久就传来消息,说皇帝陛下已经亲自下令,安排大学士与兵器部专门负责此事,说什么,还想见一见这个少年,五人立即放弃了索要远古炼体功法的念头,大喜中安排对接。

“什么?老大帅病重了?!”赤树手中的法器差点一个不稳掉落下来。

说是李少龙旧疾复发,住进了VIP病房。

众人急匆匆就要出门,而这时,学院上空的空间破碎,一艘穿云舰缓缓下降,舱门打开,防备军司令出现,却见院长等人的神色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皱眉问:“什么事?难不成图纸失踪了?”

院长赤树连忙道:“不是!是老大帅病危了,一定是旧疾复发了!”

“什么?他现在在哪里!”司令连忙问。

“穿云舰!司令赶快带我们去小河图志城!”赤树几个人冲了上来,挤进船舱。

副院长三德愣了一声,连忙道:“差点把他给忘了!新副院长呢?”

浪无忌昨天忙着和慕容燕传巡视学院的九座远古大殿,一觉醒来还没来得及刷牙,便被三德强行拖着进入了穿云舰。

懵懂间,只听三德问:“你小子是不是说过要给老大帅看病?你可有办法?”

浪无忌愣了愣,赤树摇摇头道:“老大帅的病天下无人能治,恐怕只有再造金丹才有回转之力,只是医圣手上也没有这仙丹啊。”

“要不凑钱去买一颗?”副院长英道看向司令。

防备军司令没好气看了他一眼,沉默不语。

浪无忌道:“我曾与李少龙老爷爷见过一面,不过也不确定他得的是什么病,当时说要前往他家拜访,一时有事就耽搁了,几位口中的老大帅是否李少龙前辈?”

副院长三德连忙道:“那是自然,还能有谁称得起老大帅这三个字?听老大帅提起过你,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见三德病急乱投医,众人不抱希望,这种修行界的绝症,是没可能治疗得好,若是什么稀奇古怪的顽疾,说不定还能有点希望。

赤树院长叹了口气,无比绝望地道:“气癌,修行者最严重的一种不治之症,类似凡人的癌症,若凡人得了癌症还能有修行界的灵丹可吃,可修行者的癌症,就不知道找什么药了,目前唯一有效的药,只有在世人仙炼制的再造金丹,再配以医圣水平的医术,才有可能,还不是百分百。”

防备军司令军服老者,也叹了口气道:“想当年我只是老大帅手下一名小将,若不是他提拔也不会有今天,可是放眼整个天下,在世人仙有没有都不好说,又去哪找再造金丹那玩意儿?不过情况也许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差,我已经联系小河图志城医师院,十分钟后,他们会给我明确答复。”

“撕裂空间!直接前往小河图志城!”军服老者对女后勤道。

咔咔咔的震动声传来,穿云舰陡然加速,以比刚刚快十倍的速度往小河图志城飞去,军服老者的法器响了起来,忙问:“情况怎么样?”

神色变化之中,军服老者脸色极其难看地挂断了法器,道:“院长刚刚跟我说,他们已经咨询了医圣,说是,三年前就给老大帅看过,说……命中注定的。”

众人神色彷徨进入小河图志城医师院,在VIP病房外看见里头奄奄一息的李少龙,穿着白袍的老者让他们进入办公室,打开法器射出一道光幕,手指了指上边,道:“没错了,你们看吧,癌细胞已经占据了整个丹田。”

众人正愣着,白袍老者神色忐忑地扭过头来,不知下一句该说什么。

军服老者率先走出办公室,白头发老婆婆哭着跑了过来,呜呜道:“他早上还在笑,我发现的时候就已经倒在地上,呜呜呜~”

一名少女神情呆呆地看着琉璃窗内,是姬舞,这个蛮不讲理的姑娘仿佛瞬间老了十多岁,面无华色,喃喃道:“没事的,只是暂时昏了过去,医师门正在抢救。”

众人沉默着挤着脸往病房中看去,几名医师与一名大医师正神色慌张地不停走动。

“老大帅~!呜呜呜~!”老者三德憋不住趴在病房门上哭了起来。

气氛十分压抑啊。尽管与李少龙只见过一面,又与学院的五位老头不熟,之前还差点闹过矛盾,不过浪无忌还是了解过那胖老者的一些信息,曾经的体修九重,在一次冲突中受了重伤,一下跌落到体修一重,从此退休养老,具体的情况不好判断,因为能找到的资料有限。

病房里的警报声不停响着,显然抢救到了紧要关头,浪无忌拍了拍军服老者,道:“让我进去试试,他们尽力了。”

众人愣然看向浪无忌,后者道:“确实是气癌,大医师没办法的,让我进去试试。”

军服老者看向白袍医师院长,道:“让他试试?”

医师院长面无表情按了个按钮,里头的大医师接了法器,便打开了门:“什么情况?”

医师院长将门挤开,道:“所有人都出去,没你们的事了。”

浪无忌进入后将门给关上,发现李少龙几乎已经死了,若从修行界医道角度来看,现在丢十颗再造金丹下去都没用,若能早上十分钟,他能操作的空间就大很多。

此刻不容多想,一身牛毛银针迸发出来漂浮空中,紫气将病床缓缓覆盖,同时袖袍按在李少龙不断喷着空炁与鬼炁的胖肚皮上,将这两种炁大量抽离出来。

一分钟后,他抹了抹额头的汗水,上百根牛毛银针闪电般射往李少龙体内,众人透过琉璃窗看去,只见李少龙肚皮上有无数光芒在跳动,又过了两分钟,浪无忌快步起身,脸色苍白如纸地打开病房门,道:“我要大量生炁和五行炁,少量邃炁、少量生命本源、少量萌发精华、少量盛放精华、少量归藏精华、少量风水天机,若是有一丁点先天五行炁或造化胎息更好。”

“马上就有!”白袍院长闻言顿时振奋转身取出法器,朝办公室跑去,一众医师连忙跟去。

“情况怎么样!还有救吗?”赤树忙问,其他四位老头几乎处于崩溃状态,竖耳聆听。

浪无忌摇摇头:“若我们来早十分钟,那我至少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把握,现在只能看院长取来东西的速度,严格上来说,李少龙前辈已经死了,只差魂魄完全离体,而他又不是金丹修士,若魂魄完全离体……”

“快快快~!”众医师飞快从其他楼层取来了几个玉瓶,举着手就往这边扔来,数名老者轻松接住,小心翼翼交到浪无忌手里。

紫气一裹房门关上,李少龙的肚皮再次出现无数光芒,五分钟后,警报声停止,众人进入房间,只见病床上的胖老头正恢复呼吸,虽然很慢,却活了过来。

“这怎么可能?!奇迹!这就是奇迹!”白袍医师院长竖起一根手指望向浪无忌,与众多医师正快速检查着仪器,发现李少龙真的活了过来,一个个神情激动无比,发呆了几秒,又极度疯狂地忙碌了起来。

而姬舞与白头发老婆婆也冲了进来,喜极而泣地不断说着什么,此时,李少龙家里的其他人才赶到,五名老者和军服司令正对这些人解说着目前的情况。

见浪无忌面无人色地走了出来,军服司令忙道:“现在算是救过来了?”

前者无力点点头:“算是救过来,等我休息三天后,再次给他施针,才算大功告成,给我找间卧室,有什么事通知。”

被几名医师带往院中休息单间,浪无忌一路上不停地被询问着,可他连张口的力气都没有,只道:“等我有力气再说。”

很快,李少龙死而复生的消息从花开富贵州防备军中,快速传开,无数频道报道着这一震撼的消息,有关人士认为,那只是偶然,有一位不透露姓名的大佬说,李少龙还是要死,气癌是没可能缓解的,只不过晚一两天而已,这也是整个修行界都没办法的事。

“李少龙是谁呀?”

“这你都不知道?上一任花开富贵州防备军大帅~!”

“呜呜呜呜~一代中流砥柱,希望来世再相聚!”无数评论在修行界专用法器上发着。

小河图志城医师院大门立即被各种人头塞满 ,日夜之间,愁眉苦脸、叽叽喳喳着。

而浪无忌的休息室时不时打开,拿在医师手里的一些灵石、药材、油炸豌豆、咖啡、奶茶、长条形包状物、可口可乐不时往里边飞入,接着又咔哒一声立即关闭,无人知道里头的人在干着什么。

三天后休息室打开,数名各城医师院长连忙跟在浪无忌身后,用崇敬无比的语气说着什么,其中一个道:“今天是要施针吗?你有把握?到底是怎么救过来的?光凭施针这怎么可能?能治好吗这可是气癌?”

“无忌老师,请指点指点我们吧?李少龙前辈还能活吗?”

浪无忌闻了闻自己身上浓浓的草被烤了的味道,说道:“今天施针还要看情况,等我搞完再说吧,别给我压力。”

浪无忌又进入了李少龙病房将房门关上,理都不理一群叽叽喳喳的人,紫气涌出覆盖病床,牛毛银针光芒闪入闪出,各种精华与炁随之进入李少龙的身体。

琉璃窗中,病床完全被白芒覆盖,而浪无忌整个人几乎静止,除了无数银针在不停跳动,等他收针站起来时,甚至脚步不由自主地晃了晃,面无血色,只见其打开房门道:“今天是第二次,还要最后一次,李少龙前面目前已经没事了。”

接着又是一群医师疯狂进去检查李少龙的状态,浪无忌又前往休息室。

一天之后,休息室的门口打开了,几名院长快速跑了进去,里头传来声音:“让想了解情况的人都进来,人数有限,别挤得我没地方坐就行。”

等人头塞满了休息室,静静地等待着的时候,浪无忌道:“你们想知道我是怎么治疗气癌的是吧?”

见众人点头,浪无忌有些紧张,松弛了下肌肉,说道:“我之前就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1+1等于2?体修学院院长回答我说,那就是道,因为道,所以1+1等于2,我的回答是‘对,就是道’。”

“所以,举一反三,道导致了李少龙前辈的气癌无法治疗,而我之所以能治好他,也是因为道,道是无情却有情,听说过吧?这么说觉得我是在忽悠,那我就说点你们听得懂的。”

“我们首先要问,为什么气癌无法治疗?必须要用再造金丹?那么我们首先要知道,什么是活着,什么是生命?生命就是万千世界中一种奇妙物,至少我们认为生命是奇妙的,李少龙活着就是一种奇妙,只要终结这种奇妙,他就是死了,所以气癌就是终结了他的奇妙,无论凡人或是修行者又或者别的什么生物,从某种层度上来说,都是有限的。”

说着浪无忌拿起出一根筷子,继续道:“比如这根筷子,它是有限的,在它看来自己却是奇妙的,所以它有生命,而我现在将它弯下一点点。”

说着轻轻用力,筷子中间断开少许,他接着道:“而它现在受到了外力损伤,光凭自己是不可复原的,随着时间推移,它的奇妙就会终结,要想完全修复,就要找许多材料,例如胶水什么的将它粘着,而现在,我把他中间一部分碾成齑粉,胶水也起不到作用了,这就是气癌。”

“日积月累之下,真气、五行炁、生炁,包括蛋白质、碳水化合物等,起不到治疗作用了,不仅不能将筷子给重新粘住,反而还加快筷子腐朽,而这些,就是癌细胞,若想将筷子完全复原,那得将这些齑粉,一粒粒地全部捡起来,再一粒粒地塞回去。”

说着,浪无忌释放出若有若无的真气,包裹住齑粉往筷子里头塞,只见断掉了筷子很快愈合,随着真气轻抚几下,一根筷子完好如初,好像新的一样。

众人恍然大悟,浪无忌放下筷子,道:“当然也没有这么简单,人体结构比这根筷子复杂得多,但具体思路就是这样,好了,等第三次施针完毕,李少龙算彻底康复了,他还能活多久就看后续的康复治疗以及养老措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