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神逆 > 61 悬崖勒马

我的书架

61 悬崖勒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然后就是乾在芸追着金风叶不知去哪发慈悲去了,浪无忌也离开,乾在芸没有调查出来的事情,要自己去再做一遍。

……

皇庭区户部,美女跟班又拿着托盘进办公室,准备收拾茶杯,李秀田立即起来道:“第一次我来试一试收咖啡杯是什么感觉。”

“嗯。”美女跟班走开了,李秀田拿着托盘进去,此时光头和吕有韦刚刚出去十多分钟,正是取回法器的好时机。

他闪身到沙发,伸手进去摸着什么,办公室们被打开:“干什么!”

光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李秀田浑身冷汗都涌了出来,呆呆道:“勺子,掉下面去了。”

“我觉得现在拿出来比较好,才会趁你不在时,抱歉。”说着连忙站起来转过身。

“捡起来。”光头一步步走来,瞪着他道,李秀田移开沙发,又将沙发翻过来,愣道:“勺子怎么不见了?”

光头神识扫了几遍,还丢出法器将沙发罩住,真气搜了搜,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便没理会,往办公桌走去,拿着一叠名片。李秀田又将沙发给放好,将地上的托盘捡起来,并将喝剩下的两个咖啡杯放托盘里,此时光头拿完东西又出门去。

他跟在后面也出了办公室,从茶托下抽出法器吸进袖子里,因为光头的真气只是搜索了沙发,并没有发现茶托下被神识遮蔽粉盖着的法器,只是差一点点,就露馅了。

一边将茶杯送到户部的护卫手上,李秀田整个人惊魂未定地走回自己的办公桌,一下趟在躺椅上,松了几口气,心道刚刚差点没被光头给活生生吓死。

他在窗口确认光头已离去,启动法器的传音模式,开始听了起来,刚开始一阵古典音乐的吵杂声,本以为什么都听不到了,将进度条往后拉了拉,便听见吕有韦在说着什么:“悬浮阵盘,黄魔国那边会大量投资,先将关系拉好等到约价降低之后,再大肆买入操盘,等一段时间再全部套现,他们肯定不会让我们这么做,所以就会用约份让我们加入,那时候我们的资产就是四千两百万灵石啊,四百二十万灵晶~”

……

光头坐在小黑鸟法宝上,在低空飞着,看到街上有一个拖着一大车纸皮的糟老头,嘀咕道:“他一天能赚多少钱?”

“你指的是?”小黑鸟驾驶员疑惑,恭敬问,光头道“下方道路上拉着纸皮的那个,这一车都不够现在的人喝一杯咖啡的。”

“我也不知,应该不到一个金币。”驾驶员随意看了一眼,恭敬道,光头双目迷离,嘀咕了一声“四百二十万灵晶,建个普通陆军团都绰绰有余……”

……

荆楚城府邸,吕芳仙穿着一身优雅的浅白魔族的名牌纱衫,显得优雅端庄,她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看向英俊潇洒的浪无忌。

“我之前听说过,你与光头是如何相遇相知的。”浪无忌微笑道,吕芳仙笑道:“哪有你说的这么浪漫?”



“他说那天他喝醉了,是你先喜欢上他的。”浪无忌见光头那么爱喝酒,这女的对光头似乎是真爱,这么猜测应该不会错,果然吕芳仙笑道:“酒后吐真言,他说的没错,是我先喜欢上他的。”

浪无忌笑了下,直入主题道:“我有点无法想象,两个结了十年婚的夫妻,互相是什么感觉?对了,夫人那天深夜易容成病人去看全莹澈的心思,会不会与这有关?”

见吕芳仙在那僵笑不说话,还时不时挪摇着,浪无忌道:“你那天和遇到的那个人,约好了吗?就当互相不认识对方?”

他说的那个人,自然是知府吕成焕,吕成焕与光头关系不错,与吕芳仙认识很正常,而且这吕成焕乃是吕家远亲。

“我根本就不需要做那种事。”吕芳仙笑道,浪无忌问:“你在那里做了什么呢?你看到了什么?”

“我又没去怎么会知道?”吕芳仙拒不承认,浪无忌收敛笑容点点头站了起来,道:“那就没办法了,我只能以嫌疑人的身份传唤夫人,至于我们两者有什么损失,也只能这样。”

吕芳仙轻哼一声揉了揉太阳穴,皱眉笑道:“又来了~”

她没理会,浪无忌转身走向门口,又道:“对了,我们有录像证明夫人那天晚上曾去过医师院,并且还有目击证人证明输气管曾被动过手脚,现在吕成焕有绑架与侮辱少年罪名,却没有杀人未遂嫌疑,为了尽快弄清案情,让你们两个见上一面,应该会促进些什么。”



吕芳仙叫住浪无忌,怒道:“我只不过想去看看那小女孩长什么样?有什么不可以?为了一个毛头小孩我有必要做那种事?还亲自去?”

在浪无忌追问下,吕芳仙渐渐将那天的事情说明白,她当时进入的时候发现了吕成焕,也没想到吕成焕会出现在这里,然后就躲了起来,接着就亲眼看到吕成焕拿掉了全莹澈的先进灵气输送管,并在口鼻处用透明硅晶做了手脚,后来被发现时,似乎又弄掉。

“你不可以告诉我老公。”吕芳仙道,浪无忌保证后,离开。

……

乘坐小黑鸟的途中,法器中传来修行界频道上的声音:“……消息,兵部最终发表购买泰力国制作的神识元系统,吕氏家族和德尔商行参与由他们作为中介的这次引进,占据了今年兵部预算的十分之二……”

这应该就是李秀田跟进的那件事,浪无忌凝重联系李秀田的法器,心道,若是能将这个篓子给捅出去,吕氏家族一定会受到巨大冲击,不过李秀田也个人也会很危险,这得看个人的忽悠能力了。

“我说过会帮大忙的吧,录音我拿到了,是他们之间的秘密谈话。”李秀田蹦蹦跳跳地说道。



“悬浮阵盘是关于什么?”浪无忌问,李秀田道:“他们要从黄魔国那边购买悬浮阵盘,五方会谈真正谈的就是这个。”

“兵部为什么要引进悬浮阵盘?”浪无忌问,李秀田道:“当然是打算供给部队了。”

“那个粉魔国人呢?”浪无忌问,李秀田道:“那个粉魔国人在黄魔国有个工厂。”

“重型法器工部也有制作,为什么还要引进?”浪无忌问,李秀田思索皱眉道:“喂,那我国为什么要引进国外的马车和衣服?我们自己没有吗?你这个问题问得。”

“我不是怀疑你。”浪无忌挂断了法器,皱眉思索,李秀田刚刚还以为自己在搪塞他,其实这吕有韦和光头搞出来这么多东西,只是单纯的做生意那是不可能的,反正他不相信他们会真的做事,做实事对这种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早在遮月城时,他已经对遮月各大家族的产业结构有所了解,能躺着吃饭的人,绝不会坐着,这就是人心。

浪无忌启动自动飞行模式,然后趟在后座上,拿出一杯咖啡想了起来,五方会谈,粉魔国根本无法插足,难道只是提供了悬浮阵盘?值得一个国家最大商行的行长亲自出面?这不是派几个手下轻易就能完成的事情?悬浮阵盘又不是多么了不得的东西。

乾在芸发来信息,法器不断想着,浪无忌并没有理会,而是看着小黑鸟外五光十色的风景,心想,为什么准备签合同了吕有韦没有直接与泰力商行的人合作,而是将粉魔国给凑进来?况且粉魔国百年前还进犯过我国领土?

这其中莫不是藏着巨大的利益才有鬼了,而且表面上看起来兵部与鸿胪寺认可,并不代表其中就没有什么猫腻,毕竟兵部的人也是人,看起来他们很高尚和智慧,但却也是活生生的人,若说兵部想与吕家联手搞什么东西,的确有这个可能,说不定连皇帝都参与其中。

……

精达城医师院,徐剪翠和李秀田一先一后到了三楼探望全莹澈,李秀田道:“来探病连个水果和花都不带,穷人就算了。”

见徐剪翠面色不妥,李秀田道:“脑子里想着别的东西吧?”

“想什么?”徐剪翠愣道,李秀田笑道:“你我之间还需要装吗?我们好像是来看同一个人的。”



见徐剪翠不理会,李秀田走去病房门口,道:“都是一起来的一起进去吧,花和水果分你一半。”

“我们的目的不一样。”徐剪翠道,李秀田道:“怎么不,呃,你是来问光头是不是凶手,对,我们的确不一样。”

“而你是那一方的人,你说我们目的一样吗?”徐剪翠冷冷道,李秀田毫不在意点点头:“一起进去吧。”

二人进入病房,全莹澈母亲站了起来,道:“你们是谁?”

“朝廷来的,真是辛苦了,我应该早点过来看看的。”李秀田出示了下礼部的令牌,将水果交给徐剪翠,骄傲地将花放在一旁,然后走到全莹澈病床前。

全莹澈躺在床上,没有睁开眼睛,她娘问:“朝廷来的?有什么事?”

自从女儿摊上这事后,即便是朝廷她也不敢太相信了,李秀田笑道:“我曾是负责你女儿案件的好汉,虽然现在被调到了礼部。”

徐剪翠将果篮放好,恭敬道:“您好伯母,我是千春团好汉徐剪翠,我是浪无忌善恶的同事。”

见全莹澈的娘不是很放心,李秀田笑道:“在您这,比起朝廷还是更信任浪无忌啊,没错,就是这样,做得好。”

徐剪翠道:“伯母抱歉,我想让她看一张照片可以吗?”

原来只是看一张照片,全莹澈的娘点点头,让出了一个位置,徐剪翠拿着张照片放在全莹澈面前,道:“莹澈,你能看一下这张照片吗?”

光头的照片又被摆了出来,全莹澈睁开眼睛看了看,没有任何反应,但当看到站在一旁的李秀田时,大吃一惊,回想起那天李秀田狂追自己的情景,又联想到之后被绑架并折磨,连忙惊恐地大叫了几声。

她娘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将徐剪翠给推开,几名护士闻声快速跑了过来。

李秀田在旁疑神疑鬼,刚刚全莹澈看了自己一眼,说不定是记起自己追过她,误以为自己是凶手,不过这事,不好说出来,免得不清不楚的。

“患者、患者?你听得见我的声音吗?”主治医师拍着病人问。

走廊上,徐剪翠拿着光头的照片看着,回想着刚才发生的情景,李秀田见她神经兮兮的,拿着饮料递过去,道:“光头现在是可以随意处置你的存在,我劝你不要胡思乱想,若你对他像对我一样,绝对会出事。”

“像对前辈一样?”徐剪翠问,李秀田道:“你不记得了?火山口?若我真是凶手你该怎么办?打歪你脸那天我一个晚上没睡着,若真的一个不留神杀了你……”

“那天对不起。”徐剪翠道,李秀田道:“不想听你道歉,大家同是好汉出身的,从小在精达城长大,当时你父亲还是城主,我也希望你一切顺利。”

“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想。”徐剪翠道,李秀田笑道:“我是不太会表达自己心思的人。”

“你是吗?”徐剪翠被逗笑了,李秀田道:“呃,浪无忌那边怎么样了?既然做了发布应该说了些什么,你知道吗?你不是经常和他见面吗?”

“最近也没经常和他见面,有时候去都察院也见不到他,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徐剪翠道:“而且离他承诺三个月查明真相的时间也快到了。”

“走吧,我现在是朝廷的人所以很忙。”李秀田起身道,徐剪翠起身道:“所以你才会教我这些?”

“嗯?”李秀田疑惑,徐剪翠道:“所以你才希望我好?”

“嗯。”李秀田回答,徐剪翠道:“原来分开了才知道你的为人。”

李秀田笑道:“我现在是光头的得力手下,还兼职千春团善恶,很快就能升官了,你等着做我手下吧。”

二人离去,病房内,全莹澈的娘回想那张照片上的人,明明是同一个人,为何有不同的反应?这事要不要告诉浪无忌?

……

河阳城,荆楚日风高塔内,浪无忌与风社社长坐在办公室中,社长将名片放下,翘着个腿道:“可是个大忙人呢。”

“托您的福。”浪无忌道,社长道:“也是,在我们曝光后,你成了特任,不过是为了什么事?”

“自然是那个阐明千春团受灵石的阐明者,的具体身份。”浪无忌道,社长皱眉道:“既然发了信息就说信息上的那件事,为什么要提到另一件事上?”

“若特任好汉只是热衷于查阐明者的话,是不是太浪费了?”社长笑道。

“目的是吕家还是千春团?分明知道消息报道出去会引起轰动。”浪无忌见这个人可以说话,直接了当推进内容。

“看你这么直接,肯定手里握着什么,不妨先透露一下?”社长笑道。

浪无忌想了想,拿出杯咖啡自己喝着,道:“有什么就说什么吧,我这些说来话长,先听听你的,不会什么都没有,就直接拿个阐明者的录音或文件,硬怼吕家了吧?”

社长笑了笑,道:“这是个人理由,你可能大惊小怪了。”

浪无忌点头道:“若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我也不会来这里了,请说。”

社长点点头,拿出雪茄点燃,道:“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知道吕家有个女儿,就是吕有韦的女儿。”

“吕芳仙?光头老婆?”浪无忌道,社长摇摇头笑道:“不是,而是要成为我的女人的吕芳仙,在当年。”

“你是说你与吕芳仙曾有过一段?”浪无忌问,社长点头道:“你知道成为吕家女婿意味着什么吗?若随随便便冒出个人来跟你抢还抢赢了,又是个没什么背景的,我就、我就不止是在这里当区区一个风社的社长。”

他历历在目道,似乎还是很唏嘘,浪无忌懵了,道:“因为那个人。”

“吕有韦是知道……”社长被浪无忌打断,后者道:“不是,我指的是阐明者,该人是知道你发生的这件事,故意拿来这里阐明的。”

社长呆了呆,道:“那个阐明者,其实只是个艺舍高年级女学生。”

“女学生?”浪无忌问,社长道:“她说路上有个人给了她一百金币,让她将信送来这里,还有什么我就不知道了,若你要问的是这个。”

浪无忌有些无语,搞了大半天原来荆楚日风发布轰动一时的内幕,只是因为社长昔年的个人恩怨,他有些不信,又问:“那知道您与光头恩怨的人,有多少个?”

“反正我父母是不知情。”社长摇摇头,意思是不好说,浪无忌又问:“那将钱给女学生的人,是谁?”

“只是一个穿着普通的大叔,由于没有注意,那个女学生也形容不出来,怎么?你要查这个阐明者?”社长问:“别我提供了那么多消息,你什么都不说吧?”

虽然社长说到底也没提供几个内容,浪无忌点点头,想了想,一边起身,道:“兵部发布了法器进口,粉魔国德尔商行,泰力国泰力商行。”

社长皱了皱眉:“为什么牵扯进粉魔国?”

浪无忌点点头:“我认为这当中有什么猫腻,泰力商行的法器自己都不够用,怎么会出口来我国?而粉魔国的法器虽然还行,却相对廉价许多,吕家和光头不会正正当当的做生意。”

说罢离去,社长神情凝重站着看着办公室大门关闭,愣了好一会儿,有些犹豫难决,若是真的查出了什么,再从风社发布出去那绝对是轰动性的,比之前都要轰动,只不过也存在很大的风险,吕氏家族、礼部、兵部,岂是那么好得罪的?

他拿起连线法器,深吸了口气,道:“所有人到会议室!”

……

走廊上一堆风社高层正前往会议室,浪无忌扫了一眼,思索着‘能知道社长那么隐秘事情的人,绝对很少,因为他说连父母都不知道,那么能知道这件事的人,除了光头和吕芳仙,真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了。’

‘光头又想搞自己?’浪无忌皱了皱眉,摇摇头离开风社。

……

一日半后,一叠报纸被头发花白的卖报小哥骑着自行车拎走,大标题上写着‘荆楚日风’,隐藏法器产地卖的武器,原来产地是粉魔国?

李秀田放下报纸,神情无比凝重,与此同时,各城的大街小巷、府衙、餐馆、娱乐室的光幕上,正在接受各世家采风官访谈的一名荆楚日风高级采风正侃侃而谈。

“也不是说是一颗定时炸弹,而是神识元系统是用远程神识控制的,这东西若是粉魔国的话,谁知道会往里头安插什么东西?被众所众知的泰力国大商行包装,却已得知是德尔商行卖的,焦点是吕家、兵部,就算是知道事实也还是伪造生产商通过了? ”高级采风官说道。

纪清泉黑掉光幕,笑道:“怎么和我们的调查有些相近?不会是你做的吧?”

“对。”乾在芸望向浪无忌,萧子寒弹出法器光幕,道:“频道上的反响也很大。”

只见一个频道上,满是热烈讨论的人群,纪清泉、乾在芸、唐靓琴连忙看去,萧子寒道:“这怕是斩了兵部尚书的脖子了都,黑啊,真的黑啊,这下吕家与工部所属子商行神乐,该受很大打击啊。”

“无忌啊,是你给的荆楚日风情报的吧?”纪清泉笑道,浪无忌点点头,笑了一下。

乾在芸瞪大眼睛,伸出个手指:“这次是你做的了?”

“对。”浪无忌淡淡点点头,纪清泉道:“为什么不用我们的名义?给荆楚日风?”

浪无忌回答:“一个浅白魔族的小国,等我们曝光的时候,已经结束进口了,负面效果也会非常大,说不定会影响到我们继续调查。”

纪清泉见他说的煞有其事,一时之间不好调笑了,蓝子田同意道:“因为是一州风社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提刀吕家,若是我们被怼,根本没有回转余地,特任组比起礼部和兵部,差得不是一重山。”

乾在芸道:“可是,荆楚日风社长会闭口不谈是好汉阐明的吗?礼部那边抓风社小辫子应该不难。”

浪无忌面无表情,正看着一份文件,装作没听到,心想这事情自己也没有办法,抓了吕成焕后案情进展缓慢,再这样下去很不妥当,若再查不出什么,御史那边肯定会发难,他可不认为那左御史是什么老好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