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唐奇谭 > 第三百七十三章 进击者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七十三章 进击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江畋就来到了新扩建的铸造工场。只见许多如同塔楼一般的小高炉,林立其间而持续冒出滚滚的黑烟来;又在随着奔走期间大声嘶喊着的工匠,火花四溅的迸流出一道炽热的铁溶液来。

然后,又通过水力转动的特制轨道,紧接无暇的灌送进了另一边,火山灰烧制的滚筒状小型转炉当中;下一刻在水力鼓风机和其他添加辅料的作用下,骤然喷射出明亮如白光的道道炎舌……

最后在旋转中完成层层分离,依次倾倒出吹氧去碳的钢水,低碳的白口铸铁、高碳的黑口铸铁;以及烧结的炉渣。而在另一边的多道陶制导管,将其中散发的废气引到居中的砖砌冷凝塔上;

最后从另一边陶制导引渠里流出来的,就是散发着刺鼻气味的浑浊液体——绿钒水;然后经过沉淀池和石棉网过滤之后,就是最原始的浓硫酸了;投入研磨过的硝石粉末,就可以反应生成硝酸。

而硝酸可以用来硝化处理未脱脂的棉花,木屑;就可以获得名为硝化棉的无烟火药前身了。然后,再用动物油脂或是植物油脂,制作肥皂的废弃物,进行化合反应,就得到最原始的硝化甘油。

这样不稳定的早期炸药成分也有了,而作为钝化的稳定剂,硅藻土和白垩土、高岭土,其实都不难获得。接下来真正的难题是,如何获得最佳比例的配方,而需要不断的实验来试错而已……

不过,江畋今天的目的不在这里,而是在与冶炼厂相邻的另一片厂区。在原本成排水力磨坊的原址上,兴建起来的大片工场大棚里,与滚动不休的高大水轮下方,正发出剧烈地金属敲击和锻造声。

而作为这片厂区的主要技术负责人,一名海军铸造所出身的军械技师冉·阿让;没错,就是冉·阿让,直接让江畋想起名着《悲惨世界》的同名人物。不过,他既没有叫珂赛特的养女也没坐牢过。

更没有遇见一位好心的主教,而获得改头换面重新发达,成为市长的机会;而是一名世代的技师而已。只是因为王国的官僚腐败,又不肯与那些蛀虫同流合污。最后被视为眼中钉,设计赶出工厂。

最后,还是身为地头蛇的马赛商会,将沦落到乡下铺子打铁的他给重新找出来,参与了工厂的复工。只见他一边偷偷在毛毡背带工装上,抹着满手手滑腻腻的油脂,一边满是拘谨的开声介绍道:

“长官您看,进一步改良了工艺细节和流程之后,扩大的机械水床上,已经可以每天磨钻七八十根的精铁管了。如果只是普通打磨和锻压武器的话,那至少可以达到千人份的产量。”

“很好!”江畋点点头到:“那如果我想要继续扩大水床冲钻,以及锻造机械的规模,不知道在具体的物料供应、人力补充上,是否有些困难和上限呢?”

“长官让人从贝阿森林挖出来的泥炭和窑炉烧的木炭,已经可以满足大部分需要。”冉·阿让又补充道:“但铁料供应怕就跟不上了;本地冶炼的铸铁和灰铁,还是差了一点,只能做民用农具。”

“最好的铁料,还是渡海而来的赛里斯镔铁,只可惜最贵。其实七王国的王座铁,或是海娜城邦联合的西洲铁,也是相当不错的;但是当下也不容易买到和获取;因此,当下相对容易获得,反而王国西部的奥尔良铁,和洛林伯国的美赛特铁……”

“但是,洛林伯国已经投降了敌国,而奥尔良铁,又要穿过新王朝的控制区,没法大规模的转运。只能设法通过马赛的航线获得,来自海外行省的突尼斯和马格里卜的粗铁锭,在进一步精炼了。”

“至于人力的补充,倒是已经不太需要了,您指派给我的普通劳役和跟班学徒,已经足够使用了,但是现在最缺少的,还是具有锻造经验的老练工人;这个需要时间上的慢慢积累……”

“所以说啊,我最宝贵的财富,可不是这些场地和物料,而是你们这些工匠学徒啊!”江畋最后笑笑道:“就算这些都不复存在了,只要还有你们这些老手,我就可以重新建立起新的工厂来。”

“感谢长官的信任与赞誉。”冉·阿让却是一板一眼的解释道:“但其实我需要更多的年轻学徒,而不是那些已经固守成规的老工匠;因为多数人头脑中的东西已经固定,很难再纠正过来了。”

“你说的对,所以接下来,我打算扩大技工教育所的规模。”江畋也不以为意的笑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兼职教师了,或是有什么其他可以推荐的人选么?”

当然了,眼下生产的重中之重,还是江畋亲手设计的改良火器;他打算直接从这个时代叠片锻造,或是铁皮卷成的火绳枪,跳过了燧发枪、黄轮枪的发展阶段,直接进入到了撞针/火帽枪阶段。

当然了,因为冶金材料的强度有限和密封性问题,生产的主要还是相对结构简单,而加工工艺难度较低,成本也更低廉的前装火帽枪;然后再配合以纸包定装的柱形一体弹药和套管刺刀。

江畋本来还考虑过铜底火,但是因为相应材料不过关才放弃了。尽管如此,原本火绳枪发射前准备阶段的十七个步骤,也被压缩和简化成了七个动作。在一分钟内的射速也至少提升了好几倍。

此外用更精密的手工工艺,小批量生产若干旋转闭合式枪栓的后装火枪。相对于那些藏在黑暗中的异类,靠个人的武艺或是血脉觉醒可不够,用钢铁和火药的力量全面碾压过去才是正理。

只要冲钻枪管的产能问题解决了,其他细碎的零件反而就简单的多了;直接可以上泥范翻铁模的浇筑法;实在不行的话,一些精细的零件,还可以采取失蜡法;因为普罗斯旺盛产蜂蜜/蜂蜡。

而在北非的阿尔及尔等地,还出产沥青和石脑油,可以提取其中的副产品——石蜡,来作为精密铸造的原料;不要小看这诞生于青铜器时代的失蜡法,近代依旧被应用在航空器的零件加工上。

除此之外,江畋还有一个铸炮的大杀器,就是离心浇筑技术。也就是先用耐火的火山灰水泥,炮制成了一个中空的水利滚筒;再将熔炼的铁水,浇灌进飞速旋转的滚筒当中,直到将近冷却。

这样高速旋转造成的离心力,会将铁水十分均匀甩附在,同样被打磨抛光过的内壁上;最终成型一支相当光滑均质的无缝钢管粗胚。然后再重新加热,送到旋转镗床上扩镗数次后就完成了。

相比传统的泥范铁模之类的铸造工艺,这种离心浇筑所甩出来的炮管,相当的结实耐用。既没有气泡和沙眼,也无需因为薄厚不均的概率,而需要多次打磨抛光,省下许多工艺流程和生产成本。

而且,相对于传统火炮所需的昂贵青铜、黄铜材料,使用铸铁和锻钢套夹自紧的新炮管,几乎成本只有五分之一到七分之一。但因当下材料的限制,也就实验性造出二十几门的一磅和三磅炮。

然后,再搭配全新设计的轻便炮架,和夹钢退火的扭力弹黄,所构成的简易架退装置;只要两人就可以推进转移阵地,或是单匹骡马拖曳着跟随行军,基本上可以满足当下的大部分需要了。

事实上,在经过了托明多大镇的战斗之后,江畋又产生了新的想法;就是为那些习惯使用冷兵器的传承骑士,再量身定做一批专用的火器。因为,他们可以明显承受更多的负重,更强的后座力。

所以,原本被历史当中所淘汰的大抬枪、单持手炮、大号胡椒瓶、手风琴/蜂窝铳,甚至是小号臼炮、黑尔火箭什么的,似乎也可以因此走起一波了。这也是他今天来到铸造厂的主要目的之一。

虽然眼下各方面都刚起步,还没有办法形成专门的产能规模,但是先实验性造出一些样品来;给特攻连队、骑兵连队和警卫连队的那些传承骑士们装配一部分,还是基本可以做到的。

因此,当江畋重新调整并安排好了相应的生产任务,回到城内的行宫本部之后;却又接到了一则意外求援的消息。却是来自与加尔行省、滨海行省比邻的埃罗行省;或者说是当地的共和派武装。

这支名为蒙波利埃公社军的地方武装,在来自埃罗行省王党的护国军,和洛泽尔行省境内,米兰公国扶持的正统军,两路合力围攻之下,困守在省城蒙波利埃城内,寻求一切的外援。

紧接着,北面的阿尔代什行省境内,守备联队长波多斯也传来了告警;终于注意到后路威胁的米兰公国为首联军,开始从洛泽尔行省境内侵入阿尔代什,并已经占领了多座被主动放弃的城市。

于是,在短暂偏安一隅的修整和补充之后,自由军上下眼见得战云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