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唐奇谭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扫穴者

我的书架

第三百九十九章 扫穴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事实上,从罗德里高和德兰修士等人,接受治疗和修养的临时医疗所中走出来之后;江畋不由在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没想到在这个严重偏离正史的时空中,也能够遇到这么一个有意思的人物。

其他人也就罢了,这个罗德里高的经历,让他想起了另一个时空,在西班牙半岛重新实现基督教化的再征服运动中,一个大名鼎鼎的标志性人物,令同时代的西班牙诸王都要相顾失色的圣熙德。

不过,这个时空的罗德里高,更像是边缘世界线收束之下的异时空同位体;只是经历也更加丰富,运气却要差一点。好好的骑士团高层和封臣贵族,居然落得圣王国边疆守备队区区军士长的地步。

再加上,他所卷入的地下暗藏异类和邪教徒集会事件,江畋也难得起了招揽之心。不过,从他有礼有节的言谈之中,也显示出这个是心志坚定而很有主见的人物;对于认定的事情也不会轻易改变。

所以,江畋只是简单探望和询问了众人的遭遇,并交代给他最好的治疗和后续恢复条件,就在没有提出过其他的要求。倒是那名德兰修士,主动提出希望留在自由军,参与和见证打击异类的行动。

江畋自然无不可的当即答应,然后又顺势提出另一个建议;既然如今入侵西兰的圣王国军已经战败,希望罗德里高养好伤之后,作为信使回到圣王国去,将自由军后续交涉条件转呈给相应的高层。

毕竟,这一次战斗固然打的惨烈,至少造成了自由军一千多人的伤亡;但也俘虏了包括敌军主帅,埃莉诺骑士团的大团长,光辉大骑士梅里尼在内,至少数百名的骑士团高层和贵族将领、军官。

因此,在与圣王国的后续外交谈判中,他们也是一笔相当重要的筹码和底牌。至少当下的自由军,并没有做好与圣王国全面开战的准备,那既不现实也不值得,所以达成短暂停战协议或默契就好。

另一方面于私人而言,光是按照他们的身份地位和采邑,直接折算成赎金的话,也是一大笔相当可观的数目;也许足以补偿他们发起的入侵,对于西兰王国所造成的一应损失,或许还绰绰有余。

所以在罗德里高答应了之后,江畋又顺便拜托了一件事情。就是让他养好伤之后,轮流拜访诸位沦为阶下囚的圣王国将领、军官,看看他们又没有什么私人的口信或是要求,顺带一起捎回国内。

当然了,这也是一个堂堂正正的阳谋手段。如果是善于钻营的人,就会利用这个机会为自己造势和牟利,乃至乘机博取这些圣王国贵族和骑士团高层的好感和恩情;最后,转化成自身利益和人脉。

但如果他是一如既往的正直之人,那同样也会赢得一些人的感激和恩情。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到知恩图报,或是哪怕身处逆境,不会轻易的迁怒和归咎他人的;尤其是自己身处狼狈的境地。

这时候,表面上有多么的感激涕零,日后就有多么变本加厉的恩将仇报。当然了,仅仅是这样的话,也就只能对他构成一些小麻烦而已。想要令他改换门庭还早得很呢,毕竟是有力封臣家庭出身。

但是,这世上并没有绝对的事情。如果,他正好有一些有权势的仇敌,又籍此挑起政治事件和宫廷斗争的话,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正所谓锦上添花又怎比上的雪中送炭,乃至拯救于危亡之际……

安排好塔布市/要塞的后续事宜,并且组建了专门下比利牛斯卫戍兵团(4300人),以为就地控扼这处大路要冲,防备圣王国后续的军事行动之后;江畋带领剩余部队、俘获和招募的新兵踏上归程。

当他用了两天三夜的时间,回到了图卢兹城之后;却又接到了一连串意外的消息。似乎受到圣王国进军图卢兹的消息鼓舞,在西南沿海仅剩的奥德和埃罗两个行省,王党/旧贵族居然大为活跃猖獗。

因此就在四天前,进军接管奥德行省首府——科尔卡松城塞的一支暂编第七联队(两团/五个连),遭到当地大量聚集的王党军队,层出不穷的的袭击和骚扰;最终虽然抵达了科尔卡松但也被围住。

而更早的七天前,在埃罗行省境内也发生了一件大事件;因为撒丁王国舰队在沿海的塞特港登陆了。在这些来自海外的敌对势力大力援助之下,当地王党/旧贵族的武装一下子膨胀到了数万人之众。

然后,又在持续围攻省城蒙彼利埃的战斗中,得到撒丁王国的海军战斗连队支援;利用船上拆卸转运过来的大炮,集中轰开残破的蒙彼利埃城防;结果冲进城内的王党制造了一场令人发指的惨桉。

他们不但大肆搜捕、屠戮城内残余的自由派和共和派嫌疑分子,还到处纵兵烧杀建银掳掠,不管是老弱妇孺还是教士官吏,都不由分说的用尽各种手段残杀作乐;几乎将整座城市淹没在血泊中。

最后,就连前来助战的撒丁人都看不过去了,才稍稍有所收敛。然而聚集起来的王党,在这一次胜利之下却是愈发的膨胀,甚至在城市废墟中就地宣布,重建已被剿灭王国正统军和南方护国政府。

以一名大贵族萨德侯爵为王室总管,大元帅;又委任了一系列的宫廷职位和军衔;设立了至少数十个督军、兵团、联队、团长的头衔,俨然是沐猴而冠的自娱自乐起来。也成为自由军的首要目标。

然而,江畋听到萨德侯爵这个似曾相识的名字,却是有些风中凌乱起来。这不就是另一个时空巴士底狱的常客,也是法国大革命中唯一被解救出来的囚徒,更是西方瑟琴文学和sm传统的祖师爷。

当然了,这个时空的萨德侯爵,同样也是首都圈子里小有名气的人物。不仅是因为他出身王国南部普罗旺斯的贵族世家,也不是因为他的家族长期担任外交官,更因为他是王国上层有名的皮条客。

而且包括他的配偶及其亲属在内,男女关系都极其混乱;甚至就连前王室成员也有染。尤其是那位被誉为“公车王后”的故王后,与之不知道被编派出多少形形色色、会声会影的段子来。

但万万没有想到,就这么一个名声在外行走的下半身生物,居然也能成为南方剩余王党的主心骨和领头人;简直令人无语至极了。这也从另一方面体现出,南方的王党似乎是无人可用了么?

尽管如此,迫在眉睫的问题还是需要解决的。围困科尔卡松城塞的王党军队相对好办,江畋直接派出骑兵教导官杜瓦尔,率领十五满编骑兵连队,二十个骑乘步兵连队;急行军一鼓作气奔袭之。

而剩下盘踞在蒙彼利埃城的萨德侯爵,以及所谓的王国正统军和南方护国政府,也不是当下要对付的重点。真正的问题,还是在于占据了塞特港,而能够为王党提供源源不断海外支援的撒丁舰队。

作为唯一在地理上,不算是北意诸侯之列,却属于北意联军四大主力之一的撒丁王国;前身就源自西帝国的海上军区驻地。因此,也拥有西帝国诸侯中,最强大的海军力量和海军战斗连队编制。

当然,相对于全盛时期的西兰王国,西帝国所有的海面力量聚集起来,才能与之抗衡的相对优势。如今自由军通过土伦港,所掌握和恢复的部分王国海军,就只能用来确保海外省的航路安全了。

因此,他们既无法阻拦撒丁海军,绕过具有严密防备的马赛等地,在西南海岸夺港登陆,也无法在海上战斗中取得足够的优势。所以,针对撒丁军队的入侵,最终的胜负手还得落在了陆地上了。

但是,这一次初步掌握和整合了大图卢兹地区的自由军,已经有了更好的代步工具;就是运营在加龙河流域与下游塔夫河,通过人工运河连接起来的水道上,可以用来运输物资和军队的大型船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