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恋爱综艺发家致富 > 第5章 奇怪的兰花

我的书架

第5章 奇怪的兰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安不慌不忙地说:“你只需要换个大一点的盆,再栽一株同样的玫瑰就可以了。”

“为啥”

“老板这花花草草其实都很有自己的想法。你听说过‘鲶鱼效应’吗就是这一株花他没有竞争养分的对手,久而久之他就随便长长,但是你把两株栽一起,这是不是就有竞争了。他们就会竞争养分,就好会长得更好。”

不知道这样编,老板会不会相信。

“小伙子,你觉得叔是个傻子吗”

显然,老板没有相信,甚至可能有点想打人。

林安果断摇头,表示自己也是从不知名的书上看来的,只是提个小小的建议。

花市的小插曲林安并没有放在心上,逛了一圈都是些普通的花,想想也是奇花异草怎么可能出现在花市上。

于是林安买了点干粮就去郊区了,郊区附近有片靠山的小森林。

林安一路上和各种植物交流,选了一条最便捷危险最小的路,就这样还是走了好一会儿走到森林深处。

珍贵的树木倒是不少,不过这些树木他敢动一下,他可以肯定他会立马上热搜再加赠一副“银手镯”。

搜寻无果,林安正打算原路返回。一道残影从林安眼边闪过,林安注意力全被那道影子带跑,结果被树根一绊,哗的一下就从小土坡上摔了下去。

又来!!!没完没了,跟这土坡还过不去了。

林安“成功”地摔了一个大跟头,爬起来时突然看到了斜坡那里一株长得很是奇异的兰花。

叶片的颜色青翠油糯,身姿很是挺拔。林安不知道这具体是什么兰花,总之光看草都觉得漂亮极了。

林安走过去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叶子,突然感觉有一股力量从指尖倾泻出来。

兰花植株肉眼可见地冒出了一朵一朵的白色小花。

林安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了一下,连忙放开手,小花骨朵立刻停止了绽放。

林安又把手指放上去,花朵开始慢慢地舒展花瓣。循环往复,玩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妙啊,没想到穿书还有这种好处。自己竟然可以催生植物,这技能太香了!

但问题来了,这株野生兰花自己敢抱回去,马上就是“银手镯”警告。再说了,他可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虽说有些不甘心,但是对于这种山间异草,遇到就已经是最大的缘分了。

天也快黑了留在森林里也不安全,林安加快速度赶路,走到马路上时太阳刚好落到了西边。

林安掏出手机在群里发了个消息给大家:我赶不回来了,今天需要大家自行解决晚饭了,十分抱歉。

很快就收到了路睿丰的回信:那我今天去火锅店给大家打包外卖ヾ(●`●)。林哥,你快点回来,不然就吃不到热乎菜了。

林安回了个ok,在手机上下了个打车的单,这地方离市区太远了,硬是等了半小时才有司机接单。

等到林安回到小屋时,已经很晚了。林安打开门就看见大家都坐在沙发上聊天。

路睿丰看见林安进门,开心地上前,结果在离林安一米远的时候站住了脚步,惊讶地说道:“哥,你这是去土里滚了一身吗”

“出去的时候摔泥里了。”林安也有点无奈,在外面没办法清理。尤其坐车的时候还好自己有准备赶紧的布垫,不然司机都不想让他坐。

“那哥你没摔到哪吧”

“没有,我先去洗澡。”

林安飞快地洗完澡,随便套了件白t和卡其色的宽松工装裤就下了。今天晚上有个流程就是猜素人的职业和年龄。

林安敢下去,路睿丰就招呼林安坐在自己旁边说:“哥,你最后到的,你来说你一个最想知道的是谁”

都不想,因为我都知道……

林安手掌朝念温然示意了一下说:“不然就从最边上的念温然开始吧。”

“学生。”林安话音刚落,御姐刀慧清就立马说到。

其他人也纷纷说出自己的猜测。事件中心的主人公念温然同学却在不停地偷投看林安。

“温然我们谁猜得对”刀慧清提醒到。

“学生,刀姐猜对了。”

“哪个大学什么专业几岁了”锁关山突然开口。

“a大,学历史的,今年20岁。”

“老山你这么积极干嘛。”路睿丰笑嘻嘻的看着锁关山。

“你猜”

“林哥,老山都和你学坏了1路睿丰立马朝林安告状。

“好了好了,快让念同学说说她下一个想猜的是谁。”林安一个没有感情的cue流程工具人罢了。

“那就刀姐吧。”

毫无意外大家都往女强人的方面猜,刀姐最后公布答案时还是震惊了大家一把:自己开了个公司,28岁。

面对刀慧清一向积极的路睿丰在听到答案后诡异的沉默了。

林安倒没看出路睿丰的不对劲,继续cue流程。大家对锁关山的猜测简直什么都有,最离谱的就是原女主苏诺猜锁关山是一个保镖。因为锁关山不讲话很符合一个保镖的自我修养。

所以,当锁关山告诉大家自己是一个玉雕师时,大家都有些疑惑却又觉情理之中。能静下心来的人才做得了细致的活。

流程走完后,大家就可以去干各自的事了。工作的工作,看书的看书,只有饿肚子的林安走向了厨房。

此时,林安没有注意身后跟了一个小尾巴。

林安看见桌上有个包装完好的外卖盒,刚要走过去就听到了念温然说:“这是路睿丰给你留的炒饭。”

“嗯,你饿了吗”

“不饿,我就是觉得今早的早餐很好吃,这个给你,作为谢礼。”说着,念温然递给了林安一盒包装看上去很漂亮的牛奶。

“不客气。”林安接过牛奶,把炒饭拆开热了热,期间念温然就坐在厨房看着,美其名曰学习怎么炒饭。

林安哭笑不得,但也没阻止她,顺手给她打了一杯果汁。等林安吃完饭,念温然就跑回房间写信了。

导演叫住了林安交待道:“林安,你今晚可别睡着了啊,看完信再睡。”

“还有人给我写信”林安挑了挑眉。

导演:……

“对了导演,二楼不是有片小菜地吗我可以帮这个别墅的主人打理打理,顺便种点小菜吗”

导演突然神秘一笑:“这你就得问主人家了。”

“你也要我找得到人啊导演。”

“你绝对找得到,这人你认识。”

林安看着导演那卖关子的笑容,有些无语地问:“别卖关子了导演,快说快说。”

导演伸手一指:“喏,说曹操曹操到。”林安顺着导演指得方向一看——竟然是苏诺!

“苏诺,这房子是你的”

“是埃”

靠!这就是有钱人的快乐吗他记得苏诺的家在小说里是在另一个别墅区来着。

“你看二楼那块地……”

“你想种就种,随便你打理。”林安的话还没说完,苏诺就打断林安的话直接说了出来。

似乎是看出了林安的疑惑,苏诺补充道:“你刚刚和导演讲话我听到了。”

“谢谢啊,我保证给你打理得漂漂亮亮的。”

苏诺一脸不在意:“没事,反正是我爹送的,我不常住,你随意。”

又是日常柠檬精的一天,林安绝对不承认自己酸了。

回到房间的林安,火速写完信去投递时顺便打开了自己的信箱。哦豁,还有两封。

一封是苏诺的,主要是夸林安饭做得好吃。

一封是念温然的,也是夸林安的,并且很感谢林安对她的照顾。

问心有愧啊,林安感觉自己没有多照顾到念温然什么,毕竟这小姑娘老给自己一些很贵的东西,不照顾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没错,林安这个俗人刚刚去搜了一下那盒牛奶,一个字,贵!

早上醒来,林安就直奔小菜地,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菜地的情况,品种多样而且长势良好。

最可喜可贺的就是葡萄架和草莓树已经结了小果。不过林安看了一下,这果成熟之后大概率是不会好吃的。

想来也是,设计的时候人家是为了闲云野趣,又不是为了吃。

林安悄摸输送了点能量,让草莓植株变得更加壮实,他想看看异能会不会影响果实的口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