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是破案之王 > 第026章:两张话剧票

我的书架

第026章:两张话剧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二人来到一家医院,夏洛始终保持神秘,也不说要干什么,只是告诉林蕊在必要的时候出示一下她的证件就可以了。

  林蕊跟随夏洛来到档案室,找到一位医生。

  “您好,我们想查看一份体检报告。”夏洛说。

  “你们是什么人?”医生问。

  夏洛递了个眼色给林蕊,美女警花嗖地一下亮出证件。

  这个动作自从她认识了夏洛以来,已经越来越熟练了。

  “我是刑警,正在查一宗案子,希望配合一下。”

  “哦,警察同志啊,你们要查的人叫什么名字?工作单位在哪里?”

  “某银行的员工是不是都在你这里作的体检?”夏洛又问。

  “是的。”

  “我想找一个叫赵刚的人的体检报告。”

  “好的,稍等……”

  林蕊看了一眼夏洛,夏洛只是挤了下眼睛,医生开始敲击键盘,很快找到了某银行主管赵刚最新的体检报告。

  夏洛扫了一眼,问医生说:“你看这个人的化验数据与正常人比,算健康么?”

  医生仔细查看了几处数值,摇摇头说:“这个人的肝脏和胃有点儿小毛病,但是并不大,就是血脂偏高,只要之后注意一下饮食,应该问题不大……”

  “很好,那么,请你把这份资料打印一份,我们需要带走……”

  “没问题!”

  拿着打印出来的赵刚的体检报告,二人就离开了医院。

  离开医院的大门口,林蕊再也忍不住了,追问道:“你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赵刚都死了,你关心他的身体健康问题还有毛用啊?!”

  “美女,稍安勿躁啊,我给你一点儿提示,”夏洛站住,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阳台窗户边的血迹被证实是死者的,而坠楼死亡的那个人身上又没有外伤,现场没有找到任何外人的DNA和指纹,光凭这些线索你能猜出真相吗?”

  林蕊皱眉想了半天,简直一头雾水。

  “猜?你不是说破案不能靠猜的么?!”

  “猜有两种,一种是瞎猜,一种是有根据的猜……”

  “要不然还是你告诉我吧!”林蕊憨憨的一笑,露出了苦苦哀求的表情。

  夏洛看着林蕊那呆萌的大眼睛,很有种二次元的味道,看得他都有点儿心花怒放了,忍不住想跟这个美女说出自己心里的猜测。

  不过话到嘴边,夏洛还是坚持住了,因为案子必须要到最后一刻才道破真相,那样才有感觉,神探柯南不就是这么演的么?

  夏洛拿着手里的文件轻轻的拍了一下林蕊的头,笑着说:“我这人是很有定力的,即便你要给我使美人计也没戏,走吧走吧,现在回局里化验一样东西……”

  ……

  二人回到局里,等电梯的时候,夏洛去了一下厕所,林蕊站在门口等他。

  王小磊刚好从这里下楼,看到林蕊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于是就小跑着凑到了林蕊的身后。

  “咳咳,你回来了,那个三蹦子大叔呢?”王小磊小声问道。

  “你问他干嘛,这一下午,我爸那边什么情况?”

  “唉,我也不知道,我刚才出门时看到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写东西,一会儿市里的领导要来,三天时间了,林队恐怕是破不了案子,所以林队大概是想提前把检查写好……”

  “王小磊,你赶快闭上你的乌鸦嘴行吗?!”

  说着,王小磊从口袋里掏出两张话剧的门票,咳了一声,林蕊没理他,于是他又咳了一声。

  “干嘛啊?你是不是吃咸了?!”

  “不是不是,那什么?”王小磊无比紧张的说,“蕊蕊啊,这些天你辛苦了,也太累了,我这里有两张话剧票,可搞笑了,是现在很火的一步喜剧,很难买到的,咱们去看一场,也许笑一笑,案子就能破了……”

  正说着,夏洛不知从什么地方杀了出来,他看到王小磊手里攥着两张票,直接就从他手里夺了过来。

  “小胖子,我们今天有点儿忙,这个票我先帮林警官收了……”夏洛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说完,夏洛就拉着林蕊下了楼,径直去了技术部门。

  底楼的大厅内,只留下了一脸黑线的王小磊,如雕塑般的站在原地。

  ……

  林蕊带着夏洛走到法医化验室门口,当夏洛透过玻璃窗看见了冻龄美女法医白冰的时候,嘴巴也下意识的张大了一下。

  “我们的白法医是不是很赞呢?”林蕊撇着嘴问。

  “的确很赞,虽然看起来很年轻很漂亮,但是我从她散发出来的气场看,这个美女法医应该年纪不小了吧?”

  “嗯,具体年龄我不知道,但是听小道消息说,应该也有三十七八岁的样子……”

  “哎呀呀,看来法医界的那个传说是真的?”

  “什么传说?!”

  “因为空气中福尔马林超标,所以法医的脸不会变老……”

  “哎呀,你哪儿那么多歪理邪说啊!”

  就在这时,正在屋里忙碌的白冰回头朝着玻璃窗看了一眼,目光依旧十分冰冷。

  这扇玻璃窗肯定是隔音的,她不可能听到有人在议论自己。

  之所以有所察觉,大概是因为白法医的第六感很强的缘故吧?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夏洛迈开步子拉开门走了进去,林蕊紧跟其后,她主要是担心夏洛和白冰打起来,因为两个人的脾气都很怪。

  夏洛还算客气的对白冰微笑了一下,用很温和的声音说:“白法医,请你帮我化验一样东西……”

  白冰冷冷地扫了夏洛一眼,然后就把视线定在了林蕊的脸上。

  “他谁啊?!”白冰冷声问林蕊道。

  “他……”林蕊不知所措起来。

  “呵呵,我是谁不重要,”夏洛很脸皮厚的上前一步说,“还记得窗边的那一点血迹么……”

  “已经验过了!”白冰冷冷的打断夏洛的问话。

  “不,我不是要化验DNA,我是要化验一下它的血脂含量,再和赵刚的体检报告作一个比对?”

  “我凭什么听你的?”白冰静静地看着夏洛问。

  “白法医,其实……其实这是林队的主意,他想重新调查一下……”林蕊没有办法了,她只能撒谎了。

  “林队想怎么样,他为什么不自己亲自下来跟我说,干嘛老找你们这些虾兵蟹将来烦我?”白法医低下头,开始摆弄一台显微镜,过了好半天才说,“之前从沈彪被杀的现场带回来了不少东西都需要验证一下,所以我现在挺忙的,你们请回吧!”

  很显然,白冰把林蕊和夏洛都晾在这儿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