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唐奇谭 > 第一百零一章 验证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一章 验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百零一章

“这就是活捉的实物?”

看着被关在臂粗铁笼子里,奄奄待毙仿若是下一刻就会断气,浑身仿若剥皮野猪残留着半干粘液的小号凶兽。再度因此聚首在一起的,左都察周邦彦、内宦海公等人,却是面露惊色,啧啧称奇道:

“此外六街儿郎们还当场捕杀了七头,另外自河水里获得了一副完整的尸骸。”

在侧的郑金吾,也略带欣然和宽慰道:

“这就好了,杂家也可回复大内,就此睡个安稳觉了。”

海公闻言不由拍着胸口,用一种如释重负而又矫揉做作的尖细腔道:自从听说这东西,可以轻松爬过右徒坊的高墙,并轻松跃过上百步,还能游水逃跑;自然也有概率威胁到皇城大内所在。

“有了这个凭证,看那些大言不惭之辈么,还能有脸说什么。”

连忙赶过来的郭崇涛,也隐隐有些扬眉吐气的道:这些日子他就因为这个案子的干系,在明里暗中也受了不少气,乃至被人指证作伪和夸大其词的嫌疑。

“此事仍需谨慎,不到最后一刻,都不能松懈的。”

然而周邦彦却是轻轻摇头到:相比突然一夜之间,凶兽四出伤人的消息,在城内所酝酿起来的舆情和风潮;朝廷其实更在意的是,在没有找到根源和目的之前,那些高门上层人家,因此产生的人人自危和恐慌之情。

但是既然能够在意料之外,捉到一个活生生的证据;那就意味着自己这边在朝堂之中,有了毋庸置疑的底气和关键性筹码;基本可以立于不败之地,而籍此交涉和争取,更多的资源和权柄了。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代右街上下,多谢江生的协力了。”

另一位右街使宋伯宜,粗声告谢道:

“这我可不好居功了,当场真正出力的主要还是,那些金吾左右街的子弟。”

江畋淡然道:这种东西看起来厉害,但是一旦失去了神出鬼没的隐蔽性和突然性,并且明白了针对性的弱点之后,自然也就那么回事了。

“还请莫要推拒,该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功劳;不然的话,我又怎有脸面对那些死伤的儿郎。”

宋伯宜却是一本正经的摇头道:

听到这话,江畋也不免生出几分欣赏来,对他之前粗暴蛮横做派的一点芥蒂,也尽数消去了。

“既然如此,我替江生讨个人情如何?”

郭崇涛闻言,却是突然心中一动,走到边上开声建议道:

“请说!”

郑金吾却是想到了什么,而抢先应道:

“如今江生既是我宪台的协办,又是此案的重要干系人士;日后少不了继续打交道的机会;金吾卫衙门那边也就罢了,你们左右街六使,难道不该给个方便联络和通达的名头么?”

郭崇涛继续开口道:

“理当如此。”“应有之义。”

郑金吾和宋伯宜相继回答道,遂又相视而笑一切尽在无言中;这个建议自然是恰如其会的。这位江生身上隐秘甚多,又很有些意想不到的手段和见识,不说他背后那些门第,哪怕提前结个善缘也好。

“还请江生恕我擅专了,其实再也也是有所私心,还望见谅。”

然后,郭崇涛又转向江畋道:

于是在商量片刻之后,一份新鲜的墨迹和朱印甚至都还没干的新告身,就送到了江畋的面前。上面用优美工整的官体字写着:“訾受金吾左右翊中郎将府,判官典事,勾押左右六街公事。”

“虽说这勾押六街的判官典事,只是个末品官身、俸料微薄;却胜在清闲自在,日常少有约束的;无论出入京兆府还是左右街使,或是我宪台察院,找人问事或是通达消息,都无需额外等候的。若有所需,还可以额外配属两名防阖。”

然后,郭崇涛又为之解释道;

“既然如此……那多谢了!”

江畋顿然心领神会地感谢道:至少这个身份带来的便利远不止这些。比如那两名防阖(门卫),虽然未必能够提供真正的保护,但是他们所代表的身份,却可以在出入起居间,避免很多的麻烦。

有些世面上常见的鬼蜮伎俩,对于普通人是一回事,对于体制内的人又是另一回事;而到了流内品的官身,又变成另一回事;这就是阶层之间不容僭越的差异所在。

正在说话间,外间又有人赶了过来,却又被拦下来引发了一阵喧嚣;随即就见郭崇涛走过来,对着周邦彦耳语了一句;他当即点头道:

“且让他进来吧,此事也需要武德司的人,来做个见证。”

“周宪,你这儿可真是门难进、面难看、事儿难办的很哪!”谷

随后一个语调不高,却隐隐有几分嚣张的声音响起。

“章肥猫,若都指望你武德司的本事,岂不是尸骨都凉透了。”

海公却是毫不客气甩他脸子道:

“原来是海通使,您老安详啊!”

来人却是用一种骤然提高的夸张语调,连忙转头问候道:却是个四肢粗短,撑得深绯官袍紧绷绷的白矮胖子。只是他脸上的横肉堆笑起来,显得有些憨态可掬,让人想到一只眯眼的胖猫。

“章亲事(长),此番让你过来,只是做个见证!其他就莫要多想了。”

郑金吾也在旁开口道:

“省的、省的,谁又能从您郑金吾,口中夺食呢?我来看看,就看看好了。”

这位武德司的亲事长,倒也不失阴阳怪气的拱手笑道:

“玄真,你是驯兽的好手,替我好好瞅瞅,这搅动得京师夜里不安,还让小三司丢了大脸的玩意,又是什么成色。”

随后,他对着身边一名看起来高瘦扈从吩咐道:

“且慢!”

正在边上说话的江畋,连忙喝声道:顿时就将众人目光吸引过来。然而,架不住那高瘦扈从仿若未闻的,已经凑到了笼子边上。下一刻骤变横生,那人突然就痛声惨叫了起来。

却是那只看起来奄奄待毙的小凶兽,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跃起,咬住了他靠近笼边的一只手臂。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力吮吸和咀嚼着,甚至都没有因此溅出来多少血迹。

仅在一片震惊的众人,几个呼吸之间;那名高瘦扈从的手臂,就肉眼可见地收缩和干瘪了下去。下一刻,呛踉一声那张亲事就动起来,以矮胖身材不相符的敏捷,抽刀斩下。

然后又当的一声,被人同样眼疾手快的横架住;却是那海公身边越出的一名小黄门;随后就见回神过来的他,怒目呵斥道:

“章肥猫,你想作甚,当众毁灭证据么。”

而那名高瘦扈从的挣扎和惨叫声,已然正在变弱。这时在江畋的示意下,几名军士拿着在旁炭炉上,已经预备好的烧红铁钎,猛然探扎在这只小号凶兽的颈部、颌下和后脑;

一阵滋滋作响青眼直冒后,那只凶兽这才“呜呜”嘶声惨叫着,松开已然被咬得只剩一点皮肉相连的干瘪断臂,抽搐着蜷缩回笼子中去。

“还真是个废物!”

而那已经被暂时忽略的章亲事,也恨恨踢了一脚,俨然是在短时之内严重失血,而昏阙过去的高瘦扈从:这才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江畋道:

“不知这位郎君怎么称呼?”

“等等,出现变化了。”

然而,江畋却没有心思回应他。因为,似乎是刚吮吸了大量血肉的缘故,凶兽头颈上刚刚被戳出来的焦黑伤口,就在蠕动翻卷着慢慢鼓了出来,竟然开始呈现出某种愈合之势。

顿时让在场众人,毛骨悚然的发出一阵抑制不住的哗然和惊呼声来。随后,更多的鸡鸭鹅兔之类的活物,从外间被送进来,又逐一的丢进笼内,被毫不犹豫的扑咬撕碎。

“已经可以确认,此兽具有本能攻击任何就近活物的倾向。”江畋随即嘱咐旁人开始记录:“日后若有遭遇,可以从这一点入手,以为趋利避害。”

然后在一片撕咬哀鸣的动静当中,这只小号凶兽不断伤创痊愈,之前被打断四肢的位置,也重新缓缓的伸直恢复了过来;开始撑起身体而在笼内,摇摇晃晃的腾转顶撞起来。

而当它如无尽贪婪的饕餮一般,吃了比自己体型还大的十六只活物之后;也只是腹部明显鼓胀而已;随着它在笼内恢复活力的不断冲撞,就连身体也有隐隐的涨大起来。

而后,再度用烧红铁钎刺激的时候,却发现它身上附着的黏液似乎都干透,而显露出类似穿山甲一般的深色皮下角质层来,让烧红的铁钎没法再轻松刺穿。

“停下,换另一个方案。”

于是,江畋果断叫住了继续送活物的行为。随着事先约好的号令,刹那间用交错而过的长矛,猛然刺穿了凶兽的身体。随即,他又让人收集了一小桶,顺杆流下的粘稠液体。

然后,江畋亲手舀起一勺体液,浇在一只兔子刮开裸露的皮肤上,然而兔子受激蹦跶了两下,却什么都没有发生。下一刻,他沾着体液的小刀,在兔子身上割开一道伤口,然而还是没什么事情。

紧接着,他用力再割开一道十字形的伤口,顿时露出粉红惨白的肌理;然后叫人捏着挣扎的兔子用力浸进小桶。下一刻,桶内的兔子突然就激烈抽搐起来,然后猛然从中挣脱窜了出来。

又带着一身粘稠的体液,在地上打了鸡血一般,接连窜跳了好几下,就再也不动了。待到重新捡回来之后,可以发现这只兔子身体溃烂了一大片,而以伤口为中心甚至有明显的畸变。

随即,江畋对着众人解释道:

“一个好消息,就算被凶兽的体液沾染,也不会有其他的事情;坏消息是若是受伤后没能及时处置,会引发伤口处的剧烈溃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