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神逆 > 39 初到荆楚州

我的书架

39 初到荆楚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像元本商会、大运船行、荆州府邸公子这种,硬钢浪无忌是毫无胜算,不硬钢胜算也不大,所以只能碰碰运气,若没有运气,那只能是退一步海阔天空了,也就是他在周家的一切可能要打水漂。

深度易容之后,他一路在想,也许周家只是暂时求个平安,只要自己朝目标踏进一步,任何安全都只是假象。

出来这么久首次回伯山,浪无忌直接找了善恶老头,道:“我想知道荆州府邸大公子吕南楼有什么痛脚。”

两个老头在下棋,善恶老头摇了摇头,把棋子放了下去,也不知道是真摇头还是没听到。

查小凡老头道:“你这步棋,深入敌军,没有后援啊。”

说着往浪无忌看来,笑道:“你想找这种人的痛脚是不可能的,不过你要找荆州州府的痛脚,也不是没有,只不过没人敢去挖,你真的要去?去我就给你一些线索。”

浪无忌点点头:“当然,我现在已经没有退路,既然没有退路,谁挡我我就干他。”

他就不信吕南楼这么嚣张的人,平时不会干出什么坏事,只不过不为人知而已,当然也不是所有富家公子尽是坏人,杨逍遥那种就不坏。

接过一份文件,完全看了一遍用神识刻在神海里,烧毁,一个惊天黑幕浮现脑中。

浪无忌离开伯山立即前往荆楚州,去联系当地的赏善罚恶使,虽然花开富贵州的赏善罚恶使与对方好久没有过什么联系了,但从工作上说,二者还是有合作空间的。

荆楚州震惊一时的绑架杀人案,最后由一个雇佣兵团背锅,不了了之,受害人是荆楚州第一世家吕家的死对头,沈家,事发当天,沈家的人正前往州府,准备为州府长世袭的事宜开会,说是即将更换吕家为首的集团,由沈家家主当州府长。

走到半路,这些人突然失踪,等找到他们的时候,只剩下五个半疯半傻的,有目击者说在精达城附近看到有飞尸群出没,然后这些人就被带走了。

当中有十名沈家的长老,以及一些沈家的亲戚,但更多的是支持沈家的荆楚州各世家采风官,除了两三名采风官因为没有去,事后躲了起来之外,只要去了的都失踪,几个月后找到埋尸的地方只有一团发红的土地,能够检测出DNA。

被确定死亡的采风官当中,有三十人是凡人,不是修士。

被抓的雇佣兵团大声喊冤枉什么的,结果还没被抓就被屠杀干净了,一个活口都没剩下,有人质疑州府抓捕人员的做法,但也不能说这个事情就一定是杀人灭口,毕竟雇佣兵团的实力那么强大,一个不好被反打也有可能。

要说他们杀人灭口,有证据吗?沈家将此事上报了朝廷,而朝廷的人来查了一下就回去了,没啥结果。

浪无忌抵达精达城,没有联系到荆楚州的赏善罚恶使,便前往寻找资料室的目击者,提菜篮老婆婆道:“有钱不?给点钱用用,这年头找目击者的人太多了,我都没时间干别的。”

浪无忌丢了十枚金币过去,道:“将你见到飞尸的确切位置告诉我。”

老婆婆咬了咬金币,招了招手笑道:“跟我来,我只看见飞尸飞过去,并不记得在哪里,而我家媳妇儿看到了。”

浪无忌谨慎跟在后面,看附近有没有什么人跟踪,等他走到几间民宅挨在一起的小巷里,跟着老婆婆走进一栋公寓之类的地方,立即皱了皱眉,问:“哪里是你们家?”

老婆婆笑着指了指其中三个连在一起的房门,道:“那三间都是我们的,儿子在外州打工常年不回家,媳妇儿让人打通了几间房的墙壁,住得宽敞多了。”

浪无忌人影一闪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在房子内部,里头的墙壁确实打通,可半个人影都没看到,他立即取出法器按了几个开关,大手一拍,光线射出印在墙上。

只见人影晃动之中,一个女子的身影陡然消失,血雾之类的东西被抽走,一根头发也没剩下。

浪无忌又丢了几十枚金币给老婆婆,直接闪身离开了,他又找到其他三个目击者的住处,都发生了同样的事情,目击者全部无声无息被灭口,若不是他来得早,恐怕连法术也无法恢复过程,也就是不知道这些人是真的没了还是失踪。

“什么?你说我老公没了?没了是什么意思?你又是谁?”这名女子看见阳台外面站着个人往家里窥视,忙大声叫道。

浪无忌道:“我是谁不重要,话已经跟你说了,该报官还是如何,你自己决定,你老公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被坏人灭口了。”

说罢便用法术与法器不断恢复这几家现场附近的画面,正做着的时候,荆楚州半门派势力‘千春团’便找了过来。

看了证件,浪无忌扫了几眼这些练气修士,道:“你们的老大呢?”

“这位先生,我们老大只让我们来这里找你,但没有告诉我们你是谁,我们要做什么,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油头男练气愣然问。

浪无忌面无表情打量了这几人几眼,将法术还原的画面放出,道:“自己看吧,这些目击者全部被灭口,若我来迟一步,连法术都没法还原,你们老大呢?”

五名练气修士愣愣地看了一下画面,又问:“你是谁?请告知你的身份。”

“和你们老大差不多,让他自己来问我。”浪无忌说着,将画面复制了一份丢出去,插着口袋快速离开,他想试一试,这里的赏善罚恶使是不是靠谱。

“我要这个人的资料。”

浪无忌将一张模糊老者的头像,发到伯山赏善罚恶殿,同时雇了一辆马车前往千春团所在,离这里有两座城的距离有一座湖上宫殿,离这里并不太算太远。

到了林子里展开身法,他快速赶往目的地,没多久就到了湖边,整座宫殿很大,住着不少人,不过看起来并不富丽堂皇,倒是有一些简陋,似乎随时要塌下来似的,湖水中有古怪的阵法,所以没敢进入。

一女子从木屋中跳了出来,噗地一声落在他身旁,气元境巅峰,最少是老屠那种级别,不过却用一种敌意的眼神看着自己。

女子道:“你就是浪无忌?为何不等我就私自去找目击者,还私自进入现场并离开现场?别犹豫快回答,我一声令下至少一百个气元境,视频交出来。”

浪无忌直接复制一份丢了出去,道:“我发信息让你来,你没来,这些视频都是我根据周围的气息用法术重叠了好几十次才还原出来的,早就交给你手下了,你现在去什么也找不到。”

说着,他脑子里不断思索这些画面,得出至少气丹境强者,才可做到那么不留痕迹,若非没有想到自己会来得那么快,说不定清除得更彻底,自己才刚从花开富贵州来没多久,消息就走漏了,周家和伯山应该有对方的卧底,这个卧底是谁,短时间内还无法找出。

这种东西,多多少少每个势力都有,否则查小凡老头也不会知道这些目击者的资料知道得那么清楚。

“你……”

女子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只见浪无忌人影一闪已经开溜,等她追到浪无忌身边时,已经在精达城与桃源城之间的双燕县城,此时他正走向一名街头小摊喝酒的老者。

老者喝了一口酒,瞥眼望来,放下酒壶,人影一闪已经到了路头,浪无忌人影一闪也追了过去,轰隆一声巨响传来,几十根烈性火符炸了开来,将周围房屋笼罩入火海。

惊叫声此起彼伏。

后者被震得倒退了几步,丢出几个法术扑面四周房屋火焰,而女子与其错身而过,快速追了上去。

好在浪无忌的速度比二人要快上许多,很快便追出县城外的山林,超过女子很快就要追到老者时,林中一头愤怒的怪兽冲了出来,尖角恰好顶往他的屁股。

这他娘的气丹境妖兽?浪无忌大怒之下大脚猛地虚空一跺,几颗雷球出现瞬间炸开,数十道电弧笼罩妖兽落了下去,但他却慢了下来,女子又超过了他。

等浪无忌搞清楚这妖兽的主人原来是附近一世家的家主,平时这牛水兽也不会攻击人,与那逃跑老者完全无关时,前方二人早就跑远了。

没有多想浪无忌又追了上去,只见女子抓出个亮晶晶的气丹境法宝朝老者砸出,一匹神驹的虚影出现,快速冲到老者后方,两只蹄子踹出。

咔~砰~

老者惨叫一声飞跌出去,落在地上立即盘腿打坐,转起来,很快消失在地面上,女子冲到林中却看着地面发愣。

她正愣着,地面颤动起来,很快老者吐着血又从地里蹦出,女子连忙三拳两脚就招呼了上去,没几下就将这名气丹境给制住,一脚踏在其丹田上。

“好身手。”浪无忌从旁跑了过来,女子问:“你也会土遁?”

浪无忌没回答,扯着老者头发问了几句没问出什么,又搜了搜身,搜出一个储物袋,找出一些灵石与一些与身份有关的东西。

“你是荆楚州防备军的人?为什么要杀那些目击者?”浪无忌问。

老者连忙摇头:“我都说了不是我杀的,到的时候半个人都没看见,有人花钱让我去让这些人闭嘴,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让我去的,只看到钱。”

“你有什么办法让他开口?”浪无忌摸出几颗不同效果的毒药,问女子。

女子看了看那些毒药,还没来得及说话,老者神色一惨连忙道:“我是防备军第三军团参谋将军!你们敢!”

浪无忌分次丢了几颗毒药进去,老者的言词和之前一模一样,他不仅皱眉又让其服下解药,过了十分钟后又用官府拷问罪犯惯用的第一反应读心术检测,还是没有问题,便让乾在芸带了回去。

这个老者没有说谎,浪无忌还是相信自己毒药的功效和读心术,即便是自己没有百毒体的时候,也承受不住那种痛苦,是不可能说谎的。

吕家的人知道自己要来,立即安排了这一套,太有一手了。

乾在芸在湖边树林的狗窝里找到正打坐的浪无忌,道:“你怎么知道那老者在双燕县城,还有什么法术能重现一个特意隐匿的气丹境强者气息?”

“若他不是一个气丹境老者,而且还特意隐匿了气息,我还真发现不了,气丹境和气元境与练气境不同,可以通过金丹强行将气息压制成凡人,普通的伪装术做不到这点,而凡是利用金丹隐匿自身的同时,会在周围场地留下特有痕迹,你不是气丹境,不理解,我是专门做过研究的才知道。至于为什么知道他在双燕县城,只是猜测一个气丹境长时间隐匿气息不可能,所以就到附近碰碰运气,不止是双燕县城,你跟着我到的所有地方,我都特别留意,只不过你没注意而已,包括去千春团的路上。”浪无忌十分认真说道。

乾在芸又问:“那你是怎么知道目击证人位置的?”

浪无忌笑了笑,道:“我也是赏善罚恶使,不为这个来,来这碰巧说了一大堆废话,做了一大堆可疑的事,让你抓呢?实话跟你说吧,我那边碰到一些事情,必须从沈家的案件着手。”

突然,浪无忌又道:“五名目击者都是凡人?”

乾在芸愣了愣,点点头:“是啊,为什么这么问?”

浪无忌又闭上眼睛,道:“有什么需要尽管联系我。”

三日后,精达城城府公开审理,防备军、州府、各路英雄好汉、侠义之士大量到场,精达城中心街区人头涌涌,各种修士站在四周屋顶上。

府衙大人将光幕投射到上空,指了指画面中老者的模糊身影,道:“案发现场的凡人全部被震成血雾,又以独特法术吸收掉所有痕迹,只有气丹境才做得到,而根据时间推断,画面中的老者就是杀人凶手,在案发地点留有秦峰山的气息。”

被大腿粗的金刚铐在法场上的老者神情紧张,沙哑怒道:“不!不是我!他们这群人渣污蔑我!我是第三团参谋秦峰山!”

一名巾国军装男子在旁道:“他许久前已退役了。”

浪无忌刚想上台说几句,好解释杀人凶手不是秦峰山,这家伙只不过是个背锅的,却看到一幕。

“杀人灭口!死者都是沈家……”一名凡人小哥在人群中大喊,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人捂着嘴巴拖了出去。

将人拖出去的衙差又走了回来,对众人道:“由于检测到他发表了不安全言论,已经禁言,大家不要慌。”

荆楚州赏善罚恶使乾在元微笑向众人点头,一名带着眼镜的秀才走了出来,胸前还贴着个举人的标识。

秀才举着扇子对乾在元等人大声道:“这些人要不是掌握着什么证据,怎么可能会被一个气丹境强者灭口……”

一名衙差又突然出现,用蒙汗药朝其口鼻捂去,浪无忌身影一闪,抓着这衙差往外一丢,‘啾~’地一声,天空中一个黑影落在远处草丛里。

“无妨,你继续说,我罩着你。”浪无忌负手而立,看向一干衙差与屋顶上站着的精达城府数人。

二十多名气元境就要朝浪无忌冲去,却见乾在芸跳了一跳,和浪无忌站在一起,顿时愣住。

秀才嘴巴长着,神情变得有些义愤填膺,咬牙切齿继续道:“普通人的生命也是生命!没有普通人提供物资修士数量又怎会增加?我大巾国又怎会强大?这种为了一己之私杀害凡人的行为!不仅仅是杀人!还是破坏团结!必须得到有效遏制!”

拉着条哈士奇的男子走了出来,道:“这个老不死肯定是黑魔国派来的间谍。”

毛驴拉煤商贩骑上驴背,吆喝道:“见过白魔国熊生熊娃不?一生下来就要在养熊场里,把这个失去人类属性的玩意儿装进去,每天与熊生人熊,只需要把笼子做大点~!”

“什么悲催修行界。”一蒙面男子摇摇头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把他押下去关入大牢,三日后无人喊冤便问斩!”府衙大人拍了拍桌子大怒道。

“竖子岂敢~!”

秦峰山沙哑大叫着正被拉下去,浪无忌刚想说什么却被乾在芸拉到了一边,后者笑道:“我做得怎么样?你不满意?”

浪无忌错愣着,闻言脸冷了下来,扫了一眼秦峰山所在,却见好几名挂着州府标识的气丹境正在各处屋顶监视,收回神识,道:“嗯。”

一名千春团好汉走到乾在芸身边,撇了一眼离去的浪无忌,道:“那人是谁?怎么,不高兴?让我去教训他?”

提菜篮老婆婆拿着把刀,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大喊着:“我要杀了你为媳妇儿报仇!”

往秦峰山冲了过去,浪无忌拦住,道:“你别激动,还没完全调查清楚。”

老婆婆刀掉在地上,喃喃地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接着软倒在地上,

如此草率就结案了,表面上府衙是主审,背地里千春团也脱不开关系,他没有问乾在芸,因为这女的看起来没什么脑子。

浪无忌在林子里停下准备换衣服,一人跟了上来,道:“我是千春团好汉,这是我的名片。”

见前者皱了皱眉没说话,李秀田道:“很高兴认识你,呃,你是哪方面的?”

他正找着理由准备为乾在芸教训这小子一下,但浪无忌没那么多时间管这位,点了点头将名片收起便走往大湖,道:“这是我的身份。”

‘军工部临时研究员’,李秀田读了读,浪无忌又道:“阵法怎么通过?我要见你们千春团的头一面。”

见浪无忌神情十分凝重,李秀田收起了心思,用法器联系了下,阵法裂开一个小口,浪无忌从毒雾中通过。

其实这些毒雾对他百毒体没有威胁,只不过不想让人知道而已。

通过重重房屋,在一座水中大树搭建起来的小平台上,整坐着个喝酒的光头男子,李秀田恭敬行礼,而浪无忌也行了个礼,然后不等答应直接走了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