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神逆 > 102再次邀请

我的书架

102再次邀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好,师兄。”浪无忌主动上前行了一礼,浪已炁略微扫了他一眼,没说话,身旁的苍云仙宗外门弟子走了过去。

衣服上都贴着个刻有‘苍’的徽章,褐衣外门弟子对浪无忌道:“你是谁?”

浪无忌低头道:“我是高级杂役,无忌车行的行主,浪无忌。”

浪已炁闻言又扫了他一眼,还是没理会。

旁边蓝衣弟子鄙夷的瞪了浪无忌一眼,道:“浪?你也配叫浪?大哥,你认识他?”

这浪无忌跟浪已炁长得还挺像的,而且还是同一个姓,蓝衣弟子有些不妥的问了问浪已炁,浪已炁摇摇头,走开道:“不认识。”

“滚!叫你走开听到没有?”蓝衣外门弟子对着浪无忌就是一声爆喝,其他外门弟子哈哈大笑。

“是,我马上消失!”浪无忌转头就走,心道什么垃圾玩意儿,还以为苍云仙宗的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应该会有008那种水平,没想到这么目中无人,自己还是杂役的时候,也没见008摆谱啊?人和人真是不能比。

在个人宴会上逗留了下,德家的执事比武切磋大会开始,二十多名气丹境长老和三百多名气元境执事,在大草坪上画了个圈,开始比武,宾客们都在一旁看着。

浪无忌试图接近德强盛,却被气丹境长老拦住了,连忙恭敬道:“小人无忌车行行主浪无忌,想与家主商谈一下合作的事情。”

气丹境长老闻言,将浪无忌拉到一边,老神在在半眯着眼,道:“行,你想要见家主,和他近距离说话是吧?我是他亲近的人。”

浪无忌赶紧塞了个装有玉简的红包过去,里头有100苍云积分,气丹境长老皱眉捏了捏,点点头:“嗯,你跟在我身边。”

看比武看到一半的时候,场中两名执事两败俱伤停了手,德强盛喝了口茶,收红包的长老立即走过去鞠了一躬,指了指浪无忌,道:“他有事求见家主。”

“哦。”德强盛皱了皱眉,浪无忌走过去道:“我想与家主商谈一下上次提过的合作之事。”

“你是……无忌车行的行主?哦,现在我不想谈生意,等我上班时间到了,你来芳菲风晓找我就行。”说罢德强盛摆摆手,几名气丹境拦在了浪无忌面前。

那女前辈白浩水扫了一眼离去的浪无忌,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浪无忌随便找了张被挡住视线的位置,抓了点花生吃了吃,便离场了,根本没人理会他。

去了阿猴哥那里训练了下车队的小哥们,骑马在石梯上漂移的绝技,浪无忌便去找阿猴哥,后者正在阳台上打着高尔夫球,拿着一块块灵晶不断射出去,灵晶落到圣魔淀的凡人区,胖子经理立即用光幕投射出凡人疯狂抢夺着灵晶的画面。

阿猴哥扫了浪无忌一眼,笑着将一袋装有1000灵晶的储物袋丢了过来,后者接住,前者笑道:“拿去用。”

“谢谢。”浪无忌将灵晶收起来,想了想,道:“若猴哥觉得钱太多花不完的话,可以投资我一点,我的车行正在启动中,需要资金。”

阿猴哥啧啧啧了几声,摇头道:“我上次已经支援过你了,这个世界是要靠自己的双手努力,去争取自己的梦想,知道吗?”

浪无忌笑道:“正如我之前所说的,你我之前的交情就好像水一样,我让你支持我,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受苦受难的芸芸众生,好像你现在在拯救那些凡人一样。”

阿猴哥将球棒丢给胖子经理,笑道:“既然都是拯救,那我喜欢用我的方式,而不是给你,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我比较喜欢通过自己的双手,去拯救。”

“我悟了。”浪无忌点点头,转身离开。

……

浪无忌回到无忌车行,开始在重重光幕中,刻画着一张图纸,他刚开始有些抱怨阿猴哥和翻脸不认人的德强盛,不过确实是悟了一些东西,他之前和几大车行的对接发明,那都是应用在比赛上,虽然可以让一辆平平无奇的海洋群众赛过陆地第一的飞沙铭日晶,却不代表那是符合自己期待的。

他现在要设计一款完全符合民用的混合能源循环马车法宝,这种法宝的思路,也是通过‘1+1为什么等于2 ’大道致理得出来的。

其实传统的真气能源马车法宝,在行业内的打磨已经达到了极致,这也是为什么现在雷电能与紫气能别说替代了,就连辅助都非常吃力。

但并非是没有拓展空间的,道,没有极限和完美,到达极限的瞬间就代表着它不完美,因为它不会再进步了。

一个星期之后,浪无忌将辛苦刻画的玉简捏碎。

可以说,他成了,也可以说,他没成,说成了是因为图纸确实画好,当中的设计也能够制造出来,问题是,暂时不能推广,这东西只要一推广,就会出大变数,往往巨大的生产力进步都会导致修行界进入大的纷争,他认为目前还不能够将这东西放出去,这也是为了这片天地的无数生灵着想啊。

不过,却可以自己做一艘来给自己使用,那就是他自己发明的一款名叫‘悬浮鸥’的交通工具,工艺高的可以在天上飞,比现金修行界所使用的豪华飞行法宝、穿梭舰速度更快、更稳定、所使用的能量也更清洁;工艺低的能作为马车法宝,比现有马车法宝都好用。

接下来一个月里,浪无忌都在制作这一艘悬浮鸥,很快三角形不停旋转的悬浮鸥就制作好了,他坐在里头不大的空间,将舱门关上,按动一个按钮,悬浮鸥立即开启了隐匿阵盘,从肉眼和神识中消失。

这隐匿阵盘也是悬浮鸥很重要的一部分,虽然这件人造灵宝的速度很快,快到各大国的灵宝级战斗法宝都追不上,却不能没有隐匿阵盘,浪无忌精心设计的这个阵盘虽然可以阻隔大多数气丹境甚至气变境的神识扫描,但也不是绝对就隐形的。

比如说,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或者在气变境修士的神识长时间扫描下,还是会被发现,所以,他还安装了另一个按钮,一个只有自己按了才有用的按钮,也就是准‘法天道地’级别的瞬移和隐匿,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可以从这片天地间‘消失’。

不过,他不认为自己这个杰作,可以用来对抗外宇宙修士,上次那个墨镜老头的本身实力其实并不如何,之所以让他感到恐怖,而是因为外宇宙的法宝,那是针对这个宇宙作了全面透彻所炼制出来的东西,比这片天地的先天灵宝、传说中的圣物更加恐怖。

对付这类人,只能靠天地道则,浪无忌开始明白,为什么自己不愿意那么快就脱离这片大陆的约束,成就法天道地,因为只要这样做,就会被这片天地认为是个异类,而自己并没有外宇宙修士那样强大,只要自己突破到气元境,很可能就不能直接插手这片大陆的事情了。



浪无忌找008,后者说他快要晋升内门弟子,近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任务,浪无忌向他打听了苍云仙宗黑必客的消息,008道:“你想要找的消息,一般的黑必客提供不了给你,你必须找特殊的黑必客,我让他去桥洞了,先收你50积分手续费,你见他后给另外的50积分,让他完成的事情,要多少钱,你们自己再谈。”

普魔帝国多拉K城的某桥洞内,浪无忌见到了这名身着黑衣、带着面具的消瘦男子,拿出两杯加冰块的普魔帝国拿铁,其中一杯丢了过去,道:“你有没有找到一个确切的人,这种本事,例如巾国某家族的一名公子。”

消瘦男子道:“我们不用苍云仙宗的积分,不过我们用的货币你也没有,若是一些小喽啰,大概需要几十积分,但若是一些极其难找的,我只能给你一个确切范围,根据难找的层度,还要另外加钱。”

浪无忌将一枚玉简交给黑必客,后者看了几眼,道:“大概需要100积分。”

浪无忌苦着脸点点头,虽然他现在拿着四大车行的股份,但自己的钱几乎没有多少,若非阿猴哥那里时不时能领点津贴,他都快给不出这钱了,把这钱给巾国的气元境修士,都能突破一两名气丹境了。

……

所以他决定将阿猴哥这个君子之交的关系好好发展一下,又到了圣魔淀赛车场,亲自训练30名原来的外卖小哥练车。

阿猴哥见浪无忌终于认真教了一回,也下场练习漂移和弹跳起飞,浪无忌趁机将车行的紫气弹跳辅助器介绍给他,二人在场中玩了一会儿,阿猴哥又拿出传音符器拨款了100积分给他。

“大哥!你是我大哥!”浪无忌衷心感叹。

看台上站着个美女,阿猴哥下车走了过去,道:“怎么有空来我们这玩了?”

白浩水笑道:“小白脸突然变成了大家族继承人,我能不好好来道个歉吗?”

阿猴哥笑道:“坦白讲,你早知道我会继承三外公的遗产了吧?我倒是奇怪为何最后一刻你又放弃了?”

白浩水不说话,对浪无忌招了招手,后者下车走出来,白浩水道:“还钱。”

浪无忌苦笑道:“不是您送给我的吗?”

白浩水道:“我现在又不想送了。”

阿猴哥奇道:“他欠你多少?”

白浩水道:“1000积分买的帝云舰。”

阿猴哥闻言,皱眉意味深长的笑看浪无忌一眼,思索着什么。

浪无忌道:“我现在没有,有了再还你,你当初说送给我,我并没有考虑到要不要还。”

阿猴哥摇头笑着走开了,白浩水笑道:“不还也可以,跟我走一趟,不然圣魔淀或是普魔帝国任何地方,都有捕快找你还钱。”

“那好,去哪里。”浪无忌旁若无人拿出牛肉干和奶茶吧唧了起来,白浩水皱了皱眉,道:“先去吃个饭吧,看你这么饿鬼。”

二人来到梵王寺,浪无忌坐在明亮的落地窗前,白浩水换了身十分优雅的礼服出来,开边有点高,浪无忌不小心瞪了两眼,连忙将眼睛低下,白浩水拿着传音符器按了几下,道:“我穿这身衣服好看吗?”

浪无忌点点头,道:“夫人不会是想和我吃个饭?”

白浩水道:“我女儿你就不用想了,他已经预定给了浪已炁,除非你能竞争过他,你知道为什么浪已炁能成为苍云的内门弟子吗?”

浪无忌摇摇头:“难道不是他修为高?”

白浩水笑道:“有的事情你刚到我这边发展,还不清楚,但若只是修为高就能成为内门弟子,你这辈子也不用想,我知道你现在有实力成为外门弟子,但想要成为内门弟子,除了钱之外,你还要有家族在后撑腰,浪已炁不单单是鹤仙王国浪家的世子,还与浅白魔族某个强大的商行有关。”

“哦,这么复杂。”浪无忌点点头,喝了口奶茶,夹起牛排吃了起来。

白浩水道:“我就喜欢你这种没有上进心的小伙子。”

浪无忌闻言愣了愣,又继续吃起牛扒,白浩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和你谈那么多吗?”

浪无忌摇摇头,白浩水道:“因为你老实,浪已炁什么都好,就是太聪明了,我有点不放心将女儿嫁给他。”

浪无忌点点头,心道关我什么事。

白浩水道:“你帮我去试试那个浪已炁,就当那1000积分白送你了。”

浪无忌心道她上次也是这样说,结果浪费了自己大量经历法天道地瞬移到客厅,闻言放下牛扒,淡淡道:“为什么?我又不是女的,怎么试?”

白浩水道:“我会安排你进晶盐商会,你跟着他看看有什么不检点的。”

浪无忌想了想,道:“可是,他似乎不是很喜欢我,我连跟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如何跟着他?”

白浩水愣道:“你跟他发生过什么矛盾?”

浪无忌摇摇头:“没有,就是上次在你家里,我和他搭话,他根本没理会我。”

白浩水笑道:“放心,我会帮你引荐的,今晚就来我家吃饭。”

“好。”浪无忌点点头,心道又要去你家?每次去你家都不会有什么好事,不过,他知道普魔帝国与苍云仙宗关系匪浅,德家芳菲风晓这张牌,到底要不要争呢?

白浩水起身,看着跟在旁边的浪无忌一眼,道:“帮我把衣服批起来。”

说着看了看椅子上挂着的风衣,浪无忌有些犹豫,怎么搞得自己是她跟班或者什么亲近的人似的?他扫了四周一眼,神识扩张开来,并未发现有暗中偷拍之人,便将风衣隔空抓起,批在后者身上。

二人走出门口,一早等在外边的豪华客宝驾女驾驶员出来,将白浩水送上车,浪无忌想坐到前排,白浩水道:“你是驾驶员吗?坐后面。”

“谢谢。”浪无忌觉得有些不妥,不动声色的坐在了白浩水旁边,一般有人莫名其妙对你好,除非是真的爱上你,要么就是有所图谋。

他是不会相信白浩水爱上自己,扯淡,这种食物链顶端的女人什么优秀男子没见过?就算自己的确很优秀,那也不是主动示好的理由,何况还是个女修?修行界女修的作风自然与凡间大有不同,却不代表女修不是女人。

说她饥不择食,浪无忌刚开始不了解,的确这么认为过,现在知道芳菲风晓和德家的来头,信才怪。

浪无忌不说话,白浩水问起巾国的一些事情,浪无忌随便捡了些巾国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两句,白浩水又问:“你还做过赏善罚恶使?”

“嗯。”浪无忌点点头,不知怎么的,豪华飞行法宝晃了晃,白浩水差点挨了过来。

她调整了下姿势,高跟鞋不小心踩到浪无忌脚上,又收了回去,却放在旁边,跟浪无忌的鞋靠着。

浪无忌心里有些感觉,缓缓把脚收了收,白浩水道:“你进入盐晶商会,不要和人说你当过赏善罚恶使,不过说也不打紧。”

浪无忌拿出传音符器查了查,白浩水说的这个商会,是普魔帝国一个普通商会,却也不能说小,单纯从资金上来看,比无忌车行的注册资金要少。

白浩水道:“你可以兼职成为副会长,不过要入一些股份,等你的车行有起色之后。”

浪无忌笑道:“那是多少?”

白浩水想了想道:“至少百分之十吧。”

浪无忌面无表情,德家庄园中,豪华飞行法宝降落,浪无忌先下了去,白浩水打开门,将手伸出来。

浪无忌神识展开扫了德家庄园的方形白塔一眼,将白浩水给拉了出来,女驾驶员又将飞行法宝给开走。

白浩水让他去洗手间整理一下,换一身得体点的衣服,浪无忌终于松了口气,大概一百多名气元境和气丹境修士把守的露天餐厅,浪无忌对庄园侍卫道:“我进去吃饭。”

侍卫将浪无忌带到最靠窗的一排空位,餐桌上二十几人正瞪着他,浪无忌扫了一眼,没有发现德强盛,坐在尚座的是白浩水,左边第一个是浪已炁,右边的是两名妙龄女子,浪已炁那排还有几名苍云仙宗的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内门弟子有两个,外门弟子有三个。

一名黑衣长老笑道:“你一声不吭坐下来,我还以为是谁来了。”

浪无忌神色淡淡笑了笑,道:“各位不认识我也正常,无名小卒一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