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神逆 > 132赢永夜

我的书架

132赢永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了三天,浪无忌并未接收到永夜君王的消息,北境帝国首都凌凤城,戒备森严的皇宫附近,几条修士通道从空中相连自城内的各处,行人有序的在戒严区外来来往往。

北境帝国卫国军中指挥长风落笃道:“浪无忌来首都做什么?他不是与永夜君王有约吗?”

副长龚成存道:“不知道,他现在应该差不多到首都了,皇帝陛下并未让军队阻截。”

整个北境帝国最好的修士军队由一百名气丹境巅峰组成,来自帝国的各个名门世家,帝国不喜欢搞门派,所以门派弟子极少。

卫国军全身的装备由灵宝级白龙石防御法甲、灵宝级长枪、灵宝级防御法盾组成,本身训练极度刻苦,一个卫国军可以与几名气丹境作战而不败,而一百人组成的卫国军几乎不可战胜,唯一弱点就是灵活性不足,因为装备太重了。

全身被斗篷笼罩、身上带着一把有鞘大刀的魁梧男子,走在皇宫之中,身穿魔龙帝皇法袍的皇帝站在一旁,对他说道:“为何如此重视这个初来乍到的巾国修士?据我说知,他才二十来岁而已。”

魁梧男子的面容完全笼罩在阴影之下,盖头盖脸的,浑厚的嗓音说道:“有资格做我对手的人,没有一个是弱者,你以为他弱吗?”

北境帝国皇帝思索,道:“可是老师您修行了数百年,他才多久?能强到哪去?”

魁梧男子道:“就凭刚刚那段录像,证明他实力并不在我之下,有可能还强过我,这世间强过我的人可能不超过十个,我是说单打独斗,明显他也不惧人多,但年轻人都有一个弱点,正如我年轻时崛起那段日子,总觉得自己无敌,这就是他此战必败的原因。”

皇帝沉默了,无名大陆至强者,咱们北境帝国有一个,像这种人应该千年都难出一个才对,为何这个人……

神焰,他想到一个原因,眼睛亮了起来,近水楼台先得月,没理由一点好处都沾不到,白白拱手送人,北境的实力虽差,却也多年没有战事,还不是有点实力摆在这里,也不能妄自菲薄。

本来刚听到浪无忌击溃先锋的消息,皇帝麦胜友大怒,要调集精英修士务必将这个浪无忌弄残,等神焰到手后再弄死,谁知道人家直接找上门来了,还是找帝国最强的护国使者,护国使者这种东西,不到一定层次的人根本就不了解,因为民间即没有画像也没有传闻,属于每一个国家的军事机密,若不是浪无忌蠢那就是强到一定层度,毫不畏惧。

今天,首都上空覆盖着厚厚的风雪,天地一片苍茫的景象,浪无忌走在凌凤城的街道上,感受到这个国家秩序,凡人和修士有明确的规定管理,修士不能在街道上过快的行走,若要飞行必须从修士通道,除了气候条件不太好之外,他实在想不出这个首都城比巾国都城要差在哪里。

他取出一根猫毛,闻了闻气味,便朝大街深处走去,突然钟声响了起来,凡人们快速奔跑,躲入了各个窄小的巷子里或者坚固的建筑里,一座宏伟的雪狼神殿坐落于首都中心区域附近,几百个人头正从神殿门窗中伸出,目光奇怪的看向他。

浪无忌此时后背背着一柄巨大的锤子,正悠闲的走在街上,突然街道两头出现了两排气丹境巅峰,这些修士,放到巾国江湖中,无一不是实力强到极点的一方霸主,可见北境帝国的实力,并不因为气候条件和面积不如巾国就弱于巾国。

一身帝皇法袍的麦胜友手持着一尊雪狼神像,在众多卫国军的团团保护下,面带微笑从宫殿中走了出来,身后的法驾上有几头端坐着的白色雪狼,脖子处有封印禁锢住。

“阁下想必就是名震天下的浪无忌?果然不同凡响,今天你要挑战本国的护国使者,本皇可以在此主持公正,不过可不要坏了我们都城的建筑和平民百姓。”麦胜友的声音穿过街道,响彻在凌凤城中。

浪无忌道:“如果今天接不回我朋友,可能会损坏到一点点也说不定。”

“啊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本皇祖传的狼神佑像可以解决一点点这个问题,请不要在意。”说罢,麦胜友一丢,巴掌大小的神雪狼印飞到空中、散发出磅礴气势,将街道给笼罩住。

浪无忌皱了皱眉,这东西,不一般,他的神识无法穿透出去,甚至他的道意也无法穿透,要知道大道道意与宇宙同源,没有穿透不了的地方,除非那是另一个宇宙,可以说,这尊神雪狼印将时空局域的切割开,无法施展法天器兵了。

北境皇帝笑道:“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有什么古怪?我们这座镇国神像压制任何修士对天道的感悟,包括外宇宙修士,即便是外宇宙修士也不敢轻易招惹本国,就凭你?敢来我让你下半生都活在后悔之中!”

一个黑袍魁梧男子从皇帝身旁走了出来,北境帝国子民们纷纷看往这位神秘男子,这个人的气势非凡,竟可走在皇帝身边没有任何鞠躬姿态。

“为了北境帝国凡人的幸福安康,本帝今日将亲手诛杀邪修浪无忌!还给世间一份公道,将邪恶与污秽清除有利于修真界频道的健康发展,浪无忌等人的存在严重危害了世界和平……”

这个家伙越说越夸张,浪无忌警惕的盯着那黑袍男子,只见其巨大刀鞘中的刀突然拔出了一点点,一道刀光从远处缓缓飞来,而四面八方的刀意竟然让他生出无法躲避的感觉。

这是高手,浪无忌心道,取下锤子踏前一步,刀光直接穿透了他的屏障斩在了锤头之上,落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震得他后退了几步。

整个被神狼印笼罩的区域咔的震了一声,却牢固无比。

浪无忌后退两步立即停下并猛然朝前一跨,脚下仿佛有什么庞大的阻力在障碍着一般,随着他右脚缓缓塌下,整个街道猛烈颤抖起来,狼神印的雾气也在剧烈抖动着。

北境帝国皇帝麦胜友的笑容突然止住了,瞳孔缩了起来,露出无法相信的神态,这种现象在他这尊镇国之宝动用以来,无往不利,这也是红魔帝国不敢进犯的原因,怎么这个看起来很弱的年轻男子竟然有能力撼动?

黑袍魁梧男道:“不可大意,皇帝陛下退到后方去。”

只见浪无忌的脚缓缓往地面上压,震动幅度越来越大,然而,始终是踩不下去,正在退后的北境帝国皇帝仔细看着,松了口气,道:“我就说嘛,像你此等邪恶之人怎么可能破解得了神圣无比的镇国宝物?”

接着他又继续退到卫国修士团的后方,嘴上嘀嘀咕咕说了一堆,什么‘善本无过,可对一个神来说,善,只囿于眼前一人,就是罪过,舍一人而救苍生,便是神的宿命。’之类的话。

浪无忌的脚缓缓收回,轻轻吹了一口气,突然,弥漫在街道两旁的雾气快速退去,如同一震雨幕升上空中、消散在天际,耳朵中传来北境帝国凡人们的叫喊声:“皇帝万岁~护国使者万岁~诛杀此人还世界一个公道~”

浪无忌拖着锤头往前走着,刚要开口说什么,黑袍魁梧男子的刀又轻轻抽了抽,一道光袭击而来,刀意从四面八方压制着他的气场,刀光轻松穿透他的气场,再次打在了白龙石上,又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

“你还能挡我多少刀?”黑袍男子说道。

浪无忌缓缓走着,丝毫不急于攻击对方,道:“我来此地,一路上没有杀死任何一名北境帝国的修士,更没有招惹任何一名北境帝国的凡人子民,我浪无忌做事从来都是正义、光明磊落的,所以孤身来此,只是为了救回一个被皇帝和护国使者抓走的小女孩,你们根本不相信,这个表面上爱着你们的皇帝,竟然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陷整个首都城居民的安危于不顾,引诱我来此决战,我本无意伤害你们,现在我要放大招了,一切无关人等立即退避,否则星天锤下无冤魂!”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街道正中,卫国军和黑袍魁梧男子就在前方不远处。

突然天地色变、风云聚拢,四面八方的云雾瞬间汇聚于首都城头顶,电闪雷鸣之间一朵乌云缓缓压下,天地间的灵气凝聚成雨,成片成片的下了起来。

‘咔嚓~轰隆~’这异象让周围围观的修士和凡人吓得不轻,也就是短短一两秒之间的事情而已,就算是气丹境修士,眼前的世界也在短短世界内变得模糊无比、充满了天地灵气,只不过这不是用来修炼的,因为再不逃离,可能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北境皇帝麦胜友脸色变得不那么好看了,忙道:“什么小女孩说得那么好听,不过是一只普通的冰原猫妖罢了,至于吗?若你服软的话我们还有得谈。”

一道闪电直接砸在周围的一栋建筑上,咔呲的一声,该建筑的避雷针直接融掉,整座建筑一边倒塌一边陷入熊熊大火,众人惊得慌忙逃离,浪无忌面沉如水。

黑袍男子的面容在闪电嘶吼中时隐时现,只见他的脸上没有双目,在眉心处有一道竖着的红色瞳孔,也没有嘴巴和鼻子,整个脸蛋都是黑色的,不知是阴影还是本来就是这样。

他的刀终于出鞘,人影一闪抽刀朝浪无忌斩了过来,诡异的是,在刀斩到浪无忌气场周围时,魁梧男子的肉身也消失了。

没错,这不是速度过快产生的错觉,因为连浪无忌也不知道这个敌人的肉身到哪去了,只有刀。

当然他也不需要想那么多,举起锤头,突然,整个首都城的建筑都在剧烈颤抖,特别是周围几个街道的数百栋高塔,以及黑玄玉地面,如同面粉洒落一般,一粒粒微笑的黑玄玉粉末被吹了起来。

就在这短短一瞬间,坚固而崭新的首都城地板寸寸碎裂、道路一条条扭曲、数百、数千、数万座建筑摇摇晃晃,好像发生了古代没有被封印时的地震一般。

一颗颗种植在道路两旁的大树连根拔起,被狂风卷入空中,一块块巨大的石头突然被莫名的力量拽到了空中,而他们所在街道的建筑土崩瓦解,墙壁被扭成碎片朝着锤头方向诡异的旋转。

浪无忌举起锤头朝着刀光狠狠砸下,咔的一声震响不知将多少房屋的玻璃都震碎,黑袍魁梧男子吃不下这一击的猛烈力道,肉身出现、手握着刀不断后退。

在他突破气变境之后,这种情况还是首次发生,刀道入神、半步踏入传说中的婴神境,同阶一刀无敌的他,竟然被击退了?

一刀无敌的意思就是,即便有和他境界相通的气变境之上修士在此,他这一刀出去,敌人顶多就是硬抗,没可能反抗得了躲得了,现在浪无忌一锤直接打破了黑袍男子的刀道信念。

“这怎么可能?”黑袍男子丝毫没有顾及首都城惊慌失措的子民的安慰,难以置信中再次拔刀。

而北境帝国的皇帝麦胜友,此时正在卫国军气场的最中央,脸色难看的不时打量着周围不断分崩离析的首都城建筑,他没有想到浪无忌只是举起锤头罢了,竟然搞得整个首都城一团糟,那要是再来多几下那还了得?他这地方还用要?

“既然如此……”正在浪无忌感觉胜券在握时,魁梧黑袍男子低语一声:“那就不得不认真了。”

若这话出于一般修士口中,浪无忌只觉得对方像个黄口小孩、胡说八道罢了,可这却出自于这个北境帝国的护国使者口中,不由得神情凝重,刚刚自己接了对方一两招,都有些吃力,若对方认真了呢?

只见永夜君王人影一闪速度快得宛如湖光掠影,以是出现在自己身前并挥出一道,这刀出的同时,周围观看的人群肉身肤发快速下去,淡淡的血丝从四面八方连接而来,惨叫声还没想起,浪无忌匆忙挡着的锤柄已是震了一震。

他踉跄跌退数十米的同时,永夜君王举起刀并砍下,这时旁边的惨叫声才想起,只见北境帝国都城的观战修士一个个肉身精元被古怪的咒法抽空,数千名练气、气元,甚至少量气丹的修为和肉身正飞快衰退。

这一刀浪无忌看清楚了,可却无从闪躲,因为还未从上一招缓过劲来,只见刀砍下来,三道血色刀芒破开音障袭来,他现在就算施展法天道地瞬移逃走都完了,因为刀芒快到了几倍音速的程度,他施展瞬移虽然很快,却也是要一点点时间的。

豁出去了!浪无忌匆忙施展无形道域,道域瞬间出现的同时微微让刀芒滞了一滞,然后刀芒依旧射来,毫秒之间,他举起星天神锤来不及使劲,猛地甩了出去,星芒点点的冲击波刚刚触及三道刀芒的瞬间,被撕裂开来。

“啊!”刀芒及身,浪无忌尚是首次以肉身硬抗敌人的杀招,心里没底,惊叫了一声,痛处袭上心头,他倒飞了出去,心里却松了口气,因为只是飞了出去,若不飞,岂不是肉身被贯穿了?

永夜君王施展此招后一时也没了后手,被抽掉精元、修为、寿元的北境帝国修士,以及远处没有被波及的修士,都看着这一幕,胆大包天的冰原使者被永夜君王击败了,虽然有的修士没看清楚,至少此刻君王还在,那冰原使者却不见了。

浪无忌从一处倒塌的楼房中爬了出来,此刻他身上伤口见骨、血迹斑斑、全身护甲与衣服都没了,不过四肢健全,他近乎光果提着锤子走出来的姿势,让永夜君王面色一沉。

后者提刀猛的一闪走了几步,一刀砍下,浪无忌轻松躲开。

“没想到能吃我这血三斩,你此生能活着走出去,已可名震一方了。”永夜君王说道。

浪无忌知道对方是争取时间,要不然哪有闲情说话,不过自己也要争取时间,他将锤子放于身前地上,双拳却握紧,道:“既然你的绝招打不死我,那就换我了。”

永夜君王笑道:“说得我还真有点怕了,既然你接住了我的绝招,只要冰原能与帝国和我个人合作,什么都可以慢慢讲,该不会为了一只猫妖大老远跑到这来吧?”

浪无忌此次来北境帝国,还真多半是为了咕咪,至于他们的军队会不会进攻冰原,那还没到火烧眉毛,想起咕咪那可爱的身影,他全身肌肉和骨骼古怪作响,道:“我要那猫,其他没什么好讲的。”

他学的不灭道体与大道融合,但从兔喵那继承的也只是基础而已,进阶的靠自己推,一时半会也没有融会贯通,他这不灭道体的第二层阶应该是‘长大’,就像兔喵的肉身可以自由变大一样,而喵星人肉身奇特,若换了人类,则有很多不可能实现的地方。

但是不用这未实验成功的功法,他在不沟通天道的前提下并没有战胜永夜君王的能力,也不是说他没有办法破解雪狼神印,而是他不服输于自己的道,若是无法沟通天道就不能尽展1+1神功,那还算什么大道?

此刻他表情开始抽搐起来,肉身却肉眼可见的快速长大,很快从一米七六的个头长到了两米多,而肌肉更是大了一圈。

永夜君王和皇帝麦胜友等人,则是看着这奇异的现象,并未想到立即出手打断浪无忌的古怪变化。

一股犹如实质的气势从浪无忌方圆数米蔓延开来,气场将永夜君王等人压了一压,坚硬的帝都白龙石板顷刻间化为齑粉、朝四周荡漾。

此时浪无忌的身形已经比永夜君王还要高出一点点,他轻轻松松的单手抡起星天神锤,脚步一点就横射往了永夜君王!

单单是这冲击的力量,原本挂在浪无忌身上的破碎气丹境护甲直接散落,永夜君王此时也回复了不少体力,便举刀相迎。

浪无忌一锤接一锤排山倒海般抡出去,速度和力量比之前高了不止一两个层次,永夜君王只硬接了两三下,便朝后踉跄跌退,而笼罩这个空间的雪狼神印开始出现了裂痕。

麦胜友见状已经吃惊不了了,这东西是他帝皇家甚至北境帝国历代朝代流传下来的镇国之宝,竟然被浪无忌的锤子和永夜君王互相震得快碎了,他立即念了个咒语将隔绝空间给收了起来。

这样一来两旁观战的人群就遭殃了,一众修士连忙想到四个字‘殃及池鱼’,当第一股冲击波从二人交战处膨胀碾压而来时,一个没有被永夜君王摄取精元的气元境脸上还带着平静,瞬间变成了惊恐!

所有观战的修士包括气丹境都疯狂往后撤,浪无忌心无旁骛,既然你们国家的皇帝和护国使者都不担心你们的命了,我一个来找事的还担心个屁?

他疯狂砸击永夜君王,后方北境皇宫一千步的寒冰皇梯被后者泄出的劲道破坏,裂痕和齑粉开始散落。

“等等!停手!”

永夜君王说了一句,浪无忌并未想留手,先杀了此护国使者再找咕咪不迟,免得对方耍滑头出了岔子。

可是这永夜君王虽然被锤子锤得肉身变形,看似重伤,但仍然有力逃跑,只见他大手一抓从寒冰皇梯上方抓了十多名雪狼皇卫,扔向了浪无忌。

浪无忌照样一锤砸下,十多名身着气丹境巅峰、用白龙石炼制的雪狼皇护甲、盾,直接被抡废,可是永夜君王也借机逃走。

浪无忌无奈,只能追了上去,进入了北境帝国都城居民区深处,便没法下手拦截,因为这里还居住着很多修士甚至是平民,这些平民惊讶的看着这个屹立在塔楼顶部的怪人,全身光果。

浪无忌没功夫理会他人的目光,取出一套气丹境宝甲给穿了起来,一路回去。做修士之后,法宝虽然展开时异常沉重,却没有一个修士是介意这点障碍的。

“交出那只猫妖。”浪无忌道,可是麦胜友的脸色不太好看,嘴唇张了张,半天没说话。

浪无忌脸色一沉,心道不妙,只听麦胜友道:“我们用随缘座椅将她送到了帝国某处,暂时还不知道她在哪里。”

‘随缘座椅’?这东西是一种玩耍用的高级法宝,对作战一点用处都没有,却很好能够整人,浪无忌虽然没用过却也听过一点,这东西的功能是将人或什么物品瞬间撕裂空间传送到某个隐蔽的位置,并且隐匿气息,而且这个位置连拥有此法宝的人也无从得知,不过可以调整范围,范围最大不会比一个国家大多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