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神逆 > 133神丹冲突 大结局

我的书架

133神丹冲突 大结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果我找不到她,你必死无疑。”浪无忌拍了颗毒药到麦胜友嘴巴里,然后消失。

后者一脸惊恐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担心,他乃一国的皇帝,什么毒药解不了?

这可不像在巾国,浪无忌有家有业在那里,现在以他的实力杀一国皇帝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在都城惊慌人群中不起眼的角落,两个看不出修为的修士用东西将门派标志遮盖了下,其中一个道:“这浪无忌的实力真是够可以啊,这样的人才还在做着高级杂役是不是有点浪费了?”

另一人皮笑肉不笑道:“要不让他代替你孙子的位置?”

秃头老者苦笑道:“哎哟,这我那逆孙不得把我这层老皮给扒了,还得将他老爹和老妈一起带来。”

白袍中年壮汉笑道:“那也是,长老高见。”

……

浪无忌在都城中快速转了一圈,并未嗅到咕咪的任何气息,这就不得不动用他的1+1占卜术了,他也不是神,如果占卜术真有用那在千春团查案的时候早就用了,现在他在苍云这年把光阴,工作之余努力参悟大道,摸到了一点门槛,在沟通天道的情况下可以勉强施展,但是即耗精元又耗神念。

他开始觉得,有没有必要为了一只猫妖大费周章,那咕咪再可爱怎么地也是一只猫妖,不过他坚持走到这,倒不是单纯的抱着‘是自己朋友就要救,自己的朋友别人惹不起’的心思,更多的是为了凡人的性命,凭什么一国皇帝说要掳走人就掳走人?

如果北境帝国大军直接进攻冰原,那就战场上相见,既然玩阴的就不能怪他小题大做,皇帝也是人,凭什么随便杀人随便绑架,古语有云大王犯法与庶民同罪,说的不就是这个道理?

也不是说他浪无忌就不是不会杀人的圣母,有时候不杀点人,别人还以为他不会杀人,太好说就没有震慑性,武力是这世间存在的道,没理由不动用,但没什么深仇大恨或者动真格了的,他是不会错杀任何一个无辜。

没有动巾国的皇帝,除了顾忌无奇男子之外,还有这一层意思,迟早灭门之恨是要算清楚的,留着,让他们提心吊胆的也好。

……

此时北境帝国某个小村附近,夜中的积雪寒林,浪无忌的身影出现的瞬间周围的树木和野兽化为齑粉,另他不可置信的一幕是,随缘桌椅遮蔽了咕咪的肉身气息和神识气息,却被盘踞在这边的野兽看见,因为不是隐形的。

而座椅上的咕咪手脚被咬掉了,几只狼正在啃食她的腹部,浪无忌出现的一瞬间已经杀死了这几只雪狼,但是已经迟了,咕咪已经失去生命气息。

浪无忌立即用最好的疗伤药和医术为她治疗,希望能挽回一命,要不然他没法向咕咪的亲人交代。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他本来是认为自己的医术够高明了,可是对除了他自己之外的任何人,他还没有活死人肉白骨的能力,还好,咕咪的魂魄尚未全部离体,算是没死透。

浪无忌刚刚施展完未实验完成的不灭道体第二层‘长大’,一路上寻找没来得及休息多少,现在又接连施展1+1医术,搞得满头大汗,也没心情喝矿泉水和奶茶咖啡什么的,连忙开始施展招魂术。

但这招魂术,他储物袋里没有需要的法宝,就算有粘边的也不齐全,只能是拆了其他法宝现场手搓,还好,咕咪并非是高等妖兽,魂魄并不如何强大,这一点算是好的。

问天借命了一百年,浪无忌原本凌乱有些枯燥的头发瞬间变得花白,他舍弃了自己一些寿元才成功帮咕咪招魂,现在是成功将其命就回,但最好是不要让其立即苏醒,不然还要考虑止痛什么的。

断了的两只手和一只脚,以及腹部的重伤,只靠1+1医术是没办法的,谁造成的由谁负责,他就不信北境帝国的皇帝没有再造金丹。

将咕咪吸在背后,浪无忌没有立即动身前往北境首都,而是略作调养,慢慢在冰天雪地里散着步,他分析着一些形式,目前来说自己是很厉害了,但他招惹的毕竟是一国之主,甚至是整个北境帝国。

如果只是北境帝国还好说,但只要消息散播出去,忌惮和觊觎他浪无忌以及星天神焰的,就绝不是只有这一个国家而已,别人不敢动苍云仙宗是因为苍云的实力强大,但是浪无忌只是苍云的一个杂役,动一个苍云的杂役算不了什么大事。

为什么要动他?因为浪无忌直接威胁到了浅白魔族的皇权安全,给皇帝喂毒药,然后还去问要再造金丹这种昂贵无比的东西,虽然没有问其他国家要却有这种隐患摆着。

的确,自己的实力很强,但实力也是能力的范畴,个人能力的强大在修真界也并非那么有用,比如说,北境帝国倾力追杀,派出战争用的海陆空法宝,只要自己一出苍云,随时要面临海陆空战争法宝,而不是单纯的修士军队,只要浅白魔族的其他国家提供了确切的定位信息给北境帝国,并打压无忌车行的生意,那至少是在浅白魔族没法混了。

……



重新出现在北境首都,浪无忌全身脏兮兮的,还提着一把气丹境级别的大砍刀,砍刀上面有几个古怪狰狞的环,这是他能从自己储物袋中挑选的模样最狠的一把。

而他身后背着个猫妖,一步步穿过没被上次战斗破坏的皇家大花园,朝往皇宫走去。

几百名皇宫精锐近卫冲了出来,不过这些人的实力连雪狼皇卫都不如,怎么可能打得过浪无忌,只听浪无忌嘶哑着声音道:“你们的狗皇帝杀了我的朋友,知道我是谁吗?浪无忌!如果他不快点滚出来我就要血洗了这里!什么解药都甭想了。”

闻言,这些人立即怂了,客客气气跟浪无忌说了一声后便去找皇帝,此时,皇宫周围数万的精锐修士军队从四面八方汇笼而来,天空中一百来架雪龙战斗飞行法宝喷着白色尾气震彻天际而来,上千的大型陆地攻守兼备作战法宝压得地面轰隆作响,将各个街道堵得水泄不通。

当然,这些浪无忌早就知道,上次他来,只有永夜君王一个敌手,但这次没有永夜君王,却不会安全多少。

麦胜友在雪狼皇卫组成的大阵中从台阶上出现,脸色不太好看,明显是没找到解药,浪无忌下的毒还是爆体丸,只不过加了一味材料那就是星天神焰,解药就连浪无忌自己都还没弄出来。

也不是无人能解,只是星天神焰将其他毒素混合之后,除非能找到对等的东西,否则强行去除其他毒素等于将皇帝麦胜友的肉身和丹田给引爆。

可以看见麦胜友身旁还有几名特征各异的医师,说不定都是各个国家连夜请来的。

浪无忌心里不是很气,却装模作样怒道:“派那么多人围着我干什么?你害死了我的朋友!这笔账怎么算?”

麦胜友沉着气,就想看看浪无忌怕不怕,要是不在乎那只猫妖的命,会孤身杀到这里来与永夜君王交手才怪,只见那猫妖被缓缓放在地上的毯子上,手和脚都断了,腹部还有一个大伤口,若是浪无忌一气之下不给解药,就算杀了他也没用啊。

“你愁啥?”浪无忌拖起大砍刀就是一斩,刀气疾驰而去袭向一个雪狼皇卫,整个雪狼皇阵立即生出感应,利用三角形的力量将这一刀气给化解,明显不是很困难。

“咦?竟然还敢挡,再挡一下试试?”浪无忌说罢,再次抽刀一斩,刚开始看去是一道刀影,接着是层层叠叠的连了一路,不知多少刀气叠加在其中,而这皇宫方圆所有的肃杀之意都如有实质的被抽空了过来,被抽空后的军队仿佛不是来打仗,而是来看表演的,这些修士军队和战争法宝里的人仿佛一时没有了战意和杀意。



观看此情此景的暗中高手们为之一凛,光是浪无忌这手,就不逊色于永夜君王啊!

尽管雪狼皇卫再次变阵努力的挡这一刀,为首三名皇卫还是被直接斩废,要不是浪无忌不想开杀戒,直接就将其给抹了。

“你想怎么样?”麦胜友知道浪无忌没有立即发难,肯定是有商量余地,不然来这里干嘛。

浪无忌道:“拿一颗再造金丹来换解药,你看到了,我要来不是自己吃的,而是救我的平凡猫妖朋友,说实话我与她只认识几天都不到几个星期,瞧你们干的事,堂堂一国之君和永夜君王居然挟持一个普通猫妖来要挟我。”

暗中高手闻言心里都有想法,这两天,各国频道竞相报道浪无忌给皇帝下毒什什么刺杀之类的消息,至于前因后果没人晓得,反正不会那么单纯就对了,那么红红火火的又不是不用宣传费,若是北境帝国红红火火就算了,其他国家报道这事也不是一笔带过,连一向不涉及的护国使者都提到了,难道只是为了一个普通猫妖这个年轻天才就挑战一个国家?

麦胜友的眼神朝四周飘忽了会儿,又用手摸了摸自己膨胀变大的肚皮,道:“再造金丹乃是我国至宝,怎么可能给你来救这么个猫妖的性命?若是你自己吃还说得过去。”

浪无忌从储物袋中拿出一瓶咖啡喝了一口,笑道:“怎么?猫妖的命就不是命吗?我这朋友才是幼年,从不作奸犯科,连个小动物都没吃过就是吃冰原里的灵草长大,她那么可爱,现在却断手断脚,还是我用了大力气才为她招魂续命,你们或许不信,这苍天之下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贵为一国之主却是因为有能力为了北境帝国的子民安康才坐在那位置上,我现在就以你蓄意谋害我朋友的命问你的罪,你不配做一个皇帝,除非给我再造金丹。”

见麦胜友沉默,浪无忌转身就走,说是这么说了,他就不信麦胜友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等等!去取再造金丹的路上需要一些时间,你到大殿里来等吧。”麦胜友道。

浪无忌把身转回,道:“对了,忘了告诉你,解药我暂时没有调配出来,具体的配方我有了但材料极为稀有,你给我取再造金丹的时间,我先回去等着,能不能活就看你了。”

说罢拎起咕咪放到背后,又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麦胜友,脚步一点一柄大锤出现,皇宫大阵顿时被轰出一个大窟窿,人已不见。



麦胜友身边有人提议道:“何不把他留下来严刑逼供?”

前者连看他一眼的心情都没有,道:“立即给我密切追踪他的行踪,我要动身前往冰原,准备好再造金丹。”

要是换了什么阿猫阿狗自然可以严刑逼供什么的,但能够击败永夜君王的人你还跟他玩这套?何况高手都是有架子的。



……

按理说救回了咕咪应该立即将她带回去,可是浪无忌并不敢,谁知道看见她这样她父母和哥哥会有多伤心,浪无忌刚刚闻到了死亡的气息,虽然没有永夜君王了,但北境帝国举国之力想要杀死自己,也并非不可能,况且,就算自己能杀一大片然后逃掉又有什么好处?只会被浅白魔族的众多帝国当成公敌而已,这个地方的居住者还特别排外。

到了艾鸦部族将其安置好后,浪无忌首先要做出解药,别到时候那皇帝真的来了,自己没有解药就好玩了,实际上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想什么,按理说一切不顺利却也还算不上,但是心里就是不舒服。

到了苍云后,他每天除了日子没有什么盼头之外,还时不时要面临比自己地位、权势、甚至实力都要高得多的对手,并不是他真心想要做这些人的敌人,而是他想成为这些人的朋友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自己能拿出最有价值的东西或许都换不来对方的一根鼻毛。

可是现在不同,只要完全掌握了星天神焰,那不就是有价值的东西了?只要不是明着来抢……

极北冰原之主熊王大人正在和大臣们兴高采烈的议论着这两天的消息,北境帝国大军还没完全调动,就被浪无忌这个好朋友来了个下马威,这是何等威武的一件事,据最新消息,连麦胜友都被喂了毒药,这下就算敌人真的进攻,大家也不是没有信心一战了。

正当此时,极北点附近的天空中传来浑厚的男子声:“熊王别来无恙?”

只见一道蓝色的人影从空中砸往冰雪宫殿的地上,轰隆一声,一个长相英俊却留着金色长须长发的蓝衣男子出现,冰封禁制似乎对这人完全不起作用。

一时间,所有冰原高手全部出动了,熊王从宫殿中看了一眼,心道乖乖,这家伙是附近除了北境帝国外最近的帝国‘维稷帝国’的皇庭普通官服,可是自己并没有见过这位人物,能够不受禁制影响的肯定在气变境之上,低级不了。

“这位前辈找我有何贵干?”熊王警惕的问。

“我找浪无忌,熊王称我为维稷使者便可。”蓝衣老者面对熊王和众多高手一点屈居人下的意思都没有,很显然不是个善茬。

“哦,浪无忌去了北境帝国还没回来,想必您也有所听闻他的消息。”熊王恭敬回答。

蓝衣男子道:“那我在这里等他。”

说着就闭上了眼睛,熊王心道这家伙是一点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但是经过上次浪无忌给自己上了的一课后,他这冰原之主的傲气也该收收了,人家还真就没把自己放眼里又怎么的?既然是来找浪无忌的那就让浪无忌陪他玩去吧。

说着连忙恭敬的叫来猫族美女,道:“快!快请这位前辈到客厅休息,好生招待着,您放心,浪无忌小友一回来我立即通知您,现在就去派人打探他的消息。”



北境帝国大军营地,一门门大炮威武壮观的排成一条看不到头的直线,一旁村民肉眼看去起码都有好几百辆,穿着雪狼皇袍的麦胜友从中走了出来,对身后一员将领道:“如果我死了,先把我后宫里那些女人都杀掉。”

将领点了点头,又猛然道:“皇上,你真的要去吗?”

“是啊,不去怎么办?”麦胜友倒是希望这个三军指挥能有什么妙计,可是后者一点头道:“为臣一定等您安然返回。”

麦胜友倒是想把这片森林直接用大炮给轰平,甚至用帝星舰的禁咒武器给射到极北点的冰封禁制里,但是做这些起码先要考虑好自己的命再说,浪无忌下的毒被诊断出来了,虽然是一种叫‘怀胎爆体’的剧毒,但是并非多么难解。

却让一众御医和各国名医、医神、医圣什么的束手无策,没人能打包票能治疗,因为这种毒是用一种顶级火焰来炼制的,这片大陆上除非能找到比这火焰更狠的先天火灵或者水灵,否则解不了。

浪无忌皱眉看着森林外密密麻麻的军队,以及那些重武器,他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是真,却惹了皇帝这种人,虽然从硬实力上皇帝还不一定能够杀得了自己,但是想要毁灭北境森林却很简单,这森林中居住着那么多的野生动物,而自己又跟森林建交了,若是这些符文火炮射过来,除了冰封禁制里不受影响之外,整片北境森林都要焚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