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神逆 > 115斑斓镇

我的书架

115斑斓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次日,龙合斋将浪无忌叫到大桥桥墩底下,挥挥手让身后两个气元境退下,道:“你该知道,我现在自身难保。”

浪无忌点点头,龙合斋又道:“你要找人的事,只能靠你自己,现在我的权限被夺走了,不过在最后一刻我安排你接管斑斓镇的分部,你现在是我正式任命的部长,我听说勇者盟的人想要对你动手,你赶紧去那里吧,在那里,你有我安排给你的人保护,他们又暂时找不到你。”

浪无忌问:“谢谢,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是老实人,很少遇到你这样的朋友,是我之幸。”

龙合斋道:“没什么,就是很欣赏你,本来想要大展拳脚一番的,没想到你才加入第二天金主就死了,不过,只要你有实力,在哪里都掩盖不了光芒,我以前就是没人拉抬,才走了几十年的苦路,硬生生走到今天,我不想看着人才被埋没,哪怕你不是粉魔国人。”

龙合斋留下一个地址就走了,浪无忌有些愣神,直到对方走远之后,看向不断流淌着的河水,才心道君子之交淡如水,说的就是这样啊。

浪无忌本来想返回巾国,但斑斓镇的人肯定在等着自己过去,就先去那里一趟再说,他来到斑斓镇,这个镇位于首都城西南方,依然属于首都城管辖,但是放眼望去,都是残墙烂瓦,很多居民居住在满是工业、生活垃圾包围着的街道附近、破旧的铁皮屋内。

路上也没有一棵树,直到他来到斑斓镇中央,才看见一些像样点的房子,不过与巾国安静祥和的小镇比起来,依然差得太远,路上没什么人,时不时有人走出来,也神色匆匆的,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见是这个状况,他没有找人问路,而是将神识升到空中散开,很快锁定了一个方位,然后走进了一间位于写字楼下的仓库,厚重的铁门打开,六个年轻人坐在里面。

“是部长!部长您好!”六个人脸带笑容、其中一个很积极的站起来说道。

浪无忌愣着点点头:“你们都知道我要来了吗?”

“是的,部长,盟主早就通知了我们。”头巾小哥说道。

浪无忌看去,这六个人年纪也就二十多到三十多之间,都是一些年轻人,有的长得还蛮帅的,点点头,道:“哦。”

四处看了看,头巾小哥笑道:“要不我们去喝一杯?互相了解一下?”

“也好。”浪无忌点点头。

众人到了镇里一间看起来挺别致的酒吧,随便喝了点啤酒,浪无忌点了一杯不卡莱迪葡萄酒,只喝了一杯,众人随便说了说这里的情况,结了账就回来了,原来这些原本是粉魔国联盟的下级赏金猎人,靠给人种植诅咒为生。

他们既不知道为什么要种植诅咒、也不知道这诅咒有什么作用,只知道干这活能收到钱,因为没有组织的气元境,甚至连这种活都接不到,要像练气境与凡人一样,到酒吧里打工,刚刚的那个酒吧,就有一个练气境的调酒师、和一个气元境的厨师。

头巾帅哥道:“大哥,你以后就不要点那么贵的酒,你知道那杯不卡莱迪,我们要诅咒多少个人才能赚回来?”

浪无忌笑着摇摇头:“不知道啊,多少次?难道这小镇的人都被你们诅咒完了?”

看起来这个大哥很好说话啊,众人气氛轻松,皮肤黝黑的大个子走到木人桩前,打了两拳出去,特质的练功木人桩凹了下去,没多久又复原,黑大个笑道:“总之够我们一阵子忙了,诅咒不是一诅咒就是永久有效的,每隔一段时间,我们都要去专门抓凡人在种植诅咒,靠着被诅咒者身上提取的诅咒碎片,换取生活费用。”

浪无忌听到这里,笑着隐隐皱了皱眉,将那谁、裁决宝的传音符器连通,那边传来一声鬼叫,前者道:“你到我这个位置来,发给你了,看看这里有没有你想吃的东西。”

他没有直接打给仇恨天,是不想依赖她,毕竟豆娘是自己弄出来的,应该建立直接关系才对。

浪无忌心想,这些下级赏金猎人,应该不算是什么好人,种植诅咒?听起来会像是正派的东西?怎么听怎么邪门,他也不需要专门去看这些人施展一次,就能猜出个大概,反正自己来这,不是做这种事情的。

“老大,你还喝不?我们还想继续喝下一场。”头巾男笑着收拾着包袱,说道。

这里的人穷得连储物袋都买不起,居然整天想着喝酒,浪无忌摆摆手,只有黝黑胖子留了下来。

这家伙咬着一根牙签、吊儿郎当看着他,浪无忌也没在意,取出传音符器拨通繁霜的符号,却怎么也连不通,他又打了老屠的号码。

老屠道:“我看看,你等一下,糟糕,她不在了,之前她说她要走,我还以为是随便说说的。”

“啥?你在跟我开玩笑?”浪无忌愣住了,差点从椅子上起来。

老屠道:“她跟那个光头都不见了……”

浪无忌挂断传音符器,直接打出一个法诀,身前裂开一个圆形不断波动的光幕,繁霜和一个光头和尚的身影出现在天空中,他愣了一下,想要说什么,但仔细看了看这二人的表情,却又什么也说不出口。

圆形波光不断减小,最后什么都不见了,浪无忌呆呆坐在那里,黝黑胖子嘴里咬着一根牙签,拿了几个骰子丢杯子里,道:“你要不要和我玩色子,谁输了喝一杯,怎样?”

浪无忌呆呆望着桌面,黝黑胖子将色子丢入两个杯子中,将其中一个杯子移到浪无忌面前,又将一瓶啤酒放在桌面上,道:“开始吗?他们都出去了,我身上有伤,好无聊啊,不得用神识窥探里面。”

浪无忌点燃一支烟,却没有吸,点点头,道:“谁也不能放出神识。”

“咚咚咚咚,我选**,你买大还是小?”黝黑胖子道。

浪无忌将啤酒移到黑胖眼前,笑道:“开不开?我赌你是错的。”

黝黑胖子揭开两个杯子,愣神间看向满满一瓶啤酒,有些不妥的感觉,干笑道:“这行,第一局你赢,这瓶酒算我的,继续!”

说着将啤酒一饮而尽,修士随便喝点酒不会醉,但是运功压酒性就没意思了,浪无忌摇了摇杯子,笑着看向黑胖,道:“十三点,这次我买大,你跟不跟?”

黝黑胖子的杯子里刚好有三个一,浪无忌杯子里的三个色子最少要到十,才算平,要大过十,才算赢,于是前者想赢得漂亮些,挽回第一局失的面子,笑道:“我开了。”

浪无忌看着三个一,笑着将杯子打开,黝黑胖子愣了愣,加起来一共十四点。

浪无忌又从一旁的酒箱里取了一瓶啤酒放在桌上,推给黑胖,传音符器响了起来,他打开走了出去。

老屠的声音响起,道:“我们现在去追她。”

浪无忌道:“不用了,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成年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大黄呢?”

“周夫人带大黄去和两只极品麒麟种二哈训练了,真的不追?”老屠道。

“不追,生意还好吧?繁霜不在气癌医院会垮不?”浪无忌问。

“不会,我们现在有好几位医师都能对付普通的气癌晚期,只是速度没她快而已。”老屠道。

“那就好,以后生意就由你们负责了,若是有什么要求,就跟我提,不过我也会定期回去抽查,看看你们有没有搞什么名堂。”浪无忌道。

老屠笑道:“不会,放心吧。”

黝黑胖子嘴角挂着酒痕,神情郁闷走出仓库铁门,道:“你是靠运气?还是用了什么我不知道的手法动了色子?”

浪无忌指了指桌上那个黑色的纸杯,开门走了出去,头巾帅哥正与一个气丹境陌生人对话,旁边停着一辆黑曜石马车,在这个国家,马车还是很常用的交通工具。

黑胖扫了纸杯一眼,发现纸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开了两个小孔,二人从开始赌酒就没有动用真气和神识,这小孔是烟头烫出来的,从小孔中可以看到色子的点数。

“C!白喝了!”黑胖拿起酒瓶往墙上一扔,发出玻璃破碎的声音。

浪无忌关上仓库金刚铁门,听着他们在说什么,对方的气丹境似乎不是这个国家的人,倒是比较像真魔帝国的白魔族人种,脸蛋比较干净、帅气。

气丹境抛了抛刚收到的诅咒碎片,冷声道:“一群废物,就这十来颗碎片?你们干个鸟?”

头巾帅哥等五人不敢出声,面色不妥的站着听着,没有一个人敢动一下。

头巾男笑道:“一口价,五万灵石。”

“太贵了,碎片太少,我连任务都完不成。”气丹境将东西收进衣服里的储物袋,笑道。

头巾男笑道:“贵就不要拿,就是这个价格。”

“废话!”气丹境摇摇头,头巾男还想说什么,却被气丹境一巴掌抽飞出去,撞在后方的货箱上,喷了口血,不过没有什么大碍。

其他几人看着却不敢动手,头巾男爬起来,极度愤怒的瞪着气丹境,却不敢出声,他们这么多人,而且都有极品法宝在手,并非没能力对付这个气丹境,而是,要考虑到其身后的势力、某巫师盟,任何赏金猎人组织都不想招惹的存在。

“两万五,爱要不要。”说着,气丹境将一堆灵石丢在地上,花啦啦的滚了一地。

“就这样你们都不敢还手?”

身后有人冒出这句话,气丹境刚刚回头,就被一股力量禁锢住、并丢到了天空中,随后,砰的一声震响,一团血雾炸开,血雨弥漫。

“还真像他说的那样,你们以后干个屁?以后跟着我,不需要再做什么诅咒,把痕迹抹平一下,这辆车藏好。”浪无忌伸出手,撤掉气场,血雨打落在他手掌上。

他在巾国窝囊,那是因为他是巾国人,并不代表他什么时候都是这样,在苍云仙宗窝囊,那的确是他实力不够,可在这里,呵呵。

众人沉默,回到仓库里后,黑胖见他们一脸悻悻,道:“那个谁,出老千,赶紧把钱还我!”

浪无忌突然一句,道:“我没来之前,你们都是这么窝囊的吗?别人打都不敢还手?”

“不是……”头巾男道:“刚刚那个气丹境,是双头人巫师盟在这里的代表,他们一群人就居住在不远的墓园里,只要他超过时间没回去,很快就会有人找上门。”

浪无忌冷笑了一声,扫视了众人一眼,道:“我还没来这个国家前,还以为赏金猎人是什么不错的职业,你看看你们这个国家都成了什么样子?看着自己的同胞被外国人欺负,民不聊生、贫穷落后,而你们作为本国的强者,却还在干着残害自己人、替别人数钱的勾当,当真不知道诅咒是怎么回事不成?”

这种假大空,谁都会说,但毕竟浪无忌是这里的部长,自然无人敢反驳,浪无忌道:“把你们法宝都拿出来,我看看。”

随意窥探他人储物袋是很不礼貌的行为,谁知道里头有没有什么私密物品,众人闻言将法宝取出,都是一些挺不错的货色,至少比巾国军队的制式法宝都一点不差,这些人带着这些东西,居然这么怂,浪无忌打开铁门离去,道:“我去带个人过来。”

“大哥,你不要走啊,我们知道错了。”

头巾男等人追在后面,浪无忌早已消失,黑胖问:“发生什么事了?”

头巾男道:“大哥把李朗杀了。”

“双头人的李朗?哈,好戏在后头。”黑胖笑道,他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这个部长会死掉的样子,众人愣然无语。

浪无忌刚走出仓库中心,五个气丹境就围住了他,其中一个用气丹境法宝指着他头,这地方虽然偏僻,但只是视线不好而已,隔着不远就是马路,不少行人和车辆在通行,他们只是没见李朗回来,根本不知道浪无忌直接就在旁边不远处将其杀了。

虽然这里没有悬浮灵眼,但浪无忌也想知道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还不动手等什么,这巫东魔国的治安,还需要这么谨慎?

浪无忌被五个气丹境押上一辆不同刚才的黑曜石马车,一个赏金猎人偷偷在后面看着,立即回去禀报头巾男,此时仓库内,黑胖笑道:“所以他为什么要杀?”

头巾男不说话,黑胖男愣是瞪着他,无语了,心道这些人怎么就是不出声呢?

此时,刚刚看见浪无忌被押走的下级赏金猎人回来了,黑胖不屑笑道:“你们该不会以为那滑头的家伙,会比我们本国人还爱巫东魔国吧?不会吧?”

……

正劫持着浪无忌的黑曜石马车突然被一团黑雾所笼罩,车里多了个人,而五个气丹境动弹不得,车子在夜里郊区的马路上歪歪扭扭的停下,车门打开,五个人艰难的爬了出来,其中有个还大叫道:“什么东西~”

“先别吃,我问他们点话,不建议吧?”浪无忌道。

出现在路灯不及的阴影处的豆娘‘啊’的鬼叫了一声,仇恨天从旁边走了出来,八爪鱼翻译官的声音从阴影处传来:“大人说,这些人的是他最想要吃的坏人,还等什么?你是不是非得恶心他一下?”

浪无忌摇头笑道:“你们来了两天,也看到了,这个国家很混乱,好人很难活得下去,至少很难体面的活得下去,难道不应该问问他们吗?”

随即浪无忌转身道:“你们五个,用诅咒赚了钱以后,打算干什么,谁说得对就放过谁。”

“当然是维护世界和平啊。”此时古怪压力已经不见了,手上的法宝也被没收了,显然对方三人的实力要远远高出自己这边,这气丹境很是灵机应变,站起来随口说道:“保卫无名大陆,是我从小的梦想,奈何生不逢时啊,兄弟你应该知道的,那些诅咒我们不种,其他修士也会去种,我们种至少不随便杀人。”

浪无忌愣了愣,没想到这家伙思维还挺敏捷,能屈能伸的也不逃跑,他一伸手,无形道域将其禁锢住,从其身上掏了储物袋过来,后者神色立即一变。

一个扳手形状的法宝被丢了出来,浪无忌笑道:“这是什么?”

气丹境腼腆一笑,顶了顶眼镜,道:“实不相瞒,其实我不仅是个巫师,还是一个马车修理工,所以,储物袋里有个扳手是很正常事情。”

他这么说,浪无忌也不好说什么,虽然他能用第一反应读心术读出这家伙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没有说服力,他此刻可是偷偷用符器录像着的。

随即又丢出七八个形状各异的工具,有的是某种职业专用的,浪无忌笑道:“你该不会说,其实你还另职业了法医吧?”

眼镜男顶了顶金丝镜框,斯文笑道:“不错,众所周知,我们双头人巫师盟的分部坐落在镇北的墓园里,我也在那另职业着验尸官的工作,因此带着防腐工具很正常啊。”

浪无忌心里有点虚了,掏着储物袋里最后一件东西,是一枚玉简,打开玉简射出一道翠绿荧光,里头有个小女孩不断在哭,而对面的人不断在笑,拿着一把钩子形状的工具朝小女孩双眼伸了过去,接着惨不忍睹的一幕出现了。

“我TM~~~~~~~~~”浪无忌大怒飞起一脚,这名气丹境直接被原地踢成了血雾。

其他四个气丹境目瞪口呆,这人究竟什么修为?这力道有点猛啊?气变境?不好……

“啊~~”豆娘鬼叫了一声,一道黑影闪过,四个气丹境一个接一个被吃掉,不久,夜色平静了下来。

“不好意思太激动了。”浪无忌尴尬笑道,本来这五个人都是要留给豆娘吃的。

仇恨天道:“接下来干什么?这里应该还有很多食物才对。”

浪无忌见豆娘慢慢走回来,一黑一白的双瞳盯着自己,连忙笑道:“真的是失手,下次不会了,我知道他们大本营在哪里,但我不想这么简单就杀了他们,既然你这么喜欢吃坏人,应该想看看他们得到最大的惩罚吧?”

八爪鱼翻译官道:“裁决宝大人说,他还可以再忍一忍,但是不能让食物在他眼前晃悠,那样他也忍不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