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唐奇谭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事败

我的书架

第二百四十八章 事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已订正增加部分内容,请再度刷新后看)

“不肖子孙?呵呵,”江畋却是冷笑起来“你有什么资格,敢于自称我的子孙?就凭一个只会弃国外逃,煎迫骨肉的亲长名分?还是始终躲在外间,藏头遮脸、不敢现身的无胆之辈?”

“老祖明鉴,因为我乃薛氏的族长, 天朝钦命的公室世系,代牧海东三千里山河的宗藩之长。”外间那个声音,却是不以为意的恭声道:“天生就有最终的大义名分,自然不能以一时之举,轻易论断的,一切放眼长远才是。”

“就算是行台监国的名分,也是我给她的”随即对方又继续道“敢问老祖, 蔓儿那个小东西,就那么好玩么?难道, 她将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寸地方都奉献给了么?竟值得老祖如此眷恋,几次三番的出面,拯救于危难中。”

“若论好处,她能给我的我也能给,她不能给的,我依旧可以给出;若是老祖需要香火祭祀,我便令海东十三州的寺庙祠观,都别设老祖的祭堂;若是老祖需要血食和巫女,我便穷尽罗括十三州之力,也要竭力奉应就是了。”

“若老祖对本家的血脉和身份感兴趣,我还还有好几个女儿,十多个姬妾, 甚至我的正妃也可以侍奉老祖。若老祖依旧还是喜欢蔓儿那个调调, 我也特意留下了她的完璧,日后就继续以监国世子之名,专门侍奉和祭祀老祖好了。”

“只要接下来老祖以护佑我薛氏举族为重,无需为家门的些许小事所烦扰,一切坐视其成好了。我也听闻上古天人之道,最忌沾染红尘,老祖此番前来也怕不为了结因果,匆匆世间过客,就算帮的了她一时,也帮不了一世?”

“还不如因势利导、顺水推舟,令儿孙自有儿孙福,岂不美哉?”门外那个声音又朗朗道:“还请老祖权衡厉害,以后世子孙福祉计,宜将放眼长远,而不拘泥于一时的小儿女之态……”

“所以,这就是你以卑劣用心,行大无耻之事的借口么?”江畋却是有些腻味的打断道:这套似是而非的道理,也就忽悠下见识有限的古人。“明明可以兴堂正之义,却为了满足个人见不得光的私欲,做下三滥之举?正所谓是上行下效,无论多少粉饰之词, 都不能掩盖你的蝇营狗苟。当初你父亲, 怎么就没把你射在墙上,而养大了祸害他人, 遗患子女呢?”

“老祖这就格局狭隘了。”外间的声音不由一滞,顿时大失所望冷声道:“突然恶语相对,又对当下时局徒劳何益?难道真要闹成那般,令亲者痛、仇者快的局面么?”

刹那间窗扉微不可见一动,迸射出一串色彩斑斓的尖锐事物,就破空而至小圆脸的后背,就在即将触及的那瞬间骤然消失不见;下一刻,凭空倒射而出的暗器,将窗扉轰成惨叫和血色迸溅的筛子。

而这就像是一个拉开序幕的开端,顿时就激起了四下里急促奔走,刀剑出鞘、弓弩上弦声声。“说一千道一万,原来还是缓兵之计?”江畋却轻笑一声,刹那间他身边的小圆脸,就突然消失不见了。

“拿下这个祸乱宫闱的妖孽。”随即那个声音骤然喝令道:轰然四下各处的门户窗扉,都被人砸碎、捣烂、撞开。而争相闯入成群结队,连身披甲只露双目,手持刀斧大锤、强弩大盾,宛如铁人一般的伏兵;

“轮番冲近身去,莫给妖人有退让和施展的空间。这么多人他杀不过来的;”同时还有人在其中暗自发号施令道:“主父有令,只要砍中妖人一次,就赏百金;但有伤及妖人,可得百户之邑……”

像是受到这句话的鼓舞和激励,那些闷声不响穿破门窗而入的甲兵,也骤然爆发出一阵低沉而激荡的吼声。刹那间,手中的刀枪斧锤挥斩如风,撕裂和践踏过精美的帷幕和布障,填满大部分空间。

然而话音未落,眼看就被一拥而上甲兵,挥动而下刀斧给淹没的巨大床围;刹那间迸发出一声巨响,随着碎裂的人体、甲胄和刀兵、帷幕一起,像是被捅破的巨型气球一般,凭空炸裂、迸溅来了。

而从上方的天窗、间隙处探头曲身,密集放箭攒射的甲兵,也只来得及堪堪射出一轮,就被骤然迎面迸溅而来的血浪如泉,给劈头盖脑的浇淋了一个通透;而顿时就失去了视野和观测能力。

只剩下听力当中,无所不在又此起彼伏的惨叫和惊呼声:随着似有若无的银光穿梭,他们就像是秋风扫落的枯叶一般,从精美雕花的梁柱、壁板和檐角的间隙,哀鸣不绝的纷纷跌坠如雨……

片刻之后,当代的海东公室之主薛世懋,就只能仓皇出逃在外。而在他身后,作为他最为亲信和仰赖的御龙卫,还有不惜重金罗织而来的诸多高绝好手,都失陷在了这座烟火渐起的临海殿中。

此刻他心中已然满是懊悔,却是只恨自己低估了这位,来历不明“老祖”的能耐;又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沉住气,这个被当做弃子却因此自成羽翼的小女儿,继续维持那一点慈孝和温情的和睦假象。

这样,他就可以知道这位“老祖”的更多底细,安排下更多的对应手段;这样就算发现事情实在不可为,他也可以退而求其次,躲在幕后操纵局面;而不是把这位“瘟神”“煞星”,给招惹出来。

事实上,他听取身边那位博学多才,却被三山五院所通缉的奇僧妙善之计;在竭力不直接威胁和伤害到,那位小女儿性命的情况下;通过威逼利诱侧近,下了迷神乱智的慢性药物,已经初步成功。

然而,又利用她对于那位“老祖”的思念之情,一步步的诱使她以主持祭祀为由,与那些别有手段的巫女混在一起,就此不问外事,沉溺在了祭祀的药物和欢愉手段,所营造的幻境当中。

最终一步步的将行台内,她简拔提携起来的那些亲信,以公室和番长的名义,收买的收买,笼络的笼络,剪除的剪除,实在不方便下手的,就以升迁和委以要任,从中原京逐一调开或是外放他处;

事实上,在骤然间经历了外敌入侵,国破家散,出亡境外又为人所拘押、困禁的经历之后。身为公室主的薛世懋,也未尝没有励精图治,再造山河的决心和盘算;但这一切前提是必须由他主导。

而不是将声望和荣誉,都归于他偶然间留下来,当做引诱追兵弃子的小女儿。但好在他坐困辽东的时候,名为世子的小女儿,却是因一系列倒行逆施举措,严重损害诸多诸侯、藩家、世臣的利益。

所以,才有了那些诸侯大藩的家主们,暗中串联起来向辽东罗氏交涉和施压,最终达成了将他奉迎回国主政的协议;而他正好也有此意。因此以极大代价的割舍,换取辽东各藩借兵助战和护送。

既是为了震慑和弹压,那些北地诸侯大藩,也是为了与羽翼初成的小女儿,隐隐的制约和抗衡之。但是事情显然比他想的更容易些,刀剑的威慑和挟制,根本比不上他假意流露出来的些许温情。

那段时间,他就像是个历经了曲折与沧桑,而看透了一切利害得失,就此心灰意冷打算交付身后一切的慈父般;不断唤起小女儿在幼时的种种美好回忆,也化解了她身边臣属、部下的警惕和戒惧。

然而,他含辛茹苦的隐忍和全盘策划,最终还是因为这位突然出现的“老祖”,而瞬间化作了梦幻泡影。要知道这样,当初他就果断处死或是派人刺杀,这个潜在的祸患了。

事实上,当他听说这么一位“老祖”存在的时候,本能反应是绝不相信;而怀疑是那位小女儿,为自己造势和助长声威,专程扶持出来一位,拥有装神弄鬼手段的奇人异士。决计不肯承认对方的存在。

然而随着事态的发展,当他察觉到了那些北地诸侯、大藩,对于这位人前显圣的手段,隐隐有所畏惧和忌惮之后;却又心态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至少有这么一位传说人物在,岂不自证了薛氏的天命所钟?

哪怕是遇到了外敌入侵,国内暴乱四起的局面,也依旧能够得到先人的保佑和庇护,重整局面和事态。因此,他毫不犹豫想要将这位,神通广大的“老祖”谋为所用,而策划在三。

正所谓是以各种筹码和条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诱之以利、威之以势;乃至试探出对方最为在意的东西。然后,间接的籍此要挟之,再以斗而不破的姿态与之周旋……然而现在都没用了。

因为,他关于这位“老祖”最后印象,是对方站在尸山血海般大殿里,手里还拎着两具已被砸烂敲憋,流淌着血肉的铁人;闲庭信步一般一边叫着他的名字,一边将来自广大安东之地的高手豪杰,一个个砸在墙上、地上。

明明他看起来动作并不算快;但是那些已然被这一幕惊吓成狂,而发疯一般的困兽犹斗;或又是吓破胆,而私下逃窜躲闪的安东豪侠、绿林俊杰们;居然一个都没有能够躲开,就被打地鼠般敲倒。

而无论是殿阁亭台中,冒出来偷袭的明枪暗箭;还是堵在回廊过道,正面密集放射的强弓劲弩;都无法挡住他不紧不慢的追逐脚步;就像是一推即倒的墙垣,或又是纸糊草做般脆弱……

因此,不由让他有所明悟,小女儿招惹的这位“老祖”,哪里什么超脱红尘的神仙中人,上古修炼至今的隐修之士,而是杀人如麻,视生灵如草芥一般的天煞魔星啊!

仅仅片刻后,随着骤然消退的惨叫连天,轰然数声巨响,高达数丈的殿顶,突然间被掀翻撞破开来。在烟尘滚滚和砖瓦迸溅之间,徐然飞出一个几乎是纤尘不染的身形,虚踏着空气向前缓步而来。

“罗都督,速来救护,妖人祸乱行在,”,而这时已经逃到了行宫外朝的公室主薛世懋,嘶声对着一众匆匆赶来的军将大喊道:“马上发射墙头绞车弩和发石砲,不计一应代价,给我拦阻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