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杂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二人在苍云仙宗下方住了几日,浪无忌大概了解了一些情况,这浅白魔族所在的浅白大洲,国家林立,国的数量甚至比巾国的州还多,而且这些国家若论单个来算,自然不能与巾国对抗,甚至不如巾国一个州实力的小国有很多,但是,若论浅白魔族联盟的整体实力,那就比巾国要强。

而且浅白魔族各国在搞大陆贸易时,会以浅白联盟为壁垒,产生一个贸易竞争力,所以巾国以举国之力与浅白魔族某个小国做竞争,是行不通的。

浅白魔族各国最厉害的贸易产品,是法器和马车法宝,这里的法器质量和价格对比巾国都要高,马车法宝也不例外。

什么是马车法宝?例如巾国的金刚马车,自己造出来的就不如浅白魔族某个帝国金刚马车要结实、速度要快,甚至,这里的马车法宝,不用马来拉,而是用马的金刚雕像,将压缩的雕像和马车一丢在地上,就会自动释放出马车法宝,非常方便,除非巾国自己造的金刚马车能放入储物袋,否则在这方面是比不上浅白魔族生产的马车法宝的。

从杰杰帝国的通天路乘坐列车前往苍云仙宗的空中城市,无奇男子帮浪无忌办了身份令牌,前者道:“我们到这里就要道别了,苍云仙宗也相当于一个国家,你从这里进去以后,就算是他们外门弟子中的杂役,还不算是正式的外门弟子,只要努力,就能够成为外门弟子,具体,我也不用细说了,你应该懂的。”

浪无忌点点头道:“小说里看过,杂役一般都是很惨的那种。”

无奇男子笑道:“我当年……”

他一句话没说完,飞天列车上一名穿着黑色破烂斗篷的男子贼眉鼠眼地走了过来,道:“两位,要不要刷战绩?”

无奇男子摆摆手:“走开,我们不刷。”

黑衣男子走后,浪无忌问:“什么是刷战绩?”

无奇男子笑道:“想当年,哎,我到这里的时候,这里也是一个样,战绩呢,就是从杂役上升到外门弟子、内门弟子、核心弟子所用的一个积分之一,通过战斗获得,他说刷战绩,其实还包括刷名声、刷这、刷那,等等,让你花少量钱做到别人努力换来的积分,不过,一旦被发现就会很惨,轻则罚款、重则逐出师门,甚至还有可能逐出了之后,加以追杀。”

浪无忌好奇笑道:“那不是很惨?谁愿意刷战绩?”

无奇男子摇头笑道:“具体有多少人刷了还是没刷,我不清楚,因为我不是这里的捕快,但是你在杂役辛辛苦苦做个十多年甚至几十年的苦工,也许只需要刷一次战绩就能做到了,只要不被发现,相当于白那个什么了十年,这么说你可能不明白,打个比方,你当善恶哥哥也有个积分?相当于刷一次等于你做几十几百次善恶任务,但其实你什么也没做,明白?”

“白那个什么十年或几十年?刚才那人呢?”浪无忌连忙扫了扫,黑衣男子已经到了不知多少号车厢了,他忙道:“那我不白那个什么,不是很亏?”

无奇男子无奈苦笑,道:“哎,我也不知道,该说白那个什么好,还是不白那什么好,当年、呃,其实,我偷偷告诉你,咳咳,总之,还是不要白那个什么好,因为一旦被发现,将是你一辈子的污点,当然了,若你是真的有实力的,就算白那什么一点,也无所伤大雅,这种事情你自己考虑吧,我很难说好还是不好。”

浪无忌皱眉思索,无奇男子又道:“但是,苍云仙宗肯定是不希望你白那个什么的了,至少表面是这样,你自己白不白就不关我事了,最多被逐出师门并追杀到死而已,我送你来此,也不是希望你一定要留在苍云仙宗,只是给你一个体验修仙界黑暗的机会。”

“修仙界很黑暗?”浪无忌问,他当然也知道,这世界哪里都有黑暗的地方,只不过无奇男子愿意事先提醒,那自己多了解一点也是好的。

无奇男子笑道:“当然,你看哪一本修仙玄幻,做杂役的不是惨不忍睹的?直通九天的也不是没有,那都是像我这种,有什么强力底牌的,你也有底牌啊,不然你不会这么天才,但是有的人的底牌,比刷战绩更狠,战绩什么的根本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知道不?有什么碾压一切的法宝或功法,相当于玩游戏开挂,只要一开挂就无敌,有的挂是有风险的,而有的,甚至不能说是挂,而是上面有人,既没有风险,还牛掰,啧啧。”

浪无忌听得一股兴奋劲没了,道:“前辈,那我进去当了杂役弟子,能不能说你是我上面的人?”

无奇男子点点头,笑道:“可以,只不过根本没有人认识我,就算有,也早就不在这个位面了,记载什么的,当时我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加起来都不到一年,你跟他们说,我是一个很强大的存在什么的,他们根本不会信,只当你是狐假老鼠威了。”

列车停了下来,声音响起:“终点站,苍云仙宗南大门到了,请各位乘客下车。”

“前辈,后会有期。”浪无忌下车,转身看着无奇男子和列车往反方向开了回去,看向种满了飞天大树的苍云仙宗南大门。

……

跟着几个人一起走进去,一尖嘴猴腮的小个子道:“兄弟,你是第一次来?”

“呃,是,你怎么看出来的?”浪无忌问,小个子笑道:“因为我也是第一次,所以猜你也是第一次,一般坐列车来这里,而不是开飞行法宝或者乘坐空舰上来的,除了来找工作,还有什么?你看我聪明不?”

浪无忌点点头,扫了几眼这个浅白魔人气元境,道:“你是来找工作的?我是这里的新杂役,正进去……”

小个子摆摆手笑道:“什么杂役?那跟找工作有什么区别?我们都一样,这没人,等一等。”

宗门南大门半个人影都没有,之前几个人从两旁方向的浮空阶梯离开了,不过却有危险的气息出现在门口四周,是杀阵,浪无忌眯着眼,将神识透入其中,被什么东西挡着,除非他现在突破到气元境,否则看不出这杀阵有什么玄机。

滴滴一声响起,一道光幕出现,在二人身上扫了扫,然后射出一张纸,纸飘在空中,上面写着字:“两位是来报名的还是已经报了名?没报名的接受检查,报了名的直接去分配处等候差遣。”

二人分别说了报名和没报名,大门上裂开一个口子,射出一张令牌,和浪无忌的身份令牌一模一样,飞到了小个子手上,光幕又道:“现在你们两个去分配处。”

浪无忌无语,原来无奇男子前辈,帮自己办的身份令牌,就这么简单就能获得了?不过自己修为才练气巅峰,小个子可是气元境,说不定没有无奇男子帮忙,自己都进不去。

二人走在生长在云里的飞天大树林里,一块块浮空阶梯出现在天际,一辆金刚马车停靠在阶梯上,二人又坐上马车,马儿小心翼翼地在路上走着,走了大概两天时间,才从飞天大树林出来,前方是一个起起伏伏、山峦叠嶂的天空城市。

可以看到每一个建筑物之间都有阶梯相连,一辆辆金刚马车小心翼翼走在上面,若是掉下去,也没事,只不过要从云里爬起来,不过若用力过猛的话,就会从云中穿出去,直接坠入万丈深渊,一般练气境都没得救。

也就是说,这里没有凡人,最低都是练气境,否则太危险了。

一个穿着执事服的气丹境高级杂役走了过来,道:“一、二~,在我说一、二的时候,你们就开始跑啦~”

二人愣了愣,见高级杂役皱眉,紧张起来,原地跑了起来,高级杂役平举起手,不知从哪掏出个哨子,道:“一二一~一二一~,进入你们的房间放下行李,好,就是这间。”

房间中还有其他四个人的床位,摆放着又脏又破的修士服,不过床位上没有人,二人放下了随身的储物袋,高级杂役道:“贵重的东西带在身上,不贵重的放出来,减轻储物袋的重量,以免每次进入工作场所搜查时间过长。”

“是。”二人将一大堆杂物丢了出到床底,跟着高级杂役小跑了出去,哦不,高级杂役是慢慢走,他们一直在听口令挪动小跑。

高级杂役指了指:“那边是厨房,现在,先进行岗前培训,你们两个暂时做这里的厨工。”

进了厨房,浪无忌和小个子被分配往两个不同部门,几个洗菜阿姨看见浪无忌这个帅哥,抬头看了看,却被高级杂役怒骂了一句,连忙又洗起菜来。

进入一间房间,高级杂役将浪无忌交给一个脸黑黑的胖子厨师,胖子厨师拿着把大钢刀,在砍着一只烤蛇颈龙,道:“都会做什么?呐,拿个碟子出来。”

“哦。”浪无忌到处看了看,神识展开,并未发现有碟子,连忙问:“在哪?”

黑脸胖厨师啧了一声,皱眉不耐烦道:“在那里!”

指了指一旁一个金刚橱柜,居然还是屏蔽神识的,浪无忌打开,发现里头有十几种碟子,忙道:“是哪一种?”

黑脸胖子一边砍着蛇颈龙,一边东指西指了几下,道:“这个!对!”

浪无忌拿出他指得最多的那个圆碟,递到黑脸胖子面前,胖子瞪了一眼,神情狰狞的渐渐扭过头,道:“我让你拿这个了吗?啊?是这个!那个!懂吗?”

浪无忌无语地将圆碟放了回去,指了指一个方碟,问道:“是这个吗?”

“对,就是那个!”

浪无忌心惊胆战将长方形玉碟放在桌子上,黑脸胖子看了一眼,一边看着蛇颈龙,道:“去将配料拿过来,在下面。”

“哦。”浪无忌冒着冷汗翻了翻刚刚金刚橱柜的下面,道:“下面是哪里?”

黑脸胖子百忙之中扫了一眼,怒道:“我说是那个下面了吗?下面有个屁碟?啊?是这个下面?懂没有?~!”

说着看了一眼左边下面,浪无忌又跑到桌边下面,翻了翻,没发现有什么配料在里头,忙道:“没有啊?”

胖子砍了几下蛇颈龙,扫了一眼,又转过头,继续看着,道:“在这里,嗯,旁边这里。”

浪无忌发现配料就在胖子身旁不远,只不过有琉璃盒子装着,这跟‘下面’有什么关系?他无语了,也不敢问,拿着十几个盒子的托盘递到胖子面前。

黑脸胖子道:“将其中的白玉蒜拿出来来~你这样整盘递到我面前我用个屁啊?”

浪无忌将白玉蒜递过去,黑脸胖子一把猛地抓过,猛地往蛇颈龙上一洒,又将浪无忌给猛地推开,继续砍了起来,怒着嘀咕:“真TM的叫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来我做个屁?”

浪无忌听着不知有多想暴走,俗话说忍一时风平浪静……

不对,应该是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终身后悔!

艸了!浪无忌淡淡道:“这位大厨师父,你不要新人能不能跟那高级杂役说?你跟我说有屁用?我怎么知道自己是不是新人?”

黑脸胖子闻言猛砍了几下,发出噗噗噗的巨大响声,将大钢刀插在肉上,转身,神色冰冷无比,道:“你是新人,但新人有你那么蠢的吗?你是白痴还是弱智?你不是人啊?是狗啊?一般的狗也没这么蠢啊?让你拿个碟子都拿半天!你做个屁?”

浪无忌不屑冷笑道:“你这是当师父还是当厨师?若你只是当个厨师,那可不必教人做事,你既然是这个房间的大厨那就要会教人做事,而不是只顾着自己做,明白?你不做,走开,我来做,我熟悉一下比你能操作得多!还会教人,行不?不服?来?打我!”

黑脸胖子看了看那把大钢刀,嘴巴不断狰狞着瞪着浪无忌,满脸油腻不断流着,哆嗦了几下,呸了口口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接着又转过身继续砍起蛇颈龙。

浪无忌出去转了转,并未发现忙碌的厨房里有那个高级杂役的身影,只能站房间门口等着,另一个大厨走了过来,问道:“你怎么站在这里?不是新来的吗?”

浪无忌道:“我不知道怎么说,呃,觉得被分配给的大厨师父,有点神经病,我不知道该怎么着手工作,所以就站在这里等那高级杂役来,然后让他看看怎么办。”

“嘘~不要这样说,可能他工作繁忙,脾气有点暴躁,呃,我帮你叫总厨来跟他说一下,你等着。”说着这位中年气元境大厨便走进了厨房大厅,跟一位带着白高帽的气丹境老者厨师说了几句。

高帽气丹境老者扫了一眼浪无忌,走进房间,跟黑脸大厨谈论起来,道:“不是开不开的问题,随时可以开了再等,等了再开,问题是每一个新人都是这样,你不教谁教?我教?我们这里的新盘子有新机遇,也有新的开拓,明白?”

“嗯,那就……”黑脸胖子想了想,觉得好像有道理,点点头,有些不服气,却又想不出怎么反驳。

高帽气丹境道:“就从这个开始吧,既然你说他蠢,那就从最蠢的开始教起,提升你的带人能力。”

说罢走出来看了浪无忌一眼,快速走开,声音传来:“进去啊。”

浪无忌回到房间里头,黑脸胖子不爽了好一会儿,乒铃乓啷的砸着东西,发出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响声,整个厨房都听得一清二楚。

浪无忌站在那里,拳头渐渐握紧,又松了开来,刚刚高帽总厨说的话,他都听明白了,若现在还忍不住的话,只能去找那个高级杂役,很大可能是直接退出苍云仙宗,连受虐都不必了,直接滚到云层下方的浅白魔某国,或者回巾国附近什么的。



他不知道是不是来这里的人都是这么倒霉,但倒霉的肯定不少,也许自己运气差,碰到了。

砍完蛇颈龙之后,黑脸胖子离开了房间,好久都没回来,一位白脸帅哥厨杂工走了进来,将工具放好后笑道:“他刚刚是骂你?”

浪无忌点点头,白脸帅哥道:“呵呵,正常的,不过你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他?”

“没有啊?”浪无忌愣然,白脸帅哥道:“没有?那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为何今天突然这样?”

浪无忌摇摇头,自己才来这里不到一个时辰,就发生了这么多事,具体是什么原因,怎么可能猜到?

浪无忌耸耸肩,白脸帅哥道:“帮我把那个火龙鸟果拿过来。”

……

数个时辰后,浪无忌跟着白脸帅哥学了不少东西,很快操作了起来,能干不少事情了,尖嘴猴腮小个男走过来笑道:“你们这里刚刚怎么这么热闹?”

浪无忌无语看着他,摇摇头,不想说,小个子疑惑地走开了。

几天之后,浪无忌与黑脸胖大厨的关系依然很不好,但在白脸帅哥的教导下,已经能够干大部分体力活,一些精细活,虽然简单,但白脸帅哥不让干,因为让浪无忌干这些的话,他就没事做了,会很无聊的。

浪无忌也明白,就这么跟着这位小师父干,到了下班时间,就给繁霜通信息,上次做御医赚的钱大部分都放回无忌杂货和气癌中心了,繁霜问需不需要取出来,害怕被巾国钱庄冻结,浪无忌说不用,因为护国使者说了,会保住自己留在巾国的依托,所以让繁霜安心一些。

多买些灵草和极品妖兽丹药,给大黄吃。

除此之外,浪无忌还让唐靓琴和萧子寒,时不时去繁霜身边转一圈,看看老屠等人有没有偷懒,因为自己离开了,这些君子之交也不是说不能信任,只不过人都会有懒的时候,一不做事,就想着怎么躺着吃饭,这样对商行来说是不好的,为什么浪无忌一直没有给他们加大权能,让老屠等人当经理什么的?

其实并不需要如此,每一个无忌商行的成员都是一部分,并不是说关系亲密、相处时间长,得的好处就要多,利益和机会是均衡和平等的,商行和气癌医院好了,大家都好,不行了就是大家的责任,若有人投机取巧,那就找出来惩罚,有努力的也加以表扬,这才是正常的。

若是某个人的东西扩大,那这个人可能会想着自己,而不是大家的利益,包括浪无忌都是如此,即便商行是他开的,那也是看比例分成,一旦利润过高所有人都开始懒惰下来,那就开新盘子,让懒惰的人去扩充,新的人干容易的事情,劳有所得,才是正常状态。

阿鬼那边,巾国已经禁止了乌马森林试炼中心继续扩充,并有限领取消颁布下来,让阿鬼和她招揽的气元境手下操作不及。

浪无忌提议,阿鬼直接带手下进入乌马森林,找族长谈判,巾国肯定不会放弃这个蛋糕,所以阿鬼只需要帮助乌马森林獬族,对付那些不守规矩的试炼者,比如动不动就屠村的气丹境这种,若是可能,就在乌马森林里发展,不行的话先化整为零,躲入伯山,或者将大奇山灭了,占山为王,总之,一个人手也不要解散,工资继续找老屠和繁霜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