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唐奇谭 > 第五十八章 所见

我的书架

第五十八章 所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于是,在不久之后,江畋就在一小队人的陪同之下,来到了位于长安城东南郊,灞桥市附近的第一现场。一座草木枯败,建筑坍塌得只剩下一些墙面的小型废庄当中。

按道理说,作为大量人口廆集的关内之地,又是京畿道境内的长安城郊;不应该会有多少被荒废的地方。但因为灞桥市所联通的灞水沿岸,曾经建立了大量的水力工坊,因此不免影响了周边农田用水才被废弃。

当初据说十分惨烈的现场,也已经被清理过了;然而,江畋走入这些断壁残垣当中,依旧可见仅存墙面上发黑的残迹,以及缝隙当中干枯的残留物;而地面也依旧长出了凄凄点点的嫩草绿芽来。

虽然是象征性的虚应故事,但江畋同样也是颇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在短时间内杀死并撕碎,六名全副甲胄的金吾子弟。想到这里他不由看了眼郭凤身后,那两名身穿明光甲的金吾士卒。

得益于那位穿越者前辈梁公,所带来的的诸多便利和遗泽;大唐的锻钢技术和钢铁产量,也有着突飞猛进的发展。因此,在泾水和黄河上游,不但有专门煤运码头,还有就近设立的冶铁场和水力锻造厂。

因此,在甲胄精良的同时,大唐军队披甲率很高;还同时作为朝廷的赏赐和专供产品,大量输出到那些,正在征拓外域的远藩属国中去。就像是这两名金吾士卒所穿的明光甲,是也是改良过的产物。

没有了后世被戏称为铁奶罩的圆护,取而代之的是整片胸甲。虽然是在相应的颈肩、手臂和大腿部分,都减少配重后的轻便型;但将胸口和下摆严丝合缝遮护起来的大片钢面,看起来还是相当地可靠。

如果是他使用“导引”能力,进行远程袭杀的话,也很难一口气穿透这些钢片遮挡的位置,而需要另寻那些暴露出来的头脸,脖颈和下档等要害;才能一举建功的。而且,人数一多就基本要抓瞎了。

而后,当他里里外外都转了一圈,也实在没有什么发现;毕竟,据说当初现场被收拾的很干净,就连地上沾血的土都被铲了一层回去。光靠陪同的郭凤,口述一些当时现场勘验的记录,并不能有更多收获。

尽管如此,作为陪同(监视)的傔从郭凤,还是颇有耐心地细数了当时的情景,以及一些后续的猜想和判断。哪怕江畋除了提问之外,也没有更多的头绪。毕竟,已经过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了。

然而,江畋最后还是提出了一个想法,找到这处废庄附近的最高处;好好地俯瞰一番这里的地形。随后,他就手脚并用地轻松攀爬上,靠近灞水的一棵枝繁叶茂亭亭如盖,几乎遮挡了小半亩的大树上。

然而,这一看却让他看出一点端倪来了。这座废庄不过是数十户人家的规模而已;但是坍塌荒废的建筑布局,显得十分紧凑和规整;这也是当年泰兴中兴时,是用来重建府兵的典型军庄布局特色。

而所有的房舍,都整齐划一地环绕着正中位置,被专门留出来一大片空地;那既是收货时堆积粮食的晒谷场;也是日常定期操行阵伍的小校场。只是随着历朝的演变被废弃之后,平地长满了荒草。

但是里面有一片荒草的颜色,似乎与周边略有几分差别,颜色显得更淡一些;就像是出芽的更晚一些似的。想到这里,他在一张仓促手绘出来的分布图上,做了个标记之后,就再度来到了大致所在位置。

“可是有什么发现么?”

这时候,郭凤也似有所觉地凑过来道:然而,随同的那两名金吾士卒,却是难免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来。

“有那么一点点吧,需要验证一下;”

江畋不以为意的回答道:

随即他大致标定了一个长条形的范围,让人用随行带来的小铲子,从一端开始逐一的横向探挖下去;这也是他在护送考古队时,学到的一点小技巧。而在他示范下,郭凤也带着另外两名公人,拿着工具加入其中。

“用铲子先往下戳,感觉遇到了硬物,就挖出来。”

江畋见状,也顺势交代道:

片刻之后,在他一连翻出了十几个,夹杂着卵石、碎石和草根、虫子的十几个小坑,突然间就听到身边有人叫了起来;

“挖到不一样的物件了。”

随即,一个黑乎乎的小物件,被敲掉沾满的泥土和根茎之后;赫然露出了有些锈蚀的金属质地来。随即郭凤就将在外警戒的,其中一名金吾士卒喊了过来。用这枚小物件不由分说地按在了对方的胸口上。

“果然如此!”

随后,他就发出了丝丝抽冷声,而面色变得无比肃然道:

而下一刻,江畋也看明白了,刚挖出来这个小物件虽然锈蚀严重,但是却与这位金吾士卒的胸甲一角,形制颇为相近。随即,那两名金吾士卒也不由主动加入了探挖的行列中;不多久就将这片长草的地面全部翻了一遍。

同时也收获了更多,明显是不属于这里的东西;崩碎的甲片,系銮兜的丝涤,作为甲衣内衬的粗稠布条,甚至还有几节灰白的指骨。这一刻,江畋也终于可以确定,而对着郭凤正色道:

“看来,这里才是那些人遇害的第一现场啊。”

“江生是说?”

郭凤却是有些犹疑道:

“应该是有人在这里偷袭,并杀害了他们之后,再挪移到不远处的另外场所,刻意的碎尸当场以为瞒天过海。应该是想要遮掩什么,或者说,被无意发现了什么?”

江畋继续推演道:

“好,我这就传讯回去找人。咱们继续搜,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更多的线索来。”

郭凤却是毫不犹豫的咬牙道:

随后,在继续扩大了挖掘的范围之后,除了偶然发现甲片和破碎织物外,又挖出了一个狭长半透明灰白色,类似骨质一般寸长事物。然而,见到这个东西,江畋心中再度一动,却是想到了什么。

随后,他拿起这个骨质物件的尖锐处,在要来的一把制式横刀背上,轻易地划出一道道的浅痕。而这时候,四下里的挖掘和探索也再度结束了。踩着凹凸不平翻出来的草茎和泥土;江畋却是顺势来到了一座坍塌房舍前。

这里应该是这处废弃的前军庄,日常里的谷仓和公库所在。因此,透过墙上的裂隙,可以看见里面已经朽烂不堪的梁柱残余。塌陷在地上的碎瓦砾,以及一览无遗的木板和砖铺地面;等等,砖铺地面?江畋随即叫到:

“有水么,拿些水过来。”

“用我的!”

而这时候,那两名金吾士卒中,年长的那位却是毫不犹豫递出了一个皮囊道:

随即,江畋就将其中的液体,一把一把的倾倒在这些砖面上,却发现颜色也有些不对,再闻了闻居然是酒水。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继续将皮囊里的酒水给倾倒干净,然后,又有人递来一个,却是那名年轻的金吾士卒。

当第二个皮囊里数斤酒水,也倾倒了只剩下一小部分时;明显的变化终于发生了。相对于其他地方慢慢吸收干透的痕迹,在最内里墙角处却是在冲刷开尘土之后,冒出了几个类似空腔效应的水泡来。

“就是这里了!”

江畋毫不犹豫的喊道:

随后根本不用他亲自动手,就有人争相抢上前去,将嵌在地上的铺砖给纷纷翘了出来;又挖开浅浅一层的覆土;顿时就露出一个看起来十分厚实,还带着锈蚀拉环的硕大木盖板轮廓。

随着沉重滞涩的木盖板被合力揭开,顿时就扑面而来一阵积郁了不知道多久的陈腐和霉臭味。随即,郭凤就已然迫不及待的丢了一个,点燃起来的纸卷下去,晃晃悠悠的飘荡了好一阵才慢慢熄灭。

随后才有一名随行的公人,满脸毅然的系着绳索跳了下去,随即又发出了一阵砸到一片响动声来。但随即他就连忙拉绳喊道:

“我没事,只是梯道断了。”

片刻之后,江畋也顺势来到了这处地下空间,在马车上拿来的白琉璃风灯照耀下,可以看出这是一处地下仓窖改造而来秘密场所;不但被专门扩大和加固过;甚至还有专门的通风口,而引入隐隐流动的空气。

只是里面除了一些倾倒的木架和框笼,就再也没有剩下什么了。然而,如果拿风灯照近了看,就会发现沉积在四壁上的那些斑驳痕迹,并不是土层堆压的自然纹理;而是类似喷溅上去的东西。

因此,与其说这里是一处秘密藏身的所在,不如说更像是一个地下的监牢和刑狱;或者是兼具某种试验场地。而后,又有人在敲击四壁的时候,再度找到了一个被堆土掩盖的暗门;

沿着暗门走过一条狭促斜道之后;居然是出现在了一口被枯枝败叶,遮挡了大半的枯井里。而在这口上小下大的枯井里,不但堆积了一层疑似人畜的骸骨之外。在四壁上,俨然还有横七竖八的划痕,攀沿而上。

当江畋重新退出这处地下暗室之后;就见到郭凤满脸肃然的迎上前来,低声而急促的喊道:

“刚刚发现了有人在外窥探,依旧让人绕过去捉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