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神逆 > 57 尚书

我的书架

57 尚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乾在芸立即给刘江涛发信息,道:“你立即找几个关系好的衙差,问一问知府的马车夫是谁,然后问一问,全莹澈在大厅打酒店专用连线法器的那天,知府人在哪里。”

过了一会儿,刘江涛问了几个与他关系不错的衙差,道:“去年每到一定时间,知府都会去虚幻飞天球场啊,这连我都知道啊,好的,交给我去办。”

刘江涛用法器查了查,刚刚走出精达大酒店不久,法器上的位置几乎与自己重叠,他抬头看了看,大街对面一栋十几层的高塔,商标就叫‘虚幻飞天球场’。

他愣了愣,皱眉回头看了看精达大酒店,又看了看对面街的虚幻飞天球场,心里出现四个字‘不在场证明’,连忙给乾在芸回了语音信息,又去找附近咖啡厅聊天的几个衙差。

刘江涛直接搂着个衙差的肩膀,道:“你们马车夫经常送知府去的什么虚幻飞天球场,在哪里?”

衙差随便说了一句,刘江涛面无表情快速离开了。

……

一段时间后,纪清泉在荆楚日风会议室中,站于讲台之上,朗声道:“非常感谢各位豪杰赶来,为了特任好汉组、千春团的响应调查,由特任组长开始正式说明。”

数百个法器立即怼了过来,闪光不断,浪无忌走了上去鞠了一躬,道:“我来说一下直到目前的调查结果,XX年XX月,当时徐扁舟受灵石罪,确认为没有结案条件。”

嗡~~~~~~~,包括上百名采风官窃窃私语。

浪无忌道:“根据案件关键负责人的反驳陈述,这次说明后,会重新提交资料。第二,我们特任组得到了精逃县被害者全小姐,通过金主金风叶父亲见的对象是,精达城知府吕成焕的确凿证据。”

嗡~~~~~~~~~

“相关证据会在明天传唤吕成焕知府,问询完毕后公开。”

啪嗒啪嗒啪嗒~~~~~~~,一大串法器按钮被按着的声音响起。

“第三,针对千春团好汉们的调查,现在除了申请拘捕一人外,其他还在调查中,以上,可以提问了。”

浪无忌刚说完,上百采风官纷纷举起了手,他随便点了一个,后者道:“某接待的知府,是被害人亲口说的吗?”

浪无忌道:“被害者还处于昏迷状态,但我们另有证据证明。”

“好汉哥哥,我有提问~~~~~~善恶哥哥~~~~”众人纷纷举手喊着。

浪无忌又随便点了一个美女采风官,后者道:“请告知拘捕在千春团的好汉的名字吧?”

浪无忌微笑道:“那个还在问询中,暂时不好提供,详细以后会提供的。”



“有问题~~~~”一名采风官叫着,浪无忌伸手请了请。

男采风得到:“徐扁舟城主会怎么样?”

浪无忌思索了下,道:“那还要等我们去问完他后,根据他所说的有所不同。”

“好汉哥哥~~~~~~~~这里~~~~~~”人们还在不停喊着。

浪无忌晃眼间看到门外一人走来,正是鼓着掌的李秀田,其面带自然微笑,得意得很。

浪无忌、萧子寒、纪清泉等人无不愣然。

“是明天传唤知府之后再传唤小女孩吗……这里还有问题……”



……

荆楚州府之中,州府主吕有韦站在豪华壁炉前,旁边亮着一盏白魔国竖灯,他脸上带着的神识增强眼镜闪了道光,嘀咕道:“形势不妙啊。”

……

“来了来了~~~~~~~~!!”

华灯初上,精达城府衙,知府吕成焕刚刚在几名衙差和捕快的保护下从门口走出,一大群采风官和侠义之士便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数百个直播法器正不断怼往衙差、捕快和知府的脸。

“请说一句吧~~~~~~~您因为什么原因被传~~~~~…………您……~~~~~~~~~~”

捕快和衙差不断阻拦着人群,脸上铁青一片,知府在重重保护之中,艰难地挤开人群登上一辆金刚马车。

“请回答……大人……说吧……砰!”马车厢门狠狠地关上,将疯狂的声音阻隔在了外头,马车缓缓驶离现场,前往小黑鸟停宝坪。

乾在芸在暗中观察着这一切,面无表情。

……

千春团中,刚刚抵达的李秀田对浪无忌道:“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能知道光头和州府主什么时候在哪里,在做什么吗?”

李秀田拦在房间门口,道:“你以为光头是看破红尘才剪头发出去的吗?吕家不管什么事情都会做的,你一个人绝对抵挡不了,你不知道比皇庭更黑的地方,就是家族的密室吗?”

他用下定决心的表情道:“我这是在将功赎罪,我会当一只青鸟,将他们的信息都汇报给你。”



浪无忌笑道:“被拖上法场前一直墙头草吗?”

李秀田摇头,正色道:“若贴上去的话只是探听情报吗?连心肝都会挖出来好吧,怎么,你不想活吗?一旦搞不下,他们第一个开刀的就是你,在垃圾中打滚也是人生啊大哥,这种事情就交给我,你只是机能性的只是会按部就班而已,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你需要我这种人,说,你需要什么?”

浪无忌微微笑,点头。

……

精桃县木屋中,徐扁舟翻着自己房间的隐匿阵法中,一个储物袋,打开重重屏蔽取出一个玉盒,从里头拿出一枚玉简,看了看。

“爹~”正在此时房门被推开,徐剪翠一脸笑意伸进头来,又走进来将门关上,道:“爹,要不要接受荆楚日风的采风?只是书面而已。”

徐扁舟将东西收好没有说话,徐剪翠又道:“若是别的就算了,荆楚日风的话。”

徐扁舟皱眉摇头道:“荆楚日风有什么了不起的?”

徐剪翠道:“他们帮忙曝光才走到今天的啊?”

徐扁舟冷哼一声,道:“他们能有什么用处吗?都是一丘之貉。”

徐剪翠被泼了一头冷水,兴奋劲淡了下来,道:“荆楚日风吗?他们也黑?”

“无论是书面还是面谈……”徐扁舟面无表情说到一半,转移话题道:“你娘呢?”

徐剪翠没头没脑地成功被转移了,笑道:“她说睡不着,高兴得要死,爹也是吧?”

“我累了。”徐扁舟咳嗽一声,被前者缓缓扶着上了床。

……

荆楚州府中,光头与女修走进客厅,听见脚步声,道:“我回来了,南楼和小军都没见着。”

“谁让你回来了。”吕有韦朝沙发走去,女修皱眉道:“刚开始就不应该让我们回来啊,这一来一回多久啊?”

“一开始就不要转回来!”吕有韦怒道,声音大得整栋楼都震了一震,女修一脸惊怒并无语,前者嘀咕了一声坐下:“算了。”

光头使了个眼色,女修朝楼上走去,气丹境保镖快步走了下来,吕有韦将其挥退,光头道:“哎,没想到浪无忌会翻那个时候的事。”

“以为会从交通事件开始,顶多只是让车行倒闭,我也没想到会被这样打进来,是在向我示威。”吕有韦道。

光头想起徐扁舟说的话,只听吕有韦又道:“此前不久还一起吃过饭。”

光头道:“就算如此,徐扁舟也不会握有什么把柄,一介城主能做什么?事情已经过去三年了。”

“那倒是。”吕有韦道,光头道:“若徐扁舟有什么还不好说,请不要担心。”

吕有韦道:“那老家伙除了脸上的皱纹还有什么?不是担心而是挑衅,这帮家伙,我都布局好了,明天会去发表,脱壳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知道只有一次机会吧?”

光头点点头道:“好的,我会尽最大努力。”

正在楼上偷听的女修法器响了起来,咚咚咚几声脚步传来,上楼去了。

吕有韦摇摇头,起身道:“形象有些垮塌,本来应该再吓唬下再发表的,你知道为什么那么急吗?”

“是,我会结束特任的。”光头说道,低头送离。

女修在豪华房间中听着法器,低声道:“怎么办的事?人都不知道在哪里?算了,还是做好原来的事吧。”



……

龙亭州都察院,小黑鸟客宝从空中降落,知府吕成焕深深闭着眼皮,嘴巴呈耷拉状,喝了口矿泉水,深呼吸叹了口气。

“请说一句……您来了……呜呜哇哇……”停宝坪外几十个采风官正不停怼着法器,快把琉璃都怼爆了。

吕成焕皱着眉头、嘴巴张开,似乎想着什么很不好的事情,宝门打开,一位都察院好汉将其请下车,如雷问问题声不绝于耳。

吕成焕虽是个气元境,却艰难地推开着人群,如同什么瘦弱老者一般,不停被怼来怼去,镜头将他不堪的神情都拍摄了下来,闪光川流不息,吕成焕不堪忍受,大喊一声:“这是捏造的!好汉!需要业绩所以伪造!”

浪无忌一组人正在办公室中,面无表情看着法器光幕。

“我!是!清!白!的!我!绝对不会同意这次……”吕成焕正喷着口水猛道。

“混账玩意儿。”萧子寒黑了光幕。

纪清泉看了他一眼,转头对乾在芸道:“OK吗?再怎么说也是昔日的同事,你不是捕快出身吗?”

萧子寒笑道:“还同事呢,她是那种把老板炒了的类型。”

“简单得很,这里结束后,直接去荆楚州府,光头老婆那。”乾在芸笑道。

蓝子田飞了份文件过来,对浪无忌道:“这是千春团三屋主的,有很多疑点。”

浪无忌翻了翻,蓝子田又道:“还是按部就班好点。”

浪无忌看着文件,点点头:“嗯,稳扎稳打,申请令符前对外保密。”

萧子寒道:“可疑的线索金风叶父亲还有很多,不只是开枝散叶,还往回拢,成堆的灵石在各行各业都收到了。”

“那个按照分类查一下,今天辛苦了。”浪无忌说着,接着不停震动的法器,往外走了出去。

刘江涛对乾在芸道:“会不会府衙里还有其他人?”

纪清泉问道:“会不会府衙里的人亲自看见了现场?”

乾在芸问:“归剑宗那边很困难?”

纪清泉摇摇头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金风叶会变疯子的,他还只是个孩者,只是看照片的话无法说明是被府衙拷打出来的伤。”

乾在芸挠了挠头疼无比的脑袋,只听萧子寒道:“这样不了结的话,只会让以后两边不好配合,说不定府衙再也不理我们,特任又不是千年万年。”

“也是啊。”蓝子田点头,纪清泉见乾在芸为难,忙道:“还是算了吧,不要勉强。”

乾在芸眉头大皱之间,看了审问室一眼,道:“我进去了。”

萧子寒看着唐靓琴的位置,奇怪道:“奇怪了,美女怎么消失了?”

“想念吗?”蓝子田笑道,萧子寒被对方的眼神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摇头挥手,苦笑不已。

乾在芸脚如注铅地走往审问室,知府与她以前配合过不知道多少次,可以说是她专职到千春团前的顶头上司,这次却是自己要审问他,不仅没有什么期待感,还有一些悲伤。

审问室门口打了开来,一旁好汉鞠了一躬走开了,吕成焕两只眼睛正死死地盯着她,乾在芸将桌上法器打开,淡淡道:“若有什么要说的,就先说吧。”

知府皱眉低下眼睛,沉默不语。

乾在芸道:“和金风叶父亲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在哪?”

知府吕成焕抬起眼睛,神情凝重如水道:“你说我若有话就先说,是吧?无论是全莹澈还是全粉娥,我都不认识,一次都没有。”

起身要走,乾在芸冷然道:“请坐下!”

吕成焕站着盯着乾在芸,后者道:“有被金风叶父亲威胁过吗?”

吕成焕怒道:“为什么总是提起死了的人!?”

“因为死了啊,请坐。”乾在芸道,吕成焕盯着乾在芸好久,双方互相不让,吕成焕缓缓坐下,道:“你是为了让我背锅才传唤的吗?没有证据证明我与女人睡过,就把我推测成杀人犯?”

乾在芸道:“金风叶父亲被震爆的时候您在府衙里,全莹澈出事时已确认您回了家。”

“砰砰!为~~~~~~~~!什么~~~~~~!!!!要调查我不在场证据!?”吕成焕狂怒爆拍着桌子,黑玄玉桌面凹下一块,又道:“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我既是爷爷也是丈夫还是孩子他爹,因为我的关系让我家人知道这种事,有人死了,现在说我杀人?说我是~~~~~@!!杀!人!犯!啊!?~~~”

气丹境好汉敲了敲门,乾在芸道:“没事。”

吕成焕站了起来,神情凝重,淡淡道:“你能从我嘴里听到的只有这些,我,不认识,金风叶父亲那出来的女子,连个手指头都没碰过。”

看着他想要离场,乾在芸随手拿出两张照片甩在桌上,随风飘荡,吕成焕呆滞下来,如同一尊石像一动不动,画面中精达大酒店的一幕幕。

“若是继续否认,只能公开这个了。”乾在芸神情呆板道:“承认、道歉,这是我能为知府大人做的最后一次。”

起身想了想,她道:“为了所有衙差、捕快、府衙、精达城府衙!请你坦白吧。”

两名气丹境好汉走了进来,将呆滞着的吕成焕带了出去,临走前,后者看了乾在芸一眼,刘江涛从办公室走了出来,神情歉然地扫了眼走来的吕成焕,低下头。

他以前也在府衙做过,还是专用马车夫,此刻陪着吕成焕走了一小段,后者道:“卫生间,我要去卫生间。”

刘江涛与两名气丹境只会了下,道:“行,这边请。”

刘江涛正想着这家伙会不会自杀的时候,二人已走入卫生间,前者道:“我就在这等你,快点吧。”

吕成焕神情一变,举着手紧张道:“江涛,你要帮我个忙!”

……

一段时间后,刘江涛回到办公室拿着照片问乾在芸,道:“这些是假的吧?是浪无忌给你的?”

乾在芸打开法器光幕,呈现出画面时,刘江涛回忆着刚才在厕所的一幕,吕成焕说要那段录像。

‘既不是删掉也不是什么,只是用来复制一份给他就好,还说什么他只是上了不该上的人,并不是杀人凶手什么的,什么什么以前感情这么好、府衙与千春团常常配合、这点小忙都不肯帮……’

刘江涛被说动了,事实是吕成焕的确像真凶,只不过有收了小钱与玩女人的嫌疑罢了,而且要那段录像也不是删掉什么,这点小忙帮一帮也没什么大不了,看在往日的情面和吕成焕家里的情况,算了。

乾在芸合上法器快速离开,刘江涛正犹豫要不要将这事说出来,可是前者已经走了出去,刘江涛看向桌上的台式法器,神情艰难。

会议室,浪无忌、阿土伯、李秀田三人入座,阿土伯道:“哈,我们家的Trouble maker都聚集在这了,若再加上徐剪翠刚好三人帮。”

李秀田笑道:“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呵呵,加上部长应该四个人才对嘛,Trouble maker。”

阿土伯笑道:“你的脸都丢光了,在修行界频道上。”

李秀田笑道:“屋主的脸也出现在频道上,一起被调查的好汉,所以说因为长相成为好汉的修士不少,很开心。”

“把你知道的说出来。”阿土伯道。

“我是听金风叶父亲说,那花出去的五十万灵石,本来就是他自己的钱。”李秀田比划道,阿土伯闭眼道:“马后炮。”

“老城主是直接还回去了……”李秀田还没说完,阿土伯又道:“马后炮。”

见对方正神情痴呆地看着自己,李秀田皱眉用力道:“金风叶父亲亲口说是州府主指示的,那天豪华酒馆里,金风叶父亲为了拉州府主下水,您知道他做了什么吗?当时光头正与一位客人在喝酒,金风叶父亲想得到州府商行的转包,给灵石又行不通,所以,金风叶父亲的美女修士出来了三个,有个叫吴姐的,派了那个人,对州府主来说,五十万灵石小意思,为什么偏偏用金风叶父亲?是想拉光头下水!那是理所当然的事,光头在搞什么那二人一清二楚,然后做套,让光头避开他夫人的眼线在外玩乐,金风叶父亲知道一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州府主正对付徐扁舟,身为女婿的光头不能搞事,因为知道自己行踪的人就在身边,州府主和金风叶父亲。”

“因为那个被抓住弱点的千春团领袖,不得不近墨者黑,向徐扁舟下手吗?”阿土伯叹了口气道:“对光头就和兄长一样,没想到……”

“光头通过金风叶父亲和女人幽会,确切吗?”浪无忌问。

“当然!还用说?是不是要在旁欣赏才信?”李秀田贱笑道。

“就算那些属实,为何吕有韦利用了自己的女婿,对付徐扁舟?屋主是不是知道一些?”浪无忌扭头问。

阿土伯揉着眉头闭着眼,道:“不知道,不要问我,荆楚车行,知道?”

“不就是那里吗?金风叶父亲收购大量那公司的车约,价值上千万灵石。”李秀田得意道。

“九十万灵石,金风叶父亲购买这车行的车约花的钱,虽然随着共市转眼变成了多少,一千万灵石,心情无法描述,不过户部对此泼了冷水,说你小子这是非法的,提前知道会共市先申请了钱庄借钱,然后全投进去,呃,通过那天,想查金风叶父亲。”阿土伯笑着比划着道:“此正是金风叶父亲得到转包之时,百分百是私相授受,所以他被查了吗……”

“没有。”李秀田笑道,阿土伯舔了舔嘴唇,绷着下颚骨道:“我好久没说得那么经济学,你小子却打断我。”

“caffeine is a stimulant.。”李秀田喝了口咖啡笑道,阿土伯坐直道:“那这个你也知道?当时阻拦户部的是吕氏家族。”

李秀田皱眉摇头,笑道:“呃好像不是这样,金风叶父亲亲口说是他收买了相关人员。”

阿土伯不屑笑道:“喂,户部是什么阿猫阿狗吗?被那种人左右?这个也不知道吧?吕有韦也持有很多这个车行的车约。”

“光头老婆也有投资规模明细?”浪无忌问。

阿土伯得意拿出一枚玉简,递给浪无忌道:“是我调查出来的,夫人是五十五万灵石,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吕南楼一百三十万。”

浪无忌皱眉看着,道:“这些怎么和徐扁舟收灵石联系起来?”

阿土伯摇摇头:“我也不知。”

李秀田皱眉,摸着下巴道:“很奇怪,金风叶父亲对那个也闭口不谈,屋主从老城主那听到了些什么吗?”

浪无忌看向阿土伯,道:“就这个不明原因,所以才会被诬陷?”

阿土伯思索摇头道:“什么也没提过。”

李秀田拿过玉简看着,道:“可是大巾国世家的孩子们,只用空气投资了一百多万灵石,有点小气啊。”

“喂,合起来都快两百万了还小气?善恶哥哥的肚子还真是能撑船呢?”阿土伯笑道,他怀中法器响了响,接开一听,道:“上任到哪去了?”

指了指会议室光幕,李秀田连忙打开,光幕画面呈现,女采风声音道:“千春团领袖、前任监察御史光头大人,被任命为尚书,朝廷刚刚在鸿胪寺召开了发布会,公布了任命荆楚州千春团光头前任监察御史,为皇帝的新任尚书……”

三人面色凝重无比,光幕反反复复地道:“光头新任尚书经历千春团领袖坐到了监察御史的位置,就在刚才……”

“艸,没想到这一点。”阿土伯长叹道。

李秀田神情冰冷无比,按按钮关了光幕,阿土伯苦笑着接着法器,道:“善恶屋全体要去庆祝,你们也去。”

“我有事,以后再去。”李秀田扫了正发呆的浪无忌一眼,勉强笑道:“有约定。”

“那好,去吧。”阿土伯愣愣看着李秀田走出门口,后者出门立即拿出法器,翻看光头就任的日风,神情无比凝重,快步上了升降梯。

“有把握吗?”阿土伯问,浪无忌的气息在刚才一度溢出体外,室内温度下降了好几度,虽然只是一瞬间但由于威力太大,不可能不被其他二人感知到。

“哼,就算只剩下我一个人,也不会轻易放弃。”浪无忌低下头,快速思索着浪家被灭之事,心里说道:“灭门浪家的真凶,就在朝廷之中,我又岂会因为这点阻碍退缩?吕家,只不过是开胃菜罢了,挡我者,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