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唐奇谭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再见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六章 再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事实上,当江畋提出的建议,被朱街使和宋副押官,给联名呈送上去之后。那些一直躲在幕后静观事态的存在,也就完全坐不住了。就在发现大琉璃宝光塔内的异变,并联署呈文的当天下午,就相继有人抵达了现场。

最先抵达的是一些河南府的参军事、司录参军、右司马之类的佐贰职;然后在亲眼见过花房里的演示现场之后, 很快就变成了亲自抵达的河南府少尹;也是天下十六府之中,在权势和地位上仅次于长安京兆尹的人物。

然后,当这位河南府少尹掩面而退之后;却又有来自都亟道的御史监巡院,东都畿观察使、东都僧录司、礼部祠部郎中,鸿胪寺崇玄署,等等。或是清贵、或是实权、或是利益相关的部门代表, 相继抵达了龙门山下。

而他们也相继满怀心思的离开之后,紧接着到来却是东都分司所属的刑部侍郎、大理寺少卿、卫尉少卿;河南道的转运司、按察/提刑司的官员……最后抵达现场的, 甚至还有一位来自大内的宦臣, 东都内苑监黄二公。

当然了,事情发展到了这么一步;无论是金吾翎卫府的朱街使,还是武德司的宋副押官,还是江畋这位半吊子的御史台殿院左巡判官;甚至是半路加进来的郑金吾,无论级别还是权位,都不足再继续主导后续事态了。

于是,原本朱街使的人马和宋副押官的手下,很快也给相对客气的清场出去;而换上了隶属于武德司的亲从官序列,五指挥之一的上四指挥使,再加上右监门卫所属的防城京军一部,直接进场接管诸多的后续局面。

要知道在武德司里,亲从官和亲事官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代表是天然之别的身份与地位悬殊。因为前者乃是天子的门面和排场,也是出身优遇的勋贵子弟荫补之选。后者则是藏在阴暗中的爪牙, 成色上更加微贱。

而作为南衙诸军当中,堪与金吾并立的上六卫之一, 左右监门卫的来历就更特殊了。作为日常监管禁内宿卫之士,共掌宫城诸门禁卫及门籍的专属机构;自天宝年间的高力士开始,每代的大将军、将军都是由宦臣兼任。

因此,虽然左右监门卫,与左右千牛卫、左右金吾卫,在名义上同属南衙卫军的序列;但却是诸卫之中唯一在事权上,不受外朝宰相组成政事堂所辖制,而通常只听大内天子近臣宦属的特殊存在/外朝军序的专属武装。

但是对于江畋来说,他们的出现也意味着另一件事情。这一次的联名上书,已经触动到了某些人的敏感神经;也就是说,哪怕他们只是部分接受了江畋建议,那对于河南府,乃至都亟道境内的寺院来说,都有大麻烦了。

所以,在抵达东都的第六天之后,江畋既原本只在金吾卫内部,暗中流传的“活太岁”外号之后;又无形间解锁了一个“秃驴灾厄”的新成就。然而,当他想要回到自己下榻的馆舍,顺便继续接受成士廉和辛公平接待。

然而,就见到乘坐的马车没有靠近城门,反而是直接拐上了郊区当中的另一条道路。然而,无论是驾车的驭手李环,还是坐在车后斗的傔从张武升,乃至是继续带着一伙金吾子弟充当护卫的林九郎,都是一副无动于衷。

谷皫

因此江畋也自然沉下心去,放下车内的折叠小案写写画画起来;毕竟离开长安之后,他已经好几天没有趣÷阁耕文字,以为变相解压和消遣的方式。当他奋趣÷阁如飞的看看写好了两大张半的篇幅,马车也在洛阳城外转了一大圈。

当他再度抬头起来的时候,发现太阳已经西斜的十分明显;而自己已经来到了洛都外郊的西北角。一座淹没在草木萋萋之中的荒废城台。而江畋也不由隐隐有些记忆翻沉式的感触,不又说道:“难不成,这就是金墉城?”

“不错,正是金墉城城,也是当下奉命引领录事的当下去处。”策马在前的陈文泰,却是转头应声道:“先前实在是人多口杂,还有各方眼线盯着,到了这里,就可以好好与录事细说一二了。”

金墉城最早的记录,出自晋代竹林七贤的陆机《洛阳地记》:“洛阳城内西北角有金墉城,东北角有楼高百尺,魏文帝造也。”说是城,其实就是三座并联在一起,小城规模的军事堡垒,也是魏晋被废帝后的幽禁地。

后来到了南北朝,金墉城北靠邙山,南依大城,城垣宽厚坚实,地势险要的军塞。又成为兵家必争之地的河南四镇;北魏孝文帝南迁时,洛阳尚未修缮营建,就暂时以金墉城为都邑,后来北周北齐,更是籍此征战不绝。

到隋末天下大乱,金庸城又成为军事要地。瓦岗军李密在此称帝,设置百官大行朝拜。“钲鼓之声,闻于东洛”。唐朝初年,洛阳县治仍设在金墉城,至贞观6年(公元632年),移之东都毓德坊,自此金墉城逐渐废弃。

如今现存的金庸城,南北成长方形,东、西、北三面城垣各有几处曲折,保存状况较好;南城垣因洛河北移被毁。西、北、东垣共计城门12座,其中西垣3座。北垣二座,东垣3座。在格局上仿照的是邺城三台的南北高低形制。

其中最北端也是位置最高的小城,才是金墉城的本尊所在。而南端损毁最严重,几乎看不出城台轮廓的小城,则被称为旧城;居中连接两者的中城,则被称为洛阳垒。而在陈文泰的解释声中,马车沿着荒草行向洛阳垒。

然而,在穿过了洛阳垒西南面,明显荒草蔓生、墙垣开裂的西门楼废墟后;眼前的画风却是突然一变。埋没在荒草中的道路,突然就变得有些过于干净,而在身后城楼废墟和两侧残垣,隐隐约约还有人影转动和监视着。

就在马车循着干净整洁的道路,来到了一处坍塌的高墙牌楼前。江畋突然间就看见拒马和拦栅,以及身穿对豸纹甲服,手持叉枪、勾链和弩机的金吾军士,以及被掩没在草中的转轮车弩。这一刻,他忽然有些明白了什么。

显然相比明面上由大内设立,那个草台班子一样的清正司;这里存在人和事物,才是自己被召唤到东都来的真正理由所在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