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神逆 > 88道不可言

我的书架

88道不可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吃完之后,两宫女一太监不停摸着肚子,说肚子疼,公主出来后又不敢出声跟在后面,浪无忌肚子自然不疼,见他们不说,自己也懒得提,闲事少管,免得管得自己一身骚,老好人不能做。

三人跟着公主到气修馆,公主正要进去,管他们斋的斋主任跑了过来,道:“浪无忌是新书童,先要到礼仪堂专门接受礼仪培训。”

雪画公主愣了愣,道:“教习,有这个规矩吗?我怎么没听过?”

斋主任道:“有的,公主有所不知,按照正常程序来走是这样的,由于他既不是宫女也不是太监,尤为严格。”

“那好吧,你就先去礼仪堂接受培训一段时间,然后再来找我。”公主道。

……

浪无忌到了礼仪堂,教习翘着腿正拿着个法器不断按着,传来‘滴滴~~欢迎来到……’的奇怪声响,见人进来也没抬头,他走到堂中,发现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几十张桌子和一个书架。

他也不问,走到书架看了看,上边摆放着吉礼,嘉礼,宾礼,军礼,凶礼五礼,以及有关的录像,这些东西他早就背的滚瓜烂熟了,随便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不同的。

走到教习面前,道:“我学完了。”

教习头也不抬,不断按着手中法器,道:“先默写一遍,不准作弊。”

浪无忌取来纸张龙飞凤舞将五礼全部默写了一遍,教习惊讶地扫了一眼,道:“这么快?你是不是作弊?”

浪无忌低着头,面无表情淡淡道:“我是不是作弊,你坐在这里,看不见?”

教习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按着游戏法器,道:“那将录像里面的五百个姿势全部做一遍,在我面前。”

浪无忌缓缓点点头,然后开始从第一个姿势做了起来,做到三十五个时候,五分钟过去了,教习道:“不行,重来。”

浪无忌停了下来,道:“哪里不行了?我这些都是标准姿势。”

教习头也不抬,道:“你当我没看?你这也叫标准姿势?让你重来就重来,听见没有?”

浪无忌摇摇头,道:“我做的全部是标准姿势,若这也你都说不行,那我只能拒绝了。”

教习不停按着法器传来‘滴滴~~进攻敌方防御塔!’的声音,道:“那你只能在这里学上一辈子咯~”

浪无忌不屑笑道:“你这是不讲道理。”

教习冷着脸收起法器,从躺椅上蹦了起来,三步助跑一个飞踹,直接踹往浪无忌,后者呆呆站那,那脚直接踹在其身上。

“D你DFD个FD的!!让你TM的不标准!”教习一边飞来一边叫着。

然而奇怪的是,被踹的一方动也不动的站着,白芒一闪,教习倒飞了回去落回原地,倒退了一步,身后的躺椅被一丝气息波及,化作齑粉,堂内的黑玄玉桌椅摇摆不停。

“你敢顶撞教习?”教习怒道。

浪无忌摇头笑道:“你说我不标准,又说我顶撞你,请问,都是凭你说了算?若是如此那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我现在要出去,你不让,那就手底下见真章。”

教习冷哼了两声,道:“出去可以,你就没资格做书童,你们斋主任和我说了,这一关过不去你就没有书童资格。”

浪无忌耸耸肩,不屑笑了一声,翻了个白眼道:“不做书童就不做,又不是我要做的,是公主让我做的,反正你们让我做的,我都做了,既然没道理可讲,那我肯定是做不成了,告辞。”

说着就走出了礼仪堂。

浪无忌返回雪画公主处,后者从气修馆出来,笑道:“这么快就学完了?挺不赖的啊。”

“是啊。”浪无忌点头笑着,却见远处斋主任跑了过来,道:“公主,浪无忌学完了礼仪,现在要去学四书五经。”

闻言,正当浪无忌即将暴走的瞬间,雪画公主皱了皱眉,道:“这就不用了吧?”

斋主任道:“公主有所不知……”

雪画公主摆摆手道:“我亲自跟他去,看看你们搞什么鬼。”

斋主任面无表情低着头转身走了,四个书童跟着雪画公主来到学斋,教习笑道:“雪画公主也有此雅兴吗?”

“不是,我是陪他来的。”

教习愣神间,浪无忌二话不说直接取来纸笔,刷刷刷龙飞凤舞地将四书五经给默写了一遍,道:“完了没?”

教习皱了皱眉,在雪画公主与三名书童奇怪的眼神注视下,点点头,道:“完了。”

雪画公主看了看手表,道:“今天差不多了,过三天我要参加为期七天的悟道,你们三人老实在外面等着,明天按时到,特别是你。”

浪无忌低着头道:“微臣不会再迟到了。”

……

有人想搞我,浪无忌得出这么个结论,他必须准备一下,回到太医处后,跟陶景弘说了一声自己做书童的事,后者说过几天会安排一些比较不棘手、路程近的病例,问他干不干,浪无忌一想,既要赚钱也不能误事,就答应了,然后帮着陶景弘炼制一些复杂的极品丹药后,返回客栈休息。

到了晚上十二点,他找了该地的副庄主,从钱庄取出五万灵石,其中三万让陶景弘帮换取了十枚先天灵草,并送来,然后快速出城,到了县城里一个靠山的偏僻角落,用自制的1+1为什么等于2聚道阵盘,凝聚天地万物,开始疯狂修炼。

到了凌晨,他已经吞噬完一万灵石,离着练气境巅峰还差一点,但时间不够了,精力也不够了,换做其他练气境,凭这些,配合丹药,一次能冲到气元境巅峰,再修炼七八门天品功法都不奇怪。

为什么要用这么多灵石?因为他领悟的练气境和修行之途,与他人不同,修的不是气、也不是体,乃是道,道中大道,超脱已知记载的道,雪画公主去悟道,悟的是这片天地的已知道,而浪无忌的道,连听都没听过,别说悟了。

所以灵石只是辅助而已,更多的是各种从太医处凭钱购买的极品灵草、极品矿物、极品精华,极品精华不能直接保存,大部分却可以从各种草药和矿物中吸收。

关键是,浪无忌懂得怎么造化出连太医处都不让换的极品精华,比如,先天五行金木水火土精华,这些精华中蕴含大量远古道韵,是普通五行精华无法比的,陶景弘给的那枚朱道果,就能提取出先天火精,但提取的手法不行的话,甚至会平白损失掉一颗先天灵草。

他不得不花完积蓄用于这次修炼,本来还想准备一下的,可是没时间了,巾国明面上不公开的气变境,已经见到两个,若再不提升,他觉得自己站不住脚了。

至于无忌商行那边,不需要担心,有周家和玉药仙坊的股份在,出不了大问题。

什么是气元?通常修士所理解的气元,也就是练气圆满之后,体内真气逐渐凝聚丹田的境界,这就是修行界的气元境,通过发挥丹田中成倍的真气,以压练气境一个境界。

可是浪无忌理解的气元境与修行界统称的气元境不同,若只是将真气凝聚、塑造丹田,如何解释凝聚之后的真气会产生质变?那只是真气的密度与容量有了变化而已,以质变完全不是一个层次,所以说修行界对气元境的理解,自己都理解得不透彻、自己都搞不明白。

所以才多出一些杂七杂八的气元境功法,每一门都有自己的造诣,却是沧海一粟,不值一提。

浪无忌为什么能够手到捏来一些自己都不知道的招式?不是因为他临阵顿悟,而是他有了自己的道,大于其他道的大道,阐述世间一切,所以使剑是剑、用刀是刀、挥拳头能虚空生雷,出招连想都不用想。

当清风城医师院长做完元素共振、悟不出病人是什么病时,浪无忌就猜到了是嗜神虫,虽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但那院长与御医同样是大医师,在那看诊断了三个月屁都不知道。

为什么他能猜到?元素共振重型法器,说白了就是利用原始星的科学理论‘塞曼效应’,量子力学只是阐述了塞曼效应的现象,并没有说明原因,而修行界的医师院只是将这个仪器翻版了过来,甚至理论都是抄原始星的,比人家更无脑。

所以院长和御医想到是嗜神虫作祟的时间,比浪无忌要长得多,等病人病死了做尸体解刨才能得到答案,甚至病人家属还不让做。

什么是道?然而,塞曼效应也只是一种表面,道的表面,气元境的凝气与丹田,也是道的表面。

浪无忌的气元境,那就是道,道的一种形式,凝的不是气,而是自然界的万物,他一呼一吸之间,能在这片天地所感受到的一切,通过练气周天,凝聚成道的初形态,也就是道胎,一旦突破练气巅峰到达了气元境,他的道胎、别人口中的丹田,就不是区区丹田可披靡的了。

他起身,若需要,现在随时能成为气元境,只要有了道胎,身成天地,即从本质上,开始不受这片天地的规则所约束,当道胎逐渐成型,到了气元境中阶,完全可以脱离这片天地,而到了气元境巅峰,可以反夺这片天地的规则与道,不过,并不是说他到了气元境巅峰,道胎成形,就完全不需要这片天地了。

这么说吧,气元境巅峰,他可以成为这片天地、这片大陆的守护神,或可随时离去。

……

三天时间里,他托陶景弘的福,又赚了五十万金币,白天就在白鹭书院瞎耗着,这公主对自己不错,不能不给面子,反正闲着无聊看着湖面碧波,躺在草地上欣赏设计得宏伟奇特的白鹭书院,也是不错的。

雪画公主跟着小太监找到了浪无忌,笑道:“那么无聊吗?我给你弄了颗悟道果。”

宫女和小太监在旁看着,那眼神简直能将浪无忌活生生给酸死,这东西,就算是当朝宰相都眼馋的东西,公主却拿来送给他?

浪无忌心道,悟道果,外面市面上有的卖的话,没个几万灵石都要不下来,是大佬才能用的东西,若是受了这份情,不管自己需不需要,那都是很难还的了。

他现在道胎已现,随时能成,何须去感受区区他人的道念碎片所结成的果子?不过倒是可以拿去卖,可是,一想到繁霜和自己的品学……

浪无忌起身,鞠了一躬,道:“多谢公主恩情和栽培,只是这份大礼我承受不起,还是不要了,请您不要见怪。”

雪画公主愣愣地收回果子,有些吃瘪的冷着脸,尴尬了好一会儿,才道:“这几天是不是很闷?让你这种天才这样闲着,是我不对。”

浪无忌想起初见轩辕雪画时那种惊艳,感慨万分,心道有时候……

得,不想了,自己怎么又在想这个?他连忙道:“不关这些事,只是这果子……反正公主的恩情太大,我不能收,实话说了吧,我是一个有家室的人。”

“哦。”雪画公主脸色变得很难看,转过身,边走着道:“你若是觉得闷的话,可先行离去。”

很不好意思啊,浪无忌苦笑了下,本来还想问一问悟道会的事情,现在不必了,便找地方离开,逛了一圈之后发现,竟然没有其他出口逃出白鹭界,只能靠雪画公主的令牌从正门出去,或者自己立即突破到气元境,能够无声无息出去,否则肯定会闹出大动静。

若三天前突破到气元境,就没这么多麻烦事了,可是道胎这种东西,最好是自然而成,他在等待一个契机,这样成的道胎,比突破出来的要好许多。

苦笑着在碧波上散步,看着热闹的白鹭书院,有些落落寡合,却见远处,一道人影飞来。

纪清泉笑道:“你怎么在这里?人太多都没注意到你。”

浪无忌笑道:“真是过一段时间就能与你相见,太有缘了,十五万金币打给你了,有没有收到?”

纪清泉点点头,笑道:“要不要我带你进悟道会?”

“还能带我进去?”浪无忌奇怪,若是能随便带人进去,那么多书童还在外面?

“你就不会易容进去吗?装成气丹境的样子,这样人家会误以为你是学员,不过,出了事不要说是我教的。”纪清泉思索着,似乎感觉自己说的话有些坑,随即想到什么。

忙转移话题,道:“不会是我那个师妹,带你进书院的吧?”

浪无忌面无表情道:“你哪个师妹?雪画公主?她和你是同门?还是指白鹭书院同为学员?”

纪清泉摇摇头,道:“不是,她的师父和我的师父,都不是白鹭书院的,但我们师父的师父,又是同一个,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浪无忌问道:“那她的师父是谁?”

纪清泉笑道:“你套我话?这些不能告诉你,乃是巾国机密,你知道她师父也很强,就行了。”

“有副院长强吗?”浪无忌又问,纪清泉哼了一声,道:“都说不告诉你了,不知道,她带你来,该不会是想强行把你娶成驸马吧?”

浪无忌皱眉笑道:“有这个可能,但是,你知道我有家室的。”

纪清泉暧昧笑道:“就你那条狗,还有道侣?为什么不结为夫妻?”

这什么都知道了?这应该是很私人的事情啊?浪无忌看了她几眼,摇头道:“不说了,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帮我出去?这个人情记着。”

纪清泉点点头,丢出一枚令牌,是归剑宗核心弟子的令牌,很核心的那种,她笑道:“人情你现在就可以还了,就是不要理她。”

“哪个?”浪无忌想问清楚点,纪清泉道:“轩辕雪画,你只要不做她的驸马就行了。”

浪无忌点头转身,趁机扫了一眼纪清泉上下,飞身离去,声音传来:“你们二位仙子有倾城之姿,为何总拿着我不放?我有那么优秀吗?”

……

回到太医处将灵石全部换成极品材料,浪无忌来到县城荒郊,取出个隐匿阵盘,将储物袋藏入其中,心道皇宫中没有雪画公主罩着,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又不能带储物袋进入,万一事后被没收,还要麻烦抢回来,收在这里最好了,自己设计的1+1为什么等于2隐匿阵,不逊色于天然隐匿阵法。

又和陶景弘瓜分了几个病例,赚了两百万金币,浪无忌有些舍不得离开皇宫了,不过名头已经打出来,以后想要找有钱病人,可以通过无忌商行和周家的渠道。

几天过去,雪画公主发信息来,道:“进入学员论道大会了,要动真格的,你来帮我压场,怎么说也是伴读书童。”

伴读书童起到的主要作用除了打下手、伴读之外,那就是护主,浪无忌心道说不定从雪画公主那里得知灭门浪家真凶的身份,于是便去参加,只要不涉及那方面就行,男女之间又不是没了那方面就做不成朋友,单纯朋友虽然不存在,不单纯的总有吧?不要复杂就好。

白鹭书院外的湖面上坐满了人,浪无忌到的时候,已经开始不知多久,副院长白袍老者正指挥着十来把剑,道:“御剑杀敌与释放剑气不同,若做得不好,威力还不如剑气,御剑更讲究的是剑势,而不是气,以势御剑,像我这样。”

五十名门派的核心弟子跟着副院长比划着,面前两把剑软鸟鸟的浮起来,引来一阵笑声。

浪无忌失笑,这五十人中,包括纪清泉与轩辕雪画,都是靠着一心多用去御剑,简直搞笑。

修士手中的剑与凡人的剑不同,在凡间,剑的效用不如刀,凡人用刀切菜所以有菜刀,切水果有水果刀,却少有水果剑,因为刀比剑好用。

体修多用刀,而修士有气,凭着真气,能施展剑气,所以剑有两刃,又比刀好用。

一心多用例如弹钢琴,和弦用的双手加上脚,熟悉掌握之后就能感觉到势,凭着势,发挥出高超境界,御剑也是如此,有几个学员已经逐渐熟练了起来,纷纷在空中起舞,拼命御着几把剑飞呼啸去。

若是一张钢琴不是用心、不是用人去演奏,而是用天地、用道去演奏……浪无忌眨了眨眼,嘀咕道‘剑生剑杀岂剑怒?’心念之间,书院大门两旁与屋檐上的千多个剑匣,突然传来剑鸣之声,其中几百把剑闯开剑匣封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