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故事合集 > 第30章 第三十章

我的书架

第30章 第三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双胞胎]第三十章:

“既然如此”沈星月缓缓起身,弯腰从姜北言手上拿过手机,“我姐死了,陈素云知道我拿到了我姐的手机,那么,他们接下来要对付的就是我了”

姜北言皱着眉也站了起来,低声问:“你要做什么?”

“搞明白我姐将手机藏好后又发生了什么,我要去见江哲。”

“不行!”姜北言斩钉截铁的说道:“他有多危险你比我清楚,你绝对不能一个人去见他!”

沈星月把那手机塞进包里,已经做了决定,随后她伸手拉住姜北言的胳膊,一字一句的说:“我知道,他很危险,姜北言,我不瞒你,我也害怕,可这件事是我必须要为我姐做的,你帮我吧,好吗?”

姜北言一愣,原以为她要固执的一个人去见江哲,说不定根本不会让他跟着,可沈星月就这样站在他的面前,脸上毫无血色,素净的像一张白纸,她要自己帮她

“好吗?”沈星月仰起脸,望向他。

“好。”姜北言垂下眼眸,伸手把她拉进了怀里。







就在陈素云坐立不安之时,忽然接到了“沈星华”的电话,她周身一震,急忙把来电显示凑到了江哲面前,江哲微微点头。

“喂?小华?这么晚怎么还不回家?”

“别装了,你知道我不是沈星华。”沈星月尽量克制声音的颤抖,对陈素云说道:“你联系过江哲了吧?我在江心玺园等你们,今天不过来的话,咱们就直接警察局见吧。”

陈素云开着免提,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她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江哲,江哲已经将手上的烟按进了烟灰缸,起身戴上了帽子。







陈素云下车后谨慎的看了看周围。

已是深夜,整个小区安静的几乎没有声音,她的表情有几分凝重,扭头低声对江哲说:“那小丫头身边跟了个男孩,两个人的话可不好对付。”

江哲冷笑一声,没说话直接上楼了。

陈素云在他身后翻了个白眼,默默地骂了一句:疯子。也跟着上去了。

客厅的空地里只有沈星月一个人,她的头顶有盏临时灯,顺着灯光头顶的影子往上,沈星月不经意的抬头看了几眼,然后就听见了两人上楼的脚步声。

江哲帽子下的双眼朝沈星月与沈星华极其相似的装扮看来,眼神隐在暗处,看不出意思。陈素云穿了一身深色的衣服,打扮的也十分低调,见了沈星月后脸上的表情就变得微妙起来。

“想不到我姐姐的男朋友居然是我同学的爸爸?”沈星月冷冷开口:“怎么?在东城的时候装的挺像啊,你说要是江梦知道自己的爸爸是个这样的变态,会怎么想呢?”

江哲幽幽一笑。

陈素云想着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想装估计也装不下去,于是道:“那丫头根本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有什么可担心的?你到底要说什么?”

沈星月微微一愣,眼下也没空去管什么亲不亲生的事情,咬着牙直奔主题:“我姐,是你们俩杀的?”

陈素云后退半步:“哎?把话说清楚,沈星华的事情跟我可没有关系。”说着,她扭头想看看附近是不是有手机录像什么的,又想起跟她在一起的姜北言,抬头望楼上和身后的厨房间看了几眼。

沈星月摸出两只手机,晃了晃,然后把两只手机都给关了,“既然大家不是在警察局见的面,不如彼此坦白些如何?我只是不明白,你既然跟我姐姐谈恋爱又为什么要杀了她呢?”

陈素云没看到什么异样,只好暂时默认是安全的,回头上下看了看沈星月,幽幽道:“你又为什么要装成你姐姐呢?”

“江哲!”沈星月不想理会陈素云,高声喊了一遍他的名字:“你为什么不说话?是你杀的对不对!我姐,沈星华!是你?!”

“你跟你妈一点也不像。”江哲的声音冷冰冰的在房子里响起,让沈星月突然产生了一股凉意,她紧紧捏着手,微微向后退了半步:“你什么意思?”

江哲冷笑,盯着她的脸幽幽的说:“你想知道你姐是怎么死的?她难道不是被你害死的吗?你问我?”

“所以,你要杀的人是我?”

陈素云冷哼一声,对江哲低声说:“我已经带你来了,人,就在这儿,接下来的事情我不参与,我现走了。”说罢,陈素云斜斜的看了眼沈星月,竟然轻飘飘的丢下一句:“如果你明天早上能回来的话,我会给你准备早餐的。”

沈星月猛地皱眉,目光若有似无的往楼上扫去。

江哲不关心陈素云要不要走,他只是似笑非笑的盯着眼前的沈星月。

那天也是差不多这样,“沈星月”竟然发现了他和陈素云的关系,拉扯中江哲把她从二楼推了下去,可下楼检查的时候才看出来她并不是沈星月,而是沈星华。

她死死的抓着江哲的手腕问他为什么的时候江哲就知道,沈星华听见了他跟陈素云的对话,就在江哲犹豫着是不是要救她的时候,沈星华迷迷糊糊之间摸着自己的手机居然想要打电话给沈中伟。

沈中伟三个字出现在江哲眼前的时候,那些仇恨从心底突然涌进了脑子,他死死的按住了沈星华的手,双眼通红。



“我不想杀你。”江哲缓缓走近。

沈星月下意识的又退了半步,“那我姐为什么会死!你对她做了什么?”

江哲歪了歪头,似乎想了一下,“可惜你们是他的女儿。”

沈星月眯了眯眼,“看样子,当年你很喜欢我妈妈。”

“是,如果没有沈中伟的出现,说不定”江哲幽幽一笑,“你们本来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难道你没有想过这么做同样是在伤害我妈妈吗?”

“闭嘴!”江哲被戳了痛处,猛的皱起眉,眼前沈星月的脸跟沈星华的脸重叠在一起,几乎没有偏差,让他握紧了拳头,“他会后悔的,他应该后悔!”

“你这个变态!我姐才十七岁!她跟江梦一样大!你回到东城看见江梦不会良心不安吗?!”

“哈。”江哲扭曲的表情变作笑脸,又上前半步:“既然你这么想念她,不如也去陪她,双胞胎,本来就该整整齐齐的在一起才对。”

“我不是沈星华,你以为要杀我这么容易吗?”

江哲勾嘴一笑,下一秒上前一把掐住了沈星月的脖子。

沈星月刚要抬脚踢上去,窒息感上升,伸手一把抓空,这时姜北言从二楼跳下来,刚要抬手江哲似乎早知道楼上有人,扯着沈星月重重一甩,转身拳头就朝姜北言挥去。

他力气很大,姜北言勉强避开,拳头却依然蹭过下巴。

沈星月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刚顺了口呼吸,急忙去拉扯江哲的胳膊,迫使他无法挥出下一拳,间隙间,姜北言微微对沈星月点了一下头,沈星月了然,横踢一脚朝江哲的腹部踢去。

江哲左手拉住沈星月的脚踝,右手从衣间抽出一把短刀。



陈素云有点紧张,虽下楼坐进了车里,却没有立刻开走,想听听楼上的动静,毕竟她也不确定沈星华那手机里到底有什么。

当时江哲说少了一个手机的时候她也慌张了好几日,直到那个流浪汉被判了刑,她才觉得这事应该是过去了。

眼下,江哲得把那手机拿回来才行正想着,远处开进来一辆车子,陈素云心头一紧,那车子里竟然是沈中伟!

“素云?!你怎么在这里?”

陈素云的脸有点发白,“你,你怎么来了?”

沈中伟眉头紧皱,“有个男孩给我打电话,说小华在这里有危险,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也在这里?”

还不等陈素云开口,紧接着就听见了警车的声音。

姜北言不仅给沈中伟打了电话,他还报了警。

陈素云脚下一软,倒在了沈中伟的怀里,“我我”她说不出话来,慌乱的朝房子楼上望去。

这时,楼上传来吵杂的声音,沈中伟一听也顾不上陈素云了,让她在车里休息,自己已经往楼上跑去。

陈素云伸手扶住车子冰冷的边缘,心凉了半截,眼睁睁地看见警车停下,三四个警察也往楼上跑去。

完了













三个月后。

“沈星华”从东城高中离开了,奇怪的是开学以后江梦也一直请假没有来学校,章域简从教室溜出去追上了已经走出校门的“沈星华”,高声喊住了她。

“沈星华!你,是不是不会回来了?”

沈星月扭头,看见了那个隔壁班的男孩,她到现在也没记住他到底叫什么名字。

姜北言伸手接过她手里的书包,跟着扭头看了一眼章域简,低声道:“看来,他很喜欢你。”

沈星月皱眉,“别胡说八道,她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姜北言耸耸肩,抬手看了眼时间:“快走吧,今天还要开庭,你可以做回沈星月了。”

章域简被风吹的短发有些凌乱,他抿了抿嘴,刚要再开口的时候“沈星华”忽然冲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来。

“抱歉,我叫沈星月,沈星华是我姐姐,我们是双胞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