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神逆 > 120倒塌

我的书架

120倒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作为学生的女采风芭芭拉穿着一件连衣裙,光滑的四肢在教室第一排闪闪发光,一头有些偏黄的卷发耷拉在胸前,微笑着与走来的巴伦尔对视。

巴伦尔看了她几眼,举手对学员们笑道:“但是听着,不用担心,因为情况会逐渐扭转,到了六十年后,所有的我国人都会好端端的……”

浪无忌拿着一包油炸豌豆捧着手吃着,心道:“这家伙、按照正常人的思维,不应该是引入死刑、加重刑法吗?竟然让那些囚犯提前释放,难怪能竞选谏官啊,也不知道这个人是真的蠢还是太聪明了。”

而自己却要找这样的人帮忙,浪无忌心中哀叹,都不知道该不该离开,可是女采风和巴伦尔都在里头,自己重新找一个人选又要浪费不少时间。

浪无忌害怕对方讲完课出来,便直接走人,回到斑斓镇后发现了街头通缉自己的布告,便到了垃圾场下边的秘密基地,带人转移到北方的霍尔镇。

……

这个镇有一颗巨大的灵树,不少灵气从树上散发出来,而不少贫民正坐在大树下举着牌子,浪无忌等人经过,仇恨天问道:“这些人在干什么?”

头巾男道:“听说首都城的人要砍了这棵树。”

浪无忌愣道:“为什么要砍?就算是在巾国,这样的巨灵树也很少啊?”

头巾男摇摇头,道:“不知道。”

黑胖道:“我听说了一些,你们看树的这边,与首都城的道路接近,却卡着了一半,我听说他们要在附近建一个停马车场,由于马车太多了,富人区不够放了,只好在这边增设一个,这棵树不砍看上去也不打紧,具体是什么原因,我就不太清楚了。”

浪无忌下车,问一个头上裹着头巾的中年女子,道:“是谁要砍了这棵树?”

中年女子道:“你们外面的人不知道,我是住在这附近的贫民,由于这颗树的原因,我丈夫的身体好了很多,可是那些人却要砍掉这颗树。”

“那些人是指谁?”浪无忌问,仇恨天道:“这么好的树砍了多可惜啊?苍云仙宗比这颗灵树大的树也少有。”

中年妇女道:“可不是吗?可是我们镇的治安官要砍,我们也没有办法,别看我们在这守着,他们一来,我们也要跑掉。”

仇恨天问:“为什么,难道他们还会打你们?”

中年妇女旁的中年男子道:“不仅会打,我还亲眼看到他们当街杀死了一个门店的老板,原因只是那个老板不愿意配合他们收税。”

浪无忌点点头道:“我是新来的镇民,麻烦你们看着点,要是治安官来砍这颗树,就跟我说,这是我的号码。”

于是,浪无忌等人便在小镇租了几间铁皮屋住下了,奇怪的是,小镇上并没有看到赏金猎人和巫师盟的人,这里挨家挨户还有有线光幕可看,看起来还不错。

浪无忌一点都不担心斑斓镇长以及首都衙门的人会找到这里来,因为巫东魔国的治安非常差,只要出了首都城,一个悬浮灵眼都没有,而他又不用自己在这个国家买的传音符器号码,根本不担心被找到。

八爪鱼执事从豆娘头上跳了下来,道:“可是这里没有坏人可以吃啊。”

浪无忌瑶瑶头道:“暂时我们住在这里,想吃坏人就偷偷去斑斓镇,别惹事。”

住了三日,他们发现这里真的找不到一个赏金猎人了,却发现一个新的问题,就是挨家挨户都要给治安官交税,具体是什么税也不清楚。

这天,浪无忌听到巨灵树旁有喊声,便赶了过去,看见一群练气修士正在砍果园,巨灵树旁本来有个果园,由于吃灵气生长得很好。

“不要砍我的果树啊~!”一个老头紧张的叫道。

浪无忌走过去问:“怎么回事?”

老头指了指那些不断砍伐着果树的人,道:“他们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就砍我们的树,这些树都是我们这些上年纪的种的。”

浪无忌拦住一个女练气,道:“你们为什么砍树啊?”

女练气摇摇头,道:“不知道,上头让我们砍的。”

“你上头是谁?”浪无忌问,女练气道:“就是小镇镇长啊。”

“我找镇长说去~”浪无忌说着就要去找镇长,两个气元境老头飞了过来,道:“不用找了,镇长安排我们做的。”

说着伸出了手掌,浪无忌疑惑道:“干什么?”

“交钱,新来的吧?见你出入好几次了,交税!”一个气元境老头道。

浪无忌道:“交什么税?”

“安全税,没有我们,你们能不受诅咒的困扰吗?”气元境老头又道:“这里是整个巫东魔国最安全的贫民窟,懂吗?”

浪无忌讥讽笑道:“保护小镇难道不是治安官的责任吗?怎么还要交税?那还要衙门做什么?”

气元境老头冷哼道:“别以为你是练气就可以在我面前钢,你也配?”

说着一掌打了过来,浪无忌动都不动,对方的手掌按在气场上便寸进不得,老托试了好一会儿才收回手去,道:“有两下子,但不是不交税的理由,我们保护的是这片地方,你住在这里就要交税,整个霍尔镇的人都已经交了,就差你和你那些人了。”

浪无忌摇摇头道:“不交,有本事来打我。”

两个气元境老头可不敢立即发作,因为他们发现遇到高手了,气元境老头冷哼一声,又道:“你不交,我让衙门的人来逮你,两个人打你不过,二十个人怎么样?两百个人怎么样?确定不交?”

浪无忌讥讽笑道:“衙门?保护这里本来就是衙门的责任,还要交什么税?你信不信我去找衙门的知府,让他亲自来解释这个事儿?”

两个老头闻言冷哼不下去,笑道:“可以,这就是你不交的原因?”

浪无忌道:“不仅如此,首先,保护小镇本身就是衙门的责任,第二,你们来砍这些树,是没有经过允许的,然后还要让我交钱?”

老头冷笑道:“什么没有经过允许,已经有半数以上的人签字了,不信你看。”

说着拿出一枚玉简,里头有一张签字表,是整个霍尔镇半数以上居民的签字,浪无忌皱眉,旁边的两个贫民老头大声怒道:“骗人的!他们骗人的,这些签字根本就没有跟我们具体说明是什么,就让签了,而且根本没有这么多数量。”

气元境老头瞪了这说话的凡人老头一眼,冷哼道:“已经有半数人签字了,而且也经过小镇委员会同意了,大多数人都要砍,就你们几个拦着不让砍,是何居心?”

浪无忌摆摆手,道:“不是,你们砍这些树的目的是什么?能不能让人呢了解下?”

气元境老头道:“不是我们要砍,是你们这个小镇的人自己投票了要砍的,首都城外种植什么果树?这里是农村吗?要种树回农村去中,不要搞得这里像垃圾场一样,成何体统?”

浪无忌皱眉道:“信不信我报官?这张签字表的真实性有待考虑。”

气元境老头气笑道:“行啊!有本事你报官啊!神经病!疯子!”

说着就巴啦啦走了,而他两的那些练气境手下,依然不断砍伐果树,浪无忌也不好阻止,因为这些人都是小镇治安官以及镇长手下的人,而不是赏金猎人,要是发生冲突,很多事情说不清楚,想要用王法来说事,那也要有证据才行。

想到这里,他立即拿出符器将画面拍摄下来,准备找人来帮忙。

来到首都城,浪无忌也不知道该找谁,这个国家连个热线都没有,结果他路过街上时,有的商店卖的彩色光幕正在播放演讲,一个胖子正在义正言辞的说着什么。

只见这胖子走下演讲台,来到符器前将符器怼在脸上,大声道:“这就是我们的城市在发生的,它正迈着大步野蛮向前走!”

说着,胖子激动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演讲台四分五裂,他道:“城主,请不要将奥给二百夫长撤职,如果你这么做了就大事不妙了呢~会发生很不好的事情唷,因为这就是向那些人亮起绿灯,允许他们回到街头、徘徊在酒馆里、广场、学校,向我们的孩子种植诅咒!”

砰~!又一声,原本已经四分五裂的桌子再次被跺了一脚,彻底变成了齑粉。

胖子拿起矿泉水瓶,接着道:“城主!你会把我们的城市变成一片血色的海!”

说着朝矿泉水瓶里头滴了一滴精血,朝着身后的地图洒去,巫东魔国首都城的地图立即被一片鲜血染红了。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把我们的城市变成一片血海~!?”胖子说着将矿泉水瓶一砸,砰的一声落在地上,怒道:“不!”

“不要这样做。”胖子喉咙嘶哑地轻声说:“现在就采取措施吧,人员,把镜头拉近点。”

商品柜里的光幕镜头渐渐变大,浪无忌带着笑意看着,心道这胖子还不错啊。

“反巫师团!打击这些巫师吧~”胖子将脸怼在镜头上,喷着口水大吼!

……



浪无忌果断问路找到了当地的光幕台,等在大门前,胖子终于出来了,再重重守卫的掩护下挡开几个采风官出来,浪无忌想上前却守卫挡着,忙大声道:“侬胖大人!我找你有事想帮忙!”

可是对方似乎没听见,浪无忌奇怪,他这声音是用真气发出的,再吵闹也没理由听不见才对,于是他使出手法将人群渐渐分离开来,恰好挡在豪华黑玄玉马车门口旁,道:“侬胖大人,我有事请求您的帮助。”

胖子愣愣看了他一眼,道:“嗯。”

跟班的两个美女其中一个来到浪无忌面前,胖子见浪无忌不注意,一溜烟进入了黑玄玉马车,接着马车就开走了。

浪无忌也没想到要拦住马车,而是对美女道:“我们小镇的果园正被治安官的几个手下砍伐,那些果树都是小镇的凡人种的。”

美女拿出纸和笔,此时人群和采风官早就散开了,慵懒的道:“哦,具体是什么事呢?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浪无忌比划着双手道:“就是果园被治安官的人砍,没有经过种树的人同意。”

美女从储物袋拿出咖啡喝了一口,道:“是他们要砍果园的树,你不同意是吗?”

浪无忌点点道:“是啊。”

“那你为什么不同意?”美女问。

浪无忌一愣,道:“因为那些树是小镇里的人种的,砍树的人没有得到他们的同意就开始砍,还拿了一张全体签名表来让他们签字,有半数的人签了字,但说是被骗了,然后他们就砍了啊?”

美女又喝了一口咖啡,道:“哦,是这样啊,是骗你的?那张表具体是什么表?”

浪无忌又愣,道:“就是树木砍伐的签名表,具体我没看,时间太短了。”

美女白眼一翻,道:“既然是这样子的话我没法帮你的哦,你还有什么事吗?”

“喂?”见浪无忌愣住,美女疑惑的问了一声。

“没事了。”浪无忌扭头就走,无语了。

………

当他回到霍尔镇,果园早已连一根草都不剩,而那些种植果树的老人也全都回家了,几个治安官的手下远远在旁站着讨论事情,浪无忌见势不对,便开溜。

又过了两天,浪无忌带着豆娘等人刚从斑斓镇吃坏人回来,碰上那两个气元境老头,仇恨天道:“都准备外门考核了,你管这么多闲事干嘛?”

“赏善罚恶,这里虽不是巾国,但我永远干这个。”浪无忌大步朝两个老头走去。

老头见他走来,冷笑道:“怎么?还不愿意交安全税?”

浪无忌道:“交是肯定不交,你们把果园砍了,没有道理。”

其中一个老头道:“这也是镇长塔楼、小镇委员会同意了的,你还是把钱交了吧。”

浪无忌摇摇头道:“首先,有人当街被你们的人杀死,不止一次,我对安全不满意,第二,你们没有经过同意就拿签字表来骗人签字、并砍树,这我也没有同意,第三,我也是小镇的一员,小镇委员会开会决定任何事情,我没有参与。”

老头见浪无忌的肌肉有点鼓起,忙和蔼笑道:“不是啊,开会叫你来,你自己没来罢了,现在小镇的治安那么好,你想象一下其他小镇。”

浪无忌摇摇头道:“其他小镇的赏金猎人和巫师也被反巫师团的人赶走了,治安在逐渐变好,这跟你们治安官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人家做事你们收钱,我可从没有听说过衙门的人或者反巫师团的人来收什么安全税,下次开会我要当场。”

“可以。”老头爽快的答应了。

浪无忌没在这个事情上说服他们,心里有点皱眉,想要在小镇会议上扳倒这些人,并非容易的一件事,因为他怀疑果园的拆除与镇长也有关系。

浪无忌与两个老头互换了号码,便离开了……

数月后,当时浪无忌并不在场,其中一个老头拉着一个年轻练气天才,道:“给你五百块巫币,你把巨灵树给砍了。”

“好嘞~”

小伙子根本没问那么多,拿出一把电锯法器,冲上巨灵树就是一通猛锯,屹立在小镇边上数百年的巨灵树轰然倒塌,灵气渐渐消失不见,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

那天后的几天时间里,浪无忌一直没等到两个老头的传音,便开始着手入住另一个混乱的小镇、埃尔镇,这个小镇虽然被反巫师团清理过,但还是有一些赏金猎人出没。

他跟踪两个赏金猎人来到他们大本营,朝着金刚大门一拳砸下,整个金刚大门立即变成了金属粉末,这时赏金猎人的首领正在里头,和一群手下惊慌的拿着法器和法宝冲了出来。

浪无忌道:“如果不给我一个不杀你们的理由,今天这里的人都会死,为什么种植诅咒?”

“攻击!”首领一声下令,各种光芒笼罩在浪无忌的气场上,却纹丝不动。

连气场都破不了,还打个屁?说不定连逃都逃不了,首领让大家冷静下令,都停止了攻击,看着浪无忌道:“你是谁?”

浪无忌道:“我是赏善罚恶。”

“我们国家并没有赏善罚恶,你是……不不,你可能有一些事情没搞清楚,在巫东魔国,不种植诅咒,修士根本无法修行。”首领转换了个语气,平静说道。

这些人穿着吊儿郎当的,却都是当地的修士,浪无忌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问道:“为什么不能修炼?”

首领一摊手,道:“没有资源,每种植一个人,我们都会领取到一些资源,而且我们本地的巫师盟收集了诅咒后,会将大多数的诅咒碎片卖到真魔帝国去,本地人太穷,卖也不好卖。”

“你是说,你们将诅咒碎片卖到真魔帝国去?”浪无忌问。

诅咒碎片是可以反复种植和提炼的,只要有炉鼎,因此真魔帝国一旦流入这些碎片,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而真魔帝国目前的实力是整个无名大陆第一,不会放着这种事情不管。

首领点点头,道:“你以为,我们也想看着自己的国家变成这样?你看看那些当城主的、当镇长的、谏官,甚至更往上的,都是什么样子?若你想了解我们的具体情况,我推荐火花巫师盟的盟主、也就是我的顶头上司给你认识,我相信你会改变看法。”

“也好。”

见浪无忌同意,首领松了口气,提心吊胆带着浪无忌来到阿萨姆州的布兰登城,这地方离首都城有一个州的距离,到处破破烂烂的,都是穷人,即便是修士都没有多少,可以说太穷了,所以穷人只要不嘚瑟,就不会有危险。

在一座破旧的塔楼下,首领让他等着,很快,一个肤色较深的气丹境壮汉在几个气丹境的保护下从塔楼上跳下,站在浪无忌的面前。

壮汉道:“你是一个赏善罚恶使?来我们这伸张正义?”

见浪无忌神情有些冰冷,壮汉伸出手笑道:“别误会,其实我很欣赏你这种人。”

浪无忌与对方握了一下手,问道:“你欣赏我?”

“呵呵是的,有闲情来管我们的事,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正如你了解的,我们火花巫师盟的主营业务并不是种植诅咒和提炼诅咒,而是收租。”壮汉道。

“收租?”浪无忌疑惑。

壮汉笑着指了指这栋破旧塔楼,道:“对,你看这样的楼里,曾经有很多被种植了诅咒的凡人,这些人都不允许进入,而现在,经过我们整理,里头的凡人都是没被种植过诅咒的,每个月也只要缴纳非常低廉的租金,有我们在这个州,把持着五个小镇,更多正常的凡人会喜欢来到这里,卫生很干净、样样都很好,要是有其他巫师盟敢来我们的地盘,我们就会把他们打出去。”

浪无忌闻言打量了这个巫师盟主几眼,笑道:“你很不错,我想了解一个人,吕南楼。”

说着将吕南楼的照片射了出来,盟主看了几眼,笑道:“可以,但是要收取一定佣金,两个月内,我帮你找到这个人。”

“多谢了。”浪无忌将吕南楼的具体信息发送给对方,道:“如果有什么要帮助的,贵盟可以联系我,我们可以互相合作。”

壮汉盟主是聪明人,他不是对谁都有那么多话,毕竟浪无忌是一个可以一拳将金刚门都打成齑粉的高手,还看不出真实修为,这样的人物,结识一下是好的。

……

看到屹立在霍尔镇边上、宏伟壮观、郁郁葱葱的巨灵树没了,浪无忌心里一片死水,叹了口气,带着车队离开了这里,来到布兰登城,正式与壮汉盟主结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