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唐奇谭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挑战者3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三十九章 挑战者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而在这处豪华宴会帐篷之外,随着弥散在空气当中的血腥味;穿着伦巴德卫兵制服的拉费尔等人,也紧紧握着手中的武器,紧张而警惕的戒备着周围。而在他们身后的小帐篷里,早已堆满了尸体。

他们就是追随这位长官而来,伺机偷袭敌军阵营的十多名敢死勇士。他们或是为了许诺的金钱,或是为了荣耀和前程,或者干脆是为了复仇。或者就只是一心寻死,希望获得一个比较壮烈的终结。

然后,再加上每个人五十埃居(古银币)的临时津贴,外加事后无论死活都再追加一百埃居的补助,他们就更加的义无反顾了。然而这一路潜行过来,也让他们亲眼见识一场教科书式的杀戮表演。

在这位罗夏中校/军法官的亲自开路之下,无论是岗哨里的卫兵,还是树木草丛中的暗哨,或又是偶然遭遇的巡逻队;所有能够见到的活物,只要被他悄无声息的摸上去,然后就只剩断气的尸体。

以至于,这些早已经做好付出足够代价和死伤,心理准备的敢死勇士们,几乎都没有什么出手的机会;而只能屏气息声的跟在后面,任由他悄然干掉一个又一个的岗哨,然后负责藏匿和处理尸体。

这固然是有着倾巢而出的伦巴德军队,导致的内部空虚和毫无防备;或是留守的士兵太过松懈和怠慢的缘故;但是这种一路灭口过去,鸡犬不留的潜行方式和杀戮效率,还是令人格外的毛骨悚然,

拉费尔等人更是暗自庆幸,自己在主动持械挑战这位人形凶器之后,居然能够肢体俱全的活下来,实在是一种莫大的运气。当然了,今晚他们运气显然远还不止这些,因为伦巴德人居然召开宴会。

于是,原本只是伺机烧毁粮秣和辎重,惊吓放出随军畜马,混在人群中胡乱叫喊,制造混乱的初始任务;也因此迅速升级成为这位长官临时决定,对于伦巴德主要将官进行突击强袭的个人行动。

虽然是个人行动,不再需要他们这些变相的累赘;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理由和心思,拉费尔等人还是主动跟了上来。于是,他们也再度见识到了一场,形同优美舞蹈在刀尖上的死亡盛宴。

在大帐宴会当中的嘈杂喧闹声掩护下,这位重新穿上伦巴德军官袍服和铠甲的长官,也得以堂而皇之的走进那些外围守卫当中,充分放开了手脚暴起发难,展现出潜行杀戮截然相反的另一面。

在这位大人的手中,无论是栅栏、旗杆、锁链、鞍具、桌椅、器皿、火笼,还是传统盾牌、刀枪、头盔、胸甲,甚至是活生生的人体,莫不能够成为信手抓来,造成惨烈杀伤的武器……

然后,他就意犹未尽的冲进了那处大帐当中,而将外围的后续肃清与警戒,丢给了跟随而来的拉费尔等人。要知道,有资格参加这场宴会的,可是都是伦巴德军中大部分的军官和将领啊!

随着刹那间在宴厅帐幕上,所迸溅开的大片血色;还有声嚣直上的怒吼叫喊,争相奔走围攻的人影绰约,轰然撞倒掀翻的火光汹汹,错杂刀剑挥舞的光影变幻,就像是闯进去了一整个大队在厮杀。

而拉费尔这些外围的追随者,反而变得轻松下来;他们只要装模作样的进行值守和封锁现场;欺骗和劝退分批跑过来询问的零星军士和士兵,乃至偷袭和杀死那些,想要继续闯入亲自请示的人员。

而长相气质上更像是贵族军官的拉费尔,则是临时成为了他们的领头人和其间的最好掩护;这却是他所没有想到的事情。虽然他的确是来自北方的边疆行省,也是一位/采邑老骑士的家庭长子。

尽管他拥有作为骑士长子和继承人,本该拥有的一切。然而从小到大,这位父亲都并不怎么亲近他,甚至还有隐隐的畏惧和忌讳。直到有一天,他被边疆行省的大人物,列日侯爵召为了侍从候选。

父亲就迫不及待将尚是少年的他,送进侯爵家族的某座城堡;就像是他本来就不该属于这个家庭的一份子似的。然而他在这里接受作为扈从的教育和训练,却也在风言风语中隐约察觉另一个真相。

拉费尔,并不是这位名义上父亲的亲生骨肉,而是年轻的列日侯爵,在一次游猎之后所犯下的冲动产物;并且还造成了母亲的死亡。因此,被迫屈服上位者权势的老骑士,才更亲近续弦所生子女。

尽管如此,拉费尔还是很快接受了命运,并且坦然放弃了原有的家名和继承权,接受了侯爵大人赐予的姓氏卡斯特路。于是,在以优异表现完成了骑马、射击、斗剑、摔跤和诗歌、教典等教育后。

拉费尔也迎来了他最终的结果:以家族骑士候补/高级扈从的身份,成为侯爵唯一的女儿,也是他素未谋面的同父异母妹妹,法尔纳塞女爵的从属和守护卫士。然而,这也正是他诸多噩梦的开始。

因为拉费尔很快就发现,这位对此毫不知情的同父异母妹妹,性格实在太过恶劣也太过扭曲了。也因为成长环境某种缺失的缘故,她喜欢折磨和戏弄身边每个人;甚至独自在后院为玩物处以火刑。

活活的烧死那些,已经失去兴趣的雀鸟猫狗和玩偶。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血脉上的吸引,令她在日常相处当中,对于这位年轻英俊的守护卫士,表现出来难以形容的兴趣和偶然的宽容、耐心来;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拉费尔终究能够忍受下去,直到伴随着对方出嫁;就可以获得解脱。但是突然有一天,他所保护和侍奉的这位女爵,穿着下身沾血的睡裙,摸到了他的房间当中……

最终,难以逃避良知与天性上恶双重折磨,而不愿闹悖逆出人伦惨事,也不想令对方名声蒙羞受辱的拉费尔;只能选择了背弃誓言潜逃的道路,而将一切罪恶和过错都自己背负起来……

他如此心平气和的慢慢回想和思量着,一边在身边同伴的协同下,用破甲的短刺扎进一名满脸失魂落魄,仓皇逃出来求援的军官嵴背上。然后,就像是搀扶着醉酒的对方一般,将其送到阴影中去。

这时候,一阵熏人热风却是吹到了拉费尔的脸上,也让他再度惊觉过来。却是原本华丽大帐的失火,已经从内部烧穿到外,而变成一片烈焰熏天的明亮火场;也让周围阴影中隐藏的尸体无所遁形。

因此下一刻,他们这些假冒的卫兵还没来得及做点什么,就被迅速淹没在四面八方,所赶来救火的伦巴德士兵人潮当中;然而,在燃烧营帐当中的嘶喊声却犹自未绝;更有人迫不及待冲进去救援。

就在四面八方赶来的伦巴德士兵面前;华丽大帐熊熊燃烧的冲天火光中,突然走出了个血色浸透的高大怪物。这个怪物身上的甲胃,尽是横七竖八的开裂和火焰灼烧,甚至还插着好几支长短兵刃;

但是却似乎丝毫没能对它造成任何的影响。而在这个血色怪物的手中,赫然还拖曳和提领着,刚刚冲进去试图救人的几名军士和尉官,滴血淋漓的头颅;又信手当做流星锤一般的挥砸向外围人群。

“魔鬼!”

“怪物啊!”

“这是炼狱里来的恶魔!”

“这不是凡人可以抗拒的妖魔力量,。”

“万能之主啊,难道您不再庇护我们了。”

这些伦巴德士兵当中,也炸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呼哀鸣。还有人惊恐莫名的喃喃自语和比划着圣十字失声叫喊着;却是开始三五成群的转身就逃;又迅速扩散和蔓延开来,成为一场动摇整个军营的大溃乱。

于是,被裹带和混杂在人群当中,不断叫喊着自乱军心口号的拉费尔等人,再度去而复还之后;除了端坐在高高叠起尸堆上的江畋,还找到角落里一位躲无可躲,退无可退,正装死的唯一幸存者。

“我以伦巴德候领附庸——布兰勋爵的名义,请求一个足够体面的对待,并且愿意为此付出对等的赎金。”涕泪满面的年轻人连忙大喊道:“我还是帕马公国大主教的侄儿,和唯一的继承人,”

当再度天亮之后,一片废墟与尸横枕籍的西城门处,早已经是尘埃落定了。城头上依旧还飘荡着蓝条白星的王国旗帜。而在一片尸体和伤员当中,唯有少年副官波利拄着旗杆,犹自顽强挺立着。

“多亏你了,波利小子。”江畋暗自有些惭愧的用力拍着对方肩膀,大声赞许道;其实,眼见得城市遭到了换家式的偷袭,他也一度动过万一事不可为,就丢下这些人自己远遁他方,重新再开始的念头。

“长官……”然而下一刻,脸色惨澹的少年副官波利,也表情一松,还想张嘴说些什么话,突然间就侧头歪倒向一边,眼神涣散的再也站不起来了。连忙一把搀扶住的江畋,这才发现他的武装衣已经被血色所浸透。

卧槽,江畋这一刻不由心中骂娘起来;要是作为任务的关系人之一就这么死掉,那自己先前的一切努力岂不是都白费了?“医生……医生在哪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