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神逆 > 38 吕家联姻

我的书架

38 吕家联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剩下那两艘天龙战斗法宝在空中绕了好久才躲开半法器追踪,浪无忌指挥了下,道:“继续扫描,一旦发现直接开火,不许犹豫,另五门准备拦截敌方半法器。”

另外五个黑衣教习又将五门炮改装了下,推了出来,果然,乌马森林中一阵呼啸声传来,几十枚半法器正与极快速度接近,显然这些狮头马怪物一点不怂。

一旦这几十枚东西落在营地里,那肯定是要死不少人的,众人都有些发慌。

黑衣教习立即操作电磁脉冲炮朝空中开火,一枚枚只比黄豆大点的金刚弹丸被快速发射出去,眨眼间被击在这些敌方的半法器身上,呼啸声立即停了下来,十来秒后,神识扫描仪上便一个半法器都看不到。

“这就完了?”英道目瞪口呆道。

浪无忌笑着点了下头再次下令,道:“让乌马森林的人出来谈判,给他们五分钟时间考虑。”

黑衣教习愣了一下兴奋着朝一名军官跑去,军官又指挥手下去联系乌马森林的怪物首领。

五分钟时间到了,黑衣教习回来摇摇头,道:“没有收到敌方的消息。”

没等他说完多久,森林中便传来咔咔咔咔的声音,赤树说道:“是獬族的半法器金刚火焰车,若我们不撤回境内去,司令不会派出任何支援。”

“不用退的,这些可怜的中立怪物不给点教训,往后几年都不会老实,神识半法器扫描确定位置,火焰符文弹准备,填装好立即开炮。”浪无忌指挥道。

很快,电磁脉冲炮朝斜角发射了二十枚火焰符文弹,呼啸而去,到了四十多里外的上空炸出一连串火花,大量火焰覆盖进森林里,那些獬族半法器金刚火焰车一点事都没有,但跟在旁边的狮头马就惨了,死伤一大片,这么一招下去起码有好几千的怪物直接被烧死。

“穿金刚弹准备~!连续发射,摧毁所有敌方金刚战车!”浪无忌又下令,现在都没人考虑他到底有没有指挥权,反正这次法器测试直接将獬族高端点的东西都打残了,这对大巾国来说是一件好事。

“准备完毕~!开火倒数321~”黑衣教习神情振奋无比叫着。

‘噌噌噌噌~’一连串的不断的震响,五十枚穿金刚弹被发射了出去。

‘啾啾啾啾~砰砰砰砰砰~’茂密无比的森林被撕开一道道恐怖的口子,大量树木朝弹道两旁倒飞。

只听远处叮铃当啷声不断,又传来几声爆炸,一名士兵的声音传来道:“教习,神识扫描半法器确定敌方金刚战车不再移动了,还有司令说测试成功,可以撤退,再不撤退后果很严重。”

“嗯,那就撤退吧。”赤树点点头,发了几个信息。

还没开始搭建的防御设施也不用搭建了,因为这次来的目的就是单纯的测试电磁脉冲炮,已经宣告获得最大成功,所有人神色兴奋地收拾东西,很快撤出乌马森林。

到了边界的地方,浪无忌道:“我打算在边界内搭建一座新的防御营地,反正獬族以前仗着有白魔国撑腰,时不时地进入我国搞些小动作,这次把他们打惨了,可能又要向白魔国伸冤,若荆楚州与花开富贵州没意见,我打算派些江湖人士过来,组建个乌马森林试炼,让两州修士们时不时进去打些妖丹和材料出来。”

“这个……”几名老者犹豫了下,不懂得浪无忌又要搞什么名堂,这个主意他们也做不了主,便将消息发给了司令。

以前没有修士敢进入乌马森林,是因为獬族有白魔国的援助,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而现在,随便十门正在调整的电磁脉冲炮都打得它们屁滚尿流,修士自然能够进入了,就算有天龙战斗法宝和半法器弹丸再出现,直接打下来就好,那些金刚战车只要不接近,还不会有直接危险。

过了没多久,赤树大喜道:“司令说朝廷已经批准投入资金生产电磁脉冲炮,而我们学院会与军工部的法器师一起进行后续的工作。”

浪无忌撇了一眼五个老头,心道白打工的事情,这么开心?

赤树神色一正,道:“目前我们遇到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整套设备由于雷能的威力太大,总是不堪重负,比如这次的测试,已经有出现损耗的情况,你那些图纸上也没有解决方法,还有就是需要稳定地提供这些雷能,需要好几个充能水车才能部署更多的炮。”

浪无忌摇摇头笑道:“这是没办法的,我的建议就是,以车为单位,每一门炮装在大型金刚战车上,姑且称之为电磁脉冲炮战车,每一辆战车配备一些士兵负责操作,用烂了就整辆车换掉,而充能水车只需要大量兴建并做好防护工作就行,部署个一百来辆这种战车,也用不了多少资源。”

浪无忌回到周家不久,便与慕容燕传和宋老三到城中的桑拿房庆祝,他现在四肢恢复,不需要穿着长袍与盔甲,可以正正当当地泡个澡了。

看着修行界版法器上的内容,乌马森林獬族被干,白魔国又疯狂叫嚣了起来,说什么巾国严重威胁了天下和平。

这时,司令直接给他发来了消息,说道:“你要建乌马森林试炼中心,必须在花开富贵州内,别在荆楚州那边,他们不会同意的,还有我现在正式任命你为乌马森林试炼中心守门官,有权处理一切事务,不过做任何事之前,都要向我汇报,得到我允许才可以。”

三人正在街上吹着口哨往周家走,空中有什么声音响起,一艘小黑鸟客宝停在了路中间,上面跳下一男一女,接着小黑鸟又飞走。

那女的道:“慕容表哥,大半夜的吹什么口哨?还有这两个人是谁?”

慕容燕传惊喜叫了一声便冲上去,却被那男的给拦住,道:“即便是表哥表妹,也要讲点分寸。”

慕容燕传看了周素意一眼,瞪着那男的,道:“我跟表妹说话关兄台何事?”

男的皮笑肉不笑拱了拱手,道:“在下吕南楼,荆楚州人士。”

“哦?不认识?表妹,他是谁?”慕容燕传问。

大表妹周素意说道:“他是荆楚州州府邸的大公子,你有点礼貌行不?几天不见又恢复了以前那样儿。”

“哦,你好你好,原来是大公子。”慕容燕传说着就要和人家握手。

可是这位大公子压根没看见似的,朝前方看去,道:“周家想必就在前方吧,素意,不送你进去我很不放心,现在宵小之徒太多了,特别是一些,喏,不三不四的。”

浪无忌一脸懵懂正看着这边,恰好听见这一句,瞬间狂躁症差点犯了,想了想又忍了下来,好像听见什么‘荆楚州府邸大公子’什么的,又细心看了看,气元境巅峰?远处小黑鸟客宝上,还有一名老者,应该是气丹境,那这身份应该不假。

回到周家,一觉睡醒,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院墙内外都是练气修士在把守,浪无忌有些害怕,拉住个周家原本的练气修士问了问:“这些人是什么情况?”

女练气道:“哦,荆楚州的吕南楼公子,昨夜在此过夜,所以周围都是他聘请的保镖,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他们只是负责把守,不会做其他事情。”

进入住宅,周素馨从里头神色不是很好地走出来,看见浪无忌便道:“懒鬼,你跟我来一下,有些事情要和你说。”

二人到了仆人居住的地方,发现这里也有吕南楼的保镖,周素馨道:“宅子里突然多出那么多陌生人,感觉不好习惯,总好像他们在监视着我们。”

浪无忌点点头:“不错,那为什么夫人会同意这些人随意进来?”

周素馨道:“我姐姐昨晚回来以后,便与娘亲与那吕南楼商谈许久,说是吕家要与我们联姻,很快姐姐就要嫁给他做老婆。”

“会不会太仓促了点,你娘亲不反对吗?”浪无忌皱眉道。

周素馨叹口气道:“娘亲也有苦衷,现在周家的堂亲那边,很不好说话,说是吕家是荆楚家大势力,周家与其联姻绝对好处多过坏处。”

浪无忌点点头:“既然这是你们周家内部的事情,我也不好插手,哎,我出去有点事。”

说着走往周家后门,打算乘坐私人小黑鸟前往花开富贵州东北方边陲,开始搭建乌马森林的试炼中心,这可是他掌握属于自己力量的大好机会。

可是他走到无忌杂货店,准备进入后面庭院的时候,却发现吕南楼的保镖居然保护到自己门口来,他走了上去,问:“你们这是连我的门面也保护了啊?太有责任心了。”

练气修士连忙拱手谦虚道:“哪里,南楼公子特别吩咐过,说无忌公子是周家的一员,要无微不至地保护才行,三个月后,我们离开才会停止保护,希望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多多包涵。”

浪无忌点点头,他也是没办法,吕南楼是荆楚州府邸的大公子,可以说是自己完全惹不起的人,属于死鬼朱天地那种级别,至少,现在归朝宗那边怪吓人的,还要依仗周家与体修学院以及防备军司令,才能保住自己。

最好不要再惹上这种人物,浪无忌小心翼翼嘀咕了一句,前往驾驶小黑鸟。

他叮嘱了老屠等人注意保护好繁霜,又交代宋老三没什么事不要离开医馆和铺面,便叫来慕容燕传,二人渐渐往东南边飞行而去。

慕容燕传忧心忡忡道:“大表妹要嫁给那种人,无忌大哥,你不管一管吗?我们周家很可能会被吕家控制,吕家的强大绝对远超周家,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浪无忌漠不关心道:“那现在周家自己要跟人家联姻,总不可能我让你大表妹不嫁给人家吧?我面子再大,也只相当于你们家一个名誉长老,没有实权的,除了周家夫人之外,真正的权利人物我半个都不认识。”

慕容燕传不甘心道:“你就不能直接锤死他们?”

浪无忌沉默了下,道:“我现在自身难保,锤死吕南楼那些人不是不可以,但我想一州之府的公子,即便是周家后台硬无边,也不敢说弄死就弄死那么简单,若我弄死他,周家可能没事也可能掉一层皮,而我呢?说不定就无法继续在周家立足了,连周家都罩不住我,回伯山也是死路一条,你告诉我,我该逃哪去?”

慕容燕传想了想,道:“你可以去防备军参军啊~”

浪无忌摇摇头:“那种地方,比周家更难进,我曾经试探过司令他们,得到答案是即使我进去,也只能做过没什么实权的小军官,吕南楼那种人想要捏我,照样分分钟。”

到了边陲哨所附近,浪无忌让周边村落的村长和县长发布公告,招收一两百名练气修士以及大量工人,又联系了几个工会,一天之后,试炼营的防御设施便开始快速搭建起来。

想要建设一个面对乌马獬族拥有绝对防御力的要塞,需要的资金可不少,不过浪无忌得到周夫人的入股后,已经不缺钱了,他现在甚至都不需要刻画大骷髅斗兵符,光是治疗从全国各地运来的气癌晚期,就有稳定的收入。

每一个练气修士,开出100金币每个月的价格,很快五十名练气修士就招聘好了,然后他又叫来女弓箭手阿鬼。

这位浑身鬼气的女子来了周家浪无忌才了解到,曾与其有一面之缘,就是在龙行商行问号宝盒拍卖会上曾见过一次,那个身穿斗篷二楼包厢的神秘女子。

据阿鬼自己说,她也是屠魔队一员,除了查小凡老头谁也不知道屠魔队到底有多少人,大多以两三个人为一队,阿怨就是跟她一队的。

浪无忌在伯山的修行界法器栏目上,特别了解过这个阿鬼,听说她的领导能力挺不错的,所以才叫她来,道:“以后这个东南边陲乌马森林试炼营,就由你帮我看着了,旁边就是防备军营地,出了事情可以直接联系那里的指挥官,我与司令认识,若獬族怪物入侵边界,也不需要你们硬钢,躲到他们后面就行,目前的任务是发布消息招聘免费的修士前往森林历练,打回妖丹以及各种材料,可以就地在这里换钱,也可以在这里住宿与补给,等要塞完全建设起来后,你便大量发布信息。”

阿鬼惨白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抛了个媚眼道:“那我有没有额外收入。”

“暂时与老屠的工资相当,以后搞到什么好的装备与材料,优先给你们两个当领袖的。”浪无忌说罢便与慕容燕传返回周家。

才进门就被带去面见了周夫人,花园二层并没有吕南楼的保镖,周夫人说道:“无忌公子,你对素意与吕南楼三日后的婚事,有没有什么看法,这两天都没看到你人。”

“夫人什么意思?这是周家的事,我能有什么看法?”浪无忌问。

周夫人左右看了看,道:“这里也没有外人,以前我的确是想大丫头嫁给吕家那样的世家,可是赵长老昨天夜里突然出现在我房中,告诉我绝不可与吕家联姻,说吕家的意图绝非那么简单,你就是赵长老介绍来的,他也没说清楚就走了,所以我问问你。”

浪无忌正色道:“既然是赵长老说的,那肯定有原因,至于什么原因,我现在还不知道,因为我与他只见过一面,他只让我来此等一段时间,并没有具体的指示,不过,若大小姐痴迷那吕南楼,除非将她秘密弄走,若二人拜堂,就算我下了什么压制身体欲望的毒药,也会对大小姐的名声不好。”

“这……可是那吕南楼已经住下,该如何让素意避去别地?”周夫人十分急迫地到处乱走。

浪无忌想了许久,道:“难不成你们家就你一个长辈,大小姐还不听你的话?你直接让她拒婚,剩下的事情我来办。”

周夫人皱眉,声音有些沙哑道:“她肯定会听我的话,只是老爷以前的堂哥表哥之类的亲戚,强烈要求我与吕家联姻,周家十个牧场有四个在他们手里头,一旦闹翻,很不好处理。”

浪无忌摇头笑道:“既然你老爷都过世了,哪里轮到他们来左右你家的决定?现在周家家主又不是他们而是你,赵长老以前也是这么处理的吧?”

夫人点点头,便往周素意房间走去,而浪无忌让老屠等人都出来,直接守在主宅附近,那些吕南楼的练气修士连声都不敢吭半下,很快周夫人与周素意又出来。

周夫人道:“明天他们会来开会,我会与他们说清楚。”

浪无忌点点头,向老屠示意。

老屠走到一练气修士面前,晃了晃生锈大菜刀,道:“喂,跟你们主子说,现在可以滚了,周家不欢迎你们。”

周家附近的三十多名吕南楼的练气全部进入客房,吕南楼便与一名老者走了出来,前者道:“周夫人,为何突然要下逐客令?”

浪无忌走看了那气丹境老者一眼,走上去,道:“两位,不好意思,我们周家突然有些事要做,麻烦你们现在就离开,还请理解。”

老者扫了浪无忌与老屠等人一眼,冷哼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人影一闪,砰的一声闷响,老者朝后连连退了几步,地上几个大坑出现,龟裂不断延伸。

浪无忌道:“我只说一次,吕公子,只能他日再向您请罪了。”

老者神色难看无比,若他刚才敢还手,不说周围一堆装备闪闪发光的气元境巅峰,光是这个名震花开富贵州的少年就够吃一壶,虽然在暗中还有两名气丹境,也是吕家目前能抽调出来的人手,但对上这浪无忌还是没有胜算。

吕南楼面无表情扫了一眼老者,道:“浪兄,你可真行,与归朝宗死磕还不够还要惹上我吕家,归朝宗不敢动你不代表我们不敢,你真要为了周家与我们结仇?”

浪无忌也面无表情,笑了笑道:“不是要与吕兄为敌,保护周家本就是工作,若这样都能结仇那我只能说,你赶紧走吧,我怕自己忍不住杀了你。”

这可是连归朝宗现任掌门亲儿子、下任掌门接班人、巾国最受期待青年榜第三都敢杀的主,吕南楼等人头也不回离开了周家。

“这个游戏才刚刚开始。”浪无忌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