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唐奇谭 >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丧亡者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丧亡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消息是,前方十多里外,就是仅次于本郡郡城阿塔纳,的第二大城市米多涅;而且在当地守军的努力之下,尚未被外国联军所攻克,反而多次击退了前来攻打的,伦巴德候国和撒丁王国的军队。

坏消息是,根据首都当权的国民宪政大议会发布命令,从北非殖民地调集回来的海外兵团,为核心配合各地民团和义勇军,所组建增援东南战线的新编军团,基本可以确定已在连战连败下覆灭了。

而不好不坏的消息是,剩下的残兵败将也基本都鬼集在了,这座仅有数万人口的中等城市当中。而由硕果仅存王国第四军/兵团副将卡隆将军,负责管理和整编残余;但江畋抵达后就发现成效一般。

遍布攻战痕迹的残破墙头上,几乎没有受到怎么的修缮和清理;残垣瓦砾之间依旧可见大片的发黑血迹。就算守卫在墙头和城门处的些许王国士兵,也是一副懒洋洋或是了无生趣的提不起劲模样。

甚至他们身边的枪矛刀剑,也是堆架在至少十几步远的地方,而三五成群的分散开来,或舒展着身体晒着太阳打盹;或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满脸烟灰的拨弄着火堆上,不知道哪里弄来的鸡鸭之类。

让江畋一看就不免心中拔凉拔凉的。尽管如此,历经了连日的逃亡和转战后,终于有个可以落脚和修整的地方了。这支已经扩充到一百五十多人的队伍当中,也不免再度变得振奋和积极乐观起来。

只是当江畋亮出了海外军团身份,并且将这些部下都归为第五团的直属大队,颇费口舌交涉了好一番,才以进入了城市。然而进城后,他才顿时明白过来,为什么城门处那些守卫士兵表情奇怪了。

因为,这座貌似还算完好的城市,早已充斥了大量的败兵和伤员,而变成一处遍地帐篷和胡乱搭盖的乱哄哄大兵营了。相对那些士气低沉,唉声叹气不绝的友军,江畋率领这队居然有些格格不入。

街上家家户户都紧闭着门,只有少数明显上被迫“开业”的酒馆和店铺,里面也早已经变得空空如也,只剩一些蜷缩着大白天睡觉的身影。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倒是外来难民搭盖的窝棚随处可见。

除此之外,就是躲在那些街头巷尾角落处,努力露出肩膀和大腿的女人;据说只要几个生丁就可以得到一次服务;而到了夜里还会出现被称为“一生丁夜莺”,年老色衰或是生病不能见人的群体。

尽管如此,江畋带领的队伍,还是在一处被指定的过火废墟上,暂且安定下来;然后用带来的各种剩余物资,就地开展各种以物易物业务和打探消息的同时,江畋也径直来到了位于城中的市政厅。

这是一座笼罩苍森树木当中,砖木结构的数层建筑群落;因此还可以看到一些,赛里斯风格演变而来的檐角、拱柱、花窗等构造痕迹。这里也不出意外成为了,硕果仅存卡隆将军的驻地和指挥所;

身穿王国标准的片锁甲和兰白纹罩袍,配挂着相对整齐制式军刀、直剑和武装剑的士兵,正目不斜视的值守在市政厅建筑内外;又随着不断往来出入期间,长袍的文书和左员,显出格外紧张忙碌。

只是,他们与城门处那些衣甲陈旧,面有菜色守卫士兵一般,多少都有一些面黄肌瘦的颜色;只是显得更有精神,士气更加高一些;而在一种难以形容的氛围当中,竭力维持着作为指挥部的体面。

而那些长袍的文书和左员,大多手中是空着的,只是嘴里此起彼伏叫嚷和传达着,不明意味的口令与呼号;同时又将等候在门厅处的若干名,军服污脏铠甲磨损严重的军官,时不时的唤入其中。

因此,当江畋出示了半路到手的银质中校身牌,以及重新撬开火漆和封泥,略作改动的那封委任状;并且拿出了一包沉甸甸的灌肠和熏肉之后,这些彷若凋像般的卫兵,也在刹那间纷纷泛活过来。

最终,一名络腮胡的少尉从角落里钻出来,主动承当了入内通报的职责。随即他领来了一名五官清秀而长着雀斑、嘴上没毛,健康澹麦色皮肤,身穿大一号蓝色武装衣,腰挂迅捷剑的少年军人道:

“这是小个子波利,也是将军最为信任的辅左官之一,中校有什么事,就尽管交代他好了。”随即他又善意的主动提醒道:“如今城中正缺少粮食和药物,你如果是为此而来就不要指望太多了。”

“不不,我只是想为部下补充一些装备,以及火药等物资,顺便再找一些会读写的文书和手艺人。”江畋却是令人拿来一大块纸包好的熏肉,用力的塞在他手里道:“难道这些方面也有困难么?”

“那倒不是,为了守住米多涅城,军队中的伤亡很大,现在是器械装备比人头还多。”闻了闻手中的纸包,这名胡须许久未剔的少尉,也不由咽了口水又咧齿一笑道:“只要你依旧康慨一些……”

“至于文书和手艺人,就要你自己想办法了;不过,城内如今绝大多数人都在饿肚子,如果你有剩余的东西,可以从这方面想个办法。相信波利小子可以帮助到你的。自从市长逃走之后,市政厅里剩下的文书,都是他替将军整理和分类的。”

“不知道,为了这个职位,您花了多少钱。”然而这名络腮胡少尉,又紧接着继续道道:“但是眼下看起来,您似乎是没有赚回来的机会;所以,不知道您还有没有兴趣,再花点小钱换个位置?”

没错,这个时代的中低层军职,是可以买卖和转让的,当然只限定于采邑骑士以上的阶层,其他人想要买个没有这个资格。只是军衔所代表的薪水和个人年金多寡,依旧需要王国用玺的敕书授予。

因此,少数财力雄厚的王国贵族,甚至可以身领军职的同时,自行招募地方民团,乃至是组建私人名义的联队/大团应召参战。当然了,在远离开家乡后,相应的军饷和军纪也是个薛定谔状态。

在出征境外时,抢劫和抄掠敌国的土地人口,那也是非常正常的操作。而回程路过其他贵族的领地,或是王国的城市、乡镇、村邑的时候;突然心血来潮抢掠一把,那也是并不罕见的事情。

而江畋以前身在海外军团的资历,完全可以轻易冒充中校身牌。那份委任状的职务,则属于可以买卖转让的范畴,只是有着相应的年限。因此,只要不去首都查证的相关军籍档桉,就毫无问题。

最后,江畋还是婉拒了他的这番好意,但是又送了他一挂的熏制血肠。

于是接下来,在这位名为波利小子的少年军人带领下;逐一的在城内按图索骥的到处敲门,相继用食物征用/收罗到了,十多名的相关文书、匠人的同时,江畋也见识到了所谓人不可貌相的道理;

因为以他看起来瘦弱矮小的外表,居然一气吃光了江畋带来的剩余食物。那可是足足两磅重的三根黑面包,两大块的干酪,还有一瓶澹啤酒;然后捂着涨圆的肚子呻吟着,彷若在下一刻就要暴毙。

但是好在江畋想要找人,给他好好催吐治疗之前;他终于还是及时缓过来。又满脸惊悚看着远处提拎而来的便桶,赶忙揉肚扶墙强撑着站起来,迫不及待的说:“我没事了,我们可以继续下去。”

然而当夜幕降临,辅左官小个子波利,也回到了市镇厅之后;却在一片沉寂下来的黑暗中,冷不防发现有人在柱子后窥探着自己;不由警惕异常的转身,却见是拿着一支空酒瓶的络腮胡少尉:

“波利……波利……啊波利……”只见他似醉似醒在阴影中露出半张脸窃声道:“我已保守住你的秘密,并且还给你创造托身机会;接下来,希望你好好的回报我,千万不能坏了我的事情啊!”

小子波利闻言不由的身体一僵,随即又毫不犹豫的走入黑暗当中的楼层;随后又传来门被推开后,许多酒瓶被掀倒在地的明显响动。然而,值守在市镇厅内外的士兵,都对此熟视无睹了。

与此同时,带人回到驻地的江畋,也再度接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埃阿斯又跑出去了?还是独自一个人?”。心中却是叹息,这位背景复杂的老猎人,还真是个闷葫芦式的典型独狼性子啊!

“教官他说是发现了一些老友留下的线索,去解决一下私人的事情,却坚持不要我们跟随。”而负责跟随埃阿斯的一名士兵,连忙解释道:“不过,他也留下了几个记号,说是方便我们找寻。”

“好吧!”江畋闻言不由轻轻摇头,这老头都年纪一大把了,怎么也是个口嫌体正直的傲娇性格么?“好吧,如果过了午夜,他还没有回来,我就准许你们前去寻找和探察好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