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神逆 > 113巫东魔国

我的书架

113巫东魔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果国家知道是你协助才抓捕到吕南楼,一定会对吕家大为改观。”浪无忌喝了一口女秘书递上来的龙井茶。

吕芳仙笑道:“你先是杀我老公、害我爹入狱,现在又来杀我哥,我吕家到底跟你什么仇?”

“既然女前辈不愿意,那我告辞了。”浪无忌起身。

他自然是希望吕芳仙肯合作,吕家势力那么大,想调查吕南楼的去向还不简单?不过既然他们不肯合作,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比如找008,上次那个黑必客收了钱去找,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浪无忌三人走出吕家不久,仇恨天道:“我看那个女的真的很不顺眼,全身上下都是整的,僵硬得要死。”

浪无忌点点头,他很反感女人整容,但不得不说,这个女的本来也有些资本,就是蠢了点,依赖整容是不行的,除非是自己发明的1+1为什么等于2、360纯天然整容手法,吕芳仙没整之前肯定比整了以后好看,骗骗小孩还行。

浪无忌丢出压缩胶囊,三人刚上小黑鸟,吕芳仙身旁一个比较眼熟的气丹境男子跑了过来,道:“浪善恶请等一等。”

“什么事啊?”浪无忌装模作样道,男子道:“巫东魔国。”

听见这四个字,浪无忌心念电转,这个国家在白魔族的真魔帝国以南,白魔族有两大国家、真魔帝国和雪魔帝国,巫东国与白魔族同时发展起来,但却并非白魔族一员。

那个地方,是如今无名大陆比较混乱的地方之一,挨着极为强盛的真魔帝国,却天差地别。

“兄弟,巫东魔国很大的,你以为我拥有一个军队?”浪无忌道。

实际上他看这个男气丹境的表情很不爽,SSD的,长得没老子帅,还整天板着个脸,搞得好像很高手似的,装什么装。

气丹境男子道:“我只知道他在那个地方,成立了一个巫师盟,我们的人进不去那个地方,你应该知道,就算是国际守护者,也无法踏足那个地方,别说是我们吕家。”

“哦,多谢了。”

浪无忌扫了这家伙几眼,乘坐小黑鸟离开,他才不会认为这家伙是背着吕芳仙故意过来放声的,吕芳仙这个女人虽然不怎么聪明,也不像蠢人。

浪无忌其实有一艘虚空穿梭舰可以使用,能搭4-5个人,但是这东西是他的秘密逃跑法宝,不会轻易使用,虚空滑板已经被知道了,都有好多人问他这法宝从哪弄的。

“我还要回家一趟,你们三个再等一等。”

闻浪无忌言,八爪鱼道:“现在裁决宝大人要吃东西,很不耐烦了,若再没有食物就先吃了你。”

豆娘很配合的发出一声鬼叫,浪无忌想了想,先调转小黑鸟去了千春团,阿土伯愣了一愣,道:“你什么时候回国的?为何一点消息都没有?”

浪无忌直接干脆道:“我这次回来,可能不收朝廷欢迎,甚至可能被监视。”

说着指了指附近的悬浮灵眼,又道:“我想问一问最近各城的府衙有没有什么准备问斩的死刑犯。”

“你问这个做什么?”阿土伯一头雾水。

浪无忌还能说什么?敷衍道:“我收到消息,有重大冤情,所以请将荆楚州所有死刑犯都押送过来,在下要一一过目,这个请求您会答应吗?”

阿土伯皱着眉挠着太阳穴,道:“你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浪无忌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就放心吧,没什么大事会发生,你就帮我这一次,我是为了修炼某种看透人心的功法,才要做这件事,不是查什么大案子。”

犯人集合都还要几天,浪无忌用传音符器联系了繁霜,道:“我刚刚回国,现在在荆楚州这边执行公务,过两天就回去看你。”

繁霜道:“有什么好看的?你这次回来多久才走?”

浪无忌道:“怎么?难道你背着我偷偷有人?为什么这么问?”

繁霜神色有些慌张了下,浪无忌看得愣是感到大大不妥,怎么随便开个玩笑,就开中了?该不会自己被绿了?

仇恨天的脑袋伸了过来,道:“你老婆还挺漂亮,怪不得在苍云不近女色。”

浪无忌没理会仇恨天,对繁霜道:“那个人是谁?”

“谁?什么谁?我没有啊?不信你回来看看,问问老屠,不要冤枉我。”繁霜道。

“得,过两天我就回去。”

浪无忌坐在虚空滑板上,三人一鱼来到精达城烧烤摊,八爪鱼点了个烤鱿鱼,仇恨天笑道:“你吃自己?”

八爪鱼取出三叉戟挥舞了下,道:“我是魔神、不是八爪鱼,不要老八爪鱼八爪鱼的叫我,这些鱿鱼跟我不是同一个品种。”

豆娘朝来来往往的人群扫了几眼,鬼叫了一声,八爪鱼翻译道:“裁决宝大人说,这街上有很多邪恶之辈,你再不找东西来喂他,他就要开始随机吃掉这些坏蛋。”

浪无忌拿着杯奶茶靠在虚空滑板上,道:“再忍一忍,我不是已经安排了吗?现在是文明社会做事也需要时间的,只需要等两天就有得吃了,非要搞事情那后果很严重,我承担不起,到时候对我对你们都是不好的,我还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咳咳。”

他联系了老屠,老屠的独眼肥头出现在光幕里,道:“怎么?你回来了?弟兄们好久不见你都快不认识你了。”

浪无忌笑道:“我想问个事,繁霜最近有没有和什么陌生男子接触?”

“有啊~”老屠露出古怪的笑容,道:“你不是一直说要让她学习海棠派的正宗功法吗?上次有个海棠派的长老来我们这里,就想起你说过的话,就给她引荐了,然后那个长老还很乐意,说也想学习我们气癌中心的针术,就留了下来,还说过段时间要请繁霜去海棠派学习,正式成为一名内门弟子。”

浪无忌苦笑道:“然后呢?你就没帮我看着点那小子?肯定很帅吧?”

老屠抽了抽脸上的笑容,道:“光头一个,不过单从容貌和身材来看,的确是个英俊的和尚。”

“和尚?”浪无忌愣了愣。

老屠点点头:“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海棠派严禁弟子那个的,派里极少有血亲,都是师徒,因为这点所以我没有插手也没有告诉你。”

“这样啊,那我再看看。”浪无忌挂了符器,没多想。

从苍云仙宗的账户转了些灵晶到阿土伯账上,阿土伯很快出现在光幕里,道:“这是什么意思?”

“总共有多少个死囚?我要在三天内要,还有最近巾国有没有什么穷凶极恶、杀人不眨眼的魔头、邪修什么的,抓不到的,麻烦前辈弄些信息给我,我有点急,你一个人可能办不来这事,这些费用就当做给各地府衙的加班费吧,是公开了的。”浪无忌道。

“加班费?嗯,你这么说我公开了就没事,你还有多少?”阿土伯从旁拿来一只雪茄。

浪无忌道:“要看看能找到多少个死囚,一个五万灵晶,这应该不算吝啬了吧?”

巾国可没苍云仙宗有钱,在苍云仙宗眼里,尽管各大帝国都是无名大陆称霸一方的存在,但论起富裕根本与这无名大陆仅有的五个仙宗没得比,浪无忌刚开始不信,后来算了下,发现实情的确如此,巾国在苍云仙宗眼里和穷山沟没多大区别。

三天后荆楚州各地的死囚都临时押送到了千春湖,花开富贵州也在张罗这件事,原因自然是浪无忌给钱。

此时浪无忌躺在虚空滑板上面,闭着眼睛拿着杯奶茶,一列被禁气符或者各种铁链五花大绑的死囚跪在对面的草地上。

李秀田的新手下正站旁边看着,乾在芸已经不在荆楚州,在各地巡回调查的路上,唐靓琴和萧子寒到场,但由于他们两被新上任的两个屋主打压,不敢与浪无忌走得太近,只是和其他几个好汉站门口旁边看着。

现场围观着几十个人,其中大多数是捕快和衙役,由于是封闭执行,侠义之士和采风官都没有到场。

总共十个死囚,不是披头散发就是满身伤疤,浪无忌有气无力道:“赶紧地,别告诉我这里没有一个是豆娘想吃的。”

八爪鱼拿着根三叉戟走了上去,指了指其中一个死囚,道:“只有这个是裁决宝大人想吃的。”

浪无忌临空朝自己口中倒了口奶,说道:“不会吧?这十个都是死囚,在巾国可是罪大恶极的存在,就只有一个是它想吃的?”

观众们闻言云里雾里,怎么听起来好像死囚还能有‘吃’这个作用。

只见易容过后、外貌两米多高的斗篷男子一闪身,嘴巴张开直接罩在其中一个死囚脑袋上,直接整个人吸了进去,还不断发出咔嚓咔嚓的骨骼碎裂古怪响声。

豆娘吃完以后扫了其余死囚一眼,吓得这些人一阵挣扎,又走回了仇恨天身边,叽喳怪叫了两声。

仇恨天道:“它是不会撒谎的,你的这些人,看来并非做了什么恶事。”

浪无忌愣了愣,打了个响指:“靓琴,能不能将这些人的档案给我看下。”

和其他观众一样一脸呆滞的唐靓琴反应过来,从储物袋取出一枚玉简丢了过去,严格来说她虽然不是浪无忌的手下了,但浪无忌只要回来就是他说了算,其他屋主压根连面都不敢浮现。

浪无忌扫了一眼玉简,这些人要么是杀人要么比杀人还要严重,怎么可能不合豆娘的口味?他问:“八爪鱼执事,怎么回事啊?裁决宝吃坏人的标准能不能给我详细说下?”

八爪鱼摇摇头:“坏就是坏、不坏就是不坏,这些人在你眼中是坏,可在大人眼中不是坏,你理解就理解不理解就算了,并非杀了人或做了什么你们这里标准的坏事,就是坏人。”

“得,我看巾国的死囚也没几个是它想吃的了,我们赶紧去巫东魔国,如果那个整片大陆几个最混乱地方之一也找不到它想吃的坏人,我也没办法了。”浪无忌丢出小黑鸟。

豆娘的脾气看起来越来越坏,开始不断打量在巾国看到的各种凡人,浪无忌没有选择回周家看一看,而是立即前往巫东魔国,等事情处理好后,回来也用不着多久时间。

……

在路上,浪无忌又联系了008当初介绍的那个黑必客,对方说道:“既然已经找到,这积分我就不退回了,我可以另外在巫东魔国安排人跟你接头,他会提供给你想要的帮助。”

这黑必客看来也没想象中的那么神奇,浪无忌不好与这种人计较,便听从了安排,下了大白鹅客宝后,三人一章鱼住进了巫东魔城、也就是巫东魔国首都的大酒店。

浪无忌正独自坐在大厅观察着四周,心道这就是吕南楼的藏身之地,杀了他也算完成自己一桩心愿。

一个身着白色狐狸袍的男子走了过来,道:“你想要在这里找一个人,不是那么容易。”

浪无忌请对方坐下,知道这是黑必客派来接头的人了,道:“我只需要知道他大概在什么地方就行。”

白色狐狸袍男子抽了抽练功带,道:“你在巾国做过好汉,还是赏善罚恶使,我推荐你去一个正道协会,那里的人大多是粉魔国来的赏金猎人,首领曾经就是一位赏善罚恶,只要你得到他们的认可,想找到那个人简直轻而易举,据我估算,他应该在巫东魔国以南的几个州里,建立了巫师盟,就算是当地府衙想要击杀一个盟主,也不是简单的事,你必须从长计议。”

“好吧。”

浪无忌接过他给的名片,走往首都城旧城区的某条街道,路过某个学校,在一条小巷里停了下来,只见一群肌肉发达的本地男子,正围着一个十二岁都不到、背着书包的学生。

这些人似乎没有理会他,而是将这个孩子拳打脚踢了一顿,然后扒开上衣,拿出一只满是血痕的锥子。

一个赤膊肌肉男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勇者盟赏金猎人的一员,你愿意不愿意?”

浪无忌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名片,虽然同是赏金猎人联盟、却是粉刀盟,看来这地方的赏金猎人联盟并不少。

只见男孩虚弱的坐在地上,一个肌肉男正在其手上用锥子刻画着什么图腾,浪无忌用刚学会的生涩巫东魔国语,说道:“各位,你们这样做是不是太狠了?”

为首的肌肉男闻言二话不说直接取出一枚形似飞鸟的气丹境级别法宝,怼在浪无忌脸上,道:“闲事少管,想死吗?”

浪无忌退后了一步,肌肉男看了看他,道:“除非,你也是想要加入我们的。”

浪无忌指了指那男孩道:“人家现在正是读书的年纪,怎么都无法无天了都?”

肌肉男直接用气丹境法宝朝天空中一怼,几个火球飞了出去,炸出大量火花,吓得周围群众四散而逃。

浪无忌没理会,而是看往那小孩,只见他自愿伸出手臂,让一名赤膊肌肉男刻画着鲜血图腾。

“储物袋里装的什么?”另一名肌肉男走过来,直接抢走了浪无忌的储物袋,掏出几件极品气丹境法宝,笑道:“原来是个有钱人啊。”

“我劝你不要管我们的事,知道什么是勇者盟吗?”为首肌肉男狰狞冷笑道。

说着举起法宝怼在浪无忌丹田上,然后又放下,笑道:“我们勇者盟不会轻易杀人,要是你碰到其他赏金盟,早就死了。”

正在刻画图腾的肌肉男笑道:“又一位伟大的勇者盟赏金猎人诞生!说,你是不是自愿的?”

小男孩看了浪无忌几眼,坐在地上起不来,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否认。

浪无忌心想,自己来到巫东魔国后,所见到的情况比巾国惨多了,至少是巾国几十年前的水平,听说在不远的古代,这个国家还是一个富足的国家。

他对赏金猎人这个词的评价,不由低了很多。

将储物袋里的东西全倒出来,发现有不少好货,勇者盟的某个头目见财起意,使了一个眼色,浪无忌身后的赤膊肌肉男立即浑身图腾发亮,拿起气元境法宝直接怼往浪无忌的后脑勺。

“砰~”的一声响彻附近街道,浪无忌却没有死。

只见这个对他使阴招的气元境赤膊男法宝化作齑粉,脑袋被浪无忌一直手抓着,从地上提了起来,还没挣扎两下,咔嚓一声、脖子断了,鲜血从旁流出,尸体跌落地上。

浪无忌道:“我本来以为,你们只是抢劫,不会杀人,所以我才想放过你们,现在好了,不用了。”

众人见状大骇,纷纷用法宝怼往浪无忌,却被气场全部拦下,连气场都破不开。

不见他任何动作,包括头目在内的赤膊男们感觉有大山压在头顶,全部跪在了地上,浑身骨骼咔咔作响、七孔流血、惨叫不止!

“啊!”气丹境头目惨叫一声想要站起,却被压进地里,出现一个人形凹坑。

“小男孩,你还想加入他们吗?”浪无忌问。

背书包男孩的胳膊上此时已有图腾烙印,摇摇头站了起来,道:“可是,他们就住在我家附近,我不加入他们会死得很惨。”

浪无忌道:“放心,以后再有这种事,你就到城大酒店找我,我叫浪无忌,现在这些人都已经废了,短时间恢复不过来,而且我还会继续教训他们。”

说着,他朝小男孩胳膊弹出一道白光,后者的图腾立即渐渐融化、随即消失不见,就跟没烙印过似的,连疤痕都没有。

“谢谢大哥哥,以后我有事,就去城大酒店找你。”见浪无忌点头,小男孩飞快跑了。

浪无忌朝二十个勇者盟赏金猎人的嘴里喂入药丸,道:“现在你们都身中剧毒,只有我有解药,短时间内不会复发,如果三个月后不来城大酒店找我,就不关我事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