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御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跟着小太监到了兰花娘娘住的某个宫,浪无忌都想好了,凡是不能莽,要沉着稳重,这宫里的人一个个都手握生杀大权,说不定能打探到灭浪家真凶的具体人物,因为他只知道真凶来自宫里,并不知道具体是谁,说不定是什么王爷之类的,不过,只要让他看到那人,就一定能认出来。

经过严格检查之后,浪无忌进入兰花娘娘宫中,一路上十来个宫女在客厅外候着,浪无忌扫了一眼,长得都还不错。

“拜见兰花娘娘~”浪无忌单膝跪下,心道这点礼仪还是要有的,万一人家都跪你不跪,娘娘还以为你有什么不满。

“嗯。”兰花娘娘看着头也不抬的浪无忌跪在那里,道:“快快起来吧,听说你在太医处出了问题?是谁那么大胆敢动我的人?”

浪无忌愣然抬起头,这个兰花娘娘这番话,到底是试探还是说真的?若是真的自己都有些感动了,要知道,一入宫门深似海,竟然见到的第一个正主,就是好心人。

浪无忌老实道:“其实我与太医张时仲,在外头有过一些过节,可能是见我第一次进宫做事,所以想借机毒杀我,毒不成的话,就整什么的。”

兰花娘娘闻言微怒:“是不是毒你,会有人去查的,以后你就是得我喜爱的御医,你可以到处去说,你是我的人,若谁敢动你,就是不给我面子,明白?”

浪无忌呆呆点了下头,发现是不是自己以前的世界观太黑暗了,这兰花娘娘分明是很好的一个人啊,他打量了下,只见兰花娘娘年纪在四十岁之间,不过保养得很好,除了额头双眉之间有淡淡的皱纹,提示可能是忧心过度之外,其他方面比之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也有过之无不及,啧啧,美人啊。

见兰花娘娘正打量着他,浪无忌低下头,前者道:“你,不错啊,一表人才,在外面干的一些事情我都听过,所以让你进宫来,除了给我看看病之外,还有就是希望招揽一个你这样的人才。”

“呃,谢娘娘。”浪无忌连忙拜谢,这么好的靠山真的太难找了。

“以后就老实在我手下做事吧。”

兰花娘娘说着,门外风风火火跑进来一位穿着一袭藕色纱裙的女子,配合她轻盈迅捷的步伐,犹如飘零而来的仙子,声音如小溪流水似的叫道:“母后,你……”

正说着,转身看到浪无忌跪在那,顿时停了下来,脸上笑容渐渐消失,眉目炯炯有神地打量着。

浪无忌似有所觉,抬头看了一眼,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那日去九殿涧,在路上碰到的黄杉女子,就是眼前这位,这么说来,她是一个公主?好像叫什么薰衣草什么的。

怪不得当时如此惊艳,原来是公主,不过公主跑到荒山野岭去杀人是个怎么回事儿?好像这人,还与纪清泉认识,不过,也算是关键时刻救了自己一命,那次没有她与纪清泉出手合击那归朝宗的分魂,自己恐怕凶多吉少。

巧合?爱情的味道,浪无忌感觉有可能是这个公主,专门把自己找进宫来,好做什么事情,不然世界上人那么多,两个见过一面的人,没有任何交集,却在人海茫茫中相遇,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要是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那公主绝对会大怒,浪无忌连忙将头低下,道:“为臣参见公主。”

兰花娘娘见女儿神色古怪地盯着浪无忌看来看去,忙道:“画儿,你先下去等着,我还有些事要交代浪御医。”

等公主走后,兰花娘娘让浪无忌平身,摸了摸自己脸蛋,道:“美人迟暮啊,你看我这脸还有得救吗?现在都流行养生,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听说你是神医?还治好了那叫什么李少龙的气癌?传闻是否属实?”

浪无忌恭敬道:“兰花娘娘保养得很好啊,若还想显得更年轻一些,我倒也是有一些方法。”

说着取出十枚牛毛细针,道:“若配合一些名贵灵草,加上针灸,每日一次,连续三日,娘娘立即年轻十多岁都很正常,不过娘娘已经那么美丽了,就算不做这些也没什么问题。”

兰花娘娘闻言大喜,让宫女取来椅子和浪无忌所说的极品灵草,立即开始治疗,心道让这个人进宫来,也许还真的是一件对的事。

浪无忌将娘娘的手臂放在棉枕上,抓着一戳白光,快速一洒,发着淡淡白光的牛毛细针落满了那细腻娇柔的美人臂,后者不仅没有感到任何痛感,还有一种酥酥麻麻的爽快感。

浪无忌的玄天紫气游走到兰花娘娘的气海时,发现她已是个气丹境,不由有些吃惊,这娘娘看起来没什么气场、神识也很弱,居然是个气丹境。

不过他的真气很快绕开丹田,往腹部的某个点滑去,与敏感部位有些接近,但绝不是那个部位。

兰花娘娘皱了皱眉,感觉浪无忌输送来的气息从那处部位绕开,往下肢游移,松了口气,此时,她不由得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只觉浑身轻飘飘的,仿佛要从地面上凭空浮起一般,那与使用气丹境的气场漂浮完全不是一回事,一个是紧张而费力,一个是无比的轻松自然。

一刻过后,浪无忌收回了针,宫女也将东西过来了,浪无忌直接取过一个药壶,正磨着药,而兰花娘娘有些慵懒地睁开眼睛,只觉得皮肤清清凉凉的,连忙拿着镜子照了照,双眉之间那道若隐若现的皱纹已经不见了,而且皮肤比之前光滑了不知道多少倍,仿佛少女一般。

浪无忌将药粉一凝,随着一股清新之极的五彩云气飘荡开去,啾的一声,双指之间神光乍现!一颗不断变化着颜色的丹药出现,如流光、如玉晶。

“这是?”兰花娘娘期待问道,浪无忌道:“目前我国最昂贵的丹药,乃是再造神丹,我这颗丹药虽然没有再造神丹那昂贵,单从美容方面来讲,却一点也不差,名叫木兰颖脱丹,绝对不是吹牛。”

心腹宫女连忙拿了验毒器过来,兰花娘娘摆手说不用,取过神光宛转的木兰颖脱丹,直接了当用朱唇粘了一下,丹药直接化作五彩光芒射入其中。

“好像,我感觉一下子年轻了十多岁啊,呵~”兰花娘娘回味着甜甜凉凉的味道,有点像吃薄荷糖似的。

浪无忌笑道:“几个时辰就能见效,这一颗下去,可以让您的肉身十年内保持青春不老。”

见娘娘很满意,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要说的了,浪无忌告退出去,被藕丝裙公主逮个正着。

“跟我来~”公主笑道,浪无忌心神振奋地跟在她后面,不过一想,却又觉得有些不妥,要是这位公主要自己做她老公,那问题不小了,首先繁霜那边……

一路上,众多神色怪异的太监、侍卫、宫女什么的,正打量着公主和浪无忌,让后者觉得,自己是不是成为别人的眼中钉了?

很快,公主到了皇宫中的花园,几只野生白鹭正在一方碧湖中悠闲的打闹、飞扬,浪无忌忙问:“不知公主有什么吩咐?”

公主正要说话,两名气元境巅峰从远处的楼船上飞来,蓝衣男子哈哈笑道:“何苍寒参见雪画公主,好有雅兴啊,难得在此见到你。”

“刘年真参见公主。”褐衣男子道。

公主笑道:“天气真好,你们两有没有办法将那几只白鹭引来?”

蓝衣男子何苍寒笑道:“这还不容易?公主想的是如何引的话,只需在湖面洒下些鱼儿即可。”

说着将袖袍一扬,一道剑光震彻四野,湖水冒起密密麻麻的白泡,接着十几条小鱼和一条大鱼翻着肚皮浮出水面。

“怎样公主?在下是不是很厉害?”何苍寒说罢爽朗一笑。

公主隐约皱了皱眉,然后笑道:“何师兄真是高手。”

只见几只白鹭朝这边飞来,将鱼儿吞入肚子里,褐衣男子刘年真洞若观火,忙道:“在下也可引来,而且不需弄死这里的鱼儿。”

“哦?刘兄还有这种本事?”公主笑道,刘年真将手指弯成一个形状,往中间小孔吹去,一阵清脆的鸟叫声响起。

几只白鹭看了看这边,愣了一愣,接着慢慢走来,刘年真不断吹着,白鹭越走越近,他放下手指,轻轻笑道:“我们不可让它们感知到我们的敌意,这样它们就会认为我们是朋友,不会逃走了。”

何苍寒笑道:“刘兄这手也是借了我先前的零食才有的效果,若没有鱼吃,光是你吹这几下,它们还不至于过来。”

二人还要再说,公子扭头对一身御医装的浪无忌道:“你也露一手?”

两个男子顿时惊讶地打量了浪无忌几眼,后者低着头、微微弓着身子,平视三人,道:“二位公子高才,微臣远不及,让公主失望了。”

公主嗔怪地看了他一眼,笑道:“你以前可不是这么含蓄的啊,当真不会?不是说1+1之术通达世间万物吗?”

没想到这位公主还看过自己胡编的书,浪无忌张着嘴巴快速想了想,觉得若一直说不会,是不是太不诚恳了?那兰花娘娘与这位公主,似乎没有与张时仲和李公公那样对自己。

忙道:“微臣觉得,它们在湖中与碧波起舞,画面已经很美了,若是一定要招来挥去的,也不是不行,只是有些煞风景。”

公主闻言似乎觉得是浪无忌不卖面子,没意思地转过头,道:“二位,我们上楼船吹风,无忌兄在这欣赏我们即可。”

浪无忌很想解释一下,但一想到繁霜,连忙低下头,站在一旁看着三人飞去。

这两个人不是皇子,也不是官员和风雨卫,为何能够出入皇宫? 浪无忌想了想,觉得应该是这些皇子和公主拉拢的门派弟子,这两个气元境巅峰气场圆满无暇,应该属于朱天地那种级别,不过与如今的自己,就差远了。

听公主刚刚叫那何什么苍寒为师兄,浪无忌朝远处看去,在湖的那边有一座白色宫殿,屋顶呈波浪状,设计得很新颖,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几个字挂在门口‘白鹭书院’。

楼船上,一位少年白发的消瘦男子道:“七妹,那人是谁?”

公主笑道:“三哥,你不知道他是谁吗?名震天下的神医加天才,浪无忌啊,朱师兄就是死在他手里。”

“哦?名震天下?我为何没听过?何兄与刘兄是否认识?”叫三哥的人问道。

“浪无忌?他是杀了朱天地的那个体修学院副院长?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一群老头才能当的位置。”何苍寒爽朗笑着看向远处正回头走着的浪无忌。

刘年真道:“能打败朱天地,应该是使用了什么手段。”

七公主撇了他一眼,看向湖畔上的人影,道:“我打算让他做我的伴读书童。”

三皇子道:“我觉得这样不太好,要么你就叫个宫女来,整天让个陌生男人跟着,我们这些兄妹看着不放心。”

七公主撇了撇嘴,道:“我看他老实的很。”

……

回到太医处,玉药仙坊的大医师御医拿了一杯茶过来,笑道:“我是陶景弘,这杯茶没有毒,你可以放心喝。”

说着打了两个响指,医徒又去拿了两份点心过来,浪无忌道:“认识你我很高兴。”

陶景弘看了他一眼,笑道:“你第一天进皇庭区做事,不给红包,也不溜须拍马,这样很容易被人阴死的,知道吗?其实我有跳槽到你们气癌中心的想法,只不过你正好来这里当职,所以就来见你。”

浪无忌笑道:“非常欢迎,像前辈这样的大医师,我们中心非常需要,要不这样,我给你一个推荐信,你直接去坎壈城找夜繁霜院长就行了。”

陶景弘笑着摇摇头道:“我现在还脱不开身,你知道吗?辞职信递上去,不是说走就走的,哎,我得知你来了这里,心里就凉了半截,一入宫门深似海啊,哪怕只是在宫墙外做事,也很难离开了,我不知道你进来之前有没有发誓,我们是发誓了的,而且还不是我愿意的。”

“我也不是自愿的。”浪无忌笑道:“您是怎么进来的?”

“还能怎么?每个药行都要派一名大医师来候选皇宫御医,嘘,小声点说,北场的人一个个都耳朵灵得很,隔着墙都能听到。”陶景弘四处张望了几下。

浪无忌大手一挥,房间内的一块玉枕飞出碎成齑粉,玉粉朝茶舍四周均匀弥漫,外边的虫鸟之声立即被隔绝。

陶景弘竖了个大拇指,心道这无须阵盘布置隔音结界的手段,没有阵法大家是做不出来的,正色道:“你看我们这些御医,治好了病,顶多就是巾国扬名,有机会成为医圣,要是治不好,轻则革职重则问斩啊,每年过年过节都不能回家,家里人得了病都没空去治,还要帮各位皇亲国戚和朝廷大臣的家眷治疗,人手也就十来个,每天都辛苦得很,你别看你现在没事做,很快就有长长一列病患等着你拜访了。”

“这样说来,岂不是惨得很?治疗大臣的家眷有没有钱拿?”浪无忌问,陶景弘道:“有是有,有时候几百到一千,若是治愈了一些顽疾,还能有两三千枚金币,不过都是浮动的,而你们气癌中心一个病人就是五千,这里根本没法比,所以我才想辞职了去你那干。”

浪无忌点头将推荐信丢了过去,笑道:“只要您肯来,我们气癌中心一定隆重欢迎,还比这里优厚得多的工资聘请。”

陶景弘起身,凭着病患签字的单方去药库拿药,浪无忌跟在他后面,只见前者拿完药装进药箱之后,塞了一颗朱道果过来。

浪无忌倒吸一口冷气,道:“前辈,您这是 ……”

二人走回茶舍,陶景弘笑道:“你放心拿着,我早就与他们说好了的,就算被查也有理由,不过就一颗朱道果而已。”

这东西天生灵韵,对修炼有莫大的好处,但陶景弘说,药库每年都会有一大袋,用都用不完,随便拿,拿完了再申请缺货。

浪无忌摇头叹道:“高、实在是高。”

这种事情,他自己是不会做的,这怎么来说都是巾国财产,有的人不会想那么多只要能捞就捞,陶景弘就是这种人,虽然罪不至死,但也是罪,抓到是要罚款的,他不知道跟陶景弘一般想法的人有多少,但绝对很多,不会比自己这种人的数量少就对了。

……

接下来一个星期,二人配合几个玉药仙坊的医徒,每天都做大量的筛选药材、提炼药材、炼制丹药,接急诊单的活,而药神谷那边的御医,完全没有理会浪无忌这个人,有什么需要配合的地方也不配合,还故意刁难。

浪无忌也懒得理他们,反正张时仲别想着法子来阴自己就成,否则,就找这些药神谷的大医师和医师徒弟开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