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聊斋之仙途 > 第三章安阳郡老乞丐

我的书架

第三章安阳郡老乞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安阳郡,隶属于安定国首都,就是人们常说的“京城”。

  京城的街道人群密布,商铺林立,热闹繁华。

  “这位大爷,给点吧,三天没有吃饭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个衣着褴褛,蓬头垢面的乞丐,不断地扑倒在路过他身边的行人脚下,用凄惨的哀嚎声博取行人的同情心。

  但,街道上的行人仿佛都是铁石心肠一样,都看都没有看乞丐一眼,反而熟练的避开了乞丐扑过来的方向。

  然而,乞丐并没有气馁,眼中反而泛着兴奋的光芒,兴致匆匆的在人群中“爬行”。

  时间不知不觉间流逝,转眼过去了一个时辰,乞丐从街头爬到街尾,脸上没有一点疲惫的表现,反倒是他的脸上越来越亢奋了,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忽然,一双精致的布鞋从乞丐的旁边要走过去的时候......

  乞丐眼前一亮,趴在地上一个纵身就扑了过去,如恶狗扑食一般迅速。

  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乞丐的眼睛里只有那一双穿着布鞋的大腿,其他的乞丐都没放在心上。

  “噗!”的一声响起,乞丐惊喜的说道:“抱住了,抱住了,我抱住了!”

  走在安阳府城街道上的方缘,潜意识的感觉到有人在靠近他,但他居然发现不了是谁,虽然那个人身上没有敌意,但方缘还是觉得非常震惊!

  因为他修炼的心法,在人世间来说,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

  但,到了京城之后,方缘第一次对自己修炼的心法产生了怀疑。

  突然,一双满是油污的大手凭空出现,紧紧地抱住了方缘的大腿,没等他反应过来,只听见他脚下响起一道猥琐的声音;“这位道长,这位道长,可伶可伶我吧,我三天没吃饭了......”

  方缘短暂的一愣,诧异的低头看了一眼,当他看到衣摆处出现一双硕大的黑手印时,脸色立马变了。

  二话不说,一脚踢了出去。

  “诶哟!”

  乞丐一声惨叫,倒飞了好几丈远,

  等乞丐缓住身形的时候,怒目圆睁的看着方缘呵斥道:“年轻人你不讲武德,我这个八十岁的老人家你也下得去脚。“

  说完,乞丐一个骨碌站了起来,然后象征性的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拍完差点没把他呛到。

  在踢完乞丐后,方缘原地一跺脚,衣摆上的污垢居然像是灰尘一样,从上面掉落了下来,衣摆又恢复以往那发白的颜色。

  方缘深深地看了一眼乞丐,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走。

  刚爬起来的乞丐看到方缘这架势,立马追了出去,喊道:“道长,打了老夫就想走,是不是觉得乞丐好欺负?”

  乞丐神情虽然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但他心里却一点都不生气。

  “福生无量,施主,你过了。”方缘自然的行了一个礼,冷冰冰的目光落在乞丐身上。

  “诶!说这话就是你的不对了道长。”乞丐看到方缘这幅要杀人的样子,不经意间打了一个寒颤,硬着头皮的看着方缘的眼睛说;“道...道长,老夫从小眼力就极好,在人群中看到您的第一眼就看出了您有病。”

  方缘听后,脸色一沉。

  见情况不对,乞丐立马哀嚎一声,求饶道:“道长,我说,我说。”

  “其实,我从小就有一种与常人不一样的眼睛,能看到世间万物的本质.。”

  “那你从我身上看到了什么?”方缘面无表情的问道。

  乞丐看着方缘,弱弱的问:“真,真的要听?”

  方缘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示意乞丐,你先说。

  ‘道长,麻烦附耳过来,免得人多口杂......”说到这,乞丐疯狂的朝着周围路过的行人使眼色。

  像是在问,这里这么多人,你确定要我在光天化日之下说出来吗?

  乞丐说完,方缘就一动不动的看着,一点都要要过去的意思。

  无奈,乞丐走向方缘,一只手贴在嘴边小声道:“我看到......我看到了......”

  话还没说完,乞丐眼中忽然溢出淡淡的金芒,随后只听到“嗬~tui!”的声音响起,乞丐的从嘴里吐出一个小巧的铜钟。

  铜钟从他嘴里出来的那一刻,飞快的钻进了方缘的耳道中。

  方缘在感觉不对的时候,已经反应不过来了。

  他本以为这个乞丐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破开他自身的防御,没想到他忽略了这个世界上还有法宝这种东西!

  铜钟在进入方缘耳中的那一刻,乞丐大声喝道:“年轻人,此时不醒,更待何时?!”

  方缘面色冰冷,对周围发生的事不管不顾,飞快的做出反应,原地调息准备把铜钟给逼出来。

  但铜钟在进入他的耳道的那一刻,响了一声!

  “咚!!!”

  看似小巧,没有任何威慑力的铜钟,此刻发出来的声音像是在方缘的脑海里直接劈了一道雷进来一样,脑海中立刻传来巨大的撕裂感。

  沉闷,浑厚的钟声,在方缘的脑海回荡。

  端坐在原地的方缘,五官扭曲,脸上全是大颗的汗珠,看上去像是在承受莫大的痛苦与一样。

  乞丐的那一声大喝,让原本就处于浑浑噩噩状态中的方缘,晕了过去。

  很多行人也被乞丐的这一声大喝吸引了目光,纷纷驻足看起了热闹。

  有些心地善良的人见一个道士晕倒在地上,准备过去救方缘。

  然而,乞丐并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只见乞丐把方缘拦腰抱起,一个纵身就消失在了原地,没有留下任何背影。

  围观的百姓见到这一幕,立马有很多人惋惜道:

  “神仙,这是活神仙呐!”

  “仙人,是仙人显灵了!”

  “原来那个乞丐是仙人假扮的!诶,我怎么这么蠢,居然错过了仙缘!!!”有人懊恼的拍着大腿,甚至还狠狠地甩了自己两巴掌,恨不得把自己打死。

  ......

  无尽的黑暗中,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就连穿着打扮都一模一样的人,伫立在虚空中对峙。

  两人都抱着一柄一模一样的拂尘,但另外一个人的手上却多了一个小巧的铜钟。

  而这两人,正是被乞丐掳走的方缘。

  “你杀不了我,我也杀不了你。”手持拂尘的方缘一脸平静的看着另外一个自己。

  手上有铜钟的方缘,没有反驳,附声道:“我来这世界这么久,你知道你为什么能一直占据着这幅身体的主导权吗?”

  另一个方缘听后愣了,冷着眼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你的自不量力找的借口,吗?”

  “哼呵,可笑。”

  手持铜钟的方缘神色淡然的解释道:“真的永远是真的,假的终究是假的。”

  “别废话了,今天我们只能出去一个!”

  
sitemap