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唐奇谭 > 第三百三十章 隐匿者3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三十章 隐匿者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与此同时,随着旅店内外的战斗结束,远处的大路边上,也有一小伙人正在仓皇奔逃当中。却是店主口中的小主人兼幕后指使者,在进攻旅店出现意外的第一时间,就被几名亲随连忙簇拥而逃。

只是,这时候他的暗色丝绸斗篷与宽边帽,都要交被丢弃掉了。露出内里带花边的白衬衫和蕾丝的领结;却是已被汗水浸透,并蹭刮得丝丝缕缕。但这时,远处的大路上却传来马蹄奔踏的声音;

随即这些看起来训练有素的亲随,就毫不犹豫的将他按倒在地上;也躲过了大路上奔驰摇曳的马灯照耀。当他们在远去的踢踏声中,带着灰土和草叶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对面属下站着一个人。

这人满面沟壑纵横,身穿皮质背心和灰色粗呢长裤,披着兽皮坎肩;手中双持一把弧刃刀和银色细剑。一头霜白长发绑成了一个马尾髻;正眼光幽幽的望着他们。却是受命追击的老猎人埃阿斯。

“看来,你们就是长官所说的害虫了。”只见他澹声道:然而对面簇拥在“小主人”身边的亲随,纷纷拔出花边护手的刺剑和老式军刀相对,却是在黑暗中突然休休作响,冷不防正中他们身体。

却是藏在埃阿斯身后的树丛中弩手,抢先一步发动了攻击;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那些中箭的亲随,却只有一人捂着脖子闷声倒地;其他人却是毫不犹豫的抖落了披风,露出内里嵌着箭簇的胸甲;

然后纷纷低声怒吼着,组成了一个倒三角形的阵型,向着埃阿斯反冲过来。然后,就在他们与埃阿斯即将交锋的那一刻;就见老猎人骤然肌肉泵张,刀剑双交掠出蝴蝶翻飞一般的残影错身而过。

只听得急促刀剑交集格击间,一片令人牙酸刺耳的叮当作响后;如电光火石般错身而过的埃阿斯,突然就兽皮坎肩缺了一块,然后从皮背下渗出出一道暗红血色来;然而他却头也不回的继续向前。

然后就听身后的亲随倒三角,突然就爆发出了短促的惨叫声;而从他们的头脸上、肩颈间、后颈出,相继迸出细细喷涌的血线来。然后,他们还要继续努力转身追赶,却在踏出两步后就颓然扑倒。

这时候,埃阿斯却没有心情理会他们,因为在他面前骤然闪现出犀利的剑光,如同毒蛇飞钻一般的划过诡异的轨迹,径直取向他的要害;又在他横刀交剑激烈挡格之下,连退了好几步才暂时摆脱。

“蛇咬剑术?”埃阿斯不由童孔微缩的看着,护持在那名“小主人”身边的最后两名亲随之一;而那名头戴大檐帽,遮住半边脸的亲随,也慢慢抬头起来:“狮鹫派的鹰击剑技,真是怀念啊!”

“曾经在地下世界威名赫赫的蛇形派,如今都已经堕落到,充当乡下豪绅的帮凶,才能维系生计了吗。”埃阿斯却是反唇讥笑道:“我记得你们先代大导师,还追杀过那些甘为王权走狗之人。”

“你们这些狮鹫派,还真是石头一样的顽固啊!”这名亲随笑道:“哪怕可以传承的人都快死光了,世上也没有什么异类了,就连教会和那些结社都已经放弃了,你们还坚守着老旧的教条不放。”

然而下一刻,埃阿斯身后却是弩失齐飞,冒出更多士兵的身影;只是这些散射的弩失,都被那名相识的亲随,给拨剑如轮的一一拨打开来;堪堪护住了自己。但是另一名亲随,却闷声连中数失。

随着这名亲随颓然跪倒在地,被他遮挡在身后的“小主人”,却是已然不见了踪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的。而埃阿斯的旧识,也突然跃身而上一棵树木,再度闪过一波箭失,而微微喘声道:

“够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还要继续和我拼命么?至少他现在对我还有用,不能交给你们,还是日后有缘再见!”

话音未落,这名亲随却是接连攀越着树枝,徐徐如风的消失在山林的黑暗当中;剩下的士兵自然不甘心,纷纷越过埃阿斯追赶了一阵,也就失去了踪迹而只好重新退了出来……

而天亮之后。近在迟尺的小村庄,已经被满脸肃杀的士兵,给封锁起来了。然后是破门而入的搜查和打砸、喝骂声;但是江畋却面无表情的平静的看着这一切。因为,这是一座没任何儿童的村庄。

这也意味着什么?这代表着潜藏在这副不正常的田园风光和民风淳朴下,黑暗到极致的人性之恶。说明这处相邻旅店的村庄,作为曾经的同谋/惯犯和长期受益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而这一次的搜村行动,就连之前那些跟随队伍的行人,都主动加入其中。因为,刚刚就在房屋最大的村长家地窖中,找到了他们在路上失踪的几名女性,只是衣物都被撕烂而浑身满是污垢了。

因此,当那些村民在梦中被惊醒,又被粗暴的拖出家门的时候;当那些妇女披头散发哭喊叫骂着,想要护住被殴打的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的男人们,却同样被推倒在地,却没有人会同情他们。

尤其是在山后隐蔽的沟壑里,找到了被草草掩埋起来,却又被野狗之类刨挖出来,几乎被剥光的尸体残骸;在他们家家户户的房内床下,箱柜里,枕头中,找到了明显不属于他们常用的物件。

于是,就连拉丽和多莉为首的洗衣妇,也加入到了对那些村妇的粗暴搜身当中。她们大声叫骂推搡抓挠着,撕开那些手脚粗壮的村妇衣裙,三下五除二的就将其剥光,犹如猪羊一般驱赶在旁。

又像是献宝式的将那些,不像她们能够买得起的内衣饰物,给一件件的分辨出来并随后丢弃在地上。偶然会有个别怒骂反抗和反过来争抢的,就会被这些洗衣妇手持的棍棒和荆条,抽的满地乱滚。

最终完成了对于这座,仅有两三百人村庄的肃清之后,却又在猪圈找到了好几具,已经被啃得残缺不全的尸体,和若干积年的骸骨。而在多名年长者的供述当中,这是对村庄背叛告密者的惩罚。

然而这名店主,居然敢将主意打向自己这么一支成建制的小部队,却是别有隐情和初衷的。既是因为,店主背后曾经的靠山,也是一名曾在省城任职的地方贵族,需要足够的装备来武装自己。

另一方面,则是觉得江畋所率领的这支队伍,也是在太过另类了,或者说他觉得出手阔错的江畋,其实是个富有身家的大肥羊,又被部下所变相的架空和挟制。以至于看来其似乎是有机可乘。

出手康慨大方和公平买卖,在这些人严重,居然也是一种原罪?而善待部下和那些跟随者,居然也被当成了一种,无法有效驾驭手下软弱可欺?江畋顿时就有些无语中。难道自己好做不得好人了?

而混杂在村民当中的那伙盗贼团,虽然只有五六十人,却同样是满手沾满血腥的惯犯和老贼;他们同样也属于那位名为勒连爵士,的地方贵族幕后支配和指使,甚至不乏出自其乡下庄园的成员。

故此,他们平时就以这座人来人往的旅店,为眼线和耳目,用村庄里的居民充当帮凶;而多次得以逃脱了,来自省城法庭和郡城巡查官的追查;甚至还冒充流窜过境的强盗,劫杀过王国的税吏。

因此,随后江畋又停留了一天,带队找到了隐藏在山中的盗贼团营地,将其彻底搜查并付之一炬。然而这些长期充当帮凶和共生关系的村民如何处置,却成为了一个江畋需要面对的不大不小难题。

于是,他干脆就地以自己军官的身份,在旅社中组成了一个简陋的临时法庭;然后让那些受害者女性及其亲属,站出来充当证人和控诉方;在陈列了一堆证据和证言后,江畋也顺势判处废村之刑。

所谓的废村之刑,就是将这座村庄彻底焚毁;所有的村民不分男女老弱,皆处以数十鞭刑;然后,将所有的男性成员剥光衣服,蒙上眼睛反绑双手驱赶进荒野当中。剩下的人任由其自生自灭。

然后,再用多种语言将大致的前因后果和判决结果,刻画在许多块木板上,树立在这座村庄、旅店的前后。以为所有行路之人的见证。作为首恶的店主更被绑在木杆上,由受害者投石砸成肉酱。

只可惜的是,还是有关键人物人逃走了;而作为幕后黑手那位勒连爵士的庄园,未免距离大路有些远了;而让江畋不想在节外生枝,因此在路上耽搁更多的时间。不然的话,也一起捣毁了才好。

这么走走停停到了第三天,随着前方再度遭遇一伙,疑似穿着王国军装的士兵,正在以设卡检查为名,打劫并剥光夺取行人衣物在内一切的消息;并一鼓作气将其领头送上树杈,吊成新鲜的一排。

江畋也再度从这些军人口中,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一个坏消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